棉花糖小说网 > 来自末世的女神 > 第2章 得手

第2章 得手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来自末世的女神 !

    魏晚晚带上门,穿上帆布鞋,就端着泡面碗跟着两人下楼。

    金链子和蓝短袖刚走了几阶楼梯就觉得不对劲,蓝短袖是奇怪怎么走了一段路还闻见方便面的味道,金链子是隐约看到魏晚晚在后面边走楼梯边低头吃东西……

    两人纷纷回头一瞧,发现这姑娘正迅速舀起一大勺的面条轻轻一滋溜,半碗面就下肚了,简直比他们这些大男人吃地还要快。

    金链子和蓝短袖莫名地觉得有点囧。

    从来没有见过高|利|贷的都打上门收钱了,钱还不出来还有心思吃泡面的啊!姑娘请你严肃对待我们的工作好嘛?!完全感觉不到你的害怕啊!所以到底是有多饿……

    这种收钱的经历有点,唔,有点新鲜。

    蓝短袖和金链子不太知道怎么处理这种意外情况,看在这姑娘还挺乖的份上,他们就装作没看见吧,不就是吃个泡面嘛……虽然这个时间有点不对。

    其实刚从末世穿来不到二十四小时的魏姑娘暂时还没把自己调节过来,平时出个任务吃饭都是完全没数的东西,哪会管那么多。这具身体虽然继承了她之前的力量和异能,但原主实在饿地腿都快软了,不赶紧吃点东西垫垫等会儿哪有力气做事?

    三人刚下到二楼,她已经把面碗吃得干干净净。

    蓝短袖和金链子是开车过来的,所以魏晚晚也得以搭了个顺风车,一路无言。

    作为高危关系的一种,他们能开开心心地聊上的话,肯定是这个世界坏掉了的缘故。

    车子开到了魏晚晚那个软饭男朋友,许峰家的小区,他住的小区都比魏晚晚那个九十年代建的小区楼高档新式多了。

    两人从交往开始就一直没有同|居过,许峰图的只是魏晚晚这个免费提款机,对其他毫无兴趣,若是住一起,还打扰他和别的女人暧昧呢。

    魏晚晚和蓝短袖三人坐电梯上了五楼,径直到了许峰家门口,魏晚晚拿出备用钥匙,直接开门进去,亏得这家伙定期还要让原主过来帮忙打扫卫生,当免费保姆使唤,魏晚晚现在要进来,简单得很。

    推开门进去,家里很安静。

    “啧,你这男朋友不会早去外边玩去了吧。”金链子说。

    “不会的。”

    凭借原主的记忆,魏晚晚知道许峰不睡到中午是不会起来的。而且他昨天刚借了钱就是为了下午和那群狐朋狗友去外市玩,没那么快把钱花出去的。

    原主对许峰的生活习惯非常清楚,当然,也很清楚他会把钱放在哪里。

    魏晚晚继续往里屋走,蓝短袖和金链子跟了上去。

    走到快靠近卧室的时候,她突然停下了脚步。

    蓝短袖和金链子也停了下来,不明所以地皱眉看着她,难道这姑娘打了退堂鼓?

    蓝短袖刚想开口说话,情况突然一变——

    只见魏晚晚突然伸手捞起放在一旁地上的木质小板凳,然后从板凳上“啪”地掰下一根凳子腿,轻松地跟折根小树枝似地。

    跟在后面的蓝短袖和金链子刚好清清楚楚地瞧见这一幕,差点没腿一软就跪了,卧槽这节奏不对这姑奶奶的画风和上次的见着的时候好像不太一样Σ(っ°Д°;)っ!

    那……那真的是真的板凳,不,不是塑,塑料做的吧!

    不!塑料做的他们都不可能那么轻松地掰下来啊!

    等等!

    他们get的重点好像有点不对!

    妹子你是来找男朋友要钱的不是来问男朋友收高|利|贷的吧!

    为什么他们感觉到了同类的气息啊喂?!

    “东,东子……咱,咱们现在……”蓝短袖揪了揪金链子的衣角。

    金链子也面露忐忑:“咳咳,没,想到遇到了深藏不露的高人,这……姑娘肯定是因,因爱生恨,终于爆发了,咱们,先看着,见机行事!”

    “诶……行!”蓝短袖点点头。

    别看这两家伙长得人高马大走出去特别唬人,其实根本没什么真本事,外强中干,平时都是靠一身蛮力打架,棘手点的时候就配备点冷兵器,比如菜刀板砖之类【认真脸

    此时魏晚晚已经拿着凳子腿进了卧室,天真的许峰同学还在蒙头大睡,并不知道自己的女朋友已经换了个画风……

    魏晚晚暂时懒得去搭理睡着的许峰,而且她进房间的时候脚步悄无声息,连呼吸都轻地很难被捕捉到,就像是一道虚无缥缈的人影迅速闪进,转眼就出现在了床头柜边。

    床头柜上挂着一个密码锁。

    蓝短袖和金链子没有进到卧室,因为他们刚要进去的时候就发现那姑娘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进去了,这种认知让他们浑身发毛。

    之后出现的新情况更让他们眼镜大跌——

    密,密码锁被这姑娘直接用手,给,给彻底拉断了啊啊啊这不科学!只听说过惯偷会这一手开锁的本事没见过还能这么暴力地开锁的啊!蓝短袖和他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这种优秀的人才就应该跟着他们混啊!

