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反穿书之王者重临 > 第八十八章

第八十八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反穿书之王者重临 !

    破开了大量云族灵师的阻拦后,云景随后又遇到了零零散散不少灵师,这一次没有灵器在护着他,但云景凭靠自身实力,依然闯了过去,最终来到了预言者所在的地方。

    四周的植被像是失去了生命气息一般,全部都枯萎死绝,一股死气蔓延开来。

    云景一步一步谨慎地往里面走去,当他伸出手想要掀开预言者所居住木屋前的白帘时,云景仿佛突然感应到了什么一般,手停在了半空——

    突然,一股凌厉的攻击划破白帘,袭向云景的面门!

    云景本能地伸手一挡,鲜血当场飞溅出来,紧接着,云景侧过身一闪避,在躲开对方另一招攻击的同时,也同时释放出灵力朝对方飞去!

    白色的门帘在二人的互相攻击下最终被撕裂成粉碎,白帘后的人也暴露在了云景的眼前——华远鸿!

    “又见面了云景,我说过十日后会再与你会面的。”华远鸿手持刚才伤了云景的灵器诸葛神弩,得意地看着云景,毫无保留地释放出自己的灵力,让云景感受他的级别,“七级,高级灵师!”

    云景冷笑:“预言者死了?不过是从别人那儿得到的力量罢了,没有云族帮助,你什么都不是。”

    华远鸿毫不在意地道:“只要进入了我的体内,就是我的力量,我知道你在妒忌我,明明你才是云族的血脉,可是云族不仅不帮助你,却还要杀你!”

    华远鸿说着,几乎是在欣赏云景脸上的表情:“你知道云族明明和圣博岚约定好,接下来的时间让我们两个人公平竞争,为什么今日又突然变卦了吗?因为预言者决定用自己最后一点力量再一次看一看未来,结果却死了!临死前他什么也没说,只对所有人下命令,一定要杀了你,决不能让你活过今天!

    他死的时候我就在旁边,是云族的人主动要我吸收预言者的力量,晋级突破的。

    梦魔呢,他怎么没有跟着你来,他不是早就被你收服了吗?向来寸步不离地跟着你,在这么重要的时候,为什么不陪在你身边保护你?”

    云景冷冷地看着华远鸿:“不如你问问云族所有的灵师都去哪了,居然放任我走到这里找到你。”

    华远鸿笑了笑:“你确实本事不小,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出乎我的意料,但也就到此为止了——”

    他话音未落,猛地发起进攻冲向云景。

    云景早就料到华远鸿会有动作,不仅不慌不忙地将华远鸿的攻击接下,甚至以更快的速度展开了反攻!

    二人很快战成一团,两人年龄相仿,从小青梅竹马长大,一同进入试炼营地,一同修炼,一同进入圣博岚,一同与云族有缘,除了在考验地那次云景借助梦魔蒙面与华远鸿战过一次之外,自从发现华远鸿的狼子野心之后,这还是二人第一次正面对打!

    灵力化作的利光不断在空中飞舞,华远鸿快速闪动着身躯避开。

    和云族的人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云景身上的灵器对他的灵器具有牵制作用,华远鸿手中灵器的品质显然比云景要高级许多,但才和云景的血剑对上,灵器就畏畏缩缩的,根本发挥不了它真正的用途。

    华远鸿连续使用了几样高品质的灵器,见一个个败下阵来,他火大的将那些灵器全部当做废铁扔在一旁,然后双手掌心向上汇聚灵力,再将二团蕴含着可怕力量的灵力汇合在一处,化作了一个巨大的光团在他的身前滚动着。

    云景的灵力攻击凡是靠近这个光团,都很快直接被光团可怖的力量碾压成粉碎。

    操控着这么强大的力量,华远鸿本身也十分难受,他英俊的脸因为痛苦而变得扭曲,双眼眼白充血变得通红,他咬紧牙关,喉咙中发出痛苦的声音,然后狞笑着看向云景,操控着能量团一步一步朝云景走来。

    云景面色凝重地看着华远鸿手中的力量。

    很显然,华远鸿很清楚自身的弊端与短处,云景已经算是修炼极快的灵师了,但好歹每一步都是稳扎稳打上来的,而华远鸿连跳几级成为灵师,促使他晋级的能量还是外来的,又不与他同源,这样无异于揠苗助长。

