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我家明星难饲养 > 第19章 又发火

第19章 又发火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我家明星难饲养 !

    柳弯弯回房倒是想休息,可心里有事,休息不了。时间差不多到了的时候,柳弯弯抬手去敲展颜汐的门,左敲敲没人理,右敲敲没人应。柳弯弯搞不清状况,试探去推门,锁着的。

    老板没说过要晚归的计划,不是说累了在房内休息么?而且按照展颜汐的时间表,今晚飞回去还有事的。工作电话打给展颜汐,还是无人接听,柳弯弯彻底搞不懂了,老板到底什么意思?

    离飞机起飞还有四个小时,柳弯弯笃定房内是没人的,所以在门口坐等。时间一晃,一个小时过去了,再一晃,一个小时又过去了,眼看着时间不够了,柳弯弯坐不住了,其实,她可以自己走的,但是,作为助理,她在没有和展颜汐约定好的情况下独自离开,是失职的表现。柳弯弯都在想展颜汐是不是忘了她晚上行程安排,要怎么提醒啊!虽然柳弯弯现在很犹豫要不要离职,但是不想给自己的履历上留下污点。

    柳弯弯跑去楼下大厅请求服务员帮忙开门,服务生需要她提供相关证件,可证件都在展颜汐手里。

    柳弯弯犹豫要不要退票,可是又怕展颜汐神兵天降,时间最终过去了,柳弯弯期待回家的心落空,而且老板现在还不知身在何处,飞机也错过了……人生,还能再坑爹一些么?

    柳弯弯只能再打展颜汐电话,心里开始担心,老板是不是出事了?她胡思乱想着,打了n个电话终于接通了。

    “喂?”声音沙哑,似是还带着被吵醒的不耐烦,柳弯弯顾不了那么多,直接问:“老板,你现在在哪?”一个小助理,无礼的语气问这种问题,很不妥当。

    “房里。”展颜汐倒是没介意,简短回答了。

    “什么?不可能!”柳弯弯下意识否认。

    “……”展颜汐没说话,起床气严重发作。

    “我刚刚敲门又打电话……老板,我们错过了飞机的时间!”后面才是重点。

    “……”展颜汐无名火更大,这一觉带着眼罩耳塞,睡得出奇的好,好到错过了飞机,小助理是摆设么?

    “老板……”柳弯弯迟疑,展颜汐默不作声是要发火的前兆,她在酝酿情绪,今天起床气加上错过飞机,不需过多酝酿,“柳弯弯,为什么会错过飞机?”

    “……”这回换柳弯弯无言了,难道要她说,是老板你不开门不接电话,我怎么知道你什么状况!这话只能放在肚子里,老板么,自然是不会犯错的,都是下属办事不利。

    “你知不知道我今晚飞回去还有行程安排?”展颜汐冷冷地问。柳弯弯自然知道是一个私人的慈善晚宴,今晚是内部预热,明天是邀请记者,虽说不是官方,但是展颜汐貌似挺看重。

    “说话!”展颜汐发令,柳弯弯不打算隐瞒或是太委屈自己,正好她想辞职呢!柳弯弯便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末了总结,她尽力了,就差点报警了。柳弯弯在门口解释,展颜汐在房内散发冷气,“嘭”地开门,冷着脸只说了两个字,“借口!”

    柳弯弯手里捏着被挂断的电话,内心也有无名的火。展颜汐回手打电话给她的朋友,说今晚的慈善晚宴她恐怕不能出席了,明天的正式宴会她一定去,挂了电话看见门口的柳弯弯仍是刚才的姿势,皱着眉问:“还愣在那做什么?赶紧订票。”

    柳弯弯说了一声好,转身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了,打开电脑才想起来她的网银根本没时间开通,这时候让她去找展颜汐输入网银密码,还不如让她去死。柳弯弯犹豫半天打给了苏依然,苏依然半天才接电话,“喂,木头,怎么了?”

    “依然,那个……”网银密码那是很隐秘的存在,柳弯弯踟蹰地问:“你有网银么?”

    “有啊!”苏依然不解,催着问:“木头,有什么事,你直接说。”

    “你帮我订两张票回北京的票,订头等舱。”柳弯弯一口气说完,苏依然忙说:“哦哦!是不是定给你和女神的啊?你们不是买票了么?不对,按照时间,你们不是应该在飞机上么?”

    柳弯弯没时间解释,只想尽快解决问题,说:“依然,你先帮我订,回去我再给你解释,钱我回去再给你。”苏依然只能先去订票,发信息把相关信息发给柳弯弯,早上八点的票,这样还可以让展颜汐休息一会。苏依然似乎有事在忙,也没有再去问什么,柳弯弯很不想再见到展颜汐,心里做好了离职的准备,不过离职也要她回去之后再提了,敲门,里面的人说门没锁。

    “老板,票订好了,明早八点的票,我早上五点过来敲门,您早点休息。”柳弯弯说完转身要走,想起什么似地说:“老板,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先收拾下您房里的东西,免得明早匆忙落下什么,您方便么?”

    展颜汐正在桌前看着剧本,抬头就看见一脸冷漠的柳弯弯,完全的公事公办不说,好似很不想看见她,随口说:“收拾吧!”柳弯弯不再说话,将展颜汐明早的穿戴之物放在床头,其他她都分类整理好放进行李箱。展颜汐侧目,见柳弯弯正收拾的用心,面色虽是清淡,却没有刻意的寡离之感,她不笨,听出了柳弯弯的疏远之意,是昨晚要亲她的唇惹她反感,还是刚才大声吼她过分了?

    柳弯弯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起身就往外走,到了门口礼貌地说:“老板,我出去了,晚安。”随之而来的是关门声,展颜汐不禁皱了眉,这人什么态度!起初看她懂事有礼,敢情自己看错了。话是这么说,气也是有的,但展颜汐还是很心烦。确实,她不该因为酒精刺激想要亲吻她,毕竟她们是上下级,而且同为女子,柳弯弯名字是叫弯弯,但不代表她是弯人,自己要亲她就是很失态,柳弯弯是介意这事吧?唉!展颜汐莫名的闹心。

    柳弯弯怕错过飞机,手机设置好几个闹铃,三点多就睡不着了,烦心的很,她又要开始找工作了,下次不能再因为贪图什么而改变初衷,她就不信凭着自己奋斗就不能成功。柳弯弯翻出笔记本胡乱地写:不排除有的人是走了捷径,但是捷径需要付出代价,有的人愿意以身换取,但我却不愿,我不想人将老去回忆年轻时,没有奋斗的痕迹,只有出卖自己换来的虚无缥缈,只是梦一场。

    这次没有错过飞机,柳弯弯买来早餐,展颜汐却没有吃,柳弯弯以往会唠叨几句劝她吃饭,但是今天缄默不言,展颜汐知道,柳弯弯是真的介意了。坐在飞机上,展颜汐突然记起柳弯弯没有网银这回事,那票是谁买的?

    “我让苏依然帮忙买的。”柳弯弯歪着头看向机窗外,飞机在云层以上,只是一片蔚蓝,干净的让人心生敬畏。展颜汐说:“回去办个网银吧,买什么也方便。”柳弯弯轻笑一声,侧面只能看到勾起的嘴角弧度,妖娆的很,唇色亮泽,耀着光辉,展颜汐有点出神,问:“你笑什么?”

    “没事,网银我以后也用不到,我不习惯网上买东西。”柳弯弯淡声说,展颜汐没读出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柳弯弯闭上眼睛休息,那片蔚蓝的世界,她看不下去,太刺眼,等她离职了,将浑浊的心洗净后再去欣赏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