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宫妃记 > 第82章

第82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宫妃记 !

    第八十二章

    南玉刚刚走进昭阳宫的大门,雪芽便匆匆迎上来,对南玉行礼后道:“娘娘,何才人已经来了,奴婢请了她在偏厅里面坐着。”

    南玉点了点头,然后问她道:“大皇子呢?”

    雪芽回答道:“在后面花园坐着呢,翠芽在照顾大殿下。”

    南玉没再说什么,转身先去了偏厅。

    南玉进来的时候,何才人正捧着一碗茶在椅子上坐着,后面大概是久等南玉未归,小叹了口气,放下茶碗站起来,正准备先出来跟昭阳宫的宫人告辞,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看见了从门口进来的南玉。

    她垂下眼,对南玉屈了屈膝,然后唤道:“娘娘。”

    南玉看了她一眼,何才人其实是位十分楚楚可怜,我见犹怜的美人,若是单论容貌,其实南玉未必比得上何才人。只是后宫从来不缺少美人,加上皇帝在南玉以前宠爱女人又更新换代太快,何才人同南玉一样是宫女出身,除了开始得了皇帝一两次宠爱之后,其他时候几乎淹没在了后宫里面。

    倘若不是上次在仪瀛宫,和这次王昭容的事,她几乎快要忘记了后宫有这么一号人了。

    南玉对她点了点头,然后走到前面的坐榻上坐下。何才人顿了一下,跟着走上前去,在她前面站定。

    南玉看了她一眼,这才道:“你也坐着吧。”

    何才人屈膝道了声是,这才在她另外一边的位置上坐定,接着便一直温驯的低着头,也不说话。

    宫人送了茶水上来,南玉对和弦使了使眼色,和弦会意,挥手带了屋里的其他宫人出去,顺便关上了门。

    南玉看着她道:“知道本宫为什么请你来吗?”

    何才人浅浅笑了笑,道:“臣妾不知,还请娘娘示下。”

    这就有点故意装糊涂的意思了,不过南玉也不在意,直接开门见山的问她道:“为什么要帮本宫?”

    何才人浅笑着道:“娘娘是掌管六宫的正一品妃,恩泽六宫,臣妾偶然得知有人要陷害娘娘,出言告知娘娘本就是臣妾应该做的。”

    南玉道:“本宫若是要听你说虚话,用不着特意请你来一趟。”

    何才人听着默了一会,接着小叹了口气,然后才道:“娘娘何必一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呢,总归这件事于娘娘是有利的就是。”

    南玉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道:“这可说不定,本宫也是在宫里呆了快十年的人,从来不相信天下有白得的午餐。本宫又怎么知道,你今日帮本宫,其实是为了明日害本宫呢。”

    何才人又静静的沉默了一会,低着头,过了好一会之后,才道:“臣妾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不会不知天高地厚的害娘娘。若是娘娘一定要问原因,臣妾也只能告诉娘娘是为报仇罢。”

    南玉看着她,等着她说下去。

    何才人仿佛有一丝痛苦之色,眼中泛着点点的泪光,微微扭过头去,将眼中的眼泪忍了下去,然后又重新转过头来,对着南玉道:“不知道娘娘还记不记得臣妾当初小产的事,当初臣妾小产,娘娘和王昭容被指控为加害人,只是后面因为有了圣上的插手,这件事不了了之,而娘娘也被圣上封进了后宫。那一件事,都说是贤妃娘娘出的手,娘娘和王昭容都是受人所害。那时候臣妾也以为是这样的,可是后来很久很久之后,臣妾才明白,那件事中,自始至终唯一清白的也只有娘娘罢了。”

    她顿了顿,大约是在调整情绪,过了会,继续道:“当初娘娘还是贤妃娘娘的宫女,代贤妃娘娘给臣妾送了一锅鸡汤,但娘娘好心,偷偷暗示了臣妾鸡汤有问题。其实臣妾一直就不相信贤妃,就算娘娘不出言提醒臣妾也不会喝,而臣妾也确实没有喝。可是那天晚上,臣妾还是小产了。真正的问题不在鸡汤上,而是在那天晚上臣妾喝的保胎药里面,保胎药里面被人放进了藏红花。

