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来自末世的女神 > 第33章 转折

第33章 转折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来自末世的女神 !

    魏晚晚飞奔出人群,留下一众风中凌乱的围观党。

    同组的李老师沉吟了一会儿说,“据我所知,魏老师跟张老师,还没成吧!怎么觉得他们好像已经有点什么了似的?”

    体育组的余老师白了她一眼:“作为一名语文老师,你不知道有个成语叫做暗渡陈仓吗?”

    “……”

    “你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人家好好地谈个恋爱你用这种成语来形容你好意思吗你!”语文老师狠狠地驳斥了体育老师的措辞。

    不过余老师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废话,不然我怎么会成为体育老师?!”

    “……”

    祁正霖同学默默地举起了手。

    “说——”周表姐利落地说。

    无辜的小祁眨巴着眼睛:“话说,你们都没人在意为什么是魏老师去追小张老师解释吗?感觉突然从好基友剧场跳转到了都市狗血八点档……”

    李老师摸了摸他的头:“这位小同学,你还是太天真了,你们班主任什么时候正常过吗?她要是什么时候变成教导主任那样正直的老师你们会是什么反应?”

    “老师今天一定是被夺舍了!”小祁同学下意识地回答。

    李老师木了一下,然后猛地拍了一下他的脑袋:“你们脑袋里整天装的都是什么东西,答案很有创意嘛,不,不是有创意,是太玄幻了!算了,反正你们这班学生早就被魏老师彻底洗脑,现在人走了也没什么好戏看了,我去找老公煲电话粥啦拜拜~”

    说完李老师就笑得一脸甜蜜,挥着手和众人告别,然后留下一脸感觉被虐到围观学生老师们。

    总觉得李老师刚刚的潜台词是没戏看了好无聊我去老公恩爱你们这帮单身汪就继续看热闹吧!

    “作为单身汪的我好像感觉到了来自李老师的恶意。”

    “明明刚刚魏老师也秀了一把恩爱,果然是春天来了吗呵呵?结果学校还不让学生早恋,我们只能每天看着老师们的爱恨情仇,学校真的不是在考验我们的意志力吗?!!”袁婷婷握起双拳愤慨道。

    代表和平的学习委员徐娇雨出面沉重地拍了拍同桌的肩膀:“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而我已经举起了熊熊燃烧的火把……”人群中某位高三同学默默举起了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他身旁的同学立刻后退几步,惊诧地看着他,伸出了手,忙喊道:“别冲动!千万别冲动!那是我们的语文老师啊亲!五三是无辜的啊,你还不如拿一块板砖呢!啊喂……我刚刚好像不小心说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围观党:……板砖什么的同学你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吧!

    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

    ……

    …………

    周表姐起身拍了拍衬衫上莫须有的灰尘,两手插兜,转身正要离开,只留下淡淡一句:

    “啧,逗比儿童欢乐多。”

    连嘲讽都那么高冷帅气的周表姐今天终于改变了她一直以来的想法,自己的表妹其实一点都不奇怪,奇怪的是这个学校!

    “阿嚏——”

    远在另一幢教学楼的校长大人突然打了个喷嚏。

    “总觉得魏老师好像又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干了什么的奇怪的事情呢。”

    事实证明,校长大人的预感是对的。

    魏晚晚刚刚在学校某个小角落找到了四十五度角望天无语凝咽的小张老师,明明平日里那样帅气俊朗,玉树临风的小张老师,现在却像是一只可怜的小动物,抱着一个小叮当的饭盒,和魏晚晚还是情侣同款……

    魏姑娘突然语塞,不知该怎么安慰小张老师,在那一瞬间,她突然明白了电视剧里男主和女配暧昧时候,被女主角看到,然后跑去解释的时候的心情,那个闹心啊!实话是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但是对方经常是,眼见为实我不停我不听我不听!

    魏晚晚就这样站在小张老师身边,然后自己脑补了一下电视剧场景。

    要是现在还有围观的人在,早就看得火急火燎直接把魏晚晚推上去让她快点解释,没看到人家小张老师忧郁地仰着头都累死了吗?!

    终于,魏老师从自己的脑补中回神了,开口第一句话却是——

    “小张老师,你为什么要仰着头?”

    ……

    …………

    “因为我在看和我一样寂寞的天空。”

    魏晚晚:“……”

    “能别在一个语文老师面前装文艺青年吗小张老师。”

    “虽然我只是个会计,但每一个恋爱的人都有一颗诗意的心!魏老师就算你不喜欢我,你也不能这么残忍地连我这一点小小的尊严都剥夺去!”

    魏晚晚:……

    为什么感觉这句话是在控诉她的无情残酷不近人情,难道小张老师你已经对我由爱生恨了吗?

    一向感觉灵敏的魏晚晚在小张老师的语气里嗅出了一丝怨念的气息,嘛,明明之前小张老师都特别乖特别好养活的样子,现在好像有点,闹别扭?

