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来自末世的女神 > 第13章 赌石

第13章 赌石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来自末世的女神 !

    “不客气。”魏晚晚微微点头,瞄了他一眼,便和他擦肩而过。

    两人走远了些,周临夏才撞了撞魏晚晚的肩膀挑眉道:“表妹刚刚那个男人长得还挺不错的嘛。”

    “唔,好像是……”

    魏晚晚回忆了一下,刚才没仔细看,不过目测身高至少一八五,身段不错,穿着件白衬衫,短发清爽,五官清俊,笑容很有亲和力,还有点羞涩斯文。

    “嗯?”周临夏微微挑眉。

    魏晚晚瞥了她一眼,机智地回答:“不过,当然还是表姐你比较帅,嗯。”

    “这还差不多。你以后要是找男朋友,连我都帅不过,那多没面子,昂?”

    “表姐你可以少用点奇奇怪怪的语气词吗?”

    “既然是亲爱的表妹你的要求,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接受了吧。”

    “……”

    表姐太热情作为表妹的我真是很苦恼_(:3∠)_

    有时候总有一种#霸道表姐爱上我#的赶脚肿么破?

    心好累。

    两人的身影渐行渐远,她们没有看到的是,在他们走之后,那个帅气的蓝孩子羞射地用双手捂起了脸,试图遮盖住住自己忍不住荡漾的嘴角和目光——

    刚才那个白白胖胖的女孩纸好帅好萌好像棉花糖好想咬一口嘤嘤嘤(*/w\*)

    自己刚刚一定看起来笨笨的……

    qaq

    好想找个窝窝头把自己埋进去都木有表现出作为一根肥瘦匀称的漂亮排骨帅气的一面,好不容易碰到自己喜欢棉花糖小姐……【什么鬼=。=

    帅气的红烧排骨先生郁闷地背着吉他心力憔悴。

    此刻他正陷在人生最大的情感危机之中……

    等他从阴云密布中恢复元气的时候发现自己心动的女孩子不见了不见了不见了!!

    ——还是找个窝窝头把自己埋了吧。

    ……

    魏晚晚还不知道白白胖胖的自己竟然如此天生丽质难自弃【认真脸,随手帮个人都能招来桃花,只能说,缘分到了,拦也拦不住,是你的就是你的,就算是你现在跑到南极探险都能碰到命中注定的人,说不定去上个厕所就能见到未来男朋友,最不可能的时候都会变成爱情的事发点,只要缘分到了。

    所以说,爱情啊,它的名字叫做猝不及防。

    不过魏姑娘现在完全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那位知名不具的脸赞身材好的吃货先生还得有好长一段单相思的时间。

    此时魏晚晚正和自家表姐在飞机上睡地天昏地暗,等她们睡醒的时候,飞机已经降落在了昆明机场,两人再转车到瑞丽,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周临夏的朋友开车来接两人,直接他们到他开的客栈去了。

    “周临夏你怎么突然跑到瑞丽来了?都不提前打声招呼让我准备一下,现在火急火燎地。”穿着深蓝衬衫的男人咋呼道。

    “临时决定的,陪我表妹过来玩赌石。”

    “就带了一万块。”魏晚晚幽幽地说。

    周临夏:……

    黄唐:……

    #周临夏的表妹有点奇怪#

    “哈哈哈哈玩点小毛料这些也够啦哈哈,就过个手瘾嘛。说不定运气好就中了呢,你表妹真可爱哈哈哈。”说这话黄沅自己都不相信呢,看这姑娘的模样大概就是个什么不懂的新手,也就只能靠运气了,十赌九输大概都算不错的。想赌点真材实料出来,没点大钱投进去,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用笑地这么勉强,朋友。反正我是来空手套白狼的。”魏晚晚认真地说。

    周临夏急忙捂住她的嘴,眼角一抽一抽:“别听她胡说八道……”

    “其实是来发家致富的!”魏晚晚拉下表姐的手迅速说了一句。

    黄唐:……

    “周临夏你表妹真可爱啊今年几岁啊哈哈哈。”

    “十四岁。”

    “诶?!不太懂这个梗!”

    “重度中二症患者。”周临夏翻了白眼说。

    “怪不得!”

    黄唐恍然大悟。

    魏晚晚煞有介事地点头:“我学生也是这么说的,你们英雄所见略同嘛。”

    “卧槽亲爱的表妹这完全不是什么夸奖好嘛?!你还是语文老师呢,你有见过重度中二患者的高中老师吗?你学生都已经过了中二期好吗?”周临夏勾过她的脖子。

    “不,他们直接从中二少年进化成了逗比。”

    “这明明是退化……”

    周临夏扶额。

    “不想和你说话了,赶紧上车。”

    “我已经在车上了表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上车的魏晚晚从车窗口伸出手对着周临夏摆了摆。

    周临夏:╭( ̄m ̄*)╮

    卧槽这货什么时候趁她不注意的时候上去的?!

    周临夏一声不吭地开门上车,把魏晚晚挤到一边去,长臂一揽,又勾肩搭背上了:“皮痒了是吧,晚上给我等着!”

    黄唐:→_→

    “黄唐你那是什么眼神?!”

    “看jq的眼神。”黄唐诚实地回答。

    周临夏无奈地推了推金丝边镜架,嘴角一扯,“好好开你的车,你以为我说什么呢,我们家内部解决问题的方式就是干一架!”

