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反穿书之王者重临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反穿书之王者重临 !

    想不到今日最大的黑马,竟然是云景那个废物,众人震惊之后,看着落败的杨雨哲,心中各自盘算着。

    虽然杨雨哲待人温柔和善,相貌生的好,在营地人气极高,但总会有那么几个人看他那柔弱的模样不顺眼。

    平日杨雨哲实力高强,又有华远鸿搭档,这些不喜欢他的人丝毫不敢表现出来,不过此时杨雨哲被云景打成这样,这些人自然不会放过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几道质疑声当即响了起来:“那输的人呢,栽赃嫁祸云景使用灵器,结果最后只有自己用了,这样公然违规,难道不需要点惩戒?”

    质疑声响起之后,一些只关注云景这个胜利者的人也纷纷被转移了注意力,望向杨雨哲。

    营地之中实力至上,虽然今日不知道云景究竟是怎么做到把杨雨哲打伤的,不过战果摆在眼前,这些人都不得不承认,从今天起,必须重新省视云景了。

    那杨雨哲呢?

    如果是一般人把杨雨哲打伤,这些人必然还是会偏向杨雨哲,毕竟杨雨哲成名久,在营地人缘好,还有华远鸿撑腰。

    但云景不一样,就算被太云国放弃,云景的出身和该有的资源,都不是杨雨哲能够比拟的,人缘这东西,只要实力强大,何愁没有?至于华远鸿,云景从小接济华远鸿和杨雨哲长大,现在他实力变强,谁知道华远鸿会看好哪个呢。

    不论从哪个角度看,云景都比杨雨哲要强得多,甚至伴随着云景灵力的增长,将来华远鸿都有可能被云景取代。

    想通了这一点,那些原本中立心思活络的人,也纷纷附和起来。

    “作弊违规了总不能一点事都没有吧,吐了两口血就完事了?”

    “根据营地平常的训练,比斗的时候违规要去小黑屋把灵力全都抽出来,然后体罚吧?”

    杨雨哲被云景打下台之后,慢慢回过神来,刚才那瞬间对云景惧怕的感觉已经彻底消失,杨雨哲甚至刻意忘记不愿意承认自己有过那样的情绪。

    此时他听着大家的话,气得闷哼一声,口中的血液又渗出来了一些。

    体内有两道奇怪的灵力在四处乱窜,犹如两把虚拟的剑一样不断破坏他的灵力运转,令杨雨哲根本无法恢复,杨雨哲一边对这群落井下石的人大恨,同时也在心中怨毒地埋怨云景:云景这个下作的小人,看似饶过了他,但那把刀拍过来的时候,一定暗中做了手脚!

    强压着身体的痛苦,杨雨哲强迫自己别想这些。刚才华远鸿反常地没有弯下腰扶他,而是用灵粗暴地把他扯过来,再联想华远鸿看他的眼神,简直和不久前看云景一模一样,杨雨哲立刻感受到了浓浓的危机。

    他忍着痛,调整着面部表情,并恰到好处地将嘴角的血擦了一点点,剩下的血粘在下唇上,鲜红的唇和苍白的面容,再加上他的外貌,必然能够勾起华远鸿的恻隐之心。

    华远鸿听着大家的话,对杨雨哲越发的不满,规定是他制定的,杨雨哲在大庭广众之下违反比斗规则,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而且用了灵器居然还没赢,反而被云景一脚踢下来……

    不过,多看杨雨哲两眼,华远鸿的怒意却慢慢减少了。

    杨雨哲样貌生得好,尽管吐的是污血,不过皮相还是没话说的,见杨雨哲呕的可怜,而抽灵力和体罚又痛苦异常,想到杨雨哲接受惩罚的模样,华远鸿便有些心疼。

    这毕竟是自己的枕边人,就算犯错了也该是他带回家教训,他们两人的关系在营地早已经人尽皆知,只不过没有点明罢了,这群人在嘲笑杨雨哲,和嘲笑他没什么区别。

    于是华远鸿道:“过两天就要外出做任务了,抽灵力体罚对身体损伤太大,不利于行动。”

    “那总不能就这样算了,否则难以服众。”

    “对啊,徐元上一场要是用了灵器,手也不用断了!”