    在臣妾小产之前,其实臣妾的胎儿一直都不稳,身下一直没有断过见红。臣妾知道自己大约是中了别人的暗算,可是总也找不到原因。宫里的摆设用具吃食全都检查过了,为此臣妾甚至跟宫女换着食物吃,可还是一点改善都没有。臣妾怀上孩子的时候已经失宠,这大概是臣妾这辈子唯一的孩子了,臣妾不想失去她,可是那时候太后和贤妃将后宫把持得稳稳的,臣妾对御医也不放心,只敢悄悄找了太医署里一个相熟的医女,拿了一点保胎药偷偷煎着喝,可就算这样,臣妾的孩子还是死在了保胎药上。臣妾那时候真是恨极了贤妃,可是又能怎么样,后宫不得宠的女人,命如草芥。臣妾也只能装着什么也不在乎,看着仇人逍遥,而自己只能在后宫继续熬日子。”

    南玉道:“如是照你这样说,你的孩子会没有,那也是贤妃所为,与王昭容有什么关系。”

    何才人冷笑了一声道:“真的没有关系吗?保胎药里的藏红花固然是戚贤妃让人下的,可就算没有那碗汤药,臣妾的孩子最后大约也是生不下来的。臣妾那时住在长信宫的偏殿,王昭容是长信宫的宫主,臣妾毕竟是在王昭容手下讨生活,我们两人又都同病相怜的无宠,那时候臣妾主动亲近过王昭容,为的是彼此依靠互相做个伴的意思。后来臣妾怀孕,王昭容也常常来探望臣妾,但她却从来不送吃食一类容易令人误会的东西,臣妾那时候还觉得王昭容知道分寸,久而久之对她自然比别的人要信任。

    在臣妾小产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臣妾都以为臣妾的孩子是死于贤妃娘娘之手。直到后来有一天,臣妾有些厥心痛,请了医女来诊脉,开的药方里面就有一味附子,臣妾那时候不懂医理,只觉得这味道有些熟悉,便随意问了那医女,后来那医女才告诉臣妾这是附子,医女还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跟臣妾道,你可要记熟了这味药的味道,这药有微毒,特别是对孕妇,吃多了或闻多了要小产的。之后臣妾突然想起,臣妾怀孕那段时间,王昭容来探望臣妾时,几乎每一次身上都带了这种味道。

    可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臣妾无凭无据,单臣妾说的一句话,根本不会有人信臣妾,更何况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时候臣妾没有能力给孩子报仇,可不等于臣妾忘记了自己的孩子是怎么没了的。”

    南玉叹了口气,所以她怕后来一直都关注住王昭容吧,一直在寻着机会想报仇。若不是她一直关注王昭容,王昭容早已狼狈为奸的事,单凭她一个偶然根本没有可能这么轻易发现的。

    何才人道:“王昭容这次是逃脱不了惩罚了,贤妃是戚家出来的人,圣上不会放过她,只要她们两个死了,臣妾也算给自己的孩子报了仇。”她说完顿了顿,抬起头来看着南玉道:“娘娘,臣妾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臣妾帮臣妾,不是想要娘娘什么好处,更不是为了要害臣妾。臣妾清楚自己的位置,臣妾如今也没有其他的奢望,只求能平平静静的过完这辈子。”

    她说到后面,已经多了几分讨饶的味道,大约还是怕她以为她别有目的,以后会为难她吧。

    南玉沉默了一会,然后看着她道:“既然如此,那本宫让你自动向圣上请缨,去寺庙给皇家祈福一辈子,你愿不愿意?”

    何才人想了想,对如今的她来说,在宫里和去寺庙也没有什么区别,去寺庙或许反而能清静些,于是她走下来,跪在南玉跟前磕了一个头道:“臣妾愿意。”

    南玉很认真的看着她的脸,而何才人直接对上她的眼,脸上恭敬而淡然,看不到一丝作伪的痕迹。

    南玉松了一口气,对她道:“你起来吧,本宫相信你。”她说让她去祈福的话,其实也就是个试探而已,她倒还没狠到逼她去寺庙古佛青灯一辈子的地步。

    何才人道:“谢娘娘。”说完从地上起来。

    南玉又道:“你先回去吧。”说完顿了顿,又加了一句道:“你不用去跟圣上请缨去寺庙,本宫在宫里也挺孤单的,正缺少个伴,你平日没事可以多往昭阳宫里来坐坐。”

    何才人听着愣了一下,她自然能明白淑妃这句话的意义,淑妃深受圣上宠爱,现在又掌管六宫,只要能跟她扯上一点点关系,她在后宫的日子也会好过很多。她就是再蠢笨,也明白淑妃这是有意要护着,这是她从来不敢想的好事。

    何才人怔了好一会,之后深深的对南玉福了一个礼,这才出去。

    何才人走后,南玉去花园看大皇子。他还是那样一个人抱着乖乖,整个人恹恹的,也不像以前那样爱跟乖乖玩闹。

    翠芽在旁边劝他:“大殿下,外头太阳大,奴婢带您回屋里去好不好。”

    大皇子却转了个身,对她没有任何回应。

    南玉走过去,在他前面蹲下。他看到她,眼睛亮了一下,想要伸手去拉她的手,可是像是又想到了什么,眼睛里的亮光又暗淡了下来。

    南玉握了握他的手,然后温声问他道:“翊儿渴不渴,我带你进去喝水好不好?”

