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来自末世的女神 > 第40章 监考

第40章 监考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来自末世的女神 !

    考生们提前进场做准备,监考老师挨个检查完准考证身份证之后,开始拆分试卷和答题卡,留一些时间让学生们填涂准考证号,距离正式开考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魏晚晚坐在讲台上,搭档老师坐在教室后面。

    魏晚晚在黑板上写下科目、考试时间和注意事项,末了回到座位说:“这是同学们高中最后一场语文考试,希望大家能够认真答题,诚信考试,我们禁止任何作弊行为,一旦发现作弊者——”

    魏晚晚顿了顿,没有立刻接下去。

    这种话放在平时考试前也是老生常谈,学生们听得耳朵都要出茧子了,但有没有放在心上是另外一回事,高考这种场合还是有必要再提一下,虽然大多数人明白高考作弊的后果,但总有少数的人宁愿冒着高风险也要动一动小心思。

    话语戛然而止,学生们纷纷疑惑地抬起头来看着这位年轻的女老师,她的脸和她的警告比起来实在没什么说服力。

    “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魏晚晚淡淡抬眼,微微一笑,模样貌似深不可测,明明说着很严肃的威胁人的话,但由于她太过脸嫩,实在不能服众,反而让人看到她这样一本正经的模样想要发笑。

    这话若是由那位年长的搭档老师说出来,学生们还会小心谨慎几分,但是魏晚晚看上去就太好骗好说话的模样,怎么都让他们怕不起来。

    有几个学生已经不自觉嘴角上扬笑了起来。

    魏晚晚的目光淡淡瞥过,缓缓站了起来,她今天照常穿着牛仔裤白衬衫,双手插兜,从讲台上走了下来,停驻在教师的门边,门边放着一个到她膝盖高的木椅子,只见魏晚晚突然伸出脚随意地踹了踹一只凳脚,学生们都被她莫名其妙的动作搞地一头雾水。

    老师你这么弱,拿椅子泄愤也没用啊!

    坐在教师后头的搭档老师也想着,早知道魏老师长得这么好说话的样子,就应该由她来唱这个黑脸的,诶,现在明显就是魏老师太年轻让学生们完全重视不起来。

    但真的是这样吗?

    很快,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发生了。

    清脆的响指声凭空爆开。

    学生们这才发现打响指的人是魏晚晚,可是一点都不觉得帅气呢,反而有点囧,这个响指简直打地莫名其妙。

    “啪嗒——”

    那个刚刚无辜被踹的木椅子刹那间应声自动分解成各个部件,四分五裂地堆在地上,令人措手不及。

    众学生们的心里瞬间无数羊驼飞奔而过,粗口憋在喉咙里差点就飙出来了,这种不科学的响指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个椅子是已经成精了吗?一个响指然后就四分五裂什么的好像是武侠小说里面才会出现的场景吧,他们现在……明明是在高考考场!

    要严肃!严肃!

    他们还要考唯|物主义呢,要科学客观地看待事物!

    “感觉被分到了一个奇怪的考场。”

    “刚刚我还以为老师在耍帅,可是现在竟然觉得还真有点帅!”

    “这位老师真的不是埋伏在教育|局的特殊部门人员吗?”

    “……”

    比起学生,其实更受惊的是魏晚晚的搭档老师,她刚刚还在心里想着这老师太年轻了点,没想到人家下一秒就立刻用“行动”说话,服不服?不服,后果就是这样——这个魏老师真的不是体育老师出身?其实瞧着也不像。但是,连她都被刚刚突然那一下吓得保温瓶都差点掉地上了。

    她是不是搭档了一个很奇怪的老师?

    这时候,始作俑者魏老师终于出声了,笑眯眯地对大家说:“大家不要紧张,只是开个玩笑让你们放松一下,老师以前是练家子的,这种事情完全小菜一碟,啧啧,这椅子的质量也太差了点,没想到真的一踹就散。”

    “顺便给你们形象地比喻一下作弊的后果,大家也看到了,后果是很严重的,所以,千万不要让我们老师为难呐。”魏晚晚的眼睛笑得弯弯,看似和蔼可亲,可是瞧在下面学生眼里,只有无尽的冷笑,感觉魏老师已经在背后磨刀霍霍地等待作弊的鱼儿上钩。

    他们看看四分五裂的椅子,再看看皮笑肉不笑的魏老师,欲哭无泪。

    这年头练家子都能当老师了?

