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反穿书之王者重临 > 第六十九章 :

第六十九章 :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反穿书之王者重临 !

    <div class="ad250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neirongye300();</script></div>

    白须老人摇了摇头,用那种无可救药的眼神瞥了火极圣师好久:“校长有事找你,快点过去吧。看小说最新更新来乐文小说网,http://www.lwxsw.org/︾樂︾文︾小︾说|”

    “这么快?又发生什么事情了?”火极圣师问道。

    “云族。”白须老人简言意赅地道。

    火极圣师立刻收起了表情,变得格外严肃,他也不多废话,迅速离开此地和白须老人汇合。

    而另一边,云景乘坐着火极圣师给他安排好的车马,启程回去太云国。

    太云国乃是天鸿大陆一个中型国家,在这个以实力为尊的大路上,每个国家拥有的灵师数量将决定国家在大陆的地位,千年前太云国也曾国力鼎盛,出现过绝世天才,然而随着时间过去,天才死亡,之后太云国再也没有出现过强者,由此太云国从帝国沦落成为了如今的中型国,国内目前也仅有中等灵师供奉着,支撑着太云国的脊梁。

    云景出生于太云国皇室,十多年前,云景的父母为了协助太云国如今的皇帝登上帝位,父亲当场牺牲,怀着云景的母亲也身受重伤,生下云景之后当天就死亡了。

    皇帝陛下为了感恩云景的父母,在云景出生当天便封他为“景王”,并且许诺云景若是普通人,将来太云国的权位将有云景一席之地,而若云景是灵师,将举国栽培云景!

    云景十六岁的时候觉醒了天赋,乃是超级天才,受到了圣博岚的邀请,前往新生试炼营地培训,结果没想到,在这个过程中,云景被穿越者占据了身份,不仅白白浪费了三年的时间,被穿越者糟蹋成了废物,在云景最为落魄的时候,太云国皇帝的真面目,也终于暴露了出来。

    曾经许下的诺言至今早已经没有人当一回事,当太云国得知云景进入营地变成废物后,立刻下了最后的通牒,若云景不能通过考核,将会被太云国驱逐。

    云景对太云国最新消息的了解,也就到此为止。

    随后他与周旋于华远鸿杨雨哲还有穿越者之间,好不容易夺回了自己的身躯,又被派去执行任务,然后便马不停蹄地赶往圣博岚入学,当成为火极圣师的学生后,火极圣师为了防止云景被打扰,更是直接让云景封闭修炼,除了圣博岚那些尊贵的老师之外,云景这一个学期来,连赵恒等人都没见到,更别提知晓外界的消息了。

    此刻走在回太云国的路上,云景的心情自然复杂万分。

    他也猜得出,火极圣师是故意屏蔽了他对太云国消息的了解,然后让他修炼有成之后回去。

    才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云景从营地的废物,到现在的六级灵师,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连云景自己都不敢相信,因为哪怕是华远鸿这样开挂的主角,也绝不可能有这样的晋级速度的!

    按照大陆的级别划分,一级到三级的灵师是初级灵师,四级至六级乃是中级灵师,到了七级,便是高级灵师了。

    太云国的顶梁柱,只是一名五级的中级灵师而已,毫不客气地说,凭靠云景现在一个人的实力,完全能够横扫整个太云国!

    若是云景晋级到了七级,整个太云国都会随着云景一人得道而鸡犬升天,从中型国家晋级成为高级国家!

    太云国是云景从小成长到大的地方,三年多前云景离开太云国外出修炼,按理来说,如今云景乃是衣锦还乡,应当喜悦兴奋才是。

    可是一想到太云国当年对他作出的决定,越靠近太云国,云景的心就越冰冷。

    “梦魔,你说太云国把我赶出去没有?当年我得知消息的时候,我还没有参与考核,所以太云国事后究竟怎么处理,我也不得而知。”云景目光放远,望着太云国的方向,缓缓地道,“我这次回去,本来已经做好了看一看父母便离开的准备,既然当初太云国不把我当回事,我现在自然也没有必要理会他们。但万一……太云国在最后关头,并没有放弃我呢?或者,太云国曾经要放弃我,当时当知道我变成灵师之后,又想要争取我……如此一来,我虽然对太云国没了感情,但这毕竟是父亲和母亲牺牲性命保护的国家……”

    此刻云景的心情是有些复杂的,他为人爱恨分明,在他最无助的时候,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放弃他,他已经谁都不愿意相信了,但始终,太云国和华远鸿他们是不一样的。

    这是一个国家,一个父母拼了命保护的国家,这个国家不止有皇帝,还有很多百姓,还有云景父母寄托的情感,也许对于华远鸿而言,这只是一本书,这些人,都只是写在纸上的名字和故事,但对于云景而言,哪怕对父母素未谋面,他心中也怀着无限的憧憬与崇敬。

    梦魔看着云景脸上的迷惘,有些不太喜欢见到这样的云景。

    从他第一次见到云景的时候,云景的心性与信念就远超同龄人,他比同届的优秀灵师更加出色,遇事沉着冷静,哪怕再危险,也不惧怕。

    小小的太云国算的了什么,难道还会比他强大么,云景见到他的时候,可都没出现过这种神情呢。

    最终,梦魔眼神望向云景收在身上的血剑。

    下一刻,血剑自动发出了光芒飞出云景的身躯,悬浮在云景前方的半空中不断转动着。

    梦魔微微眯着眼睛看着血剑,在梦魔力量的催动下,血剑转动的越来越快,最终化作了一团光影!

    这般持续了几十秒,突然,血剑周遭的光团炸开,自动在空气中消散,而血剑也再次变了模样,飞到了云景的手中。

    云景低头看血剑,只觉得血剑入手温润,剑内的红色仿佛是可与他身体呼应的血脉。

    随着云景晋级,血剑始终没有发生变化,已经渐渐的不趁手了,可是此刻随着血剑变化,竟然跟上了云景的境界。

    云景感受那仿若血脉般的呼应,瞪大眼睛盯着血剑,瞬间福临心至,明白了什么。

    这可是父亲和母亲遗留给他的东西呢……

    他握紧手中的灵器,一扫脸上的迷惘之色。

    有什么好纠结的,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太云国又如何,谁能阻拦他前行的脚步。

    若是皇帝识相,太云国要借云景的东风,云景也可答应,但若有人不懂事,那就别怪云景不讲情面了。

    确认了心中的想法,云景只觉得眼前一片开阔,马车依旧在前行,云景依旧望向遥远的前方。

    太云国,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