    “……你们家太可怕了。”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周临夏的表妹原来也是如此彪悍,虽然外表看上去像个棉花糖。其实最近魏晚晚也瘦了不少,无奈还有点圆润,所以整个人看上去白白胖胖地特别萌,不过,嘛,慢慢会瘦下来的。

    黄唐开车将两人带到客栈吃了顿晚饭,安排了房间,就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国庆假期有限,明天还要早起去瑞丽玉石毛料批发市场,晚上魏晚晚和周临夏早早就上床睡了,睡前小小地干了一架,活动活动筋骨,然后睡地更好了……

    隔天早上六点半,周临夏和魏晚晚就起来了,黄唐还要在客栈里看顾生意,就不跟着他们去了,只把车子借给了两人,附带一些挑毛料的小工具,微型手电、放大镜之类的东西。找了当地的熟人带着他们去找一些口碑好些的毛料卖家。

    一大清早毛料市场已经聚集了不少买家。

    周临夏和魏晚晚被介绍到的是一家熟客之间才知晓的一家毛料店,据说这家老板拿毛料的渠道要比别家好,和卖给那些游人散客过过手瘾的不同,在这边开出真正好翡翠的机率更大,当然,价格也不便宜,魏晚晚这样的,一般个头的,大概就只能买个两块。

    “呦,王老板来了,我这儿前些日子刚进了一批帕岗产的毛料,您先挑挑看?”毛料店的老板金禄林招呼着自己的几个熟客。看起来这些熟客来头也不小,可见金老板这里的毛料平均质量确实不错,可是——

    “好贵。”魏晚晚默默地看了周临夏一眼。

    那些大老板看的最低也是十万起价的原石,自己面前的呢,明显档次就不如人家,一堆真·破石头。

    周临夏:→_→

    “所以我说,玩玩就行,别太当真,或者咱们出去买个几百块一块的算了。”

    “……”

    “不行!”魏晚晚正色,硬着头皮都得上啊!

    周临夏见她坚持,只好跟着她一块蹲地上翻看起来,顺便打开百度一边看介绍,其实她也对赌石没什么了解,完全是怕魏晚晚乱来,顺便过来凑热闹的。

    魏晚晚也拿出手机百度原石图片,对照着前人总结的经验翻找,比如百度百科里面的什么“皮上有廯,皮下有雾,枯色分明”可赌,什么通过松花来判断原石内部是否有翡翠之类的普遍技巧……但谁让她们两个是门外汉,一窍不通呢,只能按图索骥。

    “我看着这个和百度图片上挺像的,表姐你觉得呢?”

    “唔……感觉百度图片上的松花更厚实店,这个还是有点少,分布的位置也不太一样。”

    “百科上说这样的好。”

    “……再多找篇报道看看呗。”

    “行!”

    ……

    “噗——”

    两人的对话简直让旁边的买家都无法直视。

    没见过这么单蠢的来赌石的→_→

    一定是今天没吃药。

    还一本正经地拿着手机百|度对着挑毛料的,不能更奇葩,嗯。回去一定要把这个当成笑料讲给同行听,赌石圈真是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有听过赌石赌地疯掉、自杀、精神失常的还没有听说过用手机百|度来挑毛料的……

    你们真的不是逗我们玩吗?!

    还挑地那么认真?

    话说这年头这么相信百|度的人也是少有……

    于是一向只有熟客出没的毛料店里出现了这样千年难得一见的奇葩一幕。

    两个年纪加起来都没人家一个熟客大的女孩子蹲在地上一手开着手机百度,一手对着毛料摸来摸去确定是不是和网上说的一样,傻地……卧槽老板我一口茶水差点喷出来了好嘛?!你们以为这是看图说话呢?!要是人人都能看着百|度挑出有翡翠的毛料那就不用赌石了,一开一个准!开店那么多年他都没见过这种挑毛料的客人啊,到底谁带来的!

    既然无知就不要把你们的无知暴露地这么光明正大好嘛?!

    可以装一下高深吗?

    好歹他这里也是熟客来的店啊!

    现在整个店的画风都不对劲了好嘛?!

    说好的严肃的赌石呢!

    “金老板,这俩孩子哪来的?明显是两个新手,门都没入吧,估计一丁点都不懂呢,他们这样我都快瞧不下去了我。”当地的赌石“眼睛”走过来说,他的工作是为一些老板挑毛料,自己从中获取一些利润。

    “诶!你管什么闲事。”金禄林伸手拦下,闲闲道,“估计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出来玩

    玩的,咱们也没什么义务说道什么,说不定人家还不信呢。赌石这行,总要吃点亏才慢慢摸索出来的嘛。”

    其实金老板内心的潜台词是:这是两只大肥羊啊现在不宰什么时候宰?

    “好吧,也是……”

    “他们要是这样挑出来的毛料能出绿我就是小狗。”说完金禄林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觉得这场面太好笑了,他就是随口这么一说,和两个小孩子开个不值一提的玩笑。

    “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这样照着网络搜来的死东西都能出绿,那干我们这行的这些年不都是白学了?王老板,你说是吧。”当地的掌眼人转头对不知何时走到身边的王老板笑说道。

    “当然,这两女孩子也是够傻的。”

    说着王老板自己也忍不住嗤笑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