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来自末世的女神 > 第24章 班长

第24章 班长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来自末世的女神 !

    魏晚晚直接穿着白衬衫背着吉他回学校。

    走到门口还被学校新来的保安给拦下了,还问她是从哪疙瘩冒出来的“社会人士”,唔,她只是今天打扮地比较潮了点,小哥你不用这么妒忌地拦下我的。

    “小哥,我是学校的老师,喏,这是我学生。”魏晚晚把张世豪拉到身旁说,“你看,我们像不像师生?”

    小哥仔细来回打量了几眼,愤慨道:“你当我眼神不好使呢,说你们是同班同学还差不多。”

    魏晚晚闻言怜悯地看了张世豪一眼:“世豪啊,你果然长得比较着急。”

    张世豪:……

    老师你不要随便污蔑我人家保安小哥说不定说的其实是我们长得一样年轻,为什么非要说长得着急→_→你知道你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连自己都黑了吗?

    “老师,你们不是每天都要打卡吗?快点把那个打卡证拿出来给他看看啊!”张世豪提醒道。

    魏晚晚这才想起来,随手就从口袋里掏了一下,边掏边说:“我原来觉得大家都认得我这张脸呢,多有特色个性人格魅力呀。”

    “……”

    #我们的班主任脸皮已经被做成煎饼果子吃掉了#

    保安小哥看了证件上的照片,目瞪口呆了十秒钟之后,唔,这目瞪口呆的时间有点长啊……不知道是小哥的反射弧太长还是魏晚晚本人太与众不同。

    总之,保安小哥终于相信这年纪轻轻的女孩子竟然是他们学校一名“优秀”的班主任的事实。

    这个优秀是魏晚晚自己加上去的。

    “你现在相信我是一名认真负责无比优秀的人民教师了吧。”魏晚晚挑眉微微笑道。

    人民教师是看出来了。

    但是认真负责无比优秀什么的完全看不出来好嘛摔!

    保安小哥在心里默默吐槽着。

    小哥干笑点头:“相信相信,刚才不好意思啊魏老师!”

    “没事没事你也只是履行自己的职责而已,谁让我长得太年轻了,又和学生关系好,所以太接地气了,经常不被当作老师呢,其实这个问题我也很烦恼。”魏晚晚一本正经地说。

    “……”

    完全没感觉到魏老师你的烦恼,明明只有,蛋蛋的装x感。

    这季节秋天都过去了,虽然还不算太冷但你还穿着一身帅气的白衬衫牛仔裤,背着个吉他,你以为你是文艺小青年呢?不是装x是什么【手动再见

    魏老师果然是兰海市高级中学的一朵奇葩花。

    张世豪小朋友默默地想着一定要把这个写成段子发到微博上去,唔,其实最近高一九班同学私底下偷偷开了一个叫做我的语文老师是奇葩的微博,班干部是工作住,其他同学将收集到的老师的奇葩段子私信发给任意一个班干部,最后由班干部上传。

    有时候是文字,有时候还文字配图……

    保安小哥嘴角抽搐着目送魏老师和她的学生离开,唔,竟然有那么一点点觉得有些帅,天哪……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

    其实保安小哥不必如此惊慌,因为最近有这种感觉的不只他一个人。

    魏老师自从减肥初有成效之后,身材越来越匀称,整个人都越发清正美,用小张老师的话来说,你就是那一朵还沾着清晨露水的,鸡腿菇(*/w\*)

    白嫩饱满扎实的鸡腿菇,也叫杏鲍菇,想起来就要流口水呢嘤嘤嘤。

    魏老师的生活依旧愉♂快地进行着。

    顺利完成徐娇雨的心愿,让她如愿以偿地被程心燕收作学生,魏老师感觉自己都能看到自己要培养出一个小提琴家了呢想起来就有点小激动。

    不过程心燕表示非常郁闷……

    因为那两个土豪小朋友的确是没有跟她学小提琴的想法了,但是魏大妹子竟然转眼就把他们带进了自家的门,还真一板一眼地教起了吉他,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种被人捡了便宜的感觉,这个世界真奇妙,呵呵。

