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我家明星难饲养 > 第29章 介意

第29章 介意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我家明星难饲养 !

    柳弯弯按门铃,展颜汐开门。展颜汐家里的钥匙,展颜汐要给柳弯弯一把,柳弯弯没要,言外之意很明显:展颜汐这个主人不回家,她一个外人也不会来这。

    “怎么这么久。”展颜汐的语气听不出什么,很正常,不过柳弯弯细细琢磨,又觉得那话里有嗔怪的意思。柳弯弯关上门,发现桌上已经摆了不少吃喝,她还没来得及订餐,估计老板等不及,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先去洗手,跟我一起吃饭吧。”桌上确实准备出了柳弯弯的份儿,柳弯弯咳咳两声说:“我不饿。”

    展颜汐只当是柳弯弯不好意思,说:“先去洗手。”这姑娘某些方面算的很细,让她白吃白住她还不愿意,是不是傻?

    “坐下陪我一起吃吧。”展颜汐是真的好心,不知道柳弯弯爱吃什么,她特意多点了几样菜。

    “我不饿,我站着看你吃吧。”柳弯弯也是真不饿,一大盘水果沙拉撑得她半死,而且感觉肚子里凉凉的。展颜汐一再被拒绝,还什么她坐着她站着,她吃着她看着,这像话么?展颜汐来了脾气,筷子啪地扣在桌上,喝道:“坐下!”

    老板龙颜不悦,柳弯弯赶紧坐下,展颜汐又命令:“吃饭!”柳弯弯听话地端起饭碗了,动作回应的很快,展颜汐满意了。

    不过柳弯弯是真的吃不下,坐着吃饭犹如受刑,纠结的模样不像假的,粉粉的嘴唇被咬成红色,更加诱人了。展颜汐转念一想,问:“你在蔺雅宁那里吃过东西了?”

    “嗯嗯,吃了一大盘水果沙拉。”柳弯弯忙放下筷子说话,想借此逃脱。

    “那就别吃了。”展颜汐不冷不热扔出一句就吃饭了,直到吃完也没说一句话,起身就去拿饮料喝了。柳弯弯坐在那深深地觉得,她是吃也不对,不吃也不对。

    展颜汐是好意,柳弯弯不怀疑,自己办事不利,害得展颜汐还要自己订饭吃,这是她这个助理失职。说来,从签约蔺雅宁这件事来看,她这个助理一直都是失职的。现在,老板的关心她好意思忤逆么?柳弯弯想到这,心一横,端起饭碗闷头就吃,那劲头好像比展颜汐还饿,反正她明天要请假,撑坏了就在家休息。

    展颜汐喝着饮料在卧室里逗了一回小木头,发现小家伙被寄放在朋友那都瘦了,估计是离开自己不习惯。猫且如此,这人怎么就这么不依赖她呢,水果沙拉真就那么好吃?柳弯弯那么爱吃,那她就让清风去做,清风都能做出花来。展颜汐切了一声,一盘水果沙拉就把柳弯弯收买了,真是靠不住,问题是:她是有多爱吃啊,明知道自己没吃晚饭还这样,心里真是堵得慌。

    又或者是柳弯弯太爱吃了?所以情难自控?展颜汐决定出去问问,一出去,被客厅的一幕吓了一跳,柳弯弯正狼吞虎咽地吃饭。展颜汐是真不懂了,柳弯弯刚才难道是不好意思?犯得着和自己不好意思么?竟然和自己这么见外,展颜汐就此郁结,刚想大声呵斥,就看见柳弯弯缓缓摇头,右手捂着小腹,嘀咕着:“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什么不行了?展颜汐好奇,就听见柳弯弯欲哭无泪的声音:“我对不起你啊,我的胃,老板那么关心我,我不能不识好歹,还差最后一口,我们要挺住!加油!”说着就将碗里的饭吃到嘴里。

    展颜汐悄无声息走过去,发现桌上的菜跟她离开时一样,这柳弯弯还真是在吃饭,一口菜都没有吃。展颜汐是又气又心疼,这姑娘还给胃加油,这脑袋里到底什么构造?展颜汐又走回到卧室门口,装作刚出来,问:“你那么爱吃水果沙拉么?”

    “额……啊?”柳弯弯被饭噎得想打嗝,不过要忍住,“没有很爱吃……”柳弯弯觉得短时间内她都不想吃水果沙拉,她现在有点想吐,水果沙拉让她都有阴影了。

    “站起来消化下吧。”展颜汐注意到柳弯弯不经意皱眉,白白的小牙齿咬着下唇,看样子是真难受,这人……展颜汐无话可以评价了。

    “想吃沙拉,以后让清风做给你,不过不要一下子吃那么多。”展颜汐好心安慰,柳弯弯有点感动,其实她好想说,要不是蔺雅宁逼她,她也不会吃的。

    展颜汐回房间了,柳弯弯在客厅直着腰板艰难地收拾,完事时间已是深夜,柳弯弯一拍脑门,对了,她要请假的。这么重要的事,差点被折腾昏头了。

    “老板,你睡了吗?”柳弯弯敲门,没人回应,柳弯弯又敲了三下,换了称呼,“颜汐!”

    门开了,展颜汐淡淡的目光瞟了她一眼,眉宇间有倦态。柳弯弯想着速战速决,赶忙说:“我有两件事要说。”展颜汐点头,门就那么开着,她自己又半躺在床上。

    “第一个就是蔺雅宁的合同签好了,合同我放在你的工作室了。”展颜汐家里有一间房被拿来当工作室用,工作和生活分明。

    “这个我知道,第二件事是什么?”展颜汐好奇的后面这件事,能让柳弯弯当作事来提一提的会是什么。只是,柳弯弯要请假的话一出口,展颜汐就沉了脸,没有表态。

    柳弯弯原意是请明天加上下周的周一和周二,不过看见展颜汐脸色那么难看,很自觉地退步,“我知道公司忙,要是实在忙不过来,我就请明天一天,还有周末。”

    展颜汐只是拿眼睛看她,美丽的大眼睛一眨不眨,要是目光能温柔些就好了,柳弯弯如是想。

    “你请假要做什么?”展颜汐问完,惊觉到她刚才迟迟不回应竟然是因为介意这个,介意柳弯弯不直接说请假的理由,难道是不可告人的小秘密?该死!她对什么明明都没太大兴趣,可偏偏对于柳弯弯的事,哪怕细微,她都好奇得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