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来自末世的女神 > 第38章 电话

第38章 电话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来自末世的女神 !

    好吧,往好的方面想,这就是哪位雷锋做好事不留名。

    但是现在这情况,要让他们怎么和来参加活动的各学校师生们交待,跟他们说,这是我们怕你们完成不了任务提前准备的,你们只要把树放进坑里,埋上土就行。

    想想王主任就觉得说不出口。

    比起主办方的不淡定,兰海市高级中学的师生们除却开始的时候交头接耳了一阵,之后就显得非常沉着稳重,他们不用脑子想就猜得出如此大规模的不可思议事件所指向的真相只有一个——他们不出状况就会死的魏老师。

    连向来正直的团|委老师在瞧见满地坑之后,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就是魏老师勤勤恳恳挖坑的身影,咳咳,没办法,现在出点什么奇怪的事情,他们都会不自觉地代入魏老师,谁让她就没干过正常的事情?

    “魏老师,你干的?”团|委老师朝她使了个眼色。

    魏晚晚无比坦荡地点头,就差来一句,我行不改姓坐不改名,有事您就来找我,绝对是我干的没错!

    “……作|案,咳,什么时候干的。”团|委老师掩嘴清咳,刚刚他差点脱口而出作|案时间,再问下去就是作|案手段,作|案动机。

    “昨天晚上,夜自修的时候。”

    团|委老师嘴角一抽:“怪不得李老师昨天说联系不到你,我们本来还想约你一块儿去吃毛血旺、麻辣小龙虾的。”

    魏晚晚终于肯认真地给团|委老师一个眼神:“你们不早点跟我说,早知道我就和你们聚完了再来挖坑。”

    团|委周老师无奈扶额,你竟然还想半夜来挖坑,真的不怕撞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吗?被撞见一定会被误会的好嘛?!你这么有干劲的话干脆每年学校绿化都交给你好了!

    “魏老师,你晚上想吃的话,我请你。”小张老师突然挤进两人中间,笑容开朗地说。

    周老师把他的头按了回去:“小张老师,我们在讨论严肃的问题,这里暂时没有你说话的份。”

    小张老师:……

    周老师面无表情地掏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边对魏晚晚说:“这事儿不找校长不行,你准备好回学校之后喝茶吧,全校也就你老被校长请去喝茶,下次可以考虑带个什么旺旺仙贝或者雪饼过去。你看主办方那边都已经注意上了,我们不能让你白挖坑,你不会真做好事不留名吧,完全看不出你有这么伟大啊。”最后周老师打量魏晚晚的目光满是怀疑。

    魏晚晚瞄了一眼号码,有点委屈地解释:“是陈校长当初说我有本事今天把所有树都给承包了,所以我就提前过来挖坑。”

    周老师:……

    周老师的内心此刻是崩溃的。

    校长大人你和谁认真都不要和魏老师认真啊!啊不,是千万千万不要和魏老师说什么气话,她真的会当真的!不管她是真的当真还是故意顺水推舟拿了鸡毛当令箭,总之最后被气死的都是他们自己。

    偶尔觉得校长什么的也很可怜呢。

    站在两人背后的同学们听到两人谈话的内容,也默默地为他们校长点了个蜡。

    电话已经拨通,可是周老师突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狠狠地瞪了魏老师一眼,仿佛在说这个星期零食大检查你的零食都要被我没收了,然后才深呼吸,用极其委婉的口气告知校长本次事件,希望校长大人听完之后撑得住。

    “陈校长,我和魏老师已经到活动现场了,嗯,到现在为止都很顺利,学生都到齐了,但是……”

    周老师刚说一个但是,陈校长就有很不祥的预感,急忙道:“等等,你让我先静静。”

    “呃,好的。”周老师应声,他还是挺理解陈校长的心情。

    一般跟魏老师扯上关系的事情,但是后面基本都跟着能把人噎地半死的神转折。

    半响,电话那头终于有了声响。

    “可以了,你说吧。”

    “嗯,是这样的,陈校长。魏老师昨天晚上提前过来做准备,所以现在活动场地全都是挖好的树坑,主办方对此意外表现地相当关注。所以……”周老师尽量客观地阐述,征求校长大人的意见。

    而陈校长听完之后的意见是这样的:

    “呵呵。”

    周老师:……

    他仿佛已经听到陈校长准备请魏老师回校后喝茶的皮笑肉不笑的神情。

    “咳咳,陈校长,现在还是先解决事情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紧接着传来咬牙切齿的声音:“嗯,我明白。等会儿我会让姜老师给王主任打个电话解释的,你们不用担心。对了,跟魏老师说一声,她今天要是拿不到第一,我就让学校门卫处禁止收她的所有快递!”