    果然……

    小动物都是麻烦的生物。

    无奈的魏老师只好站到小张老师面前,半蹲下身,扳过他的肩膀,强迫他直视她的眼睛,深深叹了口气说:“小张老师,你听我解释……”

    “我们老师说这句台词简直毫无违和感嘛!”偷偷蹲在草丛里围观现场版都市狗血剧的张世豪小朋友感慨道。

    “水到渠成,浑然天成。”

    “还是学习委员有文化……”

    让我们继续来看看现场——

    此时小张老师也祭出了经典台词攻击:“我不听我不听我都看到了你就是拿我当幌子我就知道你其实一点都不喜欢我……你只是喜欢吃饭。”

    “你说得没错。”魏晚晚淡定地点头回答。

    小张老师顿时傻眼了,连假装抹眼泪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口=!什么!你竟然敢答应了!

    说好的按剧本来呢?!

    没有一点点防备你就承认你只是喜欢吃饭根本不喜欢我?

    说好的深情女主角呢?老师你这样让小张老师这个男主角怎么演下去啊喂!

    草丛里见状又是一阵骚动,班长大人闻言囧了囧,推了推眼镜说:“总觉得现在的情景是,小张老师撒泼说‘妖孽我喊你的名字你敢不敢答应你敢不敢答应敢答应就收了你’,然后,我们老师就真的答应了……”

    “这不是《西游记》的梗嘛班长大人?没想到你涉猎如此之广。”

    “别装得自己真的读书少似地。”于旻白了张世豪一眼。

    “……”

    此时小张老师就红着两只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魏晚晚,魏晚晚则是一脸无辜,“我有说错什么?你没听过加菲猫一句话吗,只有猪肉卷是永恒的。”

    “……”

    小张老师愣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了什么。

    “魏,魏老师,这是你的座右铭?”他小心翼翼地问。

    魏晚晚瞬间露出“知我莫若小张老师也”的笑容,还放了一个小小的电眼,小张老师瞬间被煞地捂住了通红的脸蛋,满满粉红的气息以他为圆心扩散开来。

    托着腮帮子一脸想烧人表情的班长大人烦躁地挥开身边飘过来的粉色小花:“谁来告诉我这是什么神转折,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们语文老师的座右铭竟然来自一只猫,还是一只好吃懒做的猫。”

    “别这样,大智若愚嘛,班长大人。”历史课代表冷不丁发言。

    “呵呵。”

    班长大人用冷笑表达了此刻他的心情。

    不过他们没想到的是,这只是一个开始,因为接下来刚才还准备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小张老师对魏晚晚露出了一个仿佛心有灵犀的神秘笑容,其实阳光帅气的小张老师笑起来还是相当好看的。

    “魏老师,一直以来,我都有件事情没有告诉你。”

    “什么?”

    “其实这也是我的座右铭——”小张老师无比郑重地说。

    魏晚晚难得愣了一下,有些不确定地说:“你是说,只有猪肉卷是永恒的?”

    小张老师兴奋地猛点头,差点没把头都给点断了。

    魏晚晚瞬间打起了精神,重重地握了一把小张老师的手:“我们果然是知音!你应该早点说的。为了庆祝,我们晚上一起去吃烧烤吧?!”

    “他们说,啤酒和烧烤最配#^_^#”

    “的确很配!你不生气了?”魏晚晚终于想起来她来找人的正事是什么。

    小张老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刚刚的确有点嫉妒,不过现在我觉得,就算魏老师你现在不喜欢我也没关系,我们有那么多共同点,有那么多共同的喜好,总有一天……会让你只吃我一个人做的土豆炖牛肉,这是我对你,最真诚的感情。”

    魏晚晚闻言纠结了一下,表姐做地也很好吃诶,有点犹豫,不过人家都这么诚心诚意地发言了,她不给点回应好像又有点过意不去。

    “谢谢你喜欢我,不过,感情的事情还是顺其自然吧。”

    “其实我也没有不喜欢你。当然,我更喜欢糖醋排骨一点。”

    “魏老师你对我来说,比我最喜欢的爆炒牛蛙还要喜欢。”

    “嗯,谢谢。”魏晚晚非常认真地点头,“我一直觉得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甚至超过自己最喜欢的食物这样的感情一定是很认真的,所以我很感激,也很感谢你这样喜欢我。”

    ……

    …………

    “为什么我一点都感动不起来。”于旻木着脸吐槽。

    “吃货的世界凡人是不会懂的。”历史课代表继续肩负着吐槽班长的责任。

    学习委员沉默了一下也开口道:“虽然不知道老师们在说什么,但是感觉很厉害的样子。果然他们是老师,而我们是学生。作为一个爱好学习的学生,我要向老师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呢。”

    张世豪默默地瞥了学习委员一眼:“徐委员你够了,你可是我们班仅剩的良心啊!话说都没人关注他们这场狗血大戏就这么莫名其妙地结束了?和我们想象的剧本完全不一样啊,处处都是神转折……”

    “好了,收工了,回去发个微博告诉大家今天的新收获,关于老师神奇又神秘的座右铭。”于旻起身踢了踢张世豪的屁股。

    “……”

    “我宁愿不知道老师有这么一个座右铭。”徐娇雨小姑娘绝望地扶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