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来自末世的女神 > 第11章 放假

第11章 放假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来自末世的女神 !

    办公室欢乐多。

    自从魏老师入职之后,语文组办公室的老师们的伙食是越发好了,几乎所有语文老师都不约而同地自动加入了魏老师组建的“兰海高中教师组吃货小分队”,因为魏老师总能找到适合每个人口味的东西,最近已经从兰海市本地蔓延到了网购,美名其曰提高高中教师的幸福感,为教育事业打好革命本钱!

    隔壁数学组和物理组的老师伐开心。

    于是年轻教师们先打入了语文组内部,然后老教师发现他们之中出了个叛徒!

    最后老教师也被带到坑里了。

    “民以食为天,古人诚不欺我~”说这话的时候,魏老师正在和语文组其他老师还有几个数学物理历史组的老师开午后茶话会。她手里还抓着一袋香辣兔肉丁,切碎的红辣椒混着八角香料,兔肉劲道,油而不腻,吃一颗,就完全停不下来啊!

    其余几位老师听到魏老师的话,都忍不住嘴角一抽。

    是人都有口腹之欲好嘛?!

    他们平时工作也是很幸苦的,吃东西的确是一种很不错的解压方式,当然,前提是不是像现在这样人人抽屉里都屯着魏老师推荐的各种吃的……

    其实魏老师长得挺萌的,最近运动减肥瘦了不少,但看着还是比较圆润,白白胖胖地,他们总是忍不住脑补魏老师像只萌萌嗒的仓鼠总是四处找到吃的拖回来给他们一起品尝,而他们,大概是其他对它翘首以待的仓鼠君们吧……魏仓鼠的柜子里总是藏着各种他们都没有吃过的奇怪东西。

    上周开教师会议的时候,校长还奇怪为什么他们每个人最近都有点发福。

    ……

    …………

    这让他们要怎么回答?!

    难道说:校长!我们之中出了一个叛徒!

    “哈哈哈哈校长其实是最近大家压力有点大所以吃得也比较多。”最近逆生长变得有点白白胖胖的高一级长如是说道。

    校长:感觉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呢_(:3∠)_

    可怜的校长大人还不知道自己的老师们最近都在吃独食就不告诉他~就不告诉他~

    老师们继续愉♂快地在办公室里吃吃喝喝。

    而校长大人孤独的在另一幢楼里一个人一间办公室勤勤恳恳地办公。

    啧,真可怜。

    级长章老师想了一下,等国庆之后给校长也送盒绿豆酥过去吧,他应该会喜欢的,现在,唔,被学生分了点他自己都不够吃了,哼哼。

    没错,转眼十一国庆就要到了,学生们期盼已久的七天假期终于来临。而魏晚晚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个雷劫……这么重要的事情她差点忘记了,果然安逸的生活太消磨意志了。好在她之前就提前定好了国庆出行的机票,去雲南瑞丽的,全国翡翠原石最大的流通口之一。

    没错,她打算去试试赌石。

    在此之前,她得先给学生们布置作业。

    “回来之后就要期中考呢,你们别回来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两张语文卷子,答案也给你们了,记得交篇答案分析,还有随笔三篇……”

    魏晚晚已经不想吐槽随笔了,自从有了随笔之后,她都快变成知心姐姐了,还要每天接受无数吐槽和精神污染,回答青春期好奇心旺盛的小朋友的问题,比如:

    “老师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奥特曼】

    魏晚晚在本子上认真得一笔一划地写下,当然,内容是开玩笑的。

    结果这位同学下一次交回来的作业上还回复了她之前的回答:英雄所见略同啊老师我也喜欢奥特曼!不过老师确定这辈子非奥特曼不娶,啊不,不嫁?!老师你有想过以后如果你们以后有了孩子要怎么办吗?你们这样的家庭结构对孩子来说有利也有弊,他的身世不会被人歧视吗?他是留在地球还是跟随他的父亲成为新世界的神?

