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我家明星难饲养 > 第83章 我家助理主动吻

第83章 我家助理主动吻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我家明星难饲养 !

    表面看上去,生活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模样,但是,只有当事者知道,她们再也无法回到最初的状态了。

    展颜汐快速调整好自己,以最好的状态展现给柳弯弯,她想给柳弯弯做一个榜样,只要有人在眼前,柳弯弯和之前似乎没有太大的区别。展颜汐的目光几乎总是有意无意追随着柳弯弯,不管她在哪里,哪怕她在人群中间,展颜汐还是能一眼看见柳弯弯,那时候的柳弯弯的表情是空洞的,她没有看向自己,也没有看向任何人。

    灵魂好像已经离体,坐在那里的,只是一具驱壳,柳弯弯的灵魂,去了哪里?沈小茶那里么?

    沈小茶似乎真的从柳弯弯的生活中消失了,明明很早之前,她们的相处模式也不过是一年见一次的。可历经那么多的事情后,柳弯弯找不到原来的感觉,她也知道,自己是在妄想,可是,心底还是会难过。不想这种难过让展颜汐知道,怕展颜汐会误会她,会因此难受。其实,思念一个人,是习惯,无关爱情,就像她会想沈小茶,腰伤好了吗?

    展颜汐倒是很有本事,将撞了柳弯弯的人送进局子,赔偿他也必须得出,展颜汐不缺钱,但事儿是这么一回事。不过那人也没钱,一时给不出,好不容易攒够了钱,才交给柳弯弯,还道了歉。柳弯弯也没计较,拿着钱跟展颜汐说:“这钱其实最应该给沈小茶。”她也就是这么一说,感觉这个想法并不现实。

    “恩。”展颜汐不否认,“那你打给她吧。”

    “可我没有她的账号。”柳弯弯低下头,低声说。

    “不知道可以问。”展颜汐很自然地说道,表情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样,柳弯弯偷偷瞟了好几眼。

    “可以问吗?”柳弯弯征询的语气,如果展颜汐说不可以,她不会问,展颜汐摸摸柳弯弯的小脸,笑着说:“可以。”她是会吃味,但是,她发现了,柳弯弯心里有一个结,是她无法解开的,那个结是沈小茶,她无能为力。

    “恩,那我现在联系她。”柳弯弯的声音透着一丝兴奋,拿着钱和手机回了卧室,她找到了和沈小茶通话的借口,她又何尝不知道,沈小茶不缺这个钱。展颜汐盯着柳弯弯的背影凝神,直到门关上,展颜汐才收回视线,坐在了沙发上,开始发呆。

    柳弯弯打电话过去,沈小茶没有接,柳弯弯鼓起勇气,连拨了几次,沈小茶那边都是无人接听。

    柳弯弯身体下滑,倚着床,坐到地板上,心狠狠地疼着,是真的回不去了。沈小茶真的连朋友都不想和她做了,也是呢,换了是她,她和展颜汐分开,她也不会想要做朋友的。谁都不缺朋友,谁要和自己喜欢的人做朋友,那样,太痛苦了。可是,为什么,她会想要和沈小茶继续做朋友?是说她对沈小茶曾经的感情,并不是爱情?

    柳弯弯在房里发呆多久,展颜汐就在沙发上坐了多久,等柳弯弯回过神,已经很晚了,她想出去看看展颜汐睡没睡。一出门,就看到一个背影,坐在沙发上,莫名地有些落寞。

    “怎么还不睡?”柳弯弯坐过去,展颜汐的身体因为保持一个姿势太久而有些疼,缓缓转过头,勾起笑意,“还不困。”

    “不困也该准备睡了,”柳弯弯站起身,“我去给你放水洗澡。”其实,两个人在一起后,在家里,展颜汐再也没有拿她当过助理,但凡能亲力亲为的,展颜汐不需要柳弯弯为她做。有时候,展颜汐甚至会为柳弯弯做许多事,展颜汐没有拒绝,柳弯弯去放水,“颜汐,可以洗澡了。”柳弯弯的声音从浴室传出来。

    展颜汐站起来,走向浴室,边走边脱,到了浴室,只剩下文胸和内裤了。柳弯弯的手还在水里划动,听见脚步声,头也不回地说:“水温刚好,你看看,要是……”柳弯弯边说边回头,嘴巴半张,忘了自己要说什么。无论何时,看见展颜汐玲珑曼妙的身形,柳弯弯都会头脑发热,赶忙转过去,不自然地说:“咳咳,那、那我先出去了。”

    柳弯弯低头,想从展颜汐身边绕过去,展颜汐玉臂抬起,横在柳弯弯的胸前,挡住了她的去路。柳弯弯还想问你要做什么,展颜汐转动身体,抱住了柳弯弯。柳弯弯的身体陡然绷紧,她以为展颜汐要做些亲密的事,这么一说,她们似乎很久没有亲密了,一是忙;二是她怕伤到展颜汐的手臂;三是她身上的伤也会疼……不过,这似乎都不是真正的理由。

    “让我,抱一会。”展颜汐的声音低沉,听上去,甚至有些沉重,柳弯弯一动不动站在那,任由展颜汐抱着她。展颜汐什么都没有做,抱了许久,柳弯弯觉得她可能有些冷了,感觉到展颜汐的身体抖了一下,放开柳弯弯,迅速回身,低声说:“好了,你出去吧。”声音并无异样,但柳弯弯就是觉得哪里不对。

    柳弯弯几乎是下意识地拽住展颜汐的手臂,问:“颜汐,你怎么了?”

    “没事。”展颜汐头也不回,手向后解自己的文胸,光0裸白洁的背部露出来,柳弯弯鬼使神差抱了上去。展颜汐也没有挣扎,继续脱掉她的文胸,扔到地上。

    柳弯弯转到展颜汐的正面,瞧见了一双泪眼,还有紧咬的下唇,柳弯弯心疼得眼泪刷地流下来,哭腔叫道:“颜汐。”是她的错,她总是忘记关照她最应该关照的人。

    “我没事。”展颜汐大口呼吸,不过是太矫情而已,不需要柳弯弯为此负责,“放开我,你出去吧,我要洗澡了。”

    泪水随着展颜汐眨眼的动作滑落,她的视线开始模糊,她看不清柳弯弯的表情了,柳弯弯踮着脚,捧着展颜汐的脸,贴上去,呼吸急促地说:“颜汐,我想吻你。”

    展颜汐没有动作,不同意也不反对,柳弯弯的唇真的覆盖上来,展颜汐却突然偏过头,避开了。柳弯弯吻了一个空,钻心的疼让她有些站不住,柳弯弯固定住展颜汐的脸,狠狠地亲了上去,似乎是在宣誓她的主权:你是我的,所以,我想吻你的时候,我可以吻你。

    两个人最终吻在一处,禁不住柳弯弯的撩0拨,展颜汐开始转被动为主动,攻势越来越强,柳弯弯忍不住向后退,最后,展颜汐将柳弯弯压在浴室的墙壁上热吻,手也开始在柳弯弯身上游走,她们在浴室抵死的缠绵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