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来自末世的女神 > 第37章 活动

第37章 活动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来自末世的女神 !

    魏晚晚接到学校的通知,植树造林活动是在这周二上午八点开始,他们要在早上七点带学生出发到集合地。不过活动不仅仅是一个上午的时间,八点开始之后还有一个领导讲话,再做点准备活动,估计真正开始就得九点多,中午再吃个饭,下午再来两个小时,最后收尾,一天才这么过去。

    其实按现在高中生们细胳膊细腿地,体力也就一般般,根本种不了多少,强迫症的魏老师觉得到时候不能把所有树木都给种完的话,她感到很不开心。而且校长大人都说了,有本事你把所有树都给承包了,她还真有这么本事,所以……

    “老师,你在想什么奇怪的事情?”坐在前桌的小朋友狐疑地探头问。

    “并没有想什么奇怪的事情。”魏晚晚立刻否认。

    小朋友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眼睛里明晃晃地写着“我不信”三个字。

    魏晚晚打开课本假装认真钻研起来,讲台下的同学默默吐槽,老师每次都装作在备课,结果每次上课都即兴发挥,请问老师你平时认真准备的内容到底哪里去了,被你吃了吗?

    比起这样的小事,高一九班的同学们则是对明天能够正大光明地出去玩的福利感到更开心,一大早从进教室开始就讨论起明天参加活动的时候要带什么零食去,根本把这当作了一次免费春游,魏晚晚也由着他们去了,毕竟她也难得出去玩一回。

    看来以后有必要向陈校长多申请一些这样的活动呢,她自己也可以蹭点出去玩的福利。

    只是这一次她还肩负着为学校博得荣誉的福利。这次比赛并没有放在名面上说,但如果表现突出的话,肯定会受到上头的表扬和好感,也会被记者写进新闻稿中,为学校增添荣誉。

    连陈校长都说了,“不管怎么样,好好表现啊魏老师,不要让我们失望。”

    至于他们自班的同学们,都是抱着“我们老师这么厉害怎么可能得不到第一”,“要是得不到第一我们都切腹好嘛”等等诸如此类的心态,让魏晚晚完全没有退路,不过,她自己也完全没有退缩的想法,不就是植树造林吗?小菜一碟——

    今天晚上夜自修并不是魏晚晚值班,下午最后一节课上完,她就立刻消失地无影无踪,连小张老师来教室找她都没有找到人,拉了自家堂弟问,张世豪也一脸无辜地摇头:“我也什么都不知道。”

    “怎么都联系不上魏老师呢……”小张老师有点着急。

    张世豪无奈地安慰他堂哥:“堂哥,老师那么大一个人,会出什么事?你别瞎担心,要是哪天你们两个一起失踪,需要担心的一定是你。”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哦,有啊,就是我。放心吧表哥,你这是当局者乱,一晚上不见不会出什么事的,反正你们本来见面就不是很频繁。”张世豪毫无愧疚感地说着。

    小张老师的心口瞬间被射中了无数箭,他和魏老师的确见面不是很频繁,其实就是约会次数不频繁,一个晚上不见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突然之间联系不上,就让他觉得特别不安心。

    “要不你来我们班帮忙夜自修代班?看着我们就像看到你家魏老师一样安心。”

    “一边去!”小张老师白他一眼,“我还不如回去等。对了,明天你们那活动,我也跟学校申请了过去,给你们当后勤。”

    张世豪无奈地撇撇嘴,自家堂哥这架势是不追到人不罢休,连植树造林活动都要跟着走,一刻都等不了似的,“行行行,你随意,反正我也没什么好反对的。”

    “嗯!”小张老师终于开心了一点,放过自家堂弟,回家对着手机发呆去了,准确来说是对着魏老师的手机号码发呆,并且编写了十几条短信存在草稿箱里,等魏老师什么时候出现就一股脑儿发出去。

    话说,小张老师,魏老师突然收到你这么多短信,不会疯掉吗?!

