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我家明星难饲养 > 第38章 我家明星爱折腾

第38章 我家明星爱折腾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我家明星难饲养 !

    第二天,大腕小腕云集在展颜汐的工作室内,第一次合作,相互需要磨合,再加上为了方便导演了解大家对自己的角色的理解和掌握程度,更加重要的是减少拍摄过程中不必要的浪费,对于展颜汐这样的要求大家都很赞成。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蔺雅宁的经纪人nic也一起跟过来坐在了蔺雅宁旁边。蔺雅宁的另一边是叶一航,展颜汐坐在中心的位置,柳弯弯一个小凳子坐在展颜汐右后方,跟小翻译差不多。

    “今天,是我们新剧首次开始对戏的日子,初次合作,需要磨合的地方很多,有意见和建议都可以随时提出来,不要带着情绪工作,好了,开始吧!”展颜汐简洁的开场。

    大家鼓掌表示支持,随之投入到对戏的过程中。除了男女主角和一路配角,还有一部分旁白需要人念。这部分旁白在正剧里是不会出现的,但在排练时却很重要,有助于演员集中精力在正戏上,而旁白的时间也可以让她们的情绪有一个缓冲。苏依然临时就充当了旁白,虽然以前没做过,但苏依然做的有模有样。演员对台词,柳弯弯规规矩矩坐在一旁,对于展颜汐随时提出来的小要求做了记录,譬如哪里需要什么道具,又或是这里加一个动作……归根到底,展颜汐这个导演是全面兼顾了。

    中午饭时,一楼的员工食堂人不少,但是几位主角都没去。叶一航被经纪人载走了,展颜汐让柳弯弯订饭她就不出去吃了,蔺雅宁也趁机赖在她的工作室。柳弯弯拎着饭进来,蔺雅宁冲她挥挥手,热情洋溢地喊道:“小弯弯!”

    “……我没有叫你的那份饭。”柳弯弯实情相告,有些尴尬,这是她办事不周了吧?蔺雅宁不在意,手托着腮,慢悠悠地说:“我和你吃一份吧!”

    “我不饿,都给你吧!”柳弯弯特别大方,放好吃喝就回到隔壁她的办公室工作了,自始至终,展颜汐都没有抬头理会这俩人。蔺雅宁倒不是真想和柳弯弯同食,不过是逗逗罢了,这会落得无趣,她拎着桌上的饭菜直接去找柳弯弯了。

    人都到了隔壁,展颜汐才歪着头,透过玻璃能看到柳弯弯和蔺雅宁的表情。蔺雅宁身体依靠在桌边,俯视着柳弯弯,笑莹莹地说着什么;柳弯弯则是仰头,两手摆了几下,脸上有点着急的神色,估计在解释什么。

    展颜汐索性低头吃饭,不是工作时间,她也懒得去管了,想太多没什么好处。诶!展颜汐怎么突然觉得这饭好难吃!这顿午饭,蔺雅宁还真是和柳弯弯一起吃的,原本nic是要跟她一起吃的,最后只得自己出去吃了,下午的对戏他也就没回来。

    展颜汐工作要求精益求精,演员对于感情和情绪的拿捏,她更是严卡,一句台词让蔺雅宁读了几十次,愣是没达到心中预期的感觉。最后展颜汐明显感觉到蔺雅宁情绪暴躁了,顺带着一起搭配的几个人的情绪都跑偏了,这样下去,展颜汐怕自己也会受到影响,看看时间,起身说:“好了,今天先到这,雅宁,你回去能再好好把握一下主角2号的心理。”

    “切!”蔺雅宁心里切了一声,面上也是冷冰冰,“我觉得女二号,在这个时候,就是应该这样的!”

    “你觉得?那请你站在整个剧本的高度上去把握这个人物,而不是站在这一集去看待。”展颜汐也是一丝不苟,回复的语气也很强硬。

    “你的意思我不会演戏?”蔺雅宁站起身,睨着展颜汐,她可不是新出炉的小新人,任人随便捏。展颜汐摊手,“这话好像是你自己说的,我就事论事,并没有去批判你的演技,你的演技自然是好的,否则我也不会找你。”展颜汐以肯定的,夸奖的语气结尾,蔺雅宁知道她再说就显得无理取闹了。蔺雅宁换上一张意味深长的笑脸,夸张地表达,“我会好好研究的,尤其是展导演出演的这一部分,想必会是受益匪浅。”

    “……”展颜汐低头整理文件,好笑于蔺雅宁的表达方式,不就是要找自己的错吗?还研究……研究吧!展颜汐相信自己,真金不怕火炼。

    俩人在门口分开时,留下屋内一片唏嘘,三两个聚在一起嘀咕:这俩人是真不合啊,那展颜汐还找蔺雅宁演戏,到底几个意思啊!难不成她们真的暗地里约会,表面上故意玩冷漠play的么?恶趣味!大家撇撇嘴,有事的继续在公司忙,没事的回家忙。

    乔悦晚上约了展颜汐吃饭,电话给催命一样,展颜汐关了自己房间的灯,隔壁见柳弯弯的灯光有些刺眼。

    抬手,敲门,展颜汐还是很有礼貌,“怎么还没走?”