    徐元的名字两次被提到,顿时有人朝开口的人望去,当看到竟然是捂着手臂的徐元本人后,顿时嗤笑起来。

    徐元见大家注意到他,连忙缩到了角落。

    华远鸿瞪了一眼这个乱搅浑水的新生,明白单纯地说服大家恐怕是不行了,于是华远鸿看向台上的云景。

    云景和杨雨哲都是他身边的人,两人为了他比斗一番是不错,但若是折陨其中一人,便太可惜了。华远鸿凭自己云景的了解,相信爱慕他的云景会明白他的苦心,于是华远鸿道:“比斗中擅用灵器确实不该,不过现在特殊时期,与其大家想着各种各样的处罚,不如将决定权交给当事人手中。云景,你有什么想法?”

    华远鸿将问题抛给云景,众人顿时止住了话,纷纷望向云景,当注意云景此时还站在台上后,众人微微扬眉,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云景看着华远鸿,半响没有开口。

    众人等了一会儿,见云景是不打算回话了,便又看向华远鸿。

    华远鸿没想到云景居然会这样做,他眼中闪过一丝隐晦的怒意,正想走上台到云景面前和他好好说清楚之时,杨雨哲突然伸出手,一把拉住了华远鸿。

    “远鸿。”杨雨哲抬眸看着华远鸿低声道,一双眼睛包含春水,楚楚可怜的惹人心乱,“我来和大家解释吧。”

    杨雨哲转头看向众人道:“比斗规定可以使用战宠和武器,不能使用灵器,我因为一时冲动,怀疑云景使用灵器,这一点,我在这里真诚地向云景道歉,这一战我输得心服口服。修炼,就是不断战斗的过程,有输有赢,乃是正常。不过,关于我使用灵器一事,却另有隐情。

    这件宝物没有品级,也没有经过鉴定和区分,它虽然能够释放出灵气,但是却不用输入灵力,也就是说,这件宝物普通人也能用,与其说它是灵器,我认为,它更应该算武器。”

    众人闻言,仔细回想一下,顿然记起刚才在战斗时,云景和杨雨哲的对话之中,确实有说这件是没有品级的宝物……

    没有想到杨雨哲居然还留了这一手,大家面面相觑,许多人心目中杨雨哲温柔亲切的形象,顿时崩塌。

    使用灵器虽然违规,但还勉强可以解释是情急之下不服输的行为,但像杨雨哲这样,被打伤了就认定对方使用灵器,并且自己还亮出宝物不断地诱导对方的行为……

    看着此时杨雨哲诚恳的样子,再回忆刚才战斗中杨雨哲诱骗云景那真诚的模样,不少人不寒而栗。

    因为太过震惊,这一次,大家反而都没有立刻开口嘲讽反驳了。

    华远鸿也是一惊,不过他倒是没被吓到,此时杨雨哲的话是给他台阶下,于是华远鸿赞许地看了杨雨哲一眼,不给众人多思考的机会,立刻转移话题道:“队伍之中的前三名已经选出来了,三位再进行两场比赛,这场比斗便彻底结束。”

    “不用了。”那两位前三名灵师道,“我们不是云景的对手,至于我们两个好兄弟实力不分上下,战斗个三天三夜也分不出胜负。”

    “既然你们主动谦让,那好吧,两队的比斗到此结束。”华远鸿说着,看向台上到现在还没开口说话的云景,脸上的神情微沉,“至于队长人选,虽然默认是实力最强的人担任,不过我个人觉得,还是需要考量此人日常的战绩,表现,各方面综合素质,希望大家多多考察我,再做决定。”