    蓝短袖突然有了这种觉悟【什么鬼

    他们不知道是这种程度比起魏晚晚以前徒手碎墙壁什么的简直弱爆了。

    此时蓝短袖和金链子已经完全忘记了他们是债权人和债务人的关系,好吧,这已经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了,因为这胆大包天的姑娘已经从床头柜里拿出一叠的毛爷爷和几张□□。

    现在纠结的成了魏晚晚,她不知道□□的密码,这沓现金目测只有五千,还不够,那么……只能把这软饭男给叫醒了。

    魏晚晚叫人的方式很粗暴,直接把许峰拖下床,让他“咚”地摔倒地板上,摔清醒了,他们就能继续谈谈密码的事情。

    蓝短袖和金链子默默地捂脸,姑娘,请记住你的身份是良民啊良民!不是搭了他们的顺风车就觉得自己也是收高|利|贷的啊!这么粗暴的方式难道不是他们才会干的事情吗……突然觉得他们这次收钱好像很和谐的样子_(:3∠)_

    可怜的许峰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等他脑子稍微清醒点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正被黑黑胖胖的包子女友以反擒拿的方式绑住手跪在地板上,脖子上还抵着一个疑似板凳腿的东西,虽然板凳腿外表比较平整,但因为魏晚晚太用力的缘故,顶地他脖子疼……

    卧槽一定是我今天醒来的方式不对!

    我的女朋友怎么可能这么暴力?!

    可事实总是残酷的……

    魏晚晚又狠狠打了一拳许峰的肚子,揍地她那个措手不及,那个委屈地眼泪花花,疼地早上的胃酸都快被揍吐出来了。

    魏晚晚直接把两张□□放在他面前,若无其事地说:“认识这两张□□吧,密码教出来,以前吃了我多少钱,现在全部都吐出来。当然,如果你想报敬的话,我想那两位大哥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被魏晚晚点名的蓝短袖和金链子虎躯一震,立马装出平时唬人的模样,从角落里站了出来,其实他们心理在默默腹诽着姑娘都把他们干的事情干完了还让他们做个毛啊,不过做这行的,这方面肯定是有点底气的。

    许峰是认得蓝短袖和金链子的,瞧见两人进来,就有点发怵,“东……东哥,这钱,不是我女朋友还吗?”

    蓝短袖和金链子装作四处看风景。

    →_→

    死道友不死贫道啊年轻人,一路走好。

    果然,魏晚晚又立马给了许峰肚子一拳,这回胃酸是直接返到喉咙里了。

    蓝短袖和金链子虎躯一震。

    大,大妹子,我们敬你是条汉子qaq!

    “你需要搞清楚状况,现在你的债主是我,还钱吧,密码多少,否则下次上的就不是拳头,而是……唔,你知道,你现在的年轻人身体不好,骨个折扭个脚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嗯?”魏晚晚挑眉,云淡风轻地说道。

    许峰却是感觉到背脊一阵发凉,他还想跟魏晚晚唠嗑一下往日情分,就直接被她抓住下巴疼地差点脱臼。

    “废话少说,密码。”

    少女清甜的嗓音在此刻听起来却有了一股冷意。

    她还赶着回去吃鸡蛋挂面呢,一袋方便面哪管饱?

    #吃货的仇恨值将要达到临界#

    许峰疼地实在不行,也来不及思考自己的包子女友为何如今性情大变,唯一能想到的可能就是被自己逼急了兔子也咬人。为了自己的小命,欺软怕硬的许峰趁着魏晚晚刻意松手的空档立马把密码爆出来了:“工商卡是778692,建设的是567238,晚晚……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魏晚晚理都懒得理他,拿着卡对蓝短袖和金链子说:“两位留个人看着他吧,另外一个跟我去取钱吧。”

    “大妹子我跟你去吧。”金链子自告奋勇,蓝短袖就接着魏晚晚去按着许峰。

    小区里就有atm机,金链子和魏晚晚下楼就去那里取钱,许峰这回倒是学乖了,给的密码都是对的,许峰卡里的钱倒是不多,总共也就一万,原主花在他身上的,至少也有十几万。

    一不做二不休,魏晚晚除了取出还高|利|贷的钱,把其他的钱全部都转到了自己的卡上,一分都不给许峰留。

    看着手机上迅速收到的转账信息,魏晚晚非常满意。

    “点点这里的钱吧。”她数了五千四百给金链子,加上在屋子里的五千现金,刚好连本带息一万零四百。

    “诶,行行。”金链子数了一遍,数目没错,就和魏晚晚一块儿回去找蓝短袖。

    许峰看着两人带回来的钱心里简直是在滴血。蓝短袖和金链子把钱放在一块儿清点完毕,就把条子还给了魏晚晚,还是客客气气地还给她,顺便还客套了几句:

    “大妹子看起来好像会点功夫?”

    “嗯,会点,小时候跟着师傅学的。”这个魏晚晚倒是没乱说,小时候魏爸魏妈为了让女儿多运动减减肥的确送她去上过武术班。

    “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大妹子,我敬你是条汉子!”

    魏晚晚:→_→

    情商急需充值的蓝短袖大哥,有你这么夸铝孩子的吗?!

    “哈哈哈大妹子别太介意他这人就是这样。”金链子赶紧打圆场,满面笑容热切地问,“大妹子现在在哪里做事,有没有兴趣换个工作环境?”

    魏晚晚:“……”

    “大妹子,有话咱们直说,有什么难处组织帮你解决!”金链子见可能有戏,再接再厉道,一脸正直地说。

    魏姑娘则是沉吟了一会儿,然后一本正经地拒绝了:

    “不用了,谢谢,其实我是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

    Σ(っ°Д°;)っ!!

    诶……原来,是,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