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反穿书之王者重临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反穿书之王者重临 !

    “一定是用了特殊的法宝护住灵魂!”不相信云景会有这么强的灵魂能力,王诚恨恨地想到。此时王诚体内的灵力消耗的比云景多,再这样下去,最先趴下的会是他,王诚犹豫了几秒,最终下了狠心,当场将衣服给脱了!

    此时正值夏季,王诚将衣服脱了之后,就只剩下一条细细的内裤裹着重点部位,他本想一手抱着衣服一手攻击,然而衣服上有云景的精神力,王诚无奈之下,只好将衣服扔开一些距离,然后决定快速地将云景打成重伤,再迅速穿上衣服,宣告胜利!

    可惜,计划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王诚才刚释放匕首绕着四周打转,欲三百六十度无差别攻击,先将云景拿下再说,就在这个时候,云景骤然收回了所有灵力,他将所有能量汇聚成一根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穿过了王诚的匕首攻击范围,精准地抵在了王诚的咽喉处:“认输吧。”

    王诚感觉到脖子上那冰冷的触感,他不可置信地看着云景,当察觉针往前推了一些,一旦进入他的喉咙,当场就有爆炸的可能,生死关头,王诚瞪着云景,在云景冰冷的注视下,他耻辱地收回了灵力,咬牙切齿不甘心地道:“我输了。”

    伴随着王诚的话音落下,台上的白雾消失,顿时,台上的景象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了台下人的眼前。

    衣着整齐,身形挺拔云景站在比斗台上一端,虽然不及杨雨哲楚楚可怜的貌美,但是周正恰到好处的五官,却让人十分舒服,更何况,还在对面那个人的对比之下……

    之前抬头挺胸志在必得上台的王诚,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此时居然脱光了衣服,就穿这条内裤站在上面,他低着头,一脸狼狈,就像一头斗败的公鸡。

    “该死的,你快把衣服穿上!”就在众人张大嘴巴震惊的时候,身后座位上的几名女老师愤怒地大叫道。

    王诚一愣,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来得及穿衣服,他大叫一声,立刻跑到一边将衣服捡起来胡乱穿上。

    “哈哈哈你看他那样子……”

    “天哪这个人真的是王诚吗?哈哈哈王诚身材不错哦,屁股挺翘~”

    “这家伙不是要切了云景的小弟弟吗,怎么反而把自己脱光了,他到底想做什么啊……”

    “一点也不顾忌台下女性们的心情,等等王诚别着急,衣服穿反啦!”

    之前跟着王诚一起损云景的人,此时见王诚这副模样,当即毫不客气地哈哈大笑起来。

    王诚浑身都涨红成了猪肝色,他看着对面面无表情的云景,再看向台下一脸嫌弃的老师,还有哈哈大笑的同学们,王诚浑身颤抖着,快速冲下台,穿过人群,站到了最角落去,不愿意再看到任何人了。

    那些之前嘲笑云景的人见状,更加放肆地嘲笑起来。

    他们会在云景弱小的时候跟着王诚一起踩云景,自然也不介意在王诚丢脸之极的时候,尽情地拿王诚的狼狈取乐。

    直到云景缓缓地走下台,众人嬉笑的声音才小声了一些。

    王诚一开始对云景的羞辱众人看在眼里,云景的反击没有一个人觉得有任何不妥,不过心中难免震惊与警惕。

    通过刚才的战斗,众人看得出来云景体内的灵力并不多,但他对灵力的掌控力,却令人震惊!

    全营地最差的废物,整整三年都无法释放灵力,经历一番生死之后,再次归来,单靠他的掌控力,就令不少人心有余悸。

    想起三年前关于云景的传闻,太云国景王,天生资质上佳,强到连圣博岚的新生主任都亲自发出邀请函的人……

    如果云景这三年只是单纯地无法释放灵力,而体内潜藏的力量却在不断累积呢?

