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反穿书之王者重临 > 第50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反穿书之王者重临 !

    经过一夜的休息,次日,云景等人都自觉醒来。

    昨日从被他们打败的队伍手中拿到了不少情报,大家对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也有了个大概的认知。此时,云景把玩着从对方手中抢夺过来的记录仪,看着这张摊开在他们面前的地图。

    地图是手绘的,显然是新生灵师们进入考核地之后自己制作的,画的虽然粗糙,但大致区域和重要位置全都标志出来了,还是有部分用途的。

    “令牌的数量在二十三块到三十五块之间,拿到三块令牌是合格,五块以上是优秀,如果我们想要成为最优秀的队伍,保险起见,最好能拿到十五块以上。”赵恒看着那三块他们昨天刚刚抢夺过来的,此时正用来压地图的令牌道。

    “你还不如说二十块得了,以我们的实力,也不是不可能吧?”徐元笑道,倒不是他自负,而是云景的存在给了大家太多的信心,五级的中级灵师,在新生中,实在是遥不可及的存在,当有一个人真的成功了,剩下的人基本只有仰望的份。

    “二十块太多了,会引起反弹的。”赵恒摇了摇头道,“总要给别的新生留一点机会,我们以后还要和他们成为同学呢。”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曹寻道,“真希望昨天那样的灵师队伍多来几个,这样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抢令牌啦。”

    云景看着自己手上紫色的光芒,也不知道精神空间的梦魔在做什么,时不时地就会释放出一些能量,不过这些能量不仅不会给他带来影响,反而似乎能促进他实力进步,他现在已经完全踏入五级,按理他这样飞速进展的,当级别稳固之后,提升速度应当会降下来,可是在梦魔的作用之下,竟然还在以十分稳定的速度晋升。

    由于实力每时每刻都在提升,云景的感应能力越发的敏锐,不仅这附近的每一个细微的变化都被他看在眼里,连远在考核地之外的老师,他都能隐约察觉到一些。

    昨日那个灵师队伍对付他们的时候,将记录仪悄悄关掉,正好合了云景的意,之后云景将记录仪抢过来后,就再也没有打开过,现在想来,这个举动似乎不太妥当,记录仪关太久了,会引起外面监督老师的主意,万一他们被那些老师误会了,会引起一连串的反弹,甚至昨日他们被人主动攻击的事情,都可以被对方撇开的一干二净。

    记录仪最好找个时机开启,但具体是什么时候,他还要好好想想。

    云景的思绪不自觉飞远,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刚才还兴致勃勃讨论的大家都停了下来,除了去准备食材的阮燕燕和徐元之外,剩下的人都盯着他看。

    “怎么了?”云景调整了一下坐姿,疑惑地看着大家。

    “大家刚才商量出了个办法,关于令牌这件事的。”赵恒见云景果然没有在听,无奈地摊手道,“大家都认为去抢夺弱小灵师队伍的令牌不太厚道,所以我们打算故意引起别的灵师队伍的主意,然后那些心怀不轨的人自动上钩,我们再以正当的理由自卫反击,作为惩罚,我们顺理成章地拿走他们的令牌,这样一来,当考核结束的时候,我们就自然而然成为了拥有令牌最多的灵师。”

    “当然,这一切都是出乎我们意料的。我们只是不小心进入了考核地,没有想到会遭到这么多攻击,不知不觉收集了这么多令牌,让我们成为最强的灵师队伍,对于这一点,我们也很意外,也很无奈呢。”

    “学校如果要责罚我们,我们是没有怨言的,不过前提是我们必须要成为圣博岚的学生,圣博岚才有惩罚我们的资格。”

    “所以,我们不奢求得到什么奖励啊,荣耀啊,只求学校的惩罚。”

    “实际上,我们这么强,学校一定舍不得的。”曹寻笑道,“这样一来,一切都朝我们希望的方向发展啦。”

    云景目瞪口呆地听着,习惯了大家平常正经的模样,突然听到他们想到了个这么无耻的主意,云景有些哭笑不得。不愧是当初擅自出营地的学员,骨子里本就还存着叛逆,云景笑骂道:“你们这群家伙啊,真是太无耻了。”

    大家闻言,都纷纷收敛起了奸诈的表情,耸了耸肩假装刚刚说出那番话的人不是他们。

    “想法不错,可行性也很高,没有意外的话,圣博岚最终确实会对我们妥协,不过指不定心中憋了一口气,以后入学了,还不知道怎么折腾我们呢。”云景道,“首先,我们这样贸然进入考核地,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为什么进来,但是这点是绝对不能放在台面上的,我们必须有个理由,让圣博岚能接受的理由。”

