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反穿书之王者重临 > 第八十五章

第八十五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反穿书之王者重临 !

    得到自由的皇级长老不再多言,带着云景朝云族内部走去。

    在外头看云族,只觉得云族神秘莫测,但是走进了一看,便会发现其实云族就像是一个与世隔绝古朴的村落,只是这个村子里的人实力普遍凌驾于外界人之上而已。

    云景一路走进,不断有云族的人从屋里探出脑袋来围观他,云景留意了一下,这些人看着他的目光或多或少都带着几分厌恶。

    这让云景愈发的疑惑,为什么华远鸿进来能这么轻松地征服所有人,而他却遭到整个云族的排斥?

    眼看离云族中心越来越近,万虹国和那些云族的人全都被止步在外,唯有云景和梦魔跟着长老走了进去。

    前方的华远鸿早已经站立等他,两人在圣博岚分别后再一次相见,彼此对望了一眼,然后缓缓地将视线错开。

    云景觉得每次再见华远鸿,华远鸿总有办法再登一步,仿佛他拼尽一生都打压不了华远鸿,而华远鸿又何尝不是如此感觉。

    从见到云景开始,云景就压他一头,每一次分别不过几个月,云景的实力总是能火速进步,明明他日夜兼程的都在拼了命的修炼,就是死活追赶不上云景。

    在场的所有人都站定,却不开口,气氛仿佛凝固了一般,凝重的让人几乎喘不过气。

    就在这个时候,云景身旁的白须长老连忙走到一旁,云景转头一看,便见一名鹤发鸡皮的老者,佝偻着身躯,在长老的搀扶下慢慢地走过来。

    在天鸿大陆,一旦灵力觉醒成为灵师,将会吸收外在的灵气在体内运转,也就是借用天地之间的力量来改造身躯,让躯体与天地间的自然愈发接近。

    随着级别的晋级,体内灵力累积越来越多,身体的杂质在一次次升级中被排出体外,身躯将会愈发轻盈充满活力。

    但眼前这个老者,他的身体情况仿佛比普通的,老人家要更加的糟糕,不仅满身污浊,每一步脚步都十分沉重,仿佛浑身每一处地方都被灌了铅,稍稍动弹一下,都十分艰难。

    但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敢小觑这个老者,哪怕云景这个刚来的,一看长老这个态度,就明白这名身体状况不好的老者地位有多么的崇高。

    就在这时,云景的视线和老者的对上。

    老者那耷拉下来的眼皮,在这一刻睁开,让人惊惧不已的是,他的眼珠颜色乃是薄薄的灰白色,几乎与眼白的颜色融为一体,乍一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没有眼珠的老人家一样。

    云景和老人家对视了两眼,莫名的有些心悸,那双灰白的眼睛,不仅有种能将他看穿的感觉,更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通过视线压迫传递过来,让云景的灵魂在本能地颤粟。

    他想要挪开视线,但身体却不听使唤。

    一旁的梦魔看着连连皱眉,他正想出手,这是,一旁另一个云族长老站到梦魔身边,将梦魔拦下:“预言师正在预言,一旦干扰,不仅浪费了预言者的寿命与心血,对云景也有不可预估的影响,他乃是云景母族血亲,将能在云景身上看到更多莫测的未来。”

    梦魔闻言,明白事态严重,云族的预言师是云族最为神秘的人,日常绝不轻易出动,而一旦出现,则代表了将有极其可怕的大事发生。

    众人都在屏息等候,然而就在这时,那预言师突然翻了翻眼珠,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哀鸣,他身体一震,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狠狠推了一把,不仅整个人倒在了那白须长老的身上,嘴巴更是一张一合,每当他想吐出一个字,就要呕出一口血来!

    一旁守着的云族长老们大惊,五六名长老匆忙快跑走去,扶住预言者,拼尽全力一同他输送灵气续命。

    这么多强大的长老给预言者输送灵力,但那老者的身躯,还是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继续苍老,他那为数不多的白发全部都掉光,皮肤更是皱在了一起,像是一头游走在生与死之间,夹缝生存于规则之下的怪物。

    “不容于世界的异客……云族乃至整个世界……不可预测的未来……一片混乱……世界早已经乱套了……保华……死保华远鸿,否则……可怕的未来……”艰难地说完这几句话,那老者整个人剧烈抽搐起来,口中吐出的鲜血也渐渐转为了黑色。

    云景闻言心中陡然一惊,不容于世界的异客……说的是穿越者吗?可是穿越者已经死亡,现在站在这里的,是他云景!