    不过程老师不知道的是……

    吉他什么的魏晚晚其实是刚刚临时抱佛脚学会的,现学现卖,而且,她只会一首歌而已→_→

    所以,说了一个谎,就要用一百个谎来圆。

    为了能够继续将两人教下去一段时间,魏晚晚只好在课余时间继续去别的吉他班抱佛脚,她其实也是蛮拼的……

    最近的生活是越来越充实了。

    同时,高一九班同学将老师最近的动态发到了我的语文老师是奇葩这个帐号上,内容是这样的:继“情书巧克力悬案”之后,我们敬(qi)爱(pa)的老师终于将魔爪伸出了校外,成功靠脸捕获两只野生土豪初中小朋友,带领他们走上了光辉的吉他之路。并且成功将我们的学委大人打包送进了著名小提琴家程老师家【后面省略奖项八百字……#高一九班日常手札#[附我们老师的高清水印美图一张]

    目前微博还处于附近班级和老师自high状态中。

    不过最近好像连校长都关注了他们老师的微博动态……之前还看到校长大人在魏晚晚本人的美食微博下面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魏老师,你新买的特产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我和级长刚好在办公室,你过来我们谈一谈?

    学生们:……

    连学校最后的良心——校长都沦陷了。

    兰海高级中学的师生日常依旧是吃吃吃,说不定过几年校训就能改成民以食为天。

    啊,这只是学生们的吐槽。

    晚上自修课轮到魏晚晚坐班,学生们在下面奋战作业,她在上头备课,时不时喝个茶,吃个小点心,魏老师还特地带了个漂亮的瓷器小碟子,将小点心一块块叠好,悠闲地看得下边的九班同学们眼睛都快红了qaq

    老师求放过!

    魏晚晚还是很有自知之明地今天只带了一碟份的,下课铃声一响,一批同学冲去小卖部屯食,魏老师则是走下讲台,走到班里一个男生身边,冷不丁屈指敲了敲他的桌子,吓得他和他同桌都虎躯一震,呆呆地转头看着老师,魏晚晚则是一脸淡定,清晰认真地问:

    “姜君泽,你上次的随笔上面写,‘我是要成为棋王的男人’,你是认真的?”

    魏晚晚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黑瞳清澈认真,仿佛只要他点一下头,她就会帮他成为“棋王的男人”似的。

    姜君泽小朋友吓尿了……

    他完全没想到自己会变成下一个目标明明那么不靠谱的梦想!

    还有,老师你可以不要说地这么清楚吗整个班级都听见了qaq你没有感觉到大家突然都安静下来看着我们吗?!

    “噗——棋王的男人,姜君泽,看不出你的梦想如此远大!值得鼓励!”

    “总觉得老师的是故意的,但是又觉得,只要姜君泽点头,老师一定会帮他实现愿望呢。突然有点爱上老师的感觉=w=”

    “老师总是那么容易当真,幸好我写的只是找到我家的猫咪,不过没想到老师真的在一天之内找回来了,怎么找回来的,至今是个未解之谜。”某位同学感慨道。

    姜君泽小朋友默默地捂上脸,郁闷地解释:“老师,我不要当棋王的男人……”

    “哦,我知道啊。”魏晚晚一脸无辜,她表示不太明白为什么班级里的同学突然都露出了迷之微笑,好像特别内涵的样子呢?现在的孩子,真是不得了呢。

    姜君泽:……

    “你那个棋王是什么棋?”

    “……”

    “五子棋。”

    姜君泽小朋友默默地低下了头,简直要把地给戳出个洞来,老师一定会鄙视他的qaq

    “噗——”

    “噗噗——怪不得叫五子棋杀手,逢下必输呀。”

    “五子棋棋王听起来好像也挺不错的样子。”

    不过,他还是低估魏老师的接受能力。

    没想到魏晚晚真的摸着下巴开始考虑起可行方案来,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别灰心,五子棋也是有尊严的,继续加油。不过老师实在是爱莫能助,想当棋王什么的,我上哪儿给你找个五子棋版棋魂……”

    “……”

    真的找来姜君泽小朋友就要吓尿了好嘛老师!