    周老师闻言眼睛一亮,没想到校长大人如此与时俱进,都能抓到魏老师的命门。他立刻转头严肃地对魏晚晚告知:“听到了吗?陈校长说你今天不拿第一他回头就不让门卫收你的任何快递,任何快递!”

    魏晚晚:……

    算你狠!不过大不了以后爬墙自己收!

    但是今天既然来了她本来就没那打算拿第一之外的名次。

    “校长好狠,竟然不让老师收快递!”背后的学生仿佛也被触动到敏感的神经,纷纷讨论起来。

    “是呀!完全无法想像不给我收快递是什么样的生活,要是学生手册里有这样一条惩罚措施多少学生得折腰啊。”

    魏晚晚现学现卖,自己受了威胁立刻回头对自家学生说:“听到没有,你们以后要是不听话,校长就不给你们收快递!”

    学生们:……明明是拿来治老师你的不要随便指我们啊!

    作为学生的我们好无辜呀!

    周老师这边刚和校长打完电话,王主任那边手机就响了,刚好是姜老师打过去解释的电话,其实姜老师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总之是硬着头皮解释,尽量美化自家学校的形象,什么愿意主动站出来承担一个省重点高中的表率责任,本来是想学习雷锋做好事不留名,但是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风波,只能打个电话过来解释一下。

    虽然疑点很多,但王主任还是接受了姜老师的解释,总归有个解释就好,这样他也能和上头交待,总体来说,皆大欢喜,“原来是这样!贵校真的是很有担当啊,不会有什么麻烦的,放心,这件事情我觉得有必要和上面报告一下,诶,姜老师,这种时候不需要低调,等会儿我和你们学校的老师沟通一下,对了,你们,咳,帮忙之后有留下什么文件之类的吗?”

    其实王主任想问的是证据,但总觉得这样问不太合适,就换了个说法。

    姜老师难得地沉默了一下,他哪里有什么证据,因为这件事情全程参与的人只有魏老师一个好不好?!鬼知道她有没有留下什么证据,据他对魏老师的了解,她要么真的做好事不留名,要么一定会以很奇怪的方式留下证据。

    突然好后悔打这个电话……

    “这个问题,王主任可以直接找我们学校的魏老师问问,她也是这次的学校活动的领队,应该就在现场,昨天的事情,咳,她也有参与。”死道友不死贫道,魏老师你走好!

    “这样啊,那好的,我向你们学校的魏老师了解一下。”王主任懵懂地回答,他现在还完全不知道这个魏老师到底是谁。

    和姜老师寒暄了一会儿,王主任就挂了电话,带着秘书和看管人向兰海高级中学队伍那边走去。

    周老师认识王主任,瞧见他们过来,立刻迎了上去,笑容满面道:“王主任,好久不见。”

    “是周老师啊,你好你好!你也来带队啦,对了,你们学校的魏老师在这儿不?”王主任直接问。

    周老师一听,心中瞬间警铃大作,面上却不显,干笑着伸手把和学生唠嗑的魏晚晚拉了过来:“在的在的,这就是我们学校的魏老师,王主任找我们魏老师有什么事情吗?”

    “的确有点事情。”王主任说着,一边将被拉过来的魏晚晚上上下下打量了下,有点意外,“没想到魏老师这么年轻。”

    “她的确年轻,刚来我们学校没多久,不过别看她年纪不大,带的班级还挺不错的,在我们学校成绩也是数一数二。”周老师欲哭无泪地夸着魏老师,实话是实话,就是教学方式比较特别。

    其实王主任想的是别的事情,没看出来这个魏老师长得清秀娇小,还能参加挖坑这种体力活,现在年轻姑娘什么时候体力这么好了?不是都说年轻人天天熬夜生活不规律都是亚健康吗,而且这小姑娘,长得真的是感觉,弱柳扶风……

    “看得出,她是个挺不错的老师啊,哈哈哈。”王主任应和着,“对了,刚刚姜老师打电话给我,把事情都给我说了,这坑,咳,都是你们学校帮我们挖的吧。”

    这话怎么说怎么感觉别扭。

    周老师也是眉心一跳,简单应道:“的确是这样……”

    “是这样的,我们打算把你们这事情跟上头或者记者说一下,表彰你们学校,所以想问你们要点资料什么的。不过姜老师那边好像没有,他让我过来找你们魏老师,魏老师也参加了活动对吧。”王主任和蔼地说。

    周老师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果然——

    “嗯,是的。照片可以吗?”魏晚晚淡定地问。

    王主任有些惊喜:“照片?当然可以,有照片最好了!可以给我看一下吗?”