    七级的华远鸿,真正战斗起来,至多和六级巅峰打平,想要和云景一较高下,必须另辟蹊径。

    于是,华远鸿索性釜底抽薪,将预言者临死前的能量全部都释放出来,逼出体外,再操控着它来对付云景。

    这是他和云景第一次正面敌对,以他们彼此的骄傲,很可能也是最后一次敌对,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华远鸿这般做,虽然选择权在云景的手上,但他本人却是立于不败之地。

    “要么避开逃命,要么死……云景你选择一个吧!”华远鸿看着云景凝重的神情,嚣张的狂笑道。

    云景看着华远鸿步步紧逼,缓缓地举起手中的血剑,见灵器恍若有了灵性一般感应到危险,不断震动提示云景,云景另一只手抹过刀锋安抚:“要战便战。”

    他说着,抬眼目光坚毅地看着华远鸿,周身的灵力涌动,犹如实质一般地凝聚,云景手持血剑,刀剑对着华远鸿,五只紧扣,灵力在云景体内流转汇聚在灵器上,这一回,不等华远鸿靠近,云景主动持剑袭去。

    “来的好!受死吧!”华远鸿张狂地哈哈大笑起来,操控着灵力与云景硬碰硬。

    虽然刚才使用过灵力化作的利刃试验过华远鸿这个能量团的厉害,但此刻亲自持刀靠近战斗,云景才发现这股力量远比他想象中要更加可怕。

    不论云景释放出多么强大灵力的攻击,眼看着就要刺中华远鸿,却总是被这股能量团压制粉碎,彻底化作虚无,根本伤不到华远鸿,反而次次让云景体内的灵力受到震荡。

    到最后,甚至血剑都被这股能量压制的不断震动哀鸣,灵器内部隐隐有要被毁损的迹象。

    华远鸿看着云景无计可施的模样,哈哈大笑起来,随后双手吃力地操控着能量球,因为操控超出他本身实力太多的能量,他不仅双手的衣袖当场破裂,手臂表皮更是裂开,鲜血顺着裂缝喷出,华远鸿却像感受不到一般,愈发癫狂起来。

    他大吼一声,能量再一次变得狂暴,霎时就将云景手中的血剑镇压。

    云景闷哼一声,离这狂暴的能量这么近,他体内的灵力立刻被搅乱。

    华远鸿趁此机会单手微抬,逼得云景后退一步,然后他一把夺过云景手中的血剑,看着鲜血从云景的嘴角流出来,望着云景略略有些苍白的脸,华远鸿狰狞一笑,咬牙冲上去,运用云景自己的灵器,一剑刺向云景!

    云景只来得及稍稍侧身避过要害,血剑仍旧□□了他肩膀处,剑锋从云景后背刺出来,血液飞溅而出,云景浑身一震,低下头盯着那刺中自己的血剑。

    华远鸿的身躯也在不断剧烈颤抖着,操控完全超过自身能量,令他每一分每一秒都无比痛苦,他握紧着手中的血剑,然后一下一下地搅动起来,看着越来越多的血液从云景的体内涌出来,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扭曲而快意:“败在自己灵器的手中,感觉如何?”

    他说着,另一只手艰难地举着,慢慢将能量朝云景递去,快意的看着云景动弹不得的模样:“很快,你就要死在云族的能量下了……你的父母九泉之下若是有知,不知是何感想,也许会后悔把你生下来吧——”

    华远鸿等待欣赏云景脸上绝望而愤恨的神色,然而他话音未落,突然,他脸上的表情一凝。

    他控制着云景的血剑,封锁了云景的退路,本以为云景会后退继续反抗,然后正好中了他的后手,结果他没有想到,云景不仅没有急切的想要挣脱,反而盯着他,更进一步!

    血剑不断横穿云景肩膀处的伤口,云景仿佛感受不到一般,直接走到华远鸿的面前。

    华远鸿一愣之后很快反应过来,像是看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难道你以为这样就能和我同归于尽吗?你未免也太小看云族了——”

    云景操控灵力拿起那被华远鸿扔在一旁的诸葛神弩,插入玄银钉,原本犹如废铁一般的诸葛神弩,在这一刻突然爆发出璀璨的光芒。

    失去玄银钉的诸葛神弩表面上看是顶级的灵器,但事实上却只能发挥出这个绝世凶器不到十分之一的力量。

    谁能知道,诸葛神弩真正最核心的,乃是表面上看只是低级灵器的玄银钉!

