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反穿书之王者重临 > 第55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反穿书之王者重临 !

    周炜一回到营地,就一改往日风格,二话不说命令下面的灵师全都老实起来,他自己则揣着那三块令牌回到了卧房,并秘密将他那两个心腹召集过来。

    令牌被周炜放在桌上,那两个心腹进来之后,纷纷愣了一下,随后都认出了其中一块令牌的来由,不由自主地看向周炜问道:“华远鸿把令牌还给你了?”

    周炜自从云景将令牌还给他之后,就心惊胆颤地龟缩着,此时见手下这么一副蠢样子,终于找到了宣泄的途径,冷笑道:“可能吗?进了华远鸿口袋的东西,你以为他会这么好心?”

    “那是头你自己抢回来的?”虽然看周炜这神情似乎不太可能,不过除此之外,他想不到还有什么缘故让令牌自己飞回来。

    周炜气极反笑:“云景给我的!”

    二人一愣,对视一眼,惊疑不定地看着周炜。

    “我上去的时候,他们刚刚战斗完,虽然华远鸿说云景不是他的对手,不过他看他们分明打的势均力敌,云景一行七个人,华远鸿几十个人,最后受伤的人居然是华远鸿手下居多。这样就算了,云景不仅不是什么学长,还是和我们同年级的人,他们全部都出身营地,和华远鸿是旧识!”周炜忿忿地道,心中有一并得罪云景和华远鸿的恐惧,也有对自己实力不济的不满。

    如果他能比他们强的话,哪里需要在这里受这气!

    “所以,华远鸿把令牌都给云景,云景又送了这三块给你,云景想干什么,让头你老实点吗?”

    周炜被戳中心事,抬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说话的那人:“不管怎样,三块令牌也有的交差了,接下来我们的人全都机灵一点,别再惹乱七八糟的事情,只要再支撑过十天,考核完毕,回到圣博岚就轻松了。”

    两名心腹闻言,纷纷点了点头,他们算是明白了,周炜把他们叫过来纯粹是心里憋得慌,找个人说说话顺道出气一下,见周炜有逐客的意思,他们顿时不在多留,转身就走。

    “本以为华远鸿一家独大,现在来了个云景,也不知将来会有怎样一番龙争虎斗。”周炜看着令牌喃喃自语,然后闭上眼睛笑了起来,“圣博岚每年都不缺天才,但最终真正崛起的,却是那些大毅力大忍让之辈,就让这两个毛头小子斗吧,老子我坐山观虎斗,最终渔翁得利的还是我!”

    “怕你是没这个机会了。”一道诡异的声音轻飘飘地从角落传了过来。

    周炜吓了一跳,浑身汗毛骤然竖起,他“腾”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将整个房间都扫视一边,隐约见到角落灯照不到的黑暗处有个人影在闪现,身形消瘦,背影看上去有几分熟悉,放眼整个考核地,能够这么神不知鬼不觉靠近他的,除非华远鸿和云景,周炜想不到还有谁了。

    那人的衣着虽然与黑暗融为一体,但周炜定睛一看,似乎有几分像云景,华远鸿自从展现实力之后,就骄傲的不可一世,也就云景那个一开始伪装自己是学长的人才会如此藏头露尾,所以不管是不是,周炜都低声喝出声,想诈一诈他:“云景,你来这里做什么?”

    周炜话音未落,那人周身灵力大放,下一刻那人和周炜四周的空间全都被灵力笼罩,与外界完全隔绝!

    周炜心中大惊,此人的实力显然还没突破五级,否则灵力要笼罩的话,早就把整个房间隔绝成一个独立的空间。不过就算如此,也远比周炜要强得多,被这样的人困住,任何一个灵师都会心惊胆颤,周炜当即爆喝一声,全身的灵力完全释放出来,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将令牌收入怀中。

    那人缓缓的转过身,但脸却是隐藏在黑暗中的,周炜发现对方的身型是完全陌生的,至少不是他经常接触的人,但拥有这个实力的灵师屈指可数,所以可以确定,对方为了不暴露身份,对自己的外形做了伪装。

    “剥”地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正在乱想的周炜吓了一跳,低头一看,见自己的身体表面浮现了一层半透明的能量罩,而在那能量罩的中心,也就是周炜心脏的位置,此刻竟然插着一根血红色的针!

    周炜浑身顿时起了一层冷汗,在这个位置,如果不是他有保命的东西,就刚刚那一击,恐怕他就命丧当场了!

    生死关头,周炜顾不得质问对方,人家都要置他于死地了,他自然不可能任人宰割。周炜催动着周身的灵力,补给能量罩,本想把那根血色的针弄开的,但是当他催动灵力之后,那血色的针竟然诡异地化作了血水,顺着半透明的能量罩流了进来!