    云景忍不住上前一步道:“未来本就不可预测,华远鸿不过是冒充了我的身份的宵小,我的天赋,我的实力远比他要出众……云族为什么要这样保他!”

    他不甘心!云族乃是他的母族,在书中因为他死亡,华远鸿冒名顶替他进入云族便罢了,明明他现在还活着,就站在他们面前,明明他比华远鸿要强,为什么云族仍旧要选择华远鸿!

    这就是主角的待遇吗,书中定下是他的东西,哪怕明明原本不属于他,最终还是要朝他靠拢……

    若是他云景不如人,云景无话可说,可就凭那缥缈的主角身份,一旦他与华远鸿为敌,仿佛整个世界都要站在他的对立面,这让云景怎么噎得下这口气,怎么甘心!

    “孩子,未来是可以预测的,你如此执意与未来为敌,就是与云族,与整个大陆为敌啊!”那个白须长老见云景如此,忍不住叹息道。

    他的眼中有对云景的怜悯,也有对未来的无奈。

    见云景一脸不可置信,他缓缓地道:“云族传承的预言者终其一生都在专精修炼精神力,通过计算之法预测整个大陆和人类的未来,最终选择一条最适合人类走的道路,从来没有出现过差错,灵师的诞生,修炼之法的精进,大陆如今会发展成这样的规模,全都是曾经早已预估到的,换句话说,你之所以会出生,也是云族早就预料到的,是在云族的准许下,才能够诞生出你,而如今同样,预言者认为华远鸿会给世界带来一个全新的高度,而你……会让云族进入不可预测的未来……”

    “什么意思,这么说,我的母亲变成废人离开云族,前往太云国,是你们早就算计好的,而我当年离开太云国进入营地后发生的一切,也都在你们的计算范围?”

    “不错,我们一直都有在关注你们,你们所走的每一步,都对大陆至关重要。”长老道。

    云景仿佛间明白了什么,他冷笑道:“那你们眼看着我实力逐渐超过华远鸿,甚至打压的他在圣博岚抬不起头,怎么没什么反应?”

    云族的人沉默了一下:“有人认为,云族是预言者,但不是裁决者,预言中的人物都已经出现,该怎么表现与发展,我们不应该过多干预……所以哪怕你杀了预言中非常重要的杨雨哲,我们也都没有前往圣博岚出手。”

    云景顿时明白了,难怪这个长老之前会说,他已经杀了杨雨哲泄愤,不应该继续下去,原来在他们眼中,他被杨雨哲怎么挑衅侮辱欺凌都不重要,预言中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保我的人是谁?圣博岚的校长和老师?”云景道。云族的态度很明显,他们迷信预言者,难怪他刚才进入云族的时候,那么多人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因为他在与云族预言中的强者作对,对于这些云族人而言,华远鸿明显比云景要重要的多了。

    所以云景猜测持反对声音的不可能是云族中人,而长老的话中,每当提到圣博岚,则总是悄无声息地避过不谈,很显然,在他成长的阶段中,有人在干预云族遵照预言的指使来执行未来。

    云族人沉默着没有回答云景的问题,云景低声道:“那么我来云族的事情,他们定然也知晓了,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们现在正在来的路上……”所以其实此刻云族的人很想对他动手,却一直僵持着不动。

    云景突然觉得挺好笑的,虽然他早已经做好了华远鸿是主角,这个大陆的势力都会尽量朝他靠拢的准备,但他怎么也没想到,最后保他的是圣博岚学校,而他的族亲云族,却反而是最反对他的人。

    一切都是因为那预言!

    而那预言的真相又是什么呢?不就是书的剧情轨道吗!

    云族会允许将云景生下来,是因为云景长大后会救济华远鸿,成为华远鸿强者之路下的第一个台阶;云族之所以会说杨雨哲是重要人物,因为他与华远鸿牵扯不清,乃是华远鸿后宫备胎中的一员;而云族之所以要如此力保华远鸿,原因就更简单了,他是这个大陆的主角,按照原书的剧情,他确实会成为至强者,问鼎大陆巅峰,而至始至终支持华远鸿的云族,自然也跟着华远鸿鸡犬升天……

    所有人都对云族的预言心怀敬畏,深信不疑……然而他们没有看过书,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只是书中的一个角色,他们的一切行为,都是在受书的影响,硬生生地跟着书的剧情盲目地前行……

    云景想到这,心中骤然一惊。

    他看过书,他虽然还存在在书中,但他的认知其实早已经超然与这本书之外,所以他看着云族这些人的行为,才会这么的可笑,但若换一个角度来说,真正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人,岂不就是他了?

    不容于世界的异客,究竟指的是穿越者,还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