    当初云景与华远鸿一同离开试炼营地的时候,华远鸿为了表现自己的大肚,故意在所有师生面前展现自己与云景良好的友谊,结果反倒被云景要回了三件低级灵器,其中一件便是玄银钉。

    精神力越强的人,操控玄银钉便愈发自如,玄银钉唯一的缺点就是一旦离开诸葛神弩,级别就会自动倒退成低级灵师,若想要让玄银钉升级回去,则需要很长时间的温养。

    云景天生精神力比常人要强,在试炼地的时候,他就已经将玄银钉温养成了三级的灵师,如今玄银钉早就恢复了它该有的级别,否则刚才在云族幻境,玄银钉也无法将云景本人给伤了。

    此刻,玄银钉与诸葛神弩合体,诸葛神弩真正狰狞的面目完全展露出来,特别是在云景手中,更是发挥出超乎寻常的力量。

    眼看着华远鸿艰难地操控着能量朝自己挥来,生死关头,云景前所未有的冷静,他目光专注看着手中的弩,随后高举而起,对准华远鸿那团能量,也对准华远鸿的头部——

    “这才是真正云族的能量。”

    “咔嚓”一声细微的声音传出,玄银钉高速旋转着飞出去,很快与华远鸿手中的云族能量团相撞!

    当触碰到那股能量后,玄银钉像是遇到了一个充满弹性的气球阻碍一般,玄银钉的尖端钉在能量团表面不断旋转着,最终,银光爆闪,玄银钉直接进入了能量的最中心!

    才刚进入能量中心,玄银钉就遇到了极大的阻碍,但玄银钉的特性也在这样的阻碍下完全发挥出来。

    这可是钻入灵师体内,能够顺着灵气游走伤害灵师的可怕利器,此刻感应到能量团内的力量,玄银钉竟然自主的一分为三,然后穿梭游走。

    这一切看似漫长,实则不过短短一瞬之间。

    只是一眨眼的时间,三根玄银钉直接横穿过能量团,当玄银钉穿透能量团的那一刻,能量团的稳定性被玄银钉彻底破坏。

    甚至不需要云景动手,那股不属于华远鸿的能量几乎在第一时间爆炸反噬,这股能量爆破的威力是很可怕的,云景第一时间后退避开,而华远鸿身为操控人,根本无法躲避!

    “轰”地几声可怕的声音传来,还伴随着人体被碾碎的沉闷声音,待爆炸的狂暴能量微微散去后,云景走近一看,发现华远鸿倒是当机立断,生死关头,他为了摆脱这股能量,竟然当场斩断自己的右手手臂,任由右臂炸毁,保存自己的性命。

    不过也就这样了,体内灵力彻底紊乱,华远鸿此刻和废人没有什么差别,失去了右手,血液流失过多,他甚至连普通人都不如,眼看着云景走过来,华远鸿艰难的想要爬起来逃跑,可是还没站起身,他又倒了下去,虚弱的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

    云景走到华远鸿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华远鸿脸上闪过惊恐的神色……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今天会这样失败,甚至有死亡的可能!

    云景的眼神令他心悸,华远鸿很明白这代表了什么,若是此刻倒在地上的是云景,他将会毫无犹豫地将云景杀死!

    一想到死亡,华远鸿愈发的害怕,他压下被云景打败的不甘,颤抖着身躯色厉内茬地看着云景:“云景……你不能杀我……”

    华远鸿说着,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云族曾预言,我是大陆的希望之光,整个大陆都因为有我存在而变得不同,若是失去我,将会陷入无法预测的未来当中……云景,我的生命与大陆亿万生命是相连的,你要是杀了我,恐怕整个大陆的亿万生命,都会因为你这个冒失的举动陷入危险当中!”

    越说,华远鸿就像是有了底气一样,越发的有了把握:“我知道你恨我,恨我夺了你的光芒,恨我明明是被你接济养大的,却不甘心做你身边的一条狗,恨我有能力有天赋,恨我抢了你的云族族人!

    但是云景,你想一想,为什么云族要这样力保我,如果不是我对整个大陆有贡献,如果不是我对云族非常重要,他们没有理由牺牲你而拥护我啊!

    所以你不能杀我,你杀了我,你就是与整个大陆为敌,若你杀了我,云族不会放过你的!你将永生永世受到追杀,这样的后果,不是你能够承担的起的……!”

    云景看着华远鸿,面对华远鸿的威胁,云景脸上无悲无喜:“因为这个原因,我已经放过你一次了,但是……不会有第二次机会!”

    云景说着,毫不迟疑地凝聚灵力,化作利刃刺向华远鸿!