    啊不,是这年头当老师都要招练家子的?简直不给作弊的人任何活路,他们完全可以想象到,今天在这个考场里如果被抓住,那个后果,会有多悲惨。

    人不可貌相。

    本来以为碰到了个好说话不管事的老师,其实人家是扮猪吃老虎,这种表面上什么都看不出来的比那种外表狰狞严肃其实外强中干的更可怕,因为像魏晚晚这样的,抓人几乎是一击必中。

    让你们不服,让你们不信,魏姑娘只好拿出点真本事瞧瞧。

    “都听清楚了?”魏晚晚笑着坐回到座位。

    台下的学生们点头如蒜捣。

    都这样了,他们敢说没听清楚吗?给他们那个胆他们都不敢,还是老老实实考自己的试。

    适时响起的考试铃声拯救了他们,纷纷低头专心开始做题,魏晚晚则和搭档老师下来检查名字和准考证号等等的填写情况。

    检查完这些,她们只剩下监考这件事情。

    说起来,监考的确是有点无聊,但是对于学生来说,这个时间一点都不漫长,而是需要分秒必争,语文考试的时间有些紧张,整场考下来,脑子都在高速运转状态。魏晚晚只能看着下面的学生奋笔疾书,自己睁着眼睛思考人生,时不时走下去转一圈看看。

    巡视各个考场的老师路过,把魏晚晚叫出去问了几句,刚好是他们自己学校的教导主任,教导主任是特地经过这儿看下情况,准确来说,是看看魏晚晚的情况。

    “都顺利吧。”教导主任问。

    “非常顺利。”魏晚晚极有自信地回答。

    教导主任嘴角一抽,鬼才相信你,想着,他指了指教室门口一堆粉身碎骨的残骸问:“这是怎么回事?这种不是早就在打扫考场的时候就清理了吗?”

    魏晚晚瞧了一眼,淡定地睁眼说瞎话:“这个是今天刚刚才坏的。主任你不知道,我刚刚过来项搬这个椅子过去坐,刚拿起来就感觉它有点散架,果然,我也没动几下,它就彻底散成这样了,等会儿我就收拾了。”

    教导主任:……信你才有鬼。

    “真的不是你自己力气太大?”主任怀疑道。

    魏晚晚睁大眼睛,一脸“我这么无辜你怎么可以怀疑我”的神情:“怎么可能?!主任,你知道的,我就一个小姑娘,哪有那么大的力气,平时开个矿泉水瓶都费力呢。”

    “……”

    “你确定你说得那个小姑娘是你自己?”

    魏晚晚闻言立刻正色:“不是,主任,我就跟你开个玩笑,放松一下。”

    “……算了,回头到后勤那边登记一下,多少钱你自己看着赔。”教导主任表示我还不知道你这小样?

    魏晚晚默默翻了个白眼,好歹她也是为了高考的安全进行贡献一份力量,竟然还要她赔钱,“好吧,主任,我可不可以以食代款。”

    “不可以!”教导主任断然拒绝,“吃吃吃,再吃下去,全校人都要被你养出好几斤秋膘了!”

    站在教室门口帮忙盯着学生的搭档老师一边听着教导主任和魏老师的对话,额头不断下来无数黑线,不是说兰高师生的素质全市顶呱呱吗?不是说人家是严肃正直的名校吗?为什么听着他们的对话如此逗比……

    魏晚晚被教导主任拒绝了用零食代替赔款的意见,她感到非常郁闷,竟然连进口零食都不要,转手的钱都比这张椅子多好几倍呢!

    早知道自己就不踹凳子,折几只铅笔也是一样的——

    想着,魏晚晚就顺手一起折了好多支铅笔。

    “啪啪——”

    “啪啪啪——”

    铅笔芯和木质外壳断裂的声音格外惊悚。

    幸好现在考试已经临近结束,学生们听到声音齐刷刷地抬起头看魏晚晚,那眼神,写满了“老师你要干什么千万不要乱来”以及“到底是谁触犯了老师的尊严天啦噜要死人了”诸如此类的情绪。

    魏晚晚突然被这么多人瞧着,愣了一下,随即解释道:“没什么,我只是提醒你们一下,距离考试结束还有十五分钟,该检查再检查一下,没做完的抓紧时间。”

    ……

    …………

    老师你提醒的方式太不温柔了!

    不过的确很好用就是了……

    搭档老师默默地坐在后面喝了一口养生茶压压惊,然后深深叹了一口气,跟魏老师待在一起简直分分钟都有新惊喜啊,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发展到空手劈窗户什么,啊,这个不太实际,破坏公物的话魏老师还是要赔钱的。

    总之,心好累。

    兰高什么时候招了这么一个,唔,非常有活力有个性的老师,感觉整个学校都变得奇怪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