    周炜顿时大惊,慌慌张张地用灵力阻止那血水,但那血水似乎越接触他的灵力就流动的越快,能量罩是贴着周炜的身体保护他的,血水流着流着,不自觉就接触到了周炜的皮肤。

    周炜惊恐地看着碰到了血水的手,等了一会儿也没见到血水给他造成什么伤害,周炜猛地意识到了什么,可惜他才刚抬起头,只觉得一股冰凉的利刃刺进自己的胸膛,周炜看着那刺入胸膛的剑,只觉得一股剧痛袭来,他张了张口,咬牙不甘地道:“不管你是谁,你对我动手,不论我死没死,学院的老师一定会查出来的……”

    “隔绝四周的灵力是通过灵器释放出来的,而储存灵器的人,光是数量就有二十人以上,个人的气息早就被打乱,在这一片混乱之中,圣博岚老师要是还能捕捉到我,那我就心甘情愿被捕。”对方毫不在意地道。

    “为什么要杀我……我什么都没做啊……”灵师之间的斗争虽然残酷,但在学院内上头有圣博岚压着,只有私仇恩怨恨到入骨才有可能出现杀人事件,否则基本没人会干出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周炜自知他小毛病很多,可他扪心自问,就他做的那些事情,没有一件到达别人要置他于死地的程度,有人来抢令牌他不觉得奇怪,但有人要杀他,周炜只觉得自己会死不瞑目!

    “你这种蠢货,不配知道死的原因。”对方冷哼道。

    周炜心中顿时怒意横生。不过,周炜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作为灵师,他对自己的身体再清楚不过,他能感觉对方这一剑刺偏了,也许是保护罩产生了作用,令对方无法一击致命,生死关头,周炜的大脑高速运转起来。

    既然如此,就努力从对方口中多问出一些东西出来,指不定日后能翻盘!

    “是因为令牌吗,还是因为外头那两个灵师?”周炜喘着气道,随着那剑插入他身体越久,周炜身体的不适感也越发的强烈。随着说话呼吸胸口起伏,周炜只觉得胸口一片钝痛,浑身的力气被抽空了不少,灵力也在锐减,这一句话问完之后,周炜便像缺氧一般大口大口呼吸起来,耳边也渐渐出现了耳鸣的症状。

    零散间,周炜似乎听到了对方说了几句什么,可惜他身体不适,就算努力想要听,却怎么也听不清,随后,那人单手一用力,插着周炜胸口的剑被猛地拔出,周炜只觉得一口气提不上来,整个人本能地惨叫一声,全身都失去控制一般,整个人瞬间就倒下了。

    倒地之后,胸口的伤口受到震荡,周炜再次闷哼一声,吐出一大口血来。

    怀里的令牌乒呤乓啷地往下掉,散落在周炜的四周,沾着周炜的血,周炜却没力气再将他们拿起来。

    那个刺伤周炜的人似乎顿了一下,回头看了那三块令牌,片刻之后还是决定继续离开,不要拿走它了。

    “华远鸿……”随着血液的流失,周炜的体温也渐渐下降,整个人有点不清醒了,原本以为对方刺歪了他有可能活下去,可是此时他灵力尽失,按照这样的流血速度,可能等不到人来救,他就自己死了,与其这样,还不如博一把,周炜看着那人的背影咬牙道,“今日一剑,来日必报……周家的子孙,容的自家人欺负,但是外人动手,必死无疑……”

    “周家?”华远鸿转过头来看着周炜,望着周炜瘫在地上的蠢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从世家出来的人。

    能说出这样的话,周炜口中的周家,必然是如今灵师界能排的上号的家族,周家放在整个灵师界不算太强,但是对于现在的华远鸿来说,一旦惹上了,却是麻烦的。

    那些大家族,真正恐怖的不是现在展现出来的实力,而是多年累积下来的底蕴。华远鸿可以确定外面那些老师找不出他的马脚,等学院真正厉害的人来了,那也是几天后的事情,四周的灵气早就散光了,到时候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凭空冒出的云景身上,怎么看云景这个擅闯的人嫌疑更大,利用周炜打压云景,一年级对他最有威胁的两个人全都除掉,这是华远鸿想到的一箭双雕的好办法。

    看似粗暴,实际上却是最有效的,不论这件事怎么细细纠察下去,就算周炜认为不是云景,但到了最后,其实最不利的只有云景而已。

    不过,扯出个周家就麻烦了,这个周炜指不定是周家某个人的私生子,华远鸿不担心学校的问题,但却不想惹上周家这个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