    ……

    …………

    魏晚晚盯着本子沉默了一会儿:→_→

    然后她飞快地在下面的横线里写下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揍你哦。

    结果这货下回交上来的随笔标题就是《论老师如果娶了,啊不,嫁了奥特曼的日常生活难题相关讨论及家庭结构利弊的探讨》

    改到这一篇的时候李老师还凑过来瞄了一眼,然后——

    然后整个办公室都笑疯了。

    “哈哈哈哈哈魏老师你们班学生简直太逗了他是一本正经地和你开玩笑呢哈哈哈好想给我们班同学展览一下你们班学生的脑洞,我记得以前还有一篇随笔是《魏老师我想和你谈谈人生》来着,你还记得吗?!当时我真的笑地都快岔气了。”

    魏晚晚:→_→

    “哦,写那篇谈谈人生的女生最近新交上的随笔题目是《老师我想和你严肃认真地探讨减肥这件小事儿》,她连儿化音都用上了,而她上上次交的随笔标题是《老师我最近长胖了五斤怎么办》……”

    李老师笑地脸都快僵了:“哈哈哈说实话,魏老师,我好像已经能够看见你们班那个女生每次写随笔的时候幽怨又认真的表情啊哈哈哈不行了让我一个人静静地笑一会儿!”

    魏晚晚:……

    “才说了几句你就笑成这样。我还没说之前还有学生自己写了个好几页的美食鉴定排行榜让我帮忙批改,题目就叫《老师我这么认真你快来夸我夸我》,我当时真想吐槽……完蛋了,英语老师又要来找我唠叨了。”

    “英语老师之前就老来和我说他的口语表达能力真的非常好,就是基础弱,多花点心思还能参加全国比赛拿奖呢。结果……他信誓旦旦地说愿意好好学,但是不会参加比赛,他只想学好外语然后环游世界吃遍各种美食。”

    李老师无语:“……魏老师你的表情明明很羡慕的样子。”

    “是啊。”魏晚晚点头,“很伟大的梦想,我支持他!”

    “……”

    “然后隔天我就被英语王老师拉出去谈人生了。”

    “……噗”

    “总觉得我们班的随笔就是吐槽合集,放b站上日更绝对人气爆棚。”魏晚晚一手拖着腮帮子无奈道,“就我们班长还正常点,不过他每次写完随笔都要在下面加一句——这年头像我这样认真写随笔的学生不多见了,老师你一定要好好珍惜我,记得给我打a,否则的话……别怪我不讲情面哦~”

    “啧,中二儿童欢乐多。”

    班长大人知道班主任在背后这么说的话,绝对会加入吐槽大军的吧。

    现在嘛……

    魏晚晚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好好珍惜这个仅剩地认真写随笔的班长。

    临下课的时候布置完作业,魏晚晚带着课本正准备走,叽叽喳喳正讨论着国庆去哪里玩的学生兴冲冲地跑了过来,和她唠嗑:“老师,你国庆要去哪里玩呀?!”

    “哦,去雲南啊,这次一去,也不知道你们还能不能再见到我。”

    “诶?!”

    魏晚晚拍拍体育委员祁正霖的肩膀:“老师要准备去渡雷劫了,要是失败的话,我们的师生情谊,大概,就此就尽了……如果真的发生了,到时候不要太难过的,我会在下面想你们的。”

    Σ(っ°Д°;)っ!!

    老,老师你到底在说什么呀?!

    完全听不懂啊!

    渡雷劫这种玄幻的东西是怎么回事?你不是末日科幻的爱好者吗!雷劫是东方修真的东西吧你这么快就爬墙了真的好嘛?!你们那个圈子里人不会嫌弃你嘛……还有,完全不希望你在下面想我们啊想想都觉得好恐怖!

    “老师……雷劫是什么鬼,你最近是在修仙吗?”

