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反穿书之王者重临 > 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反穿书之王者重临 !

    华远鸿将他对阵法的勘察结果和大家说了一通之后,然后缓缓说起了自己对阵法的看法:“根据我的观察,布置这个阵法的人,强大的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现在周炜意外身死,凶手逍遥外,洪峰等人生死不明,我们被关在这个阵法里面,外界圣博岚的老师还不知道是否发现我们的危险,因此,我们现在能靠的,只有自己!虽然阵法很强大,但只要我们团结一致,找到阵法的破绽,就一定能够出去,指不定和老师们来个里应外合,还能将这次造成这一系列事故的凶手擒拿住!”

    众人因为周炜与洪峰接连出事,而陷入了恐慌中,华远鸿冷静的神情,坚定的语气都给了大家不少信心,众人眼巴巴地看着华远鸿,几个华远鸿的手下趁机道:“远鸿,我们都听你的,你要有什么计划,就直说吧。”

    “对,远鸿,你是新生中最强的人,除了你,我们谁也不服气。”

    一旁周炜的手下受到这个气氛的感染,再加上华远鸿的实力确实值得人心腹,他们犹豫了不到两秒,便纷纷点头,充满信任与期待地看着华远鸿。

    华远鸿心中满意,他虽然不知道外面布置阵法的人是谁,但他身上有那人的信物,心中有底气,想法也和云景差不多:“我的想法是,想要出去,首先我们必须要做到团结,彼此信任对方,放心地将后背交给我们的队友,否则,心有怀疑,在出去的途中也会发生事故,到最后得不偿失。”

    众人皆同意地点了点头。

    “所以我认为,应该先将周炜的事情调查清楚,大家公开来坦诚地谈一谈,确认可以合作了,再进行下一步计划。”

    大家听了华远鸿的话,气氛顿时一凝,众人不由自主地相互对视,片刻后,其中一个人皱着眉毛站出来道:“远鸿,现在在场的人,全部都是通过圣博岚考核才进入这里的,大家彼此是同学,或许之前因为某些原因有过竞争,但毕竟将来要在圣博岚碰面,彼此都会留几分颜面,令牌的竞争虽然激烈,但目前为止,我们彼此对峙了这么久,从来没有发生过死亡时间,特别是像周炜这样较强的灵师,竟然离奇身亡,这样的事故,令我不得不对某些人产生了怀疑。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想在圣博岚继续待下去,但某些人却不一定,他们还没通过圣博岚的考核,他们只是营地的灵师,只要他们想,他们随时都可以逃跑,不像我们这样,彼此之间有了情谊,各自对学校都有了牵挂!”

    曾经在营地和赵恒阮燕燕等人相处过的灵师,听了这话忍不住皱起眉头,这话看似公允,但实际上却非常针对云景一行人。

    所谓的情谊,所谓的牵挂,根本就是子虚乌有,至于通过考核没有,那根本无所谓,谁敢得罪圣博岚?特别是在场的这群小灵师,不论是不是圣博岚的学生,乱杀人的下场就是死!

    不过,这些人是因为与赵恒阮燕燕等人有旧,所以能够理智地从客观的角度来分析问题,但周炜的那些手下,就不会这么想了。

    周炜的死亡不止是他一个人的事情,更是牵扯到这一群跟随着他的灵师。毕竟他们跟着周炜,是周炜信任的手下,现在群龙无首,只好转而投靠华远鸿,无形中身份已经低了一些。

    他们与云景等人素不相识,自从云景等人出现之后,离奇的事情一件接一件地发生,令他们不得不对云景等人产生怀疑。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华远鸿的人也出事了。

    洪峰是华远鸿的得力助手,就这样消失在众人的眼前,华远鸿的心痛不会比他们少,两方的队伍都有相同的经历,令他们无形中彼此贴近了不少。

    “云景他们一来就和我们对着干,逼迫我们交出令牌,然后住在我们这里……”

    “当时他们还骗我们他们是学长学姐呢。”

    “既然他们之前会欺骗我们,现在再次欺骗,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了。”

    “抱歉,至少在这里,我没办法将我的后背交给云景哪一行人。”

    “我也没办法,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在背后推我们一把,让我们去送死。”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有些是周炜的手下在愤怒地发表言论,有些则是华远鸿的人在暗中操控着风向。

    华远鸿有些头痛得看着大家,皱眉道:“大家冷静一些,现在还没有充足的证据表明凶手到底是谁,大家不要冲动。”

    “这种时候根本容不得我们细查,只要有一丝怀疑,就必须将那个人剔除在外,否则在破阵的过程中出现纰漏,我们将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华远鸿道:“可是大家都被困在这里,我们要是放弃云景,自己跑出去,你们觉得可能吗?如果云景等人真的是凶手,他们会眼睁睁地放我们离开?”