    魏晚晚点头,从背包里套出手机:“可以,不过都是我自己的自拍。”

    王主任:……

    魏老师,自拍和照片还是有一定差别的,你确定?

    周老师想开口说点什么拖延下已经来不及了,在魏晚晚说出自拍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担心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姜老师你怎么说不好偏偏要让王主任直接来找魏老师呢?

    现在看吧——

    魏晚晚利落地翻出昨天晚上刚拍的还热乎着的照片给王主任瞧:“喏,这些都是我拿自拍杆拍的,拍了很多,你们想要哪些可以随便拿。”

    ……

    …………

    看到自拍的王主任的内心是崩溃的。

    因为这些照片他完全看不懂,所有照片里面都只有穿着白衬衫搭牛仔背带裤的魏老师一个人,不是拿着一把大铲子,就是站在一箱疑似零食的东西身旁,还有各个角度用自拍杆拍摄的照片,俯视的,仰视的,大长腿角度,连拍大横幅式的……

    呵呵,城里人,真会玩。

    看完这些照片王主任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昨天晚上有个女老师在这儿玩自拍玩得这么嗨还挖坑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这简直不科学!

    “魏老师,这些照片,怎么只有你一个人?”王主任疑惑地问出他的问题,这些坑明明都是团体作业的模样。

    魏晚晚非常天真地回答:“因为就是我一个人挖的啊。”

    她刚一说完,周老师顿时一拍脑袋想拍死自己,完了,现在全市都要知道他们学校有个奇怪的爱挖坑的魏老师。

    王主任此刻的表情是这样的:=口=!

    “你,你一个人挖的?!不可能!”

    不再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王主任完美地践行了这句话,爆发了。

    周围所有师生都清楚地听到王主任的话,齐刷刷地转头看向他。

    他们嗅出了线索的气味!

    王主任被所有人看得冷汗都下来了,掩嘴佯装咳了几声,淡定下来,凑近魏晚晚小声道:“魏老师,你可别跟我开玩笑,这事情很严肃的。”

    魏晚晚也正色和他说:“王主任,我也是很严肃的。作为一名人民教师,我从来不说大话。”

    是的,她从来不说大话。

    她向来奉行以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不说大话,然后吓死你们。

    王主任:……

    你说我就信?我又不是三岁小朋友,你也不是幼儿园老师,就魏老师你这弱柳扶风堪比林黛玉的小身板还想骗我说这些坑是你挖的,想抢功劳也不是这么个抢法,这个老师人品上有些问题啊。

    王主任想着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教育一下在道德底线上岌岌可危的青年教师。

    “魏老师,这荣誉终归是你们学校的,逃不了的,连姜老师都亲自跟我推荐了你,肯定你头上也算了一份,而且相当得他们看重。你就跟我说个实话,你们是一个教师团体义务做的一个活动是吧,最好能给我一份名单,肯定不会少了你的名字的。”王主任劝导道。

    站在两人旁边的周老师默默地翻了个白眼,与此同时同样翻白眼的还有高一九班的学生们,他们又不傻,怎么可能蠢到半夜跟着魏老师跑去挖什么坑,吃饱了撑着吗?就算去了肯定也是被这货逼的。

    王主任你还别不信,魏晚晚真的做得出这种事情……

    魏晚晚虽然不太懂王主任话里的意思,但她很明确地捕捉到一个信息:他不信!

    魏老师表示这种情况什么的她最有经验了哼哼。

    王主任见魏老师一直没吭声,以为她已经接受了口头教育,得到心灵的升华,默默等待着她幡然醒悟给自己一份满意的报告。

    但等来的却是——

    “王主任你不信?”

    “?”

    “我挖的坑!我来埋!”魏晚晚突然大声说。

    王主任立刻被吓得后退了几步,软妹子突然变身女汉子什么的,这画风变得有点快啊!没听说魏老师还有变身技能啊喂!

    情况就发生在转瞬之间,周老师连拦都来不及拦,就见到魏老师如同一支离弦之箭飞驰出人群,而其他学校的师生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人群中突然冲出来一个穿着白衬衫和背带裤的看起来不太像是学生的妹子,有点萌。

    等等,这不是重点——

    而是这个妹子突然夺过站在一旁准备的主办方小哥手里的大铲子,没错,人家无辜的志愿者小哥简直像是手无缚鸡之力,连反抗都来不及,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大铲子不见了。抬头一瞧,天啦噜人家把要种的树苗都给单手拎起提走了!

