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反穿书之王者重临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反穿书之王者重临 !

    灵师检测处位于营地的中心,云景和考核团的老师们到达此处的时候,检测已经接近了尾声。

    未检测的灵师们自觉在检测仪器前排队,而已经检测完毕的学员,则坐到了一旁休息。

    考核团的老师们进来之时,顿时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目光,他们千里迢迢从圣博岚学院过来,虽然之前在营地只露面过一次,但消息灵通的人,早就将考核团老师们的样貌互相传递。

    之前营地宣布让学员们加入捕猎计划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明白,大好的时机来了,而此时考核团的莅临,更是让这群学院蠢蠢欲动。圣博岚建立新生营地的目的是为了让有潜力的学院提前进行训练,进入院校之后着重培养,每年按部就班的筛选虽然早就让人习以为常,却缺少了期待值。

    如今魔兽捕猎,却是让学校提前看到他们的极好契机,有实力运气好的话,也许不用在营地熬三年,就能提前被看重!

    伴随着考核团的老师们入座,学员们纷纷坐好,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而此时正在排队等待检测的学员,更是感觉到又紧张又兴奋。

    对比起那些已经检测过的学员,他们当着考核团的面,将自己的实力展现出来,显然更加的幸运。

    走在最后的云景没有跟着考核团坐到一旁老师的坐席上,而是默默地站在了排队检测的队伍末端,等待轮到他。

    “尽管这样说有些不厚道,但是这一刻,我在心中无比感谢云景。”

    “嘻嘻,我要收回前几天骂他的话,托他的福,才让我们有现在的机会。”

    “虽然是个不能释放灵力的废物,不过临死的那一刻,还是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其实吧,仔细想一想,云景这人也不错。来营地的时候呢,无私地把自己的宝物都贡献出来,在营地窝囊了三年,给了所有人自信心,因为就算成绩再差,都有他垫底,临死前,还帮助了不少人。”

    前面几位排队的人窃笑道,因为忌惮不远处的考核团,不论动作幅度还是聊天声音都很小,所以并没有注意到站在背后的云景。

    云景认出了其中一个人就是他之前的舍友,他站在后面冷然地看着他们,没有出声。

    拿回身体之后云景就陷入了昏迷,好不容易醒来还遇到了魔兽和考核团,这几日下来事情发生了太多,一直到此时一个人独自站在背后安静地排队,云景的心才平静下来,整理这几日经历的一切。

    首先最重要的,便是这个世界是一本小说。

    哪怕明知道自己所存在的世界是一本虚拟的作品,云景也不会有排斥的感觉,毕竟他生于这个世界,但是令云景不得不警惕的,是因为华远鸿是主角,杨雨哲是重要配角!

    过去云景只想成为一个灵师,继承父亲和母亲的遗愿,尽忠尽职地为太云国效命,如果能够修炼至高级灵师,支撑起太云国,那便是最好。

    然而穿越者的打岔,还有接下来云景了解这个世界的本质之后,令云景的思想逐渐发生了转变。

    他想要夺回自己的身体,掌控自己的人生,那些曾经侮辱他以及他父母的人,必须为自己曾经的言行付出代价,他要让放弃他的太云国后悔,最主要的是,他还要拿回被华远鸿和杨雨哲骗走的父母遗物。

    《天鸿传奇》将整个世界完整地展现在了云景面前,看过了之后云景才发现这个世界比他想象中的要复杂的多,就比如云景一直向往的圣博岚学院,真正的实力绝不像云景表面所了解的那么简单。

    华远鸿是本书的主角,有大气运在身,根据书中的后文剧情,所有打压华远鸿的人,不论多厉害,最后都会成为了华远鸿前往强者道路的踏脚石,所有被华远鸿看中的东西,最终都会成为华远鸿的囊中之物,包括前阵子那个逃跑的梦魔,书中华远鸿遇到的是成年后,化名为“墨菲斯”的人类梦魔,最终依然沦为了华远鸿的坐骑。