    鬼来教你下五子棋诶!

    老师你的脑回路还好吗?!

    “老师……”突然间,有人从背后怯怯地拉了拉魏晚晚的袖子。

    “怎么了?”魏晚晚转头问。

    女生微微靠近她,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指,指向班长于旻所在的方向,而和于旻同桌的张世豪小朋友正泪眼婆娑的求救地看着两人。

    “老,老师,班长,今,今天……好像黑化了,好,好可怕!”女生揪紧魏晚晚的袖子。

    众人一听,纷纷转头瞧向他们的班长大人,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今天班长浑身都散发着幽怨的生人勿进的黑化气息,仿佛看见了一个大大的黑洞在班长背后滋生,而可怜的张世豪同学正在渐渐地被黑洞吞噬【暂停脑洞太大!

    “唔,你们淡定,都回自己座位上去,不就是黑化吗?怕什么。”说着,魏晚晚就朝于旻走了过去。作为班级的灵魂人物,伟大聪明的班长大人,作为班主任,她是一定要好好关系一下班长的心理问题的。

    “班长,来,去我办公室,我们谈一谈,顺便吃点东西,你要喝点什么?红茶还是牛奶。”魏晚晚自若地对于旻说道,而于旻也一脸黑洞表情地站起来跟着她走了。

    “我想喝牛奶。”

    于旻回答,然后一声不吭地跟着老师走出了教室。

    剩下班级里一干傻眼的同学,就,就这样完了?他们还以为班长这次黑化很严重呢,没想到最后还是没有看到震惊的场面,唔,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小失望,还有点……

    “君泽,我好像突然有点羡慕班长肿么破?”

    “其实,我也是,竟然能去老师的办公室吃东西,早知道有这么好的福利,我也要装一下抑郁症,说不定还能得到烤鸭奖励一只,老师不是经常说食物是抚慰心灵最好的良药吗?”

    “原来如此——没想到班长竟然如此有心机!”

    “一语道破梦中人啊同学!”

    “……”

    就在同学们默默羡慕班长大人的时候,此时办公室里,正在举办一场小型的茶话会,魏晚晚充分实践了食物是抚慰心灵最好的良药这一信条,在桌子上摆满了各色小吃供班长挑选,附赠饮料一杯,好不悠闲。

    虽然……

    班长大人依旧是黑洞状态,但脸色也稍微转好了一些。

    “咳咳。”魏晚晚清了清嗓,准备了下说辞,“我们九班最聪明腹黑机智的班长大人,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如此烦恼呢?告诉我吧,告诉我吧。”

    “……”

    于旻斜了她一眼:“老师你以为你是在演《魔镜啊魔镜》吗?”

    魏晚晚扁嘴,不带这么毒舌的,她本来还想温柔一点嘛。

    “好吧,你直接和我说,什么事,能解决我帮你解决,不能解决我也采用非常手段帮你解决,你可是我们班的灵魂人物,老师的左臂右膀、得力助手、贴心小棉袄……”

    “停停停!你直到我劳苦功高就好,实话和你说罢——”于旻无奈叹了口气。

    “说。”

    “我爷爷离家出走了。”

    “……”

    魏晚晚:→_→

    “清官难断家务事啊,要不你另请高明吧!”

    于旻:……

    “说好的为学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呢老师?!”

    “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魏晚晚一脸无辜。人家爷爷一把年纪离家出走什么的肯定是家里什么原因,这种事情她也不好掺合,如果还有什么特别复杂的家庭狗血事情的话。

    “……老师你听我说完,没有你想地那么奇葩狗血啦,你以为是天涯狗血家庭伦|理贴到处都是啊。我们家很正常的好嘛,这次的事情,说来话长,其实就是我爷爷闹了点老年期的小脾气,你知道,老一辈有时候会比较,唔,反而有点小孩子脾气。”

    “你直接说,这么含含糊糊我听不明白你说什么。”魏晚晚撕开一包芒果干。

    “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