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来自末世的女神 > 第36章 除草

第36章 除草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来自末世的女神 !

    周四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被替换成拔草活动,高一二十五个班级每个班级都分到一块划分好的区域,毕竟学校需要除草的地方不只是操场。当然,更多的班级被分配到操场,比如魏晚晚的班级,高一九班。

    这帮小朋友们一放出去简直跟被放生一样……

    魏晚晚站在操场边,面无表情地瞧着自家学生们在偌大的操场上到处乱蹦跶,果然还都是孩子,她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不过学生们还记得他们今天的任务,事关他们改天能不能白白得到一天假期出去的问题。只是眼前的问题已经足够难倒他们,清除杂草什么的……他们并不是很明白,老师说不懂就要问,不能不懂装懂。

    于是同学们都跑去问自家老师到底怎么清除杂草,这边一个举着一个被摧残地支离破碎的不知名植物问:“老师这个是不是就是杂草?”

    那边一个抓着一只活蹦乱跳的蚂蚱问:“老师这个要顺便清除掉吗?”

    “老师看我看我!是要连根拔起还是拔断就好了?”

    “……”

    魏晚晚:你们的问题为什么这么多。

    少数同学直接提出抗议,神神叨叨地吟起了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何必呢?”

    魏晚晚直接一个白眼扔过去:“别文绉绉地,你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好好说话,直接说你懒得动不就行了。”

    同学:……

    这么直白地说出来他会不好意思的老师!咱们文化不是讲究含蓄内敛吗?

    “好了好了都过来,只能由老师我亲自给你们示范讲解一下。”魏晚晚觉得这种事情还是直接上手吧,实践出真知。

    虽然也没有太大的用处。魏晚晚顶多讲解一下注意事项以及解答常见问题,然后示范一下如何清楚杂草,但不能指望每个学生都能听完之后立马变得和她一样眼疾手快,手脚灵活,老师不能对你们要求太高……

    果然,讲解完之后大家依旧慢吞吞地笨拙地拔着草。

    魏晚晚默默扶额,简直让人看不下去。你们是真的把希望全部放在老师身上了吗?

    魏晚晚刚抬眼,就瞧见历史课代表一脸期待地望着她,那眼神,让她想当作没看见都不行。

    “老师,你不会骗我们的对不对?”历史课代表这个腹黑眨着眼睛,装作无辜单纯的模样问。

    张世豪蹲在后面推了推于旻的胳膊,小声嘀咕道:“诶,你看,俞林楚又在威胁老师了。老师一定无法拒绝我们的请求。”

    “这不是废话吗?不过每天看老师力挽狂澜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呢,作为班长我hi非常支持的。”班长大人用中指推了推镜架。

    张世豪沉默,然后悄悄移动脚步远离班长,感觉最近连班长都被老师拉到坑里了呢,说道的出淤泥而不染呢班长大人?说好要做我们班的一朵白莲花呢!结果……果然这种人一旦改变就会比任何人都要极端。

    “当然不会。你们都是我最可爱的学生啊。”魏晚晚一脸和蔼微笑,但是高一九班的同学表示完全感动不起来。谁让他们老师总是动不动就认真地抒情呢,久而久之,他们已经完全免疫。

    只有旁边几个班级一脸“这个班级的学生和老师都好奇怪”的表情,下意识地远离地几步,在高一九班的区域周围形成一个隐形的真空带,不过魏晚晚和学生们并没有什么感觉,要是其他班级都能正常接受,他们才觉得一定不是他们奇怪,奇怪的是这个世界……

    魏晚晚环顾四周,勘查地形,虽然并没有什么地形,不过总要做做认真专业的样子。现在活动已经过去了十分钟的时间,同学们都慢慢进入了状态,各个班级分散在操场各个地方蹲在地上默默地拔草。共同点是,大家都是手动地慢吞吞地拔,高一九班的同学们也并没有什么不同,混在人群中,默默无闻,也没有任何领先的迹象。