    “作为普通人的你们是不会懂的。”

    “说得好像自己不是普通人一样……”祁正霖嘟囔着,迅速瞄了一眼,又自言自语道,“好吧,的确不是。”

    “唔,最近有觉悟了嘛。你们老师我也要打包收拾回家去征服新世界了,国庆后再见。”

    “……好吧,再见,去渡雷劫的老师。”祁正霖囧囧有神地挥了挥手。

    魏晚晚定的机票是五月二号,不过她晚上得坐车回家一趟,魏妈妈打电话让女儿回家聚一聚。说起来,魏晚晚穿来一个月的时间都没有见过魏家人,不过原主上大学之后和父母就聚少离多,交流也少,很多事情还瞒着他们,所以魏爸魏妈对于女儿的了解就更少了。

    这样一来,魏晚晚倒是不怕被看出什么来。

    魏爸魏妈就住在兰海市的隔壁市,坐车大巴大概一个半小时就到,家里除了魏爸魏妈,魏晚晚还有一个在上小学六年级的弟弟,还养着一只短腿柯基犬可可。

    其实魏家的家境不算差,养两个孩子虽然有点吃力,但基本还是养得起的。这次女儿回来可把夫妻两人激动地,女儿之前一直说忙忙忙,也不知道在忙什么,这下总算能见到人了。电话里魏妈妈还和魏晚晚说,她表姐,周临夏,也就是她舅舅的女儿也过来了,好像是过来玩的。

    魏晚晚从原主的记忆里搜刮了好一会儿,只有一点点对周临夏的印象,因为舅舅一家常年住在首都,也不经常回来,周临夏就更少回来了,就算来了有时候魏晚晚不在家,也碰不上。

    不过……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碰上自己表姐的。

    魏晚晚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刚好看到周临夏穿着牛仔裤,白衬衫,短发利落,耳边的银色耳钉在阳光下微微闪烁,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给她添了几分斯文气,她的唇偏薄,五官精致干净,看起来像是个凉薄的人。

    此刻的她似笑非笑,双手插兜,站在一辆黑色私家车前,脚下还踩着一个瘫倒在地男人,下颔微抬,整个人的模样简直痞气十足。

    “哟,晚晚表妹?”

    周临夏瞄见了魏晚晚这边。

    魏晚晚摸了摸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她这表姐的声线太醇厚有磁性了,通俗点说,听了耳朵会怀孕的……

    “hi~临夏表姐,这里发生了什么?”魏晚晚一脸淡定地走过去。

    “没什么,就碰到个碰瓷的。”

    “哦,表姐你的身手真不错。”

    周临夏看了几眼自己这个还有点陌生的表妹,觉得,唔,还挺对自己胃口的嘛。

    “当然,毕竟就是干这行嘛。”

    魏晚晚:……

    “表姐,你家是干啥的?”

    “撕票的。”周临夏淡淡地说。

    “……”

    魏晚晚一脸“我以前好像不太知道”你们家是干这个表情。

    刚想说表姐可以带我玩吗周临夏就来了一句:

    “我妈在电影院撕票的。”

    “偶尔闲的时候我也会过去帮忙,从小时候开始就干这个了。”

    ……

    …………

    “为什么感觉你很失望的样子?”周临夏笑着挑眉说。

    “因为我现在急需干一票。”

    魏晚晚很郁闷。

    表姐你就不能说清楚点吗还得我那么期待结果现在……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流下qaq

    “表妹不哭,站起来【哗——】”周临夏拍拍她的肩膀。

    “表姐你别一见面就跟我说消音词好嘛?”

    “哦,这只是个意外,你太可爱了。”

    “……”

    魏晚晚叹了口气:“感觉我们好像突然建立了奇怪的友谊。”

    周临夏非常顺手地将左手搭上了她的肩膀:“这不是件好事吗?难道你没有感觉到来自血脉的召唤?表妹~”

    “血脉这种不靠谱的东西。如果我在末世碰到你的话,一定会觉得相见恨晚。现在,大概就是当一辈子好基友吧。”

    “你妈会很高兴我们这么快就看对眼了的。”

    “……什么鬼。”

    #我的表姐竟然比我还奇怪这不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