    那么一旦他掌控了灵力,之后的进步恐怕……

    再结合刚才云景对付王诚的手段,诡异之极,典型的有仇必报,众人不禁越想越心惊。

    看着云景一步一步下台穿过大家身边,回到了之前他站立的位置,不自觉频频关注云景的众人,仔细地观察了片刻,渐渐发现云景不知不觉中,似乎与之前有了细微的差别。

    虽然是一样的脸,一样的身体,但恰到好处挺拔的站姿,以及周身那股无形的气质,贵气优雅,让人有些移不开视线了。

    剩下的七组很快战斗完毕,因为对战的组合是随机抽取的,有的时候强强碰撞,两败俱伤,虽然其中一方惨胜,但并不代表输的一方实力差到哪去,更别提像华远鸿这样主动认输的。

    因此当第一轮比斗结果出来之后,众人惊讶地发现,两个小队平均实力竟然并没有差太多。

    两个队伍的人员已经确定下来了,不过接下来还需要几场战斗,来确认彼此在队伍之中的地位。

    华远鸿作为营地第一高手,他所在的队伍率先进行比斗,最终华远鸿成为当之无愧的第一人,而原本水平不错的王诚因为之前的失败,被人一路嘲笑到上台,他的心理素质显然不够,比斗一开始就急吼吼地进攻,无数破绽当即暴露出来,对方一边羞辱王诚,激怒他的情绪令他失控,一边轻松地对准王诚的防御漏洞进行反击,于是前后不到十分钟的距离,王诚就被对手一脚踹下了比斗台,成为该队伍之中战绩最差的人。

    华远鸿一队完成之后,他们九人立刻找了个地方坐下,观看云景杨雨哲所在队伍接下来的比斗。

    转身前,华远鸿深深和杨雨哲对视一眼,待杨雨哲转过身后,华远鸿又鼓励地看向云景,可惜云景至始至终都没有看向他。

    被穿越者捧惯了的华远鸿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想到云景接下来还有比斗,以云景的实力,大概紧张地浑身发抖,华远鸿勉强不和他计较了。

    “我们一共九人,其中八人组成四组对战,剩下一人轮空。”杨雨哲对众人道。

    云景望着自己手上的牌子,当看到“轮空”字样之后,他抬起头看向众人,果然见大家正用微妙的眼神看着他。

    “运气真好,直接当第五名了呢。”有人小声嘀咕道。

    云景闻言,只当做没听到,将牌子交还回去之后,便耐心地等待着。

    一旁的人见状,还想再嘲讽些什么,却被另一个人拉住了。

    王诚的下场还历历在目,到现在还没人知道,云景究竟是怎么打败看起来比他强太多的王诚的。与其现在去招惹实力不明的云景,还不如等到云景和前四名过招之后,确认他的实力,再看应当以怎样的态度面对他。

    营地内的人,不少人被风气影响,捧高踩低,即使进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人,在这里待久了,也都学会了见风使舵。

    他们没有再主动招惹,云景顿时省去了不少麻烦。

    转眼一个小时过去,四组灵师的胜负皆已经分出,其中杨雨哲不仅是胜利者,而且取胜的速度是四组里头最快的,本身作为营地第二强者的杨雨哲,几乎是在场九人心中默认的队长。

    感受到众人投注过来崇敬仰慕的目光,杨雨哲露出了谦虚优美的笑容,他状似随意地摆了摆手,白色衣服宽大的下摆随风飘动,衬托的他身姿更加卓越,杨雨哲享受着众人的目光,那头不经意地看向云景所在的方向,当看到云景正闭着眼睛恢复灵力时,杨雨哲的动作一僵。

