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来自末世的女神 > 第12章 弟弟

第12章 弟弟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来自末世的女神 !

    第一次回家魏晚晚觉得有点茫然。

    不过,反正魏爸魏妈也不知道她这几年到底变成了啥样,她就做自己好了。魏晚晚毫无心理压力地想着。

    没想到进门的第一个惊喜是——

    狗抱和熊抱。

    大腿上挂着一个短腿柯基可可,腰上挂着一个胖墩墩的男孩子,很明显,他的四肢比他的体型更灵活,明显是个灵活柔软的胖子,就是她念小学二年级的弟弟,魏明明。

    看到他魏晚晚就知道什么是遗传基因的强大,这孩子也长得白白胖胖,看着特别喜气憨厚萌萌嗒,不过五官好像比魏晚晚深邃点,眼角微微下垂,看起来特别无辜可怜,眼珠子的颜色很浅,但个头大,像颗水晶葡萄,小嘴红润润地,还穿着牛仔背带裤,看起来特别萌。

    没错——

    她家弟弟魏明明的外号就是“以萌横扫东林小区成功上位成为七大姑八大姨的心头爱的魏家吉祥物”是也。

    “姐,姐姐,吃竹子~”魏明明蹭蹭魏晚晚的腰,软软糯糯地叫着,右手拿着一个黄色纸袋,用无比期待的湿漉漉的小眼神看着她。

    萌……

    萌化了呢嘤嘤嘤

    不过我的蠢弟弟喲,给姐姐吃竹子是什么玩意儿→_→

    原主的记忆很快告诉她,弟弟说的竹子其实就是萧山笋干笋丝之类的东西,魏明明最喜欢的食物,没有之一,好吧,如果有的话,大概是各种肉。不过他对笋的喜爱大概已经可以申报吉尼斯记录顺便和熊猫媲美,据说小时候魏晚晚有一回带他去幼儿园,他竟然和那里的熊猫抢竹叶吃……

    熊口夺食啊弟弟!

    没想到你从小就如此威武雄壮!

    不愧是我的弟弟!

    “看到你弟弟我就想起他小时候去首都动物园哭着喊着要和熊猫住在一起,还要吃他们的竹子,不给他吃就好像要了他的命一样,那哭地够惨烈的,不知道还以为他和谁生离死别来着呢。”

    周临夏笑着说着魏明明小朋友的黑历史顺便还伸出手指轻轻挠着他的双下巴~

    而魏明明小朋友一脸乖巧餍足地在她手上蹭了蹭,

    魏晚晚也伸手过去摸了两把,唔,软软地,真好摸,不愧是萌物呢。顺便摸了几根笋丝嚼了嚼,味道不错。

    周临夏直接从魏晚晚手里抽了几根,两个人一块儿满足地嚼起来,这个点,五脏六腑早就咕咕叫了。可怜的短腿可可因为不在两位主人的视线范围内,直接被无视了,只能用小爪子扒着萌物小主人的裤腿,呜咽地叫着:

    “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主人汪要吃东西qaq”

    魏明明小朋友立马弯下短小的身子从鼓鼓囊囊的口袋里掏出狗粮放在地上给自己的小跟班吃,顺便拍拍的可可的小小的头。

    “乖乖听爷的话,爷就给你吃香的喝辣的。”穿着背带裤的魏明明小朋友一本正经地说。

    “汪汪好的主人!”

    “嗯,可可同志,你很识实务。”魏明明小朋友一脸深沉地点点头。

    魏晚晚:……

    #我的亲弟弟也比我奇怪这不科学#

    “你弟弟最近肯定又看了什么古装剧,这个年纪的小孩子是最喜欢模仿的。”周临夏憋笑说,凑过去问,“明明你知道识实务是什么意思吗?”

    魏明明双手抱着自己的专用食物袋,睁大眼睛,一脸茫然:

    “不知道,可以吃吗?”