    这……这是哪里来的女壮士?!

    “她,她要做什么?”王主任伸出手颤抖地问,这,不按常理出牌,不可以这样啊!

    周老师默默地瞄了他几眼,然后静静地背过身去,幽幽地留下一句话,也不管王主任能不能听懂:

    “前方高能。”

    “……”

    王主任没听懂周老师的话,但是他听懂了周老师语气里浓浓的同情和绝望的意味。

    但过了一会儿,王主任立马后悔了,他真傻,真的,早知道就不该问那种问题,不该怀疑,更不应该找魏老师要什么照片。

    而其他学校的师生们已经被吓得呆若木鸡。

    啊,他们一辈子都没见过什么人形自走填坑机,原来还觉得这个穿着牛仔背带裤的妹子有点萌萌嗒,结果她一出手,呵呵,萌萌嗒什么的只是一种错觉。

    妹子一出手便是江湖绝迹已久的无影铲,树苗往坑里一落,填坑的土瞬间哗啦啦地落进去,填满,压实,完工,甚至只是几个眨眼的瞬间。然后继续下一个坑,魏晚晚就像是勤勤恳恳的填坑小能手,如果做个小游戏叫做挖树填坑,她本人的反应速度说不定比电脑还快,不……这亲眼看的感觉就像是眼前的画面里面在不断地按复制粘帖键。

    魏晚晚填的不是坑,是复制粘帖。

    时间还没过去几分钟,她已经整整齐齐地种了好几排树。

    “好,好可怕,完全看不到人了,感觉要种出一片森林。”隔壁二中的学生回神说。

    “……她一定在后面偷偷按复制粘贴。”

    “天哪,她上辈子是填坑专业户投胎的吧,这辈子投错胎的感觉。”

    “这妹子应该去城市规划局什么的地方干,说起来,难道没有人注意这妹子的身材有点太娇小了吗?神一般的力气,哦,对了,她好像是隔壁兰高的老师。”

    “……”

    兰海市高级中学的学生们都快没眼看了,好了,现在所有学校都要知道他们学校出了个奇怪的老师,不仅投错了胎,还选错了工作。说起来,他们也有点觉得老师应该去干园林什么的,这么好的天赋,别浪费了。

    “啊喂,话说我们今天还需要植树造林吗?”

    终于有一个学生提到了关键的问题。

    王主任这才回神,赶紧将放空的脑袋重新塞回各种理智,转头对身旁的周老师干笑:“哈哈哈哈周老师,你们学校的魏老师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我以后再也不敢随便怀疑她了!魏老师你真的不用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你的抗议!

    周老师怜悯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用眼神告诉他:我懂你的。

    王主任顿时觉得自己真的好可怜。

    可是,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当然不可能!

    “老师!我在树下捡到一包薯片!”

    “老师!我捡到一包辣条!”

    “老师!我捡到一包帝都烤鸭全新没拆封还是全聚德的诶!”

    老师:……

    老师说他什么都不想说,你们到底是怎么捡到这种奇怪的东西,他才不会相信什么从地下挖出来的童话故事呢。

    刚这么想着,耳尖的吃货魏老师突然从距离他们无比遥远的树林里冲了出来,冲到那名捡到烤鸭的学生面前,从他手里瞬间抽出烤鸭,抱歉道:“不好意思,这是我昨晚不小心和别的零食混在一起,掉在坑里的,刚才没仔细看,谢谢你帮我捡到了!”

    小朋友想哭。

    卧槽果然不会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说起来魏老师你不应该爱护一下祖国的花朵,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编一个美好的童话故事骗我们,然后把烤鸭送给我吗?!

    不过魏老师才不是喜欢编造童话故事的老师呢。

    周老师实在看不下去了,走过来问:“魏老师你在坑里埋这个做什么?给学生的惊喜礼物?”

    魏晚晚拆开一包辣条,毫无心理负担地摇头,偷偷和周老师说:“不是,动物不都会在自己的地盘放点东西或者留下印迹吗?我又没真的想做好事不留名,想了想决定放吃的比较好,可惜你们还是没发现,只能我亲自出手。”

    “……”

    “魏老师。”

    “?”

    “你千万不要在我们学校里面干这个。”

    “晚了。”

    “……”

    “上个学期我已经在校长办公室偷偷藏了一袋柿饼,不知道他发现没。”

    “诶!周老师你别撞树啊!”

    “别和我说话我什么都没有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