    若是平日,云景看他出尽风头,必然仇恨之极地瞪着他,恨不得扑上来把他扔下去自己取而代之,杨雨哲虽然表面总装作被云景吓到的模样,但其实内心却十分享受云景的妒火。

    年幼的时候陪伴在云景身边,作为云景的陪衬,给云景做牛做马,他宵想了十多年,就是渴望着现在的生活,因此云景越是嫉妒他,杨雨哲内心就越发的满足。

    可是此时,云景居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反而用心地恢复灵力了……

    对方的认真刻苦立刻让杨雨哲感受到了威胁和不满,就在这个时候,云景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一般,抬起头,正好和杨雨哲的目光对视上。

    只见云景面无表情地看了他片刻,然后渐渐地,眉头皱了起来,仇恨而厌恶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像受不了似地,很快转过头,懒的再看他。

    杨雨哲脸上的神情更加僵硬了。

    明明是他期待的神情,明明云景按照他的意思看他了,但是为什么他不仅没有得到了满足,反而更加的不爽?

    那种被轻视,被瞧不起的感觉又一次涌来了,而且比过往任何一次都更加的强烈!

    杨雨哲的注意力都放在云景身上,不知不觉他站在比斗台上的时间略略久了点,回过神来的杨雨哲见大家都在看着他,他立刻反应过来,微笑地看向云景道:“云景,到你了,我们四个人,你任意选择两个人战斗就可以了,。”

    杨雨哲的声音空灵温柔,众人闻言,当即看向云景。

    云景正想开口,杨雨哲立刻截住他的话头,又道:“以前我们就约好,将来有机会一起切磋一下,可惜后来发生了那样的意外,现在你终于恢复了,云景,你虽然起步比别人晚,但是天赋比我还高,加油。”

    云景看着杨雨哲温柔知性的样子,抿了抿唇,他控制内心那恨不得把杨雨哲恶心的假面具撕烂的情绪,缓缓地道:“我的灵力不如你,不过我会全力以赴。”

    杨雨哲仿佛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呆怔了一下之后,眼中爆发出了璀璨的神彩:“你的意思是,你要和我一起吗?你放心,我一定会认真对待的。”

    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看来是想在比赛之中狠狠地教训他了?

    云景看着杨雨哲虚伪的脸,点了点头,走到了台上。

    云景华远鸿杨雨哲三人皆是来自于太云国,三人从小一起长大的事情,在营地内早已经不是秘密。

    以前云景太过窝囊,华远鸿和杨雨哲实力强,又深受营地内老师的宠爱,因此三人完全没有可比性。然而,今日云景灵力恢复,又与杨雨哲战斗,哪怕大多数人都已经预料到结局,但是,却还是不想错过这个精彩的画面。

    “远鸿,你看好谁?”就在这个时候,华远鸿身边的一名灵师凑过来问道。

    华远鸿看着杨雨哲优美的身姿,正想肯定杨雨哲的实力,就在这个时候,他又注意到了刚刚站上台的云景。

    头发没有像杨雨哲那样打理的整整齐齐,一丝不乱,衣着也没有杨雨哲的细致好看,身型更是不如杨雨哲柔美。不过,云景就那样笔直地站着,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脸和身型,身体的每一处都恰到好处,在他的身上找不到丝毫柔弱的感觉,气质干净文雅,满身皇家的贵气。

    明明,前几天见到他的时候,还是一副不男不女,东施效屏的鬼样子……然而经历了生死之后的云景,却渐渐朝三年前靠拢了。

    过去他乐意见到云景莫名其妙的改变,是因为他想要云景的宝物,在财宝已经到手之后,他就忍不住厌恶云景那副倒贴的模样。而现在财宝到手,正缺美人,云景变回了以前的样子,简直正合他意!

    一个外形出众,一个气质极佳,两人站在比斗台上,简直赏心悦目,而作为他们两人心尖上的人,华远鸿顿时志得意满起来了,他手耷拉在座位上,指尖敲着座椅扶手,轻轻一笑:“各有千秋。”

    问话的人愣了一下,几秒后配合着华远鸿脸上的神情,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顿时无语地撇过头去。

    而此时,比斗台上的战斗,正式拉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