    众人闻言,顿时沉默下来。

    华远鸿继续道:“阵法将我们困住,接下来我们要面对的将是断水断粮,我估计我们之前存的那些食物,这么多人最多只够吃个一天,也就是最晚我们后天就要出发,这样大家才能保持比较充足的体力战斗,否则饥饿会击溃我们的信念和精神。至于云景他们,在没有确切的证据表示他们是凶手的情况下,我们是一定要和他们一起行动的,否则,万一有凶手潜伏在别的地方,我们兵分两路,岂不是正好给凶手暗杀的机会?”

    “远鸿,难道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吗?”

    华远鸿沉吟了片刻,抬起头看着大家殷切的神情,最终面上流露出痛苦的表情:“还有一种办法,但是必须除了云景他们那一队的人之外所有人,都对云景等人持有怀疑态度,这个办法才可以执行!”

    “好,还有不少灵师在里面,我们这就询问大家的想法,远鸿,辛苦你了。”

    华远鸿无奈地摇了摇头:“彼此都是同学,大家都是为了活下去,在这样的生死关头,还谈什么谢不谢的。”

    在场的灵师也不耽搁,派出几个坚定不移认为云景是凶手的灵师进去,与那些守着周炜尸体的灵师换班。

    半个小时后,华远鸿手下和周炜手下的灵师全部都统一观点:对于云景一行人,不一定抱有坚定的怀疑,但是大家都不放心将后背交给他们。

    华远鸿得到这个结果后,沉默了好久好久,才说:“我知道了,我的计划是……大家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们和云景一行人一起出发,当有遇到危险的时候,由云景一行人负责开路。”

    众人一愣,一些人面色复杂,一些人则狂喜:“这样好啊,让他们帮我们开路,有危险他们顶了,这样我们大家出去的概率就高了!”

    “云景一行人出现之后,给我们带来了这么多的麻烦,该到他们偿还的时候了。”

    “远鸿,云景他们不是傻瓜,开路这种危险的事情,并不是我们让他们干,他们就会干的。”一个灵师提出了疑问。

    “对,必须给他们足够的好处。”华远鸿道,“我们可以许诺,只要云景他们答应开路,在场所有人,就将自己的令牌全部给云景。云景他们来这里,必然是想要进入圣博岚,有了我们的令牌,圣博岚指不定会接受他们,所以,对于这样的诱惑,云景他们一定不会拒绝的。”

    众人闻言,纷纷觉得可行。

    有几个灵师彼此看了一眼,站出来心疼得看着华远鸿道:“远鸿,你手上持有的令牌是在场灵师最多的,我们这些人的令牌,云景不一定看得上,所以到最后,交出令牌最多的是你啊,那你这两周的打拼岂不是……”

    “无妨,令牌只是身外之物,云景他们冒着生命危险为我们开路,令牌给他就是了,还有什么东西,能比在场的大家的生命,更加重要的呢?令牌这个荣誉我能拿到一次,将来必然能拿到第二次。只要活下去,我们的未来还很长,只要度过了眼前这个难关,我们大家一条心面对未来,在将来,还有什么事情是我华远鸿做不到的?!”

    华远鸿这一番话深深地震撼了在场的灵师,大家震惊地看着华远鸿,纷纷被华远鸿的胸襟折服。

    只有华远鸿的几个心腹听了华远鸿的话之后,纷纷对视一眼,在心中暗叹一声:“高,实在是高!”

    只有他们知道,华远鸿的令牌早就在昨天就全都被云景拿走了,就像华远鸿令牌是偷偷丢失的一样,云景等人也是用非正常的手段拿到华远鸿的令牌。

    这件事情,云景等人知,华远鸿和他的心腹知,但他们皆没打算把此事公开出来。

    如今华远鸿抢先一步,借助这次的事情将令牌一事公开化,逼得云景必须要答应他的条件,这样空手套白狼,还得到了民心,不愧是华远鸿!

    面对华远鸿的阳谋,云景该怎么办呢,这几个心腹已经非常期待云景得知这个事情后的表情了。

    可惜他们注定要失望了。

    当华远鸿率领着一行人,以“协商”的口吻将他们的计划告诉云景之后,云景惊诧过后,深深看了华远鸿一眼,一口答应下来:“好。”

    “云景,辛苦你了。”华远鸿深情得说着,想要伸出手握住云景的手。

    云景提前抬起手拍了拍华远鸿的肩膀,宽容地笑道:“不,你才是最辛苦的人。我怎么也没想到,当年那个倔强傲气冲天的男孩,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感谢我当初的决定,能够和你相识,见证你的成长,是我的荣幸,接下来的并肩战斗,我也一定会全力以赴,和大家一起冲出这场困境!”

    华远鸿听云景提起以前的事情,脸色微微一变,不过他很快又调整好面部表情,看着云景宽厚的笑容,华远鸿也暖暖地微笑起来,心中的杀意则越来越强烈。

    那些他不愿意再回首的往事,就像血淋淋的伤疤被云景在大庭广众之下揭开,只有将这个参与他过往的人磨灭,他才能得到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