    “你堂哥又来找你这个小叛徒问消息了?”于旻随口调侃了一句。

    张世豪撇过脸:“呸呸,什么小叛徒,我这是化身爱的小天使好嘛?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嘛班长,不过老师今晚竟然失联,真的有点奇怪诶。”

    于旻一脸淡定:“有什么好奇怪的,她什么时候不奇怪才奇怪好嘛。”

    “……”

    “好吧,但现在是敏感时期……”

    “一个种树比赛你还敏感时期?果然智商早就被老师给拉低到她那个水平去了。”于旻毫不留情地吐槽。

    张世豪小朋友觉得特别委屈,不过仔细想想,他好像真的智商被拉到和老师一个水平线上去了,没上高中之前的他是什么样子的,为什么突然想不起来了?他当年好歹也是拿过年级前十的人,高分上的这所重点高中,现在呢——

    用魏老师经常挂在口头的一句话说:逗比儿童欢乐多。

    最后,班长大人总结发言:“别废你那脑子想了,今天晚上老师绝对是给我们当前锋探路去了,至于做什么,明天就会知道的。我现在只希望老师最好做地神不知鬼不觉,别让其他人知道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干的。”

    张世豪一个激灵,听班长这么一说,为什么觉得特别绝望的样子。

    其实于旻猜地没错,趁着月黑风高的夜晚,魏晚晚的确提前潜伏到活动场地,唔,做点小动作,用她自己话的意思来说,一点必要的准备活动,她还特别大公无私地把其他学校的地方都给承包了。

    相信明天大家看到的时候会很开心的,魏晚晚笑眯眯地想着。

    ……

    …………

    周二上午七点半,各个学校的同学和老师们陆续到达活动地点,活动地点远离市区,对各个学校来说都有点远,所以他们都是包车过来的。结果,一下车,同学和老师们就看着面前整整齐齐的树坑,吓得下巴都掉了……

    “不是,说好的植树造林吗?好像是要我们自己挖坑的吧。”

    “……这个画面让我非常有打地鼠的冲动。”

    “和想象的不太一样,难道主办方已经请了人把坑都挖好,就等我们把树放进去?”

    “不会是走错地方了吧?”

    “……”

    各校同学和老师们都疑惑地瞧着眼前已经被整整齐齐地挖了好多坑的土地,从这头到那头,不亚于一个一百米长的跑道长度,全都是排列整齐的树坑,看上去,莫名地有震撼力,就像是打地鼠游戏的画面被扩展了几十倍的感觉,没有群体作业什么的绝对干不了这么大工程的活。

    不过最受惊吓的不是来参加活动的老师和学生,而是主办方一群人,他们是知晓内情的,这个绝对不是他们原计划的场地,刚刚看到的一瞬间以为走错地方是他们好嘛?!原来活动内容里面的植树造林是要师生自己挖坑种树埋坑,他们绝对以及肯定没有提前挖坑!

    “明明昨天白天最后确定场地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怎么过了一晚上就变成这样了?”主办方的一位负责人不敢置信道,这简直是今年十大不可思议事件之一啊,啊,其他九大还没有出现。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今早一瞧就变成这样了,不会是,咱们,走错地方了吧?”下面的看管人也恍惚着回答,作为直接看管人,他更是云里雾里地,“这种规模,只能团体作业,要花大力气的,没点时间也做不出来。可是大规模作业的话,我不可能不知道呀,我家就住在这边上!”

    “你昨天就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负责人怀疑地问,难道这其中有什么惊天阴谋?一想到这个可能,他就不由得严肃了起来。

    “没有,完全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看管人忙摇头道。

    顿了顿,他突然想起了什么,附在负责人耳边小声道:“王主任,你说,会不会是那个,外星什么的……这些年,国外不是出了很多麦田怪圈吗?我总觉得,咱们这个,和那个有异曲同工之妙。”

    王主任一脸“你是不是有病”的表情看着他:“不可能!想什么呢?咱们可不能搞这些神神鬼鬼的想法。”

    可是……

    不这样想的话,好像真的没什么可以解释。

    “难道是一伙能力强大的挖坑犯|罪团伙?或许他们想从这片地下面得到什么,但是因为时间来不及,所以一无所获,又或者,这只是他们掩人耳目的手法,其实他们已经把东西给挖走了。”看管人大开脑洞。

    王主任抿唇,点头不是,摇头也不是,如果真的是这个目的的话,那就不是一般的事情,可是,“你说哪个团伙这么有强迫症挖坑找东西还要帮我们把整片地方都挖了,还挖地这么整齐的?”

    “这种程度比雷锋做好事还要积极不留名……”秘书默默地飘过。

    王主任:……

    所以到底是谁干的啊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