    “嗯。”大家见云景似乎有了主意,连连点头。

    “其次,拿到令牌的方式不用这么麻烦,与其去算计那些弱小的灵师队伍,不如直接瞄准最强的。”云景道。

    “最强的……是华远鸿?”赵恒问道。

    华远鸿名字一出,大家脸上的神情都有些微妙。

    事实上他们也不蠢,自然知道如果要抢夺令牌,直接找个最强的队伍,把他手中的令牌全部拿走,绝对比他们刚才想到的那个迂回的办法轻松。但问题是华远鸿是营地里头出来的人,当初大家在营地抬头不见低头见,现在对阵起来,恐怕会很尴尬,而且大家也摸不清云景和华远鸿的关系。

    云景和杨雨哲是在进入魔兽森林之后闹翻的,但和华远鸿还没有啊。

    当初准备出发的时候,大家都清晰地记得,华远鸿还送了云景几个灵器,谁知道云景现在对华远鸿是什么想法。这个队伍能够这么强,云景绝对是最主要的因素,他是队伍的灵魂人物,大家都十分有自觉,自然不希望让云景为难。

    云景一眼看出了大家的想法,道:“有可能是,也有可能不是,事实上,不论是谁,都无法阻拦我们,所以,一起耐心等着吧。”其实令牌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怎么顺理成章得被圣博岚接受,而且,云景本人还比别人多了些烦恼,远的不提,他精神空间里头的梦魔隔三差五地出现,简直就是个定时炸弹。

    现在在这里的基本是自己人,就算一两个有异心的,云景也控制得住,但进入圣博岚就不一定了。之前营地附近发生暴动的事情,云景还没洗干净,万一将来梦魔不小心暴露出来,指不定会发生什么连锁反应。

    出现在这里的理由,吸引附近灵师队伍主动攻击,还有让梦魔顺理成章地出现在他身边……三个问题在云景的脑中不断循环,云景只觉得他隐约感应到了一丝灵感,却怎么也抓不住。

    一旁的众人看着云景皱眉的模样,虽然他们还不彻底了解云景的想法,不过经历了之前魔兽森林一系列事情,众人对云景放心的很。就算云景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大不了就用他们这个无耻的招数就是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先解决眼下的问题吧。

    与此同时,离云景等人驻扎区域的千米外,华远鸿坐在大厅中心的椅子上,单手把玩着手上的令牌,听着站在他面前灵师的汇报。

    “那些自称学长的人占据了周炜【指之前与云景对峙的强壮男人】的地盘和令牌,双方实力悬殊,这块藏起来的令牌是他送过来的诚意,希望能够得到我们的援助。”灵师毕恭毕敬地道。

    华远鸿听完,垂下眼眸看了那令牌片刻:“如果那个学长队伍的人真的像他们说的那么强,现在这块令牌绝不可能出现在我的手上。”

    “你的意思是……”

    华远鸿冷笑地将令牌随手扔到了一旁:“周炜率领的灵师是出了名的陷阱能手,就凭靠一块令牌,就想把我引过去,简直就是笑话。”

    汇报的人顿时恍然大悟:“他居然打了这样的主意……不过,我们和他井水不犯河水,他这样做,就不怕惹怒了我们,到时候把他的地盘给踏平了?”

    “所以才要编出强大的学长,让我们忌惮。”华远鸿冷笑道,“也好,省得他整天惦记着那些不可能属于他的东西,正好趁机把他的令牌拿来,剩下两周大概也能安生一点了。”

    “那我们要怎么做?毕竟他们的陷阱还是很麻烦的。”

    “蠢货,那就先废了陷阱。”华远鸿说着,站起身冷然道,“在绝对的势力面前,那些雕虫小技,只是笑话罢了,我会带着大家亲自去,相信这一战结束后,考核结果也能确定下来了。”

    当夜,云景找了个时间进入了精神空间。

    梦魔一如既往地趴在里头睡觉,看到云景进来,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云景对梦魔的畏惧正在日益减少,所以这次他没有再束手束脚得站在一边,而是直接走到梦魔面前道:“虽然有办法不经过你直接实施,不过我还是想要征得你的同意,不知道你是否拥有完整的智慧,能不能听懂我的意思,但请你相信,我这样做,是为了我们今后做的努力。”

    梦魔长长的睫毛动了动,微微抬起眼皮看着云景,紫色的眼眸像是一团漂亮的星云,深邃的让人几乎忘乎所以。

    “我希望你能……陪我演一场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