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反穿书之王者重临 > 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八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反穿书之王者重临 !

    <div class="ad250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neirongye300();</script></div>

    一开始云景进入这检测地的时候,确实没看破这里的虚实,一直都在小心翼翼地查探着,但渐渐的,云景越想越不对劲。

    首先是地形上的怪异,就像他之前一直奇怪的,圣博岚的位于大陆中心,校内是不可能有这样的高峰;紧接着,他进入内部后,怪异的情况一直持续,云景遭遇了几次危险之后,终于确认了,每次危险来临之前,自己似乎总是忍不住胡思乱想地猜测,然后各种诡异的危险就来了?

    这个猜测直到见到高山变巨人,云景终于肯定这一切都是幻象,在这里,检测者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

    通过自己的幻想制造出敌人,从而变相检测出检测者自身真正的实力,同时也经历一番独特的生死历练,不论在灵力上,还是精神力方面,都有无与伦比的提升!

    确认了这一点后,云景也不急着打断自己的胡思乱想,这是一次非常宝贵的经验,云景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检测地,普通人恐怕根本不让进来吧。

    因此云景不仅不退缩,反而决定不再隐瞒自己的实力,而是和巨人交锋起来,锤炼自己的能力。

    终于,功夫不负苦心人,五级的灵力被他彻底巩固,不仅如此,生死之间,云景更是突破了五级的壁障,到达了六级!

    放眼整个大陆,六级已经算是中上水准了,云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然爆发出这么可怕的晋级速度,不仅因为他天赋出众,还有梦魔相助,更因为当初被穿越者占据*,精神力厚积薄发,如今才有如此厚报。

    云景看着前方自己的队友们经历着各种各样奇异的幻想,只觉得在这个检测处,简直就是最好的造梦场所,每个人都脑洞大开,迎接自己幻想所产生的危机。

    突然,云景来了兴致,询问梦魔道:“刚才进去时候,你看到的是什么?”

    潜藏在云景脑中的梦魔大部分时候都沉默着,隐藏自己的气息,只有在云景危险的时候,才愿意出现。

    转眼这么多日过去,云景和梦魔共存也许久,但奇异的是,他们却很少沟通。

    此刻云景突然这么问,梦魔一愣,脑中条件反射地呈现出之前他所看到的画面。

    云景所见到的高山,乃是云景的幻象,并没有说出口,所以一开始梦魔所见到的,与云景的并不一样,但紫烟的猜测,云景却说出来了,从而影响了梦魔。

    在云景拼尽全力逃避紫烟的过程中,梦魔所看到的景象与云景真实的情况发生了偏差,云景并没有逃开紫烟的腐蚀,在他性命攸关的关键时刻,梦魔从云景的精神空间中出来救下云景。

    但那紫烟的威力却出乎意料的强大,竟然连他都抵挡不住,在紫烟的腐蚀之下,梦魔的外形遭到了重创,最终更是诡异的变成了当初人形墨斐的模样。

    为了救下云景,梦魔危及生命,但云景却连他是谁都不记得了。

    当发现云景竟然胆敢用陌生的眼神望着自己,那一刻梦魔心中腾升起了几丝杀意……

    当初分开的时候,明明信誓旦旦地说,不会忘记他,再次见到的时候,会认得他的!

    就在这时,云景开口,打断了梦魔的思想:“我觉得这里很有意思,呈现出的画面全是我们潜意识里头的想法,不知道这个检测地是怎么布置出来的,不愧是圣博岚,果然看不透。”

    梦魔从云景的精神空间内出来,但却不愿现身,站在云景的身旁沉着脸不作答。

    当见到云景竟然不认识自己后,梦魔彻底发狂,他虽然对云景产生了杀意,但最终还是将满腔怒火宣泄到了紫烟身上。

    四周所有诡异的危机,全部被梦魔用暴力攻破。

    梦魔本身就是幻术大师,用幻术快攻检测地这些幻象,最终竟然是检测地率先跟不上梦魔攻破的速度,不攻自破。

    而一直到最后,梦魔幻象中的云景,都始终没认出他来……

    他能破除这个检测地的阵法,靠的是更加高深的幻术,但他本身的心魔却没有破除,更别说像云景这样,看穿了幻象后,反倒利用潜意识来提升自己。

    “你是梦魔,你看破这个检测地的时间,应该比我短吧?”这时,云景开口道,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眉眼间的神色十分柔软。

    梦魔怔怔地看着云景的神情,片刻后,冷哼了一声,别过脸不看他,身体化作一道旁人看不见的流光,再一次回到云景的精神空间内去了。

    云景一直没有得到梦魔的回答,他也不知道梦魔曾跑出来凝望他过,便也没再这样自说自话下去,专心看着赵恒等人的检测。

    不久后,所有人都陆续完成检测,云景便组织着大家一齐离开这里。

    “你这个小子,哼哼!”一出来,云景便看到一个陌生的白须老人盯着自己冷哼。

    而和白须老人截然相反的,则是火极圣师。

    他哈哈大笑着,走上前来爽朗地拍了拍云景的肩膀,手上那脏兮兮的黑印子,就这样印在云景的身上:“好样的,老夫活了这么多年,见过的天才不少,但敢像你这样利用检测地来晋级的人,却是头一回见到,你可是创下了圣博岚的一项记录啊!估计开学的时候,校长都会点名表扬你了!”

    赵恒等人一听,全部都吃惊地看着云景。

    他们比云景晚结束,云景也未曾提及自己的收获,大家还以为他和他们一样,都是惊险地检测出自己的真正实力,然后完成检测的,结果谁也没想到,云景居然靠这个来晋级!