    华远鸿谦虚的话,立刻引来大家一片反驳和赞誉,奉承完华远鸿之后,众人有意无意地看向台上的云景:华远鸿借着自己暗示大家支持杨雨哲,看来虽然云景战胜了杨雨哲,但论起道行,还是和杨雨哲没的比啊。

    华远鸿将比斗结果汇报给一旁坐席上的老师之后,就宣布解散,然后带着杨雨哲离开了。

    走的时候,华远鸿绕过比斗台,见云景一动不动站在上头,似乎是在恢复灵气,华远鸿冷哼一声,拉着杨雨哲阴沉着脸走了出去。

    杨雨哲看着华远鸿怒气冲冲的背影,勾起唇角微笑了起来。

    这一战是他大意输了不错,不过,云景那个自视甚高的蠢货,最后还不是被他耍了又耍。

    灵器一事云景没上当虽然可惜,不过还好他聪明留了一手,没有将自己陷进去,至于华远鸿……

    云景这两仗赢得漂亮,华远鸿差点又对云景回心转意了,可云景却太不了解华远鸿这种人了。

    因为从小卑贱的出生,华远鸿渴望被所有人追捧和注意,云景在大庭广众之下没搭理华远鸿,本就是极为忌讳的事情,更何况云景的突然崛起,将他打败,不仅落了他的面子,更是给华远鸿敲了警钟。

    今天云景能够打伤他,明天也许云景就能取代华远鸿的地位,云景和华远鸿之间特殊的联系,哪怕华远鸿对云景再有意思,当看到云景翅膀硬了,不再搭理他之后,怕对云景也无爱了吧。

    越想杨雨哲越是自得,此时他只有不断在心里头去想着云景的蠢,才能忽略了,他刚刚狼狈战败一事。因此,杨雨哲自然也不会留意到,他经营了这么多年温柔的形象,究竟还在不在了。

    墨斐坐在台上,目送着那一个自大自恋,一个自作聪明的两个蠢货离开,确定连营地的老师都走出去后,墨斐缓缓起身,朝台上走去。

    云景一动不动地站着,离得远的人还以为他在恢复灵力,然而只有走近了的人才会发现,他体内灵力早就消耗的一干二净,此时完全凭靠着意志力站立着。

    没有看到身后有人在靠近,当看到华远鸿等人和营地老师都离开后,云景精神力一放松,浑身一软,整个人倒到了地上。

    全身都在微微颤抖着,五脏六腑像移了位一样,之前被云景强行咽下的血液冲上来,顺着云景的嘴角和脸颊滴落在地上,云景的眼神渐渐涣散起来。

    就在这时,一条手帕递到了云景面前。

    云景一愣,微微抬眸,便看到一张稚嫩的小脸,正担忧地看着他,手帕擦着他唇角的鲜血,墨斐一边努力想将云景扶起来,一边焦急地道:“哥哥,你没事吧?”

    “墨斐?你怎么会在这里?”云景看着他艰难地扶着自己,轻声问道。

    口中的血腥味令云景有些反胃,墨斐的手帕就在唇边,云景索性侧过头咬住手帕。

    墨斐的手指尖被云景的嘴唇一碰,整个人都僵了一下,不过他很快感应到云景望着他的目光,墨斐连忙回过神来,看着云景虚弱的样子。

    他跟着营地的老师过来,云景战斗的时候,他就在台下,比斗结束之后,他说服了营地的老师先行离开,由他来照顾云景。

    为什么要站在这里?

    大概……是想看看这个人类现在的样子吧。

    连胜两场,当华远鸿宣布云景胜的时候,云景就可以放松地倒下去,然后由灵师们扶着他到台下治疗,可是云景却没这样做。

    硬是咬牙扛着,在所有人面前高深莫测地死撑着,直到所有人都走了才愿意倒下,这么拼了命地倔强着,掩藏自己的云景……

    最后脆弱的模样,只有被他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