    大家就这样安安静静地拔草,时不时交头接耳和身旁的同学谈笑,各班班主任有在周围监督的,也有过来看了一会儿又走掉的,一般这种活动有的老师完全不放在心上,只要求结果别太难看就行。

    就是在这种大家都在默默拔草的时候,魏姑娘蹲了下来,她今天穿着长裤,刚好方便行动,只见在别人还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她眼疾手快,两手并用,嚯嚯嚯几下,手里就多了几把连根拔起的杂草。

    以魏老师所在的位置为圆心,双手能碰到的地方,也就是圆内区域的杂草都被她嚯嚯嚯拔了个干净,速度与质量完全成正比,这块拔完,她迅速后退继续圈地清除杂草,手一伸出去,就能鸟啄似地,嗦嗦几下,就收了回来。

    就在魏老师埋头奋战的时候,高一九班的同学也发现他们的班主任也行动了起来。

    “诶,班长,老师动了!”

    “我知道,不过总觉得她在玩打土拨鼠的游戏。”于旻推了推眼镜无奈道。

    张世豪的思绪也跟着于旻拉到很远的地方:“要是有什么打土拨鼠赢奖金的游戏,老师绝对能拿特等奖,可惜这里没有真的土拨鼠,不然就好玩了。”

    “想太多……”俞林楚在两人身后白了他一眼。

    高一九班其他同学看到老师利索的动作,也是发自内心地高兴,并且从心底油然而生一股子敬佩,不愧是他们班动手担当的魏老师呢!感觉魏老师以后就算不当老师也不会没饭吃呢,魏老师能干的行当还是很多的,而且似乎都能干成行业内翘楚的样子!

    “老师真厉害!”班里某个女生羡慕道。

    旁边的男生吐槽:“作为新时代的有知识有文化的少年,完全不懂会拔草为什么要羡慕,可是……神奇的是我竟然也觉得很佩服老师呢,那手快地都快看不见了,果然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也是让人不得不跪。”

    高一九班的同学们凑在一起嘀嘀咕咕,据他们目测,估计再过五分钟,他们班所划分到的区域就能被魏老师处理完,而且处理地相当干净,魏老师所经过的地方真的是——杂草不生啊喂!

    看着低头专注忙碌的老师,高一九班同学突然觉得,有这么一个能干的老师真是把他们都给惯坏了呢,真是一种甜蜜的负担~

    九班同学这种心态真是让人想揍呢。

    很快,九班的区域就被魏老师给处理干净了,同学们百般无聊地坐在草地上聊天,不过,他们还是太天真了,忘了自家老师是个永远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脑回路也和其他人不太一样,以为只把他们班的区域处理干净就好了吗?!

    在魏老师的心里,既然要赢,就要压倒性地赢,毫无悬念地赢,赢地让全校人都心服口服!

    于是,在清理完自班的地盘之后,魏老师图谋不轨地默默地退到了旁边的班级的地盘,并且迅速开始新一轮的清除杂草行动。刚开始的时候,别的班级还在慢吞吞地拔着自己面前的草,从刚刚到现在他们也没移动几步,所以他们也没有注意正在加快速度往他们这边移动的魏晚晚,直到——

    隔壁班一个正在拔草的同学刚要往前挪一步的时候,眼前突然闪过一团黑影,抬眼就瞧见两双白皙修长的手快如闪电般地收割杂草,而她的手里已经手里满满一团,他还没反应过来,这团黑影就已经继续后退拔草,循环往复……

    咦,这人瞧着好像有点眼生,他们班有长这样的学生吗?

    隔壁班男生看着魏晚晚的脸有些苦恼地思索了一下,突然,脑袋咣地一下响了,他怔怔地瞧着魏晚晚,终于想起来,这不是隔壁班那个传说中非常神奇的班主任吗?!老师你不在自己班看着怎么跑到他们班来拔草了?!完全无法理解你在想什么啊……

    另外你身为一名班主任,为什么要拔地那么努力啊!

    隔壁班的无辜男同学感觉自己的三观终于在今天摔了个粉碎,完全无法理解这个老师,导致他对整个世界都产生了怀疑!