    也就是说,如今的云景,在还没有入学的情况下,竟然已经达到了六级,这个级别,已经远远超过了圣博岚高年级的学员,甚至连不少圣博岚的普通老师,恐怕都不再是云景的对手!

    火极圣师一眼从赵恒等人脸上的神情猜出他们心中所想,他也是个藏不住心思的人,此刻眉眼间有掩饰不住的得意:“你有这样的天赋和实力,普通学生的教育方式已经不适合你,只有在老夫一对一专门性的指导下,才可能更进一步,估计学院那边,开学后你都没有必要去学习了。”

    云景有些惊讶:“我……我很想在圣博岚继续学习,听取百家之长,听闻更多我不知道的事迹……”

    “你想上课?”火极圣师皱眉,“以你现在的进度,去上课只是浪费时间,那些普通的老师,根本交不了你什么,你不论灵力还是精神力都比他们强,理解的层次都比他们深,更何况,你还有梦魔,这是你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嗯,好吧,鉴于这一点,老夫不仅会亲自指点你,必要的时候,还会找别人也对你指点一二,比如旁边这个糟老头子,别看他猥琐猥琐的,某些时候用起来还是很方便的。”

    “喂喂,你说谁呢啊?!”白须老人立刻道。

    “谁急着跳脚就说谁呗。”火极圣师得瑟地道。

    白须老人顿时气的吹胡子瞪眼。

    云景一脸汗颜地看着两个超级强者斗嘴,既然火极圣师这样周全的为他考虑,云景也没再多言,倒是云景身后的几个人,脸上都浮现出了羡慕的神情。

    不过他们都很清楚,云景现在一身的实力是拼了性命换来的,他们是亲眼见证云景变强的人,所以此刻也都心服口服,衷心地为云景高兴。

    最终,赵恒等人被带走安排宿舍和入学手续,而云景则跟着火极圣师,来到了火极圣师专门居住的地方。

    作为副校,火极圣师在圣博岚有独立的院子。

    没来之前,云景还以为火极圣师自己看起来脏兮兮的,住的地方估计也好不到哪去,云景已经提前做好为火极圣师当免费清洁工的准备了,结果没想到,火极圣师的住处却出乎意料的干净。

    “老夫一年中有大半的时间住在这儿修炼钻研,能不弄干净一点儿么,你以为我像你一样邋遢啊?!”火极圣师见到云景眼中的惊讶,立刻吹胡子瞪眼道,面上装着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其实内心在暗爽。

    云景无奈,也没好提醒火极圣师该注意下个人卫生的事情。

    当云景在火极圣师的住处住下,并且着手开始全力修炼的时候,他的事情,彻底在圣博岚宣扬开来。

    对于云景,有些人羡慕,有些人崇拜,有些人嫉妒,但不论他们心中有什么想法,都没胆来火极圣师的住处找云景,因此这些人对于云景的评价,云景也完全不用去在意。

    而原本有机会成为一年级第一人的华远鸿,因为云景的影响,不仅没有征服得了同学,随着周炜的事情被调查清楚,华远鸿为了保全自己,简直忙的焦头烂额,不仅要讨好老师,收买学院的同学,更是要付出代价让周家不再追究。

    不得不说,华远鸿还是有些能耐的,这种对于别人而言致命的事情,华远鸿来回奔波了三四个月,最后竟然摆平了。

    一年级上学期期末的时候,华远鸿凭靠自己的实力,摘得了一年级第一名的头衔。

    不过,也就这样了,谁都知道,一年级还有一个逆天的云景,还没入学的时候实力就远超普通的老师,更别说经过这三个月的修炼,谁也不知道云景现在走到了哪一步。

    又是一天的修炼结束,云景刚睁开眼睛,便发现火极圣师站在自己的面前。

    云景看着火极圣师,心中暗叹:“眼看和火极圣师一起住了三个月半了,一直到现在,火极圣师都能够做到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的面前,看来我和大陆顶尖强者之间的距离,还有很长的一段啊。”

    火极圣师道:“从明天起,圣博岚一年级的学员就放假了,过年期间会有不少学生回到自己的国家。老夫调查过了,你自从进入营地之后,就没有回太云国,今年回去一趟吧。”

    云景没想到火极圣师还会对他那些往事感兴趣,他明白这是火极圣师对自己的照拂,点了点头道:“是。老师……您今年还是在圣博岚过年吗?要不要和学生一起回太云国?太云国虽是小国,却是有不少可玩乐的地方,那的美食,也是十分出名的。”

    火极圣师摇头:“我有事情要办,等事情办完了,若是有时间,老夫会去看看你的。”

    云景很快告辞去收拾行李,待云景走后片刻,火极圣师转头一拳砸向一旁空出。

    只见火极圣师那一拳犹如打进水面一般,空气中泛起了阵阵的涟漪,便听火极圣师冷哼道:“来都来了,鬼鬼祟祟躲在一旁偷听什么!“

    “我才刚来而已,谁有兴趣偷听你们的话。”一道声音传来,紧接着白须老人半透明的脸便出现在了半空中,很显然今日并不是他真身到达这里,只是通过精神力过来和火极圣师沟通罢了,“太云国来圣博岚考核的灵师,没有一个通过考验,目前圣博岚已经没有太云国的灵师了,三个多月前,你故意拦下云景被圣博岚录取成为你关门弟子的消息,为的就是今天?你这个老匹夫,果然奸滑!”

    “你怎么那么多废话,这些事情用得着你多嘴吗?”火极圣师翻了翻白眼道。

    “我只是想不到,你这种人,也有这么护着弟子的时候,太云国要是知道被你戏耍了——”

    “——那就让太云国来找老夫的麻烦啊!”火极圣师嚣张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