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宫妃记 > 第8章

第8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宫妃记 !

    第八章

    不得不说,如果不考虑皇帝的性格的话,皇帝这个人其实还是很养眼的。

    屋里弥漫着淡淡的酒香,烛光下斜卧在榻上执杯贪醉的美男,凤眼斜飞入鬓,眉毛轻佻,握着酒杯的手指骨节分明,白皙修长,看着实在是一副很美的画。

    发现南玉出来,皇帝放下手中的酒杯,伸手对她招了招手,道:“过来。”

    南玉对着他娇媚一笑,然后走到他身边去,跪蹲在塌边,拉着皇帝的一只手娇笑着道:“哎呀呀,臣妾正在想着圣上您呢,没想到圣上您就来了,臣妾和圣上可真是心有灵犀。”

    皇帝的注意力只停留在南玉的胸口上,绣着芙蓉花的诃子裹住她的胸口,□□出来的两个半圆是饱满的、白皙的,仿佛带着汁水,又隐约还带着花香;薄薄的红色纱衣披在身上,若隐若现的露出里面如凝脂一般的肌肤,这半遮半隐的样子,反而比全身□□了更能挑逗男人的兴致。

    皇帝伸手在她的半圆上掐了掐,轻佻的笑道:“哪里想,这里想吗?”

    南玉故意将身子扭了扭,故作害羞的趴到皇帝是胸口上,嗲声道:“哎呀,圣上您真是的,张公公还在这看着呢,人家会好害羞的。”

    皇帝也不觉得她嗲声嗲气的样子有什么别扭,只是好像这才想起张公公还在这,转头看着他骂道:“看什么看,再盯着采女的身子看,小心朕让人挖了你的眼睛。”

    张公公觉得好冤枉啊,圣上你就是给我十个胆子也不敢盯着您的女人看呐,自采女出来我就一直低着头呐,采女身上我就是连根头发都没有看到呐。

    只是张公公到底不敢辩驳什么,连忙弯腰请罪道:“奴才知罪,圣上恕罪。”

    皇帝道:“知罪还不快滚出去,难道还想留在这里欣赏朕和采女表演不成。”说着深深的看了张公公一眼,念道:“身上连工具都没收了的人,还这么色心,张德,你知不知‘羞耻’二字怎么写?”

    张公公:“……”

    南玉:“……”

    南玉觉得惊奇,“羞耻”二字居然能从皇帝嘴里说出来。难道这世上最不知道羞耻的不是他吗?

    而这时候,张公公已经顶着一头黑线开口对皇帝道:“是,奴才这就滚出去。”说着将手上的托盘放到旁边的一张小几上,然后弓着身连头都不敢抬的从屋子里面出去了,出去的时候还特别懂事的关上了门。

    张公公出去后,皇帝伸手用手指勾了勾她的下巴,又故意再次回到她胸口的半圆上用力的捏了捏,然后一个转身将她压下来,挑起凤眼笑道:“野猫儿,*苦短,该办事的时候了。”说完嘴唇往南玉的唇上压过去。

    南玉伸出一只手来,手指按在他的唇上,道:“皇上别这么急嘛!”

    说着推开皇帝,从床上重新坐起来,接着一手拿起旁边放着的酒壶,一手执起酒杯,往酒杯里倒满了酒,然后转过身来,看着躺在床上饶有兴味看着她的皇帝,将酒杯放到鼻子闻了闻,接着又送到皇帝的嘴边。

    酒的醇香扑鼻而来,皇帝正想张开嘴巴一饮而尽,结果南玉又马上将手一抬,酒杯划了个弧度,重新回到南玉的嘴边来。

    南玉闭上眼睛轻轻的闻了闻,露出陶醉的神情,然后一口饮尽,但却没有喝下去。

    她弯腰趴到皇帝的胸口上,媚眼如丝的笑了笑,将唇压到他的唇上,将嘴里含着的酒水一点一点的渡到皇帝的嘴里,然后还伸出舌头故意在他的唇上一舔,这才开口问道:“圣上,酒好喝吗?”

    上好的女儿红,又醇又香,带着女人特有的体香,散发出一种醉人的味道。皇帝点了点头道:“不错。”他说着重新拉着南玉将她压在身下,笑着道:“不过朕想,你一定会比它更好喝。”

    南玉也不甘示弱,重新翻身将皇帝压在身下,然后跨坐在他的腰上,笑着道:“圣上,臣妾今天又想起一种新的花样,”说着凑到皇帝的耳边,道:“保证跟昨天晚上的不一样,圣上想不想要试一下呢?”

