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反穿书之王者重临 > 第七十二章

第七十二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反穿书之王者重临 !

    破旧的院子里,一大群又脏又臭的人挤在一起,不论男女老幼,他们的脖子都被锁上了铁链,像是拴着狗一样,把他们一个个都拴在原地。 &

    云景刚被爆出作弊的时候,整个景王府的人都慌了,他们不是害怕云景倒台,而是清楚的知道,皇室一直在等待这个契机,一个扳倒云景的契机。

    若是云景成为灵师,成为圣博岚的学员,云景将在太云国彻底站稳脚跟,今后不论修炼至多少级,太云国这辈子都不敢对云景动手,他们这一群老奴,也算了却了一桩心愿。

    可是偏偏在这么关键的时候,云景那边却出了问题!

    整个景王府上下一心,在整个太云国陷入质疑风波的时候,不断拿出有力的证据,证明云景曾经的确是天才,并且不断悄然宣扬云景父母曾为国家做出的牺牲,让皇室不敢轻举妄动。

    在大家的努力之下,景王府撑过了最初最艰难的时候,可惜……身在营地的云景,却再也没有传来好消息。

    当确认圣博岚所收的学员中,的确没有云景之后,所有人都明白,景王府完了。

    可是他们没有逃,这里是他们的家,他们从小在这里长大,如今过了大半辈子,死也要死在这儿,还能跑去哪儿呢。

    他们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景王府被皇室吞并,他们这一群奴仆,发配的发配,斩首的斩首,充军的充军,依照当今皇帝的性子,忍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云景身败名裂,定然也会给他们这群人一个痛快,永除后患。

    结果谁也没有想到,当景王府的宝物被拿走后,最终这里会被二皇子接手。

    而二皇子选择慢慢地折磨他们。

    他们全部人被关在这个小院子里,吃喝拉撒都限定在一定的范围解决,然后每天二皇子会派人来随机挑出一个人出来,以各种各样残忍的方式,当着他们的面,狠狠地折磨着那个人,逼问出他们口中所有关于景王府的秘密。

    当初被关进来的时候,一共有几百个人,然而现在却只剩下不到一百人了。

    所有人从一开始的胆战心惊,变成了如今的麻木,该说的他们都已经告诉二皇子了,而到底还有没有秘密没有说,谁也不知道。

    就在这时,院门“吱呀”一声被打开,几个二皇子府上的人轻车熟路地进来,站在高处仿若看畜牲一般的望着他们,站在中心的人先是抓过一把一把的冷饭,朝下面的人砸去,饭团砸在人的头上和脸上,一下子散开掉落,周遭的人立刻扑上来,争先恐后地把地上的米饭捡起来放进嘴里。

    一天只有这么一顿,少了可就得饿一整天,谁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明天呢。

    冷饭扔完了,站在高处的人又随手扔了一些他们吃完剩下的鸡骨头,烂掉发霉,连下人都不吃的青菜等等,直接扔在地上让这群人来捡。

    在底下所有人都抢着吃饭的时候,中心的人冷笑了一下,示意身旁的人可以挑一个上来开始新的游戏了。

    他们一开始折磨这些景王府旧仆的时候,下手狠,死了不少人,如今院子里头的人所剩不多,但二皇子想要的秘密却还没有问出来,因此他们慢慢放缓了杀人的速度,而是想出了各种可怖的折磨人方式,将一些人慢慢磨死。

    “选个老的上来,指不定能问出什么。”

    “老的容易死,要是不小心死了,秘密可就永远没了。”一旁的人有些犯难。

    “管不了那么多了,这群老不死活的够久的了,先抓个上来试试,就那个,头发全白,脸上都是老人斑的那个,这个是教会云景读书认字的人吧,先砍了这个老东西的手,让他一辈子也写不了字!”中心的人恶狠狠地道。

    手下的人闻言,立刻下去将那个头发全白的老人抓起,用绳子困住他的全身,然后把他带到了阶梯上头。

    正在疯狂进食的人群顿时停了一下,有人浑身颤抖的想要落泪,但却连忙用手掐住自己的身体,强制自己不准流露出特别的情绪。

    必须装作若无其事,必须伪装成麻木的人,只有这样,之前那么长久的坚持,才有意义……哪怕,继续坚持下去,也等不回那个让他们拼命守住秘密的人了。

    人群并没有表现出异样,台上的人冷笑一声,转向这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老东西,规矩你都懂,现在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头发花白的老人看了他一眼:“当年我陪着老爷一起去看望二皇子的时候,旁边有个奴才对老爷不敬,立刻被赏了几巴掌,痛哭流涕地跪地求饶,发誓要痛改前非,想不到多年后,此人自己终生无长进就算了,儿子倒是越混越烂,连他都不如!”