    一个狰狞的血洞突兀地出现在华远鸿的眉心,云景灵力化作的利器正在一点一点地推进,慢慢横穿华远鸿的头颅。

    华远鸿猝不及防地迎接着死亡,他瞪大眼睛看着云景,随着灵力刺入脑补,华远鸿疼的整个人都痉挛扭曲起来:“云景……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

    他怒吼着,因为疼痛在地上不断打滚,同时血红着眼睛愤恨地瞪着云景,因为云景不仅在慢慢的杀死他,并且还操控灵力,一点一点地废掉他体内的灵力,毁掉他的精神空间!

    他要让他一点一点地品尝成为废人的滋味,一点一点地感受死亡临近的感觉!

    “你以为杀了我,你就高枕无忧了吗?你以为我死了,你就可以和梦魔过上好日子了?你做梦……”

    华远鸿一边惨叫,一边大吼着,“你很快就要来陪我了,哈哈哈哈……你靠着梦魔变强,你以为梦魔那么好心,帮助你一路走来成为强者?整个云族的人知道……云族的人全都知道,但是没有一个人告诉你!你早就被梦魔标记了,在你还没开始修炼灵力的时候,你的灵魂已经被打上了梦魔的烙印,你是他一点一点养起来的食物!迟早你的灵魂会被他吃掉,你将永世不得超生!哈哈哈哈……”

    华远鸿笑着笑着,眼神慢慢变得涣散起来,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望着云景的眼神仿佛透过了时间。

    仿佛间,华远鸿突然想起他第一次被接到景王府的画面。

    不远处那个少年,穿着华贵的衣服,美的让人窒息,他转过头来看向自己,眉眼一弯,伸出手把怯懦的他牵进府中。

    当时他心里就在想,今日云景如此待他,他日这条命还给云景,他也甘愿……

    最终,华远鸿眼中还是闪过一丝不甘。

    云景眼看着华远鸿断了气,下一刻,紫色的雾气缭绕,梦魔出现在云景的身旁:“走吧,该到云族发疯了。”

    云景点了点头,正想和梦魔一同离开,突然,异变横生。

    原本瘫在地上的华远鸿死尸突然变得模糊起来,尸体渐渐的虚化,渐渐成为了虚无。

    那一片空间就像突然被抽离了一样,莫名其妙多出了一个黑洞,空间被扭曲,一股令人心悸的力量传递而出,黑色的洞仿佛有一种诡异的力量,让人想要走过去坠落进去。

    梦魔第一时间将云景拉开,在他们二人走远的那一刻,突然,四周的灵力骤然变得狂暴起来,然后扭曲着一齐飞向那个黑洞!

    云族的灵气远比外界要充足的多,这也是云族人能够这么顺利修炼的缘故,此刻整个云族的灵气都被震动,全部都凝聚在一起,几乎变成了实质,一齐被吸进了黑洞中!

    云景和梦魔离黑洞最近,随着灵力不断被吸入,他们也不受控制地要一起被吸过去,云景和梦魔连忙运转灵力,一步一步后退,离黑洞远一些。

    随着灵力被吸入流失,不一会儿,云族的几大长老出现在了不远处,一看到那个黑洞,云族长老脸上流露出了绝望的神色:“华远鸿死了……完了……整个大陆都将迎来灾难……”

    说话间,那黑洞随着卷入灵力越来越多,竟然有逐渐扩大的趋势。

    云景设想过无数华远鸿死去后的发生的可能,但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出现这种异象!

    为什么会出现黑洞,难道是因为华远鸿作为主角,随着他死亡,整个世界都要跟着崩塌吗?

    梦魔察觉到云景的心绪不宁,立刻揽住云景的身体:“静观其变,万事有我。”

    云景点了点头,面色凝重地看着那黑洞。

    突然,云景精神空间内的某一样东西闪了一下。

    云景的注意力完全放在外界的黑洞中,一开始根本没有注意到精神空间内那一小点变化,但很快,精神空间内的那东西和云景身上的宝石建立了连接,银白色柔和的光芒突然绽放,对比着那边黑洞,一个白一个黑,截然不同的两种颜色,显得格外突兀醒目。

    云景连忙查看了一番,才发现发光的竟然那块母亲赠予他的宝石。

    这块宝石穿越者曾言乃是大陆十大神器之首,当初云景也是凭靠它夺回自己的身躯,甚至和梦魔建立起了奇怪的联系。

    自那之后,这块宝石就彻底沉寂下来,再也没有流露出异象,谁也没有想到今日它居然再一次发光!