    “唔,可以吃。”

    周临夏似笑非笑地回答。

    不过魏明明小朋友显然不上她的当,“哼,你骗人,妈妈说这是一种野生动物,和明明一样喜欢吃竹子,不能吃!而且这个世界上才没有比竹子更好吃的东西呢。”

    “……”

    “我就说天然呆切开都是黑的。”周临夏吐槽道。

    还有姑妈有你这么误导小孩子的吗?!

    “姐姐……抱抱~”魏明明蹦跶着小短腿跳啊跳,旁边的可可也蹦跶着四条腿努力跳啊跳,他要和小主人一样辣~

    魏晚晚直接一只手就把魏明明抱起来了,乐地他迅速在姐姐脸颊上甜甜地“吧唧”一口,“姐姐好棒o(≧v≦)o~~”

    魏晚晚表示对弟弟的卖萌非常受用。

    软软的小孩子和小动物什么还是很可爱的呢,像自己班级里那陀兔子学生一样。

    魏妈妈还在厨房里做菜,魏爸爸还没下班,魏晚晚和周临夏帮忙先带着弟弟,然后,他们亲眼看到魏明明在三个小时的时间里连续不断地吃笋丝,吃了一包又一包,嘴巴一直没有闲下来过,两个腮帮子一直鼓鼓的,偶尔还蹲到地上和可可一样滚来滚去……幸好地板是干净的。

    ……

    …………

    魏晚晚非常怀疑自己的弟弟这么吃下去真的没关系吗但是自家爸妈好像都习以为常的样子,不过,想想也是,这可是个从小就敢和熊猫抢竹子吃的少年,竹子就是他命,这点程度算什么?!

    周临夏提起十一旅游的事情:“你要去雲南,玩?”

    “嗯,算是吧,顺便赌石。”

    周临夏挑眉,“赌石?你什么时候开始玩这个的。”

    “第一次,去碰碰运气。”魏晚晚倒是非常实诚,“听说很有趣的样子。”

    周临夏:“……你准备带多少钱去玩。”

    “带吃住赌石一共一万块。”

    周临夏已经不想吐槽自家表妹竟然只带了一万块去玩赌石,她都可怜她想借点钱给她好嘛?!表妹你能别这么实诚寒酸吗?装一下自己很有钱要去玩玩赌石的样子会死啊!你这么实诚她都不知道要怎么吐槽了……

    “我和你一起去吧。你去了雲南,我待在兰海也没什么事情。刚好我还有朋友在那边……”实在看不下去你一副“看吧我钱果然很多”的样子了啊表妹。

    “行。”魏晚晚毫不犹豫地同意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魏妈妈知道周临夏要和自家女儿去雲南玩的消息高兴地都快哭了,自家女儿总算有正常社交了太不容易了,她这个当妈的都快喜极而泣……剩下的就是,咳咳,魏明明这个儿子——

    晚上饭桌上的菜色泾渭分明,一边是各色家常菜,另一边则是清炒笋片、笋干炖肉、笋丝三鲜、竹笋炒肉……全都被魏明明吃光了。

    挑食到这种程度也是,厉害。

    感觉被弟弟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呢……

    “诶……你弟弟不是人。”

    魏晚晚在房间整理行李的时候小龙突然钻了出来冷不丁地说。

    “就算是npc也不可以骂人。”

    “我没骂人,你弟弟本来就不是人!”小龙嘀咕着。

    “……再说揍你哦。”

    魏晚晚冷冷地一瞥。

    “哼哼唧唧。”

    “我弟弟那么萌就算他不是人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末世的人很多也不是正常人了……雷劫的事情还没着落呢,有事情以后再说。”魏晚晚把它塞回口袋里。

    “……卧槽看不出这女人是个弟控!”小龙嘀嘀咕咕地嘟囔着。

    “你不懂——”魏晚晚顿了顿说。

    “什么?”

    “萌即是正义!”

    ……

    …………

    为什么感觉很热血的样子?!