    云景经过三年的磨砺,终于重新拿回自己的身体,他已经比过去的自己要谨慎许多。在提前知道剧情的情况下,云景绝不可能在毫无把握的情况下与华远鸿硬碰硬。华远鸿是被上天眷顾的人,和他一起的杨雨哲也跟着沾光,一直陪伴着华远鸿走到最后。

    那么,云景想要对付华远鸿,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将他身边的羽翼全部都剪除,并且,不能云景亲自动手,而是让华远鸿去实施。在他们狗咬狗期间,云景也极力提升自己的实力,华远鸿有气运在身,而云景有对这个世界完整的了解,还有那颗独特的宝石在手,等他将自己的一切都拿回来之后,他和华远鸿之间,就是各凭本事的时候了。

    而眼下,除了这本小说之外,则是云景如何在营地站稳脚跟了。

    云景将待会儿可能发生的事情都在心中模拟一遍,及时想出对应的策略。

    敲定自己的思路,云景轻轻地吐出一口气。

    感觉有人在注视着他,云景顺着那道视线望过去,当看到墨斐的脸之后,云景的心柔软了一下。

    书中并没有出现墨斐这个名字,想来对于华远鸿而言,一个十岁的平民小孩,只是个微不足道的人罢了。

    “下一位。”就在这时,前方负责检测的老师声音传来。

    之前站在云景前面聊天的人已经检测完一一朝座位走去,伴随着他们这几人一同离开,站在最后的云景身影也呈现出来。

    “名字。”

    “云景,新生试炼营地第三年学员。”云景答道。

    那名检测老师手上的动作一顿,抬起头惊诧地看着云景。

    下一刻,整个营地当场炸锅了。

    老师们也许还能沉得住气,彼此对视一眼,狐疑地盯着云景,但坐在左边的学员们反应却极为激烈,其中以华远鸿杨雨哲为最。

    “怎么回事,云景怎么还活着?”

    “他不是引发魔兽森林暴动的罪魁祸首吗,就算活着回来了,居然还有胆子回到这里来!”

    “浑身上下一点伤都没有,穿的衣服也不是营地发放的,脸上的神情这么镇定,十分可疑啊。”

    “一个没有灵力的人,刻意跑到这里来检测灵力,他是想做些什么吧?”

    “看,华远鸿和杨雨哲脸色都变了。”

    学员们窃窃私语着,经人提醒之后,众人的视线当即在华远鸿杨雨哲,还有云景之间来回徘徊。

    “新生试炼营地学员云景,私自出营,在魔兽森林遭到攻击,未能及时回到营地,现回归营地愿受惩罚。只是,魔兽暴动,方圆千里被魔兽影响,平民家园被毁,听闻营地会派遣学员参与捕猎计划,将魔兽制服,云景希望能够参与,将功折罪。”云景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主动开口对营地的老师们道。

    考核团的人已经和云景接触过,听云景主动说起,脸上的神情十分淡然,他们坐在一旁,看着营地是怎么处理云景的事情的。

    营地的老师们心中一凛,云景突然回来出乎他们意料,先发制人也令他们有片刻的惊讶,考核团的到来,不仅仅考核的是学员们的整体实力,自然也包括营地的老师们。

    负责云景这一批学员的一名老师威严地看着云景道:“有人证实魔兽森林的暴动是你引起的,云景,几天前你为什么私自出营?”

    云景看了一旁华远鸿和杨雨哲一眼,见二人脸色发白,皆是直勾勾地盯着他看,云景回望华远鸿,然后对老师恭敬地道:“考核即将到来,我的实力在营地最末,所以想尝试进入森林寻找适合我的魔兽,与其签订契约,通过考核。”

    华远鸿闻言,诧异地看了云景一眼,云景居然把他的事情,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惊讶之后,想到云景平日黏着他的表现,华远鸿顿时释然。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云景对他早就不可自拔,所以现在为了他而撒谎,也是可以理解的。