    云族的人眼看黑洞不断扩大,愈发惊惧起来,他们看着云景和梦魔,厉声指责:“杀了华远鸿,你们将是整个大陆的罪人,亿万人将死亡,你们万死也难辞其罪!”

    云景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没有说话。

    云族人愤恨地瞪了云景一会儿,眼看那黑洞越来越大,他们也不再和云景对峙,转身安排族人逃命去了。

    不一会儿,四周一片死寂,除了云景和梦魔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人。

    云景身上的白光依然璀璨,并且隐隐有催促云景走过去的意思。

    梦魔的灵魂与云景在一起,自然也感受到了这股力量,他低下头看云景:“要过去看看吗?”

    云景望着那令人心悸的黑洞,过去,很可能是死亡,但也许会有不一般的机遇……

    这是主角死亡后所产生的虚无空间,它的另一面,是地狱,还是另一个世界?

    云景的心脏忍不住加快跳动起来,他有些紧张地松了松握紧的手,黑洞依然在吸收灵气,云族的灵气被吸光后,正在席卷整片大陆。

    云景第一次主动牵过梦魔:“一起过去?”

    “嗯。”梦魔点了点头。

    二人一同放松身躯,立刻顺着黑洞的吸引力朝黑洞飘去。

    眼看那漆黑的虚无空间越来越近,云景转头看向梦魔:“华远鸿说,你在圣博岚试炼营地的时候,就标记了我的灵魂,把我作为储备食物养着?”

    梦魔低眸深深地看云景:“嗯,你是我的。”

    云景勾唇一笑:“现在要吃吗?”

    梦魔一怔。

    云景抬手扣着梦魔的后脑,仰起头狠狠地吻了一下。

    下一刻,二人同时被吸进黑洞当中,狂暴的力量迫使二人身躯不得不分开,好在两人周身都散发着白光,在这虚无的黑暗中,显得格外的耀眼。

    不知在虚无空间飘荡了多久,最终,他们来到了一个结界前。

    这个黑洞不断吸进天鸿大陆的灵气,就是在利用灵器冲破这个结界,然而除了震得结界不断晃动之外,并没有取得任何成果。

    但随着梦魔和云景的到来,四周灵力就像找到了主心骨一样,突然全部都围绕着云景和梦魔打转。

    云景和梦魔对视一眼,二人一同上前,尝试性的伸出手触碰结界,下一秒,令人惊诧的事情发生了,那无形的结界突然呈现出半透明的状态,并且像是融化的果冻一样,随着云景和梦魔双手的触碰,逐渐化出一个不大不小的豁口。

    无数比天鸿大陆更加纯净的灵气从结界的另一端涌进,几乎一瞬间就将整个黑洞填满,下一刻,不仅外界的灵气没有再被吸进来,反倒有无数灵气从结界另一端涌来,顺着黑洞喷发出去,覆盖向整个天鸿大陆!

    而云景和梦魔站在灵力交汇处的中心,因为云景手中那块银色的宝石,两人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冲击。

    梦魔惊异地看着结界另一端源源不断涌进的纯净灵气:“这样一来,大陆的灵气不仅没有被吸光,反而增添了不少……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梦魔不断在天鸿大陆轮回死亡,因为天鸿大陆所有的灵气加起来,也不够我更进一步,为了活下去,只能本能的选择一次次轮回,不断变得弱小,再重新修炼……”

    云景看向梦魔,见他周身出了白光闪耀之外,紫色的雾气也在不断缠绕腾升,很显然,他被天鸿大陆束缚得太久太久,今日,便是他再一次晋级的机会!

    云景低头看着银色的宝石低喃:“穿越者之前宁死也不肯把这块宝石交出去,莫非……”

    他话音未落,银色的宝石突然从云景的手中飞了出去。

    云景本想伸出手把它抓回来,但最终他还是选择眼睁睁地看着那宝石飞向结界的另一端,最终消失不见。

    随着银色宝石离开,云景和梦魔周身的白光也在逐渐变淡,结界那果冻一般被破开的豁口慢慢的收缩起来,黑洞的范围也在逐渐变小,很可能会再一次关闭,而这一回,没有华远鸿死亡开启黑洞,也没有宝石再开启结界了。

    云景和梦魔站在结界的中间,一边是天鸿大陆,另一边,则是一个未知的世界。

    他们彼此对视了一眼,不需要说话,就能看得懂彼此眼中的神情。

    二人一同紧紧握着彼此的手,缓缓地离开天鸿大陆,走向另一个世界。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