    “诶……魏,魏老师?”终于有一位同学认出魏老师并且叫出了她的名字。

    不过目前在场的隔壁班同学们认出魏晚晚的时候表情全都是一副“我见了鬼”的模样。

    “hi~小姑娘,你好啊!吃饭了吗?”魏晚晚还忙里偷闲一手利落地将杂草连根拔起,一边对着隔壁班小姑娘笑着打招呼挥挥手。

    结果弄得人家小姑娘愣了好久下意识地傻傻地挥手:“哦,老师好……还没吃。”

    等等!

    这个情况好像有点不多,这个点好像大家都没吃饭吧!魏老师难道你刚刚去偷吃了?不过老师什么的时间和他们不一样可以理解,啊,又扯远了。

    “……完全不是这个问题啊!魏老师,这里是我们班的区域,您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小姑娘还试图非常委婉地问,生怕伤了魏老师的面子。

    可是,她都不知道魏晚晚的面子早就被做成煎饼果子吃掉了。

    只见她无比正直地回答:“我没走错地方,我看你们进度有点慢,所以过来帮忙,不客气。”

    “……谢谢。”小姑娘傻傻地回答,不过很快她就明白自己好像又被魏老师给带沟里去了,他们根本没有让魏老师过来帮忙的意思吧!就算帮忙也是让你们班的学生来,老师你突然出现简直让他们压力倍增,你们班学生真的不会发现他们之中出了一个叛徒吗?而且这个叛徒还是——班主任!

    你的学生会伤心的啊老师!

    小姑娘正想这样劝道,可是她一抬头看向高一九班的地盘,却发现那帮人竟然玩,玩起来了啊喂!就在他们还在苦逼拔草的时候他们竟然玩起来了,还围成一个圈圈玩丢手绢的游戏玩地特别嗨,你们都不关注一下你们失踪的班主任吗?!

    隔壁班的小姑娘感觉心好累。

    在小姑娘心累的时候,魏晚晚又已经离开了四五米的距离,远远地只能瞧见她努力拼搏的背影,为了能给自己的学生提供最舒适的条件,她这个班主任也是蛮拼,都跑到隔壁班抢地盘去了。

    不知不觉就把人家的地盘给处理干净了。

    等隔壁班的同学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家地盘上已经是杂草不生,让他们完全无从下手,要知道刚刚还是东一撮西一撮的模样,现在简直像是被过滤过一般,隔壁班同学们全都看傻了眼。

    “……太神奇了,完全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高一九班那个传说中的老师刚刚经过,没听说她还有这么一个技能啊,过滤杂草什么的。”

    “这不是天赋技能,人家是人形自走除草机,也是叼!”

    ……

    这班同学们感慨的时候,他们的班主任也被吸引了过来:“你们嘀咕什么了,怎么都停下来了?”

    一个同学无辜地抬头:“老师,刚刚魏老师路过,把杂草都拔光了,我们实在找不到什么东西拔啊。”

    “是啊是啊老师,刚刚魏老师就这么唰地过去,然后,什么都没了……”旁边的同学附和着。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他们班主任听了他们的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说了句:“哦,我知道了,到时候如实报告就行。”然后再也没有任何反应。

    同学们囧了一下,老师你都不发表一下意见嘛?明明这种事情很不正常。

    “老师今天好奇怪,明明平时一点事情都要追究的。”小姑娘轻声嘀咕着。

    这句话刚好被他们班主任听见,只见他的眼镜微微反光,转头对着他们淡淡道:“我和魏老师是好哥们。”

    ……

    …………

    这句话的信息量颇大啊老师。

    总之就是一个意思,你们老师我和魏老师的关系好地跟哥们似的,这点事情还追究个什么,我还不了解魏老师吗?比你们了解多了,我不过问就是无所谓的意思。

    魏老师在各个教师组的人缘极好,比起各班学生来说,老师们反倒是最早被魏晚晚拖下水的一帮人,所以现在魏晚晚干什么他们都不觉得奇怪。要知道,连校长都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其实魏老师真正的后台是她背后的老师们……