    老人话音落下,全场死寂。

    中心那个人闻言,脸上的肌肉抖动了几下,下一秒,他抬脚一脚把头发发白的老人踢翻:“你这个老不死,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伺候你的,我会先把你浑身的皮慢慢剥掉,然后再削你的肉,折磨你个十天十夜!”

    头发花白的老人倒在地上,这一脚踹得他脸色发白,咳嗽连连,但他脸上却满是笑容:“老夫老啦,你能折磨我十天,那可是你的本事,我看你是做不到了,何必说大话呢,哈哈哈哈哈……”

    笑着笑着,老人慢慢地闭上眼睛,他知道,接下来他要迎接的将是最可怕的酷刑。

    他的身体虚弱,经不起折磨,哪怕再珍贵的药材也无法让他一边被折磨一边续命,但这个府上,有灵师!

    灵师的灵气输入他的体内,他就算想死也没这么容易!

    老人闭着眼睛苍凉地笑着,做好了面对一切的准备,可是他闭眼等了许久,不仅没有人立刻把他揪起来严刑拷打,就连那狗奴才的声息都没了。

    全场一片死寂,鸦雀无声,静的有些诡异。

    老人心生疑惑,他缓缓地睁开眼睛。

    一个年轻人,踩着那个狗奴才,一旁那这些日子以来作威作福的人,此刻全都被他放倒,却连嚎叫都不敢。

    年轻人望着他,眉眼含笑,犹如春风般:“是啊,何必说大话呢。”

    老人愣住。

    “少……少爷?”

    “是我。”云景说着,哪怕他极力掩饰,眼眶还是忍不住红了,他一脚把脚下这个狗奴才踢飞,然后走到老人面前,小心翼翼地将老人扶起来。

    老人苍老干枯的手紧紧抓着云景的手腕:“我没看错吧,真的是少爷,少爷……你怎么会成为灵师了?”

    “我一直是灵师啊。”云景笑着道,“难道您不相信我能成为灵师吗?”

    老人家激动的浑身颤抖,看着云景老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只能紧紧地握住云景的手,重重地道:“好,好,好!”

    云景亲自为老人家将身上和脖子上的束缚都解开,然后单手一转,灵力从他体内飞出,化作无数细小的刀刃,将在场所有人脖子上的锁链都弄废,让他们重新获得自由。

    直到此刻,还有不少人不敢相信云景居然能够回来救他们,大家都呆呆地看着云景,甚至不少人暗中不断掐着自己,想要让自己清醒一点。

    在二皇子手下的折磨之下,他们连彼此说话询问都不敢了,哪怕此刻获得自由,居然没有一个人敢动弹,都站在原地,浑身僵硬地看着云景,全场依然一片死寂。

    云景看着台下的人,一个个瘦骨如柴,长期的伪装麻木,让不少人真的成为了个麻木的人,根本不是短时间能调节回来的,这些人不仅身体上受到了创伤,精神上更是遭到了巨大的重创。

    云景只觉得喉咙干涩,他想说些什么,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此刻他无比的后悔,在夺回身体修炼出灵力之后,他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回到太云国!

    最终,云景弯下脊背,对所有人深深地鞠了一躬:“我云景在此承诺,此生有我云景一日,定然不负你们!对不起,还有……谢谢!”

    “少爷,您不用……”一旁的老人第一个反应过来,看着云景这样,忍不住心疼地想要劝说。

    云景扶着老人的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手背。

    老人家还欲说什么,就在这时,突然,院门被门外的灵师暴力打开。

    云景进入这个院子的时候为了节省时间,并没有从正门入,因此门本来还是被反锁着的,此刻门外灵师用灵力破开,这股灵力打开门后,去势不减,竟然还化作利器朝里头飞来!

    眼看这灵力化作的利器即将伤着台下那群景王府的老仆,只听云景冷哼一声,连手都没抬,那股灵力就直接被云景化解,烟消云散了。

    门外的灵师察觉自己的灵力消失不见,顿时有些疑惑,但很快也没多想。

    在太云国这样的小国,灵师是格外宝贵的,因此也让他习惯性的目中无人起来,只以为是自己的失误,根本没想过还有更高级别的灵师在里面。

    他的级别比云景要低很多很多,完全感应不到云景的真正实力,因此很快带着一大帮人,自信满满地闯进了破旧的后院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