    他一直看着她的口型,过了一会,才点了点头。南玉对他笑了一下,然后牵了他的手进来。

    大皇子大约是敏感的感觉到了什么,再没有跟南玉问起过王昭容。

    可是那一天晚上,大皇子突然被梦靥着了,整个人惊叫着从床上起来。南玉匆匆感到大皇子的房间的时候,他正在床上缩成一团,一看到南玉,便迫不及待的往她身上扑过来,整个人都在簌簌发抖。

    南玉也不敢去问他梦到了什么,安抚他了好一会,他才镇定下来。然后又用了大半个时辰的时间,才将他重新哄睡。

    结果就在她将他哄睡不久,和弦匆匆的从外面走进来,悄声跟南玉道:“长信宫那边有消息,王昭容自戕了。”

    南玉低头看了一眼睡在她臂弯里的大皇子,他的眉头还是紧紧皱着的,睡得并不太宁静。南玉轻声对和弦嘘了一声,又继续陪了大皇子一会,直到确定他不会醒来了之后,才将他放回床上,放下帐子,然后悄声出来。

    南玉问道:“怎么回事,长信宫能伤人的东西不都已经挪走了吗?王昭容是用什么自戕?”

    和弦回答她道:“用她偷藏起来的一块金子,趁着看管她的人不注意偷偷吞了,然后便躺在了床上。大晚上的,看管她的人没仔细看,还以为她是睡着了,等半夜时候发现的时候,王昭容的身体都已经冷了。”

    南玉唏嘘一声,所以说想死的人是怎么防都防不住的,除非你用绳子绑着她,然后让人二十四小时不眨眼的看着她。

    南玉道:“圣上过去了吗?”

    和弦回答道:“去了。”

    南玉道:“既然圣上在,那我就不去了。”

    和弦给南玉倒了一杯茶,然后问她道:“你真的准备将大殿下养在昭阳宫?”她顿了顿,接着道:“别说我没有同情心,但昭容的死跟我们怎么说都有一点点的关系,更说王昭容这样陷害你,现在还要帮她养孩子,你不膈应?这种情况下,我是不建议你养着大殿下的。更何况,你自己现在也怀孕了,以后也要养自己的孩子,到时候你怎么平衡自己的孩子跟大殿下之间的关系?养母最不好做了,特别是有亲生孩子的养母。”

    南玉没有说话,坐到榻上,过了一会,才开口问道:“你觉得何才人这个人怎么样?”

    和弦道:“挺好的,看起来像是真老实。”说着想到了什么,眼睛发亮的问道:“你是不是打算让何才人养大殿下?”她说着拍了一下巴掌,道:“这个主意好,何才人没有孩子,看圣上对她的态度,怕以后都不会有孩子的了,现在白送他一个孩子,只要她聪明,不敢对大殿下不好,等到以后大殿下封王就藩,就让何才人跟着大殿下一起去,对何才人来说简直再好不过的前程,何才人要知道只怕能高兴得跳起来。至于大殿下,多了个母亲照顾,对他来说当然也是好的。”

    当然,也有一点不好,那就是王昭容的死跟何才人也算有点点的关系,大殿下以后知道了怕会与何才人有隔阂。不过这种话她还是不要说了,免得南玉打消这个念头。

    南玉道:“还是要多看看何才人的品行,这才能把大皇子给她。”

    和弦道:“这还需要怎么看,我看何才人很不错,后宫里头除了你之外,就她品行最良,将大殿下交给她,你就放一百个心。”

    南玉没再说话,心里在思考让何才人来养大皇子的可行性。倘若真的要让何才人来养大皇子,那就要升一升何才人的份位了,至少也要升到九嫔里面来。

    皇帝是在天亮的时候才来了昭阳宫的,南玉也是一晚上没睡,看着皇帝进来,明显的观察到皇帝的心情不是太好。

    南玉追过去,但也不敢开口说话,就怕不小心做了他的出气筒。

    倒是皇帝,生了一会闷气,才拉过南玉,然后郁卒的道:“王昭容死了。”

    南玉道:“我知道了。”

    皇帝气道:“这样也好,死了就死了,她自己想死,难道还想别人求着她活不成。”他大约心里气得不轻,又怒气腾腾的道:“也不看她自己干的那些事,要不是看在她生了翊儿的份上,朕早就将她碎尸万段了!”