    想到那日竟然抛弃云景和杨雨哲离开,回来之后甚至还和杨雨哲一起把错推到云景身上,华远鸿心中对云景闪过一丝愧疚与怜惜,再看云景此时的模样,没有以前那娘里娘气的样子,镇定沉着,勇敢地为他承担错误,出奇地竟然顺眼了不少,华远鸿脸上的神情骤然放松下来。

    “寻找魔兽签订契约,难道之前上课的时候,老师没有教导过你,过早地和魔兽签订契约,会毁了一辈子吗?”营地老师立刻道。

    云景抬起头看着老师:“如果再迟迟无法释放灵力,不能通过考核,我这辈子也许连成为灵师的机会都没有,只要有一线机会,我就不能放弃。”

    “说说那日你在魔兽森林经历了什么。”老师想到云景的情况,没有再多说什么,换了个问题道。

    “我到达魔兽森林的时候,阵法已经被打开,我在寻找魔兽的期间,被别的魔兽袭击失去了意识,生死关头,我终于激发了体内的灵力。”云景说着,将之后他遇到墨斐,还有考核团的事情简略地说了出来。

    由于魔兽暴动太过突然,营地虽然极力想要调查清楚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但伴随着附近的平民出现了伤亡,营地立刻决定先将魔兽擒拿下来再说,至于魔兽暴动的原因,有之前杨雨哲的证词,营地便暂时将这个当做了一种可能。

    如果今日是云景一个人回来,营地或许会采取强硬措施,进行拷问调查,然而当事情牵扯到一旁的考核团,性质顿时不一样了。

    尽管此时考核团没有表态,但是云景跟着他们一路走回来,天知道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云景是否说服了考核团,考核团对这件事抱着怎样的考量?

    全场暂时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云景之前已经将此时的情况考虑在内,此时自然也预料到了老师们的为难。

    云景道:“老师,我之前无法释放灵力,此事想必全营地都知晓。即使我经历生死,现在能够释放灵力,以我的水准,也断然无法将阵法破除的。”

    因为没有灵力,许多课程都只能坐在一边看着,而无法亲身实践,其中自然包括了阵法课程。

    台上的老师眼神一凛,转头看向杨雨哲。

    “云景,你囊中宝物众多,众所皆知。既然你能拥有一个具有防御能力的灵器,那么拥有破开阵法的特殊宝物,也是有可能的。”杨雨哲感觉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情急之下立刻道。

    不过话说完之后,他立刻又察觉到了不妥,换了副表情,苦口婆心地看着云景道:“我们以为你在魔兽森林出事了……这几天大家都难过不已,现在能看到你回来真是太好了。但是云景,一些事情,坦诚交代,绝对比隐瞒要好,尽早承认了,也许营地会从轻发落,毕竟,你还是太云国的王爷啊。”

    最后一句话落下,许多人的神情都微妙起来。

    云景的阔绰众所皆知,再蠢的人,也懂得给自己留一些后手,既然云景懂的去魔兽森林捕捉魔兽,那么早有准备,似乎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云景闻言,没有丝毫慌乱,他镇定地道:“阵法是否用灵器强制破除的,想必老师会比雨哲你更加清楚。”

    杨雨哲脸色一白,转头惊慌地看着华远鸿,与华远鸿靠近的手,轻轻拉了一下华远鸿的袖子。

    云景也抬眉看向华远鸿,华远鸿在云景和杨雨哲之间权衡了一下,最后说了一句含糊不清的话:“老师,不论是不是云景,我相信魔兽森林一事,绝对是意外。现在正是捕捉魔兽的关键时期,与其追究过去,不如将重点放在未来。”

    华远鸿话音落下,杨雨哲脸上的表情一怔,然后咬牙切齿地别过头去。

    此时云景占据上风,若是这件事就这样了了,对杨雨哲的形象却是个极大的打击,反观云景,本来名声就够臭的了,再赔上一点也没什么,这样的情况下,华远鸿的话看似息事宁人,实际上却是站在云景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