    皇帝的性致被她吊了起来,对她前面的挑逗已经显得有些不耐烦,手在她臀上拍了两巴掌,不耐道:“废话,快点。”

    南玉笑了笑,然后伸手去脱他身上的绫袍,然后是中衣,然后是里衣,一直到他身上的衣裳一件不剩。

    皇帝的身材很好,挺拔修长,大长腿,身上肌肉结实,并没有多余的赘肉。

    南玉在他的八块腹肌上来回的摸了一把,然后又伸手脱去自己身上的衣裳,接着重新拿了酒杯倒了酒。

    这一次她却没有将酒递到皇帝的嘴边,而是高高的抬起,一点一点的洒在皇帝赤口裸的身体上面。

    酒水从她的身上往四周散去,有些流到了榻上。她的动作故意做得十分的缓慢,皇帝的眼睛看着她的动作,渐渐有些发红,还散发出一种十分兴奋的光芒。

    等一杯酒洒完之后,南玉放下酒杯,然后从他的脖子开始,又一点一点舔掉他身上的酒水,光滑柔软的胸口还故意往他身上蹭,跨在他腰上的双腿也故意蹭蹭晃晃的。

    南玉很快便发现,身下的小皇帝很快便膨大壮硕起来,且有继续膨大的趋势,气势昂昂的顶在她的腰上,炙热而坚硬。

    皇帝舒服得嘶嘶吸气,直骂了两声娘,而南玉一边得意一边笑,她还嫌不够,一口咬在皇帝胸前红果果的大黄豆上,又咬又扯的。

    身上流淌出来的汗水夹杂着酒香,形成了最剧烈的催情剂。

    皇帝觉得,这种时候还能忍得了的一定不是男人,而他从来不觉得自己不是男人。

    他伸手将身上的小猫儿捞上来,将她的双腿打开,然后接着小皇帝便被塞到了小南玉里面去了。

    小皇帝壮硕,小南玉紧致,可是两个纠缠在一起,却是意外的合衬和和谐。

    皇帝舒服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扶着南玉的腰渐渐动起来。

    两个人都是不服输的性子,都想要在床上压对方一天,这这样的结果是小榻被震得砰砰响,小榻旁边的茶几、凳子被踢倒,然后是碍事的衣服、靠枕等被扔了下来,地上一片狼藉。

    很快皇帝便发现,狭窄的小榻根本不够他发挥了,于是又捞起南玉直接去了床上。

    正在外面听墙根的张公公听着里面的声音,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年轻就是好啊,生龙活虎。”

    叹完低头看着自己平平的裤裆,则更加哀叹了一口气。

    ******

    而此时在后宫的另一边,戚贵妃坐在仪瀛宫自己的寝殿里,张着嫣红的嘴巴问道:“圣上今晚去了那贱人宫里?”

    玉槿颇为担忧的看了戚贵妃一眼,然后小心翼翼的道:“……是。”

    戚贵妃气得直接将桌子上的茶碗挥到了地上,骂道:“小贱人,早知道今日,当初常婕妤死的时候就不该让她活着。”

    玉槿对旁边的小宫女使了使眼色,让她们将打碎的茶碗碎片收拾出去,然后才劝戚贵妃道:“娘娘您消消气,不过是个卑贱人而已,在宫里也无甚根基的,就算现在得了圣上的眼又能如何。圣上一向是个喜新厌旧的性子,又能宠她几天,等她失了宠,要她圆要她扁还不是娘娘说了算。”说着眼睛挑了挑,继续道:“想想当初的常婕妤,比她嚣张猖狂不知多少,如今又如何了。”

    戚贵妃没有说话,脸色依旧有些怒气。她知道应该如玉槿说的这样想,这几年皇帝宠爱过的女子不知多少,可一个个如今又如何了,连当初薛皇后都没能斗得过她,她根本不应该将这个小宫女放在眼里。

    可是不知为什么,戚贵妃却总是对南玉放不下戒备心,她总觉得她以后会成为她最大的威胁。

    戚贵妃哼了一声道:“那丫头倒是有几分聪明,这一次何才人小产的事居然没将她弄死,反而让她寻到了机会勾/引了圣上。”说着想到将皇帝的行踪透露给南玉的薛贤妃,又将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骂道:“那薛家的姐妹就会跟本宫作对,死了一个姐姐,又来一个妹妹。”

    玉槿继续道:“娘娘用不着生气,她们也就这点能耐了,为了她们气坏了自个的身体,实在不值当。”

    戚贵妃道:“这次是本宫失算了,弄掉何才人肚子里的那块肉,将事情推到王昭容的头上,再拉出南玉那丫头来被黑锅,本是一箭三雕的算计,却没想到被那丫头破坏掉了。”不过弄掉了何才人的肚子,计策也不算完全落空。

    想到这里,戚贵妃又有些黯然起来。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宫里的女人一个接一个的怀上孩子,可明明她比她们在皇帝身边呆得更久,可为何她却一直不能怀上。

    她叹了一口气,她是真的想要和他有一个孩子的,不是为了权势,也不是为了皇后之位,只是因为她喜欢他。

    在还没进宫的时候,在很久的时候,她第一次在宫里见到他时,她便喜欢上了他。哪怕知道他不喜欢她,哪怕知道他可能还厌恶着她,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喜欢上了他。

    她站起来站到窗口,望着昭阳宫的方向,想问问他:圣上,你知道我的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