    昭阳宫的宫人吓得不敢出声,连张公公都知道避远了一点,只有南玉一个被皇帝抓着,要走又走不成。

    南玉故意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做出怕怕的表情来,委屈的道:“圣上,你能不能别这么大声,臣妾和孩子害怕呢,要是孩子在肚子里就被你吓胆小了怎么办。”

    皇帝这才想起南玉还怀着身孕,忍下了胸口的怒气,然后安慰一般的摸了摸南玉的肚子,道:“乖乖,父皇不是说你,不要害怕。”

    结果乖乖一听道自己的名字,“咯咯”了两声,从地上跑到了皇帝膝盖上来。

    南玉见了,不由噗嗤的笑出了声。

    乖乖现在已经在皇帝面前彻底失宠了,被皇帝在脑门上拍了一巴掌道:“去,去,不是叫你。”说着又道:“以后给你换个名,就叫大白好了。”

    乖乖讨好不成,反被揍了一顿,一脸郁闷的跳下来,然后走了。

    皇帝发泄了一场,心情舒畅了不少,但接着又皱起眉发起愁来,闭着眼睛用手揉了揉太阳穴,过了好一会,才重新睁开眼睛对南玉道:“王昭容,朕准备就按昭容的丧仪给她下葬。”说着有些小心翼翼的转头看着南玉。

    南玉心里明白,皇帝大约是怕她不高兴,毕竟王昭容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不惩罚她反而让她依旧顶着昭容的份位进入皇陵,多少有些对不起她。南玉不愿意去跟一个死人计较,更何况她也知道皇帝只是看在大皇子的面子上,于是捏着皇帝的手道:“这些事,圣上决定就好。”

    皇帝松了一口气,然后又更加觉得对南玉歉疚,抱着她道:“这次是朕不对,没有第一时间相信你的话,以后,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会相信你。”

    他说的南玉当初跟他说王昭容包藏祸心的事。

    南玉一双手握着皇帝的一只手道:“其实这件事吧,也怪不了圣上,要是换成臣妾来,大约也不会第一时间就信了的。”

    皇帝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笑了笑,接着又问起道:“翊儿这两天在你这里还好吗?”

    南玉道:“挺好的,就是变得有些安静,大约还要过段时间心情才能平复下来。”

    皇帝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你昨天找了何才人?”

    南玉道:“嗯。”

    皇帝道:“以后让何才人多跟翊儿接触接触吧,若是何才人品行不错,以后翊儿就交给她养。”

    南玉突然笑了一下,转头对皇帝道:“我还以为,圣上会让我来养呢?”

    皇帝瞪了她一眼,道:“你将朕看成什么了,虽然这样说有些不公平,翊儿也是朕的儿子,但以后朕更疼的,必定是我们的孩子。”说着还用手轻轻摸了摸南玉的肚子,接着道:“这个才是我们的宝贝。”

    虽然翊儿也是他的孩子,他不会不疼,但就算都是儿子,也分一个亲疏,他会更喜欢和南玉的孩子,这几乎是不必问的事情。南玉心肠软,翊儿身体有缺,若是翊儿养在她身边,以后难免会让她放更多的心思在照顾翊儿身上而忽略了他们的孩子,委屈了他们的孩子。更何况,王昭容对她做出这样的事,他再让她养着王昭容的孩子,这得多委屈她。

    他说完又抱了抱南玉,道:“南玉,以后我们不止这一个孩子,我们还会有很多很多的孩子,朕不会让你们受委屈的。”

    南玉故作生气道:“知道了,圣上不就是想让臣妾当母猪,然后给你生一窝儿的孩子吗。”

    皇帝不满的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道:“在胡说什么,说自己是母猪,那你将朕当什么了?”

    南玉笑嘻嘻的道:“公猪!”

    皇帝扯着她的嘴巴,道:“有这么说自己的吗?啊!”