    “有点事没忙完,老板你要走了吗?”柳弯弯搓搓手忙起身,又说:“那我回去再做好了,你去哪,我开车送你过去。”虽然称呼上避开了您,但说话的语气和样子都是隔着距离的,展颜汐能感觉出来,心里不太爽,违心地说:“不用了,你忙吧,我自己开车过去。”

    门,关上了。柳弯弯舒了一口气,老板看样子好像和往常差不多,柳弯弯还为之前的事而担心,不过,老板好像又和之前不太一样,柳弯弯摇头,继续忙。展颜汐发动车子,她觉得她找的不是助理,而是老板,你看,自己这个老板都下班了,助理还没走,而且还要自己开车,还是她自己提出来的……非装什么贴心的好上司。

    到了乔悦说的地方,俩人见了面,展颜汐才知道,乔悦失恋了。失恋应该算是人生的必修课,就算没有明明白白的失恋,也有内心里暗恋后的自食恶果,如果纯粹没有修这门课的人那估计是几辈子积来的福分。乔悦手里拿着一小瓶扎啤,桌前摆了一排绿幽幽的小瓶瓶,瓶盖都已经开启,列队欢迎展颜汐一样。

    “对此,我只能说缘分未到。”展颜汐敬了乔悦一杯,乔悦苦笑,“缘分?那是异性恋之间才讲究的玩意。”

    “我觉得,人与人之间都讲究这个。”展颜汐坐在了和乔悦一排的沙发上,身体靠在沙发背上。

    “那移情别恋的怎么算?还有曾经轰轰烈烈热恋最后老死不相往来,还有结婚又离婚的……”乔悦举例,絮絮叨叨,挺不愤的,展颜汐酒杯去碰她的杯子,“得,今天不适合讨论这么深刻的话题。”

    乔悦今天话格外少,可能失恋情绪低落,展颜汐也不去起话头,就安静地陪在一旁。换位思考,这个时候,沉默的陪伴是最好的。

    “颜颜,你当初是怎么走出漩涡的?”乔悦可能是喝醉了,第一次当着展颜汐的面提及这个话题,时隔一年。

    “没有特意去想,顺其自然。”展颜汐心里还是一沉,说完就喝了半瓶的酒。乔悦注意到了,苦笑了下,“抱歉。”

    “没关系,已经过去的就是回忆,再怎么翻出来折腾,也只能是回忆。”展颜汐揉揉眉心,却突然想到了柳弯弯,呵!那个人,那双唇,那双手……童年的记忆早已模糊,助理柳弯弯的模样一跃而上,清晰地勾勒出了那个叫柳弯弯的模糊脸庞,可是,她的心和骨子里却不是童年的人,真有点可笑。有的记忆恨不得消失,仿佛从未发生;而有的记忆却恨不得自己能回到记忆里,再也不出来,对于前任,展颜汐是第一种想法,而对于童年的柳弯弯,无疑是第二种。展颜汐也觉得自己是个怪异的人,她从不是念旧的人,和前任分手她是干脆利落地完成,但对于幼时的柳弯弯,却无时无刻不在思念。

    “无能为力就只能顺其自然了吧?”乔悦双手叠放在台子上,下巴落在上面,一脸的落寞。

    “说来,你们为什么分手了?不是交往两年了吗?”展颜汐难得好奇一次,乔悦闷声回答,“她要结婚了,家里介绍的人。”

    婚姻,是扼杀同性伴侣最威猛的武器。面对对方的婚姻幸福,还有谁会坚持下去,几乎都是全军覆没,但不排除结婚又后悔,还想和前任再来一次的大有人在。

    “既然决定放手,那就彻底些,否则你们都难过。”展颜汐的头脑昏沉沉,酒力不胜从前,又或许是喝下的酒都带着忧愁,容易醉人。乔悦趴在桌上不声不响,泪成双,流成行,真心爱过,不可能不疼,展颜汐只能轻轻去抚乔悦的后背。

    “颜颜,你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在这待会。”乔悦的头闷在交叠的双臂间,说话声也闷闷的。展颜汐头疼倒是想回去,可乔悦一个人在这不安全,而她也不能开车,想了想说:“我陪你再待会……”

    “不用!”乔悦打断,展颜汐意料之中,说:“不是专门陪你,我喝酒也开不了车,让我助理过来接我,顺便陪你。”乔悦果然不拒绝了。

    展颜汐出门给柳弯弯打了电话,电话离开被接起,“老板。”

    “你还没下班?”

    “嗯啊,马上了。”柳弯弯心虚,老板不会是嫌弃她加班吧……

    “你加班在做什么?”展颜汐好奇,尤其这姑娘声音虚的很。

    “剧组那边的有事还没确认完,我在做最后确认……”

    “那不是你该做的事吧?”展颜汐眉头皱起,加班在做别人的事,什么脑子?

    “是,剧组负责小姑娘病了,晚上提前走了。”柳弯弯心虚地解释。

    “……”竟然是助人为乐,展颜汐责备的话说不出,“累么?”展颜汐放柔了语气,柳弯弯悬着的心生出感动,她还以为老板的下一句会是责备,忙感激地说:“不累,不累。”

    “不累的话来接我吧,晚上直接去我那。”话筒那头沉默了片刻,柳弯弯无言,老板不用自己去送她,现在却让自己去接她,有这样折腾得吗?展颜汐基本上能猜到柳弯弯在想什么,弯着嘴角偷笑,故意严声问:“怎么?你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