    处理完兄弟班的草地,魏老师又像只辛勤的蜜蜂去处理另一个兄弟班的草地,情况如同刚刚的班级,十五分钟之后,魏晚晚已经将半个操场的杂草处理干净。

    起身之后的魏晚晚看着自己的成果,感觉像是农民爷爷瞧见了丰收的场景似的,劳动最快乐,这句话果然没说错……虽然这个比喻特别奇怪,总之就是这个意思。

    这个时候玩累了的高一九班同学才发现班主任不见了,抬头环顾四周,全都吓地傻眼了,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周围所有班级的学生都闲下来百般无聊地席地而坐,有的班级玩游戏,有的班级干脆自由活动,三三两两坐在一块儿聊天。

    说好的这是他们的班的福利呢?!

    明明只有他们班有魏老师啊!

    不过重点并不是这个,而是他们突然发现,放眼望去,整个操场的草坪仿佛都焕然一新,这就算了,还像动画片里面一样绿油油地散发着梦幻般的光芒,这特效绝对是加上柔光滤镜的效果吧,等等这一定是他们的幻觉!

    难道今天所有班级的班主任都开挂了得到了魏老师的能力?!

    祁正霖揉了揉眼睛,不敢置信:“等等,我们学校的杂草不可能这么梦幻……”

    “世界上多来几个魏老师一样的班主任我会疯的。”

    “让我静一静,说好的第一呢!”

    “……”

    高一九班的同学都在云里雾里的状态,直到魏晚晚从操场的另一端跑回来,双手背负,神情自豪,突然拍了拍于旻班长的肩膀说:“怎么样,很漂亮吧,老师刚刚去把别的班的地盘打理了一遍,这片操场的杂草都被我承包了,老师很帅气吧!”

    于旻:……

    全世界大概只有老师会说这片操场的杂草都被我承包了还觉得自己很帅气这样的话。

    “老师,形象。”于旻拉了下魏晚晚的袖子。刚刚她不小心说地太响,结果周围所有班级的同学们都听到了魏老师的豪言壮语,纷纷回头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

    自己班的地盘莫名其妙就被承包了感觉,好囧。

    “好吧,咳咳。”魏晚晚掩嘴清咳,扫了几眼,不少学生立马转头当作什么都没有看见。她这才低头对于旻说,“看吧,老师果然很帅气!”

    “嗯,老师你最帅你最棒。”于旻面无表情地附和。

    “好敷衍……”

    “完全不想和你一起卖蠢啊老师。”

    “我平时一定是太宠你们了,以后我一定要当一个严厉的老师!”

    “这是我听过最好听的笑话。”于旻默默地背过身去继续和同桌玩游戏。

    魏老师表示她有点伤心。

    好吧,其实她自己也觉得自己当不了什么严厉的老师,无论做什么都有种在一本正经地开玩笑的感觉。

    不管怎么样,总之这次拔草活动圆满结束,高一九班的内定名额也因为魏老师的辛勤劳动变得名正言顺,而另外一个挑选出来的班级在听说魏老师当天承包了半片操场的杂草之后,吓得差点跟校长提出意见自动退出,人家魏老师完全可以单枪匹马地干,还要他们做什么?!

    校长大人好言相劝,总算把对方给劝了下来,内心则是汹涌着叫魏老师来办公室喝茶的想法,你看看你把别人班的老师给吓成什么样了?就不能学学别人班的老师的作风吗?

    “有本事你到时候比赛的时候把所有树都给我承包了!”校长大人气在头上,口不择言道!

    魏晚晚原本是眼观鼻,鼻观心,突然听陈校长这么一说,猛地抬头认真道:“校长你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校长:……

    等等!

    什么完成任务?我刚刚有说什么吗?!只是随便说一句啊!

    陈校长还不知道,魏老师已经把他随便说说的话给当真了。

    啧。

    简直可以预想到悲剧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