    南玉一边躲着他,一边嘻嘻的笑了起来,引得皇帝又气又笑的又来打她的屁股。

    旁边的张公公看了松了一口气,笑了就好啊,都不知道刚才的皇帝多骇人。还是淑妃有办法,一来昭阳宫就能引得圣上开怀起来。

    王昭容的丧仪简简单单的办了,南玉怕大皇子难受,并没有让他参加王昭容的丧礼。

    只是还没等王昭容的丧事办完,关于王昭容的死,外面又流传出了另外一种声音。

    都说王昭容陷害淑妃,是淑妃自导自演的一场戏,皇帝为了替淑妃遮掩,迫不及待的逼令淑妃自杀。

    在弑杀生父、结党营私,勾结权臣,假造身份,妖狐君王之外,现在南玉又多了一个陷害宫妃的罪名。

    外面关于南玉的流言传得越来越不堪。而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更严重的是,朝中弹劾南玉和李家的折子是越来越多了,其中有一个御史,在谏言皇帝处置南玉和李家不成之后,在朝上触柱差点而亡,注意,是差点,后面还是被就活了。虽然没有死谏成功,但不妨碍那位御史留下直言善谏的美名。

    和弦听到后颇为不平,大骂道:“那些老骨头,读书读啥了,谁是好人谁是坏人都分不清,难为他们是怎么办理国家大事的,没将大汤管得天下大乱可是庆幸。还有王昭容也是,死就死了,结果死了还贻害万年。”

    南玉心道,那些人怎么可能会傻,人家聪明着呢。而好人和坏人,也不是他们行事的标准。

    不过所谓否极则泰来,运气背到一定的时候,也就是好运要来的时候了。

    就在某一天,被看管起来的渣爹一家,差点被人毒死不成之后,惶惶不安,接着第二天就向大理寺和百官表示,他之前状告淑妃派人来杀自己是假的,是戚家的人找到他们给了大笔的银子让他们这样说的,但现在戚家要杀人灭口,求圣上,求大人们要保护好他呀,他还上有老下有小要照顾,不想死啊。

    戚家人一听,马上出来说,一派胡言,这家人说的都是假的。

    皇帝说,对啊,这家子一派胡言,一会说是淑妃要杀他,一会又说舅舅您要杀他,他说的话根本不可信好吗,那他说淑妃要杀他当然也是假的了,他说他是淑妃的生父当然也不可信。这么简单的一戳就穿的谎言,当初你们这些满腹经纶的爱卿,怎么就信了呢!你们这样一听风就是雨的糊涂性子,实在让朕十分怀疑你们在政事上的能力!

    当初淑妃和李二夫人,朕是亲眼看着滴血认亲,也是亲眼看着她和淑妃的血融在一起的,淑妃若不是李家的女儿,那你们是说李二夫人在外面偷人吗?还有,那谁谁谁说自己是淑妃的父亲,连个证据都没有,你们就信了,那是不是外面随便一只阿猫阿狗跑来说朕是他的亲生儿子,你们也要怀疑一下朕也不是先帝的儿子了。你们这些无风不起浪的人,简直是不知所谓!

    然后有大臣提出,那谁谁说的话虽然不能全信,但有部分还是可信的,你看,淑妃跟那谁睡长得多像啊!

    然后渣爹也表示,他真是淑妃的生父啊,要不然可以滴血认亲。

    但李弼也说,他也愿意再一次滴血认亲,以证明淑妃真是自己的女儿。

    接着我们的淑妃娘娘也说,为了证明清白,她也愿意接受滴血认亲。

    既然大家都同意接受滴血认亲,那就滴血认亲吧,当着百官的面,滴血认亲。皇帝说,当着百官的面还不够,外面百姓里也有对淑妃不实的流言,给淑妃的的声誉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对淑妃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为了恢复淑妃的名誉,还要从百姓里面请几十个德高望重的人来,旁观这次滴血认亲大会。

    等到一切就绪,南玉被人扶着出现在朝堂里,当着百官和那几十个百姓的面,往装着李弼和渣爹的血里各自滴了一滴血,结果是,她的血跟李弼的血融了,跟渣爹的没融。

    其实渣爹之所以坚定的认为南玉是他卖掉的女儿,主要还是戚家告诉他的,但如今这情况一出现,他也有些没底了,于是马上跪下来磕头求饶道:“他真不是故意欺君的啊,是戚家的人告诉他,他就是淑妃的生父,所以他也以为自己就是了啊,他也是被骗了啊。”

    只要渣爹一件事上被证明是说谎,那后面他说的所有事情的真实性都是会让人怀疑的。若南玉真是李家的女儿,那她和李家欺君、相互勾结的罪名就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