    你背后那些熊熊燃烧的火焰是什么鬼没听说过哪个热血漫画的主角的变身法则是因为萌的呀!天啦噜这个世界龙不明白!

    心好累。

    人类世界竟然都是变|态,伤心。

    魏明明小朋友半夜蹬蹬蹬迈着小短腿带着努力蹦跑跟上主人步伐的可可跑进了姐姐的卧室,给姐姐的行李箱硬塞了两大包笋丝之后,又立马在姐姐脸颊上甜甜地“吧唧”了一口,然后害羞地迈着小短腿蹬蹬蹬地跑出去门去了。

    好……

    萌(ˉ﹃ˉ)

    “真想把你弟弟拐回家养啊。”周临夏摸摸下巴说。

    “死心吧。”

    周临夏又勾肩搭背上了,推了推镜架,薄唇抿成一线,凑近说道:“没事,我有的是办法,比如先把你拐回我家,然后他肯定屁颠屁颠跑过来,看起来他还是挺有姐控潜质的嘛。或者我带他天天去看熊猫,你弟弟没几天肯定就叛变了。”

    “……”

    “我对我弟弟的底线突然有种绝望感。”

    周临夏拍拍她的肩膀:“你要庆幸他喜欢的是熊猫而不是猫,否则家家户户都能把他拐跑喽。”

    想象了一下弟弟喜欢的如果是猫的话,那他不是每天都要思考今天去和哪家的猫猫一起睡觉比较好?突然觉得好忧伤……

    “……不幸中的万幸吗?总觉得很悲哀的样子。”

    “少女,坚强一点——”

    “表姐拜托你别在说消音词了好嘛!注意一下你的形象。”魏晚晚无奈道。

    周临夏摘下眼镜,单手折好顺手放在床头柜上,坐在床沿,上半身弯下,魏晚晚就跪坐在地板上收拾行李,周临夏从一边扒拉了个靠垫给她垫在膝盖上,顺便回答了她刚才的问题。

    “形象?呵。”

    “表妹你觉得我是什么形象,嗯?”

    周临夏饶有兴趣地问着,修长的手指勾着魏晚晚背后的一缕长发,漫不经心地勾缠着。

    “表姐。”

    “嗯?”

    “正常点成嘛?”

    周临夏松开手,微微挑眉:“开个玩笑而已。谁让你收拾东西那么慢,我无聊死了,赶紧的。马上就十一点了,明天还要早起赶飞机呢。”

    周临夏边催边帮着魏晚晚一起收拾起行李来。

    收拾完两人就洗漱上床睡觉,因为魏家只有三个房间,所以周临夏过来没地方住就跟魏晚晚一起睡。

    隔天天没亮两人就起床赶往飞机场,魏明明听到动静还从床上咕噜爬起来,穿着毛绒绒的小兔子睡衣蹬着小短腿抱到姐姐腰上,拉下姐姐头对着魏晚晚的脸颊又迷迷糊糊地吧唧了一口,然后抱着自己还在昏睡的宠物可可摇晃着自己的兔子短尾巴继续回去睡觉。

    “你弟弟真是萌哭了。”周临夏黑着脸说,她刚刚被魏明明小朋友完全无视了。

    “……”

    “不过没关系,他姐姐还在我手里。”周临夏的眼镜微微反光。

    魏晚晚:==

    吃完早餐两人就出门坐的士赶往机场,今天坐飞机到雲南之后还要转车到瑞丽,所以订的机票非常早。到瑞丽的话估计已经是晚上了,再到订好的旅店之后可以直接休息。

    两人到机场门口的时候还挺早,刚拖着行李下车,魏晚晚眼前就晃过一个摇摇欲坠的吉他包,而它的主人正手忙脚乱于三个二十八寸的行李箱,有两个被他自己给绊倒了,眼见着就要硬摔摔在地上。

    魏晚晚实在看不下去,伸手帮了一把,一出手就一个准,吉他包、行李箱一个不拉,帮他重新扶了起来。

    “那个,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