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宫妃记 > 第11章

第11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宫妃记 !

    第十一章

    和弦是被雪芽和翠芽扶着出来的。跪得太久,一双腿已经跪得有些伤了,走起路来一直在发颤。

    而当南玉大摇大摆的走在前面,雪芽和翠芽扶着和弦走在后面,走在后宫的青石板路上的时候,旁边不少宫女和内侍都对着她们窃窃私语,偶尔还偷偷的指点一下,有离得她们近一些的宫女更是像碰到老虎一样匆匆的远离。

    和弦原以为是自己的原因才遭致这些围观——宫里的人有时候闲得发慌,总是特别乐于八卦这宫里又有谁被罚了打了被罚得多严重之类的。

    回到摇光殿之后,和弦被雪芽翠芽扶到了小榻上坐着,南玉回屋子找了一瓶药出来交给雪芽翠芽,让她们给和弦上药,然后自己坐在旁边嗑瓜子。

    药膏涂在膝盖上和手上清清凉凉的,和弦抬起手来放在鼻子上闻了闻,上面还有很好闻的淡淡的草药香。

    她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药,但多多少少还是能分辨药的好坏,她问南玉道:“你从哪里找来的这么好的药?”

    南玉扔掉手上的瓜子壳儿,道:“从前在斓月殿伺候常婕妤的时候,一个交情好的小公公给的。”说着将手上的瓜子扔回碟子里,继续道:“这药对跪伤冻伤烫伤烧伤都十分管用,只要涂上两次,保管你又能活蹦乱跳的,连一点后遗症都没有。我从前被常婕妤罚跪冰板,一双腿差点废了,都是靠这药才好的。”

    和弦奇怪一个小公公哪里能弄来这么好的药,不过后来一想,或许那小公公从主子那里得来的赏赐也说不定。南玉长得好,多的是公公捧着好东西来讨她欢心。

    和弦道:“我本来还打算让茉莉儿给我弄点药来的。”

    说起茉莉儿,南玉想到原本还打算从长信宫带走和弦之后,顺便的去太医院将茉莉儿也要来的,但是后面看到和弦受伤的腿和手之后,觉得似乎带她先回来上药比较重要。

    南玉将这事跟和弦说了之后,南玉原本是想要引起和弦的感激,结果和弦十分不屑的撇了她一眼,道:“人家茉莉儿在太医院干得好好的,还认了一个好师傅,为什么要来伺候你一个末等的小采女。”

    茉莉儿的师傅是太医署的小李御医,小李御医是太医令大李御医的儿子,而太医令是太医署的最高长官。一句话,茉莉儿跟着小李太医,以后前程似锦。

    和弦又抱怨道:“也就只有我被你害惨了,要是能选择,我才不愿意放弃王昭容来伺候你这个采女呢。王昭容虽然不得宠,但好歹是九嫔之列又生有大皇子呢。”

    南玉想了想,感觉自己这座靠山好像还真的不怎么牢靠。

    但南玉是绝对不愿意在和弦面前承认的,她对和弦道:“做人不能只看眼前,眼光要放远于未来。你看茉莉儿就算混得再好,以后顶多也就能当个医女,而我现在虽然是采女,但以后说不定能成为宠冠六宫的宠妃,到时候你就是我身边的大宫女。你想象一下现在戚贵妃身边的玉槿,多威风啊,连一般的小嫔妃都要巴结着。”说着拍了拍她的肩膀,道:“这才是你的前程。”

    和弦“呵呵”了两声,道:“我只怕没等你混上宠妃,我小命就要跟着你玩完了。”

    南玉正想张口说一句“你要对我有信心”,结果看到门外走进来一个宫女。梳着半翻高髻,穿黄色齐胸襦裙,手上拿着一个青色小瓷瓶,长相清秀甜美——正是她们正在谈论的茉莉儿。

    茉莉儿边走边笑着对和弦道:“就知道你肯定要被王昭容罚的。”说着抬了抬手中的小瓷瓶,道:“所以给你送药来了,看,我对你好吧。”

    太医署一向不掺合进后宫妃嫔们的争斗中,她那时候给南玉通风报信,回到太医署原本也是要受罚的,只是她的师傅对她好,只说了她一句“下次再切莫如此”,然后罚她抄了两本医书就算过去了。

    和弦抬看着自己一双已经上过药但仍是红肿不堪的手,抬眼看着茉莉儿道:“茉莉儿,还是你对我最好。”

    南玉吃着瓜子没空说话,只是抬手对她招了招手,然后拍了拍自己旁边椅子,示意她过来坐。

    茉莉儿笑着走过来,等走近了才发现,屋里弥漫着淡淡的药香味,又看到和弦旁边桌子放着的药瓶,“咦”了一声道:“你上过药了呀?”

    南玉一边剥着松子一边道:“以前熟识的小公公送的药,我用着觉得挺好,所以拿给和弦用了。”

    茉莉儿将药拿起来放在鼻子里闻了闻,然后脸上的表情却有些凝重起来,接着转头看向南玉,带着一种十分有深意的表情问道:“你以前说常婕妤是因为误会你想爬龙床才故意折腾你,你以前真的没有□□过圣上?”

    南玉不满道:“你这是什么话,我那时候活得好好的,干嘛往嫔妃里头挤。你可以侮辱我的人品,但不能侮辱我的智商。”

    说着看到茉莉儿脸上的表情,又问道:“怎么,这药有问题?”

    茉莉儿道:“没,药是好药。”但终是没有告诉她,这药膏不是一般的药。

    这是西域疏勒国上贡的贡药,因药难得,当年疏勒一共也才上贡了十瓶。这宫里除了圣上、太后和戚贵妃,只怕连薛贤妃都未必有。

    茉莉儿转头看向南玉,心情十分复杂。

    以前她一直觉得常婕妤和戚贵妃喜欢折腾她喜欢得十分莫名其妙,这么多宫女,怎么偏偏对南玉看不过眼呢,闲得脑抽了不成,现在想来这些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茉莉儿将药放下来,在南玉旁边找了个位置坐下,然后笑着道:“今天采女娘娘可真是威风,你今日在御花园让栖桐顶着花盆跪木头的事,外头都已经传遍了……”

    她话音未落,和弦听得惊炸的跳起来,大声问道:“什么?”结果因为膝盖疼得站不稳,又重新跌落到榻上。她用手肘撑着榻上的小桌重新坐起来,道:“你说你干了什么,让栖桐顶着花盆跪木头,在御花园里?”

    南玉很无辜的点了点头,和弦泪眼婆娑起来:“你说你都干了些什么?你不过是个刚升上来的小采女而已,屁股都还没捂热呢,你就敢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罚宫女顶花盆跪木头,栖桐甚至不是你宫里的宫女,你这么嚣张跋扈,你娘知道吗?”

    她就说为什么她们从长信宫回来的时候,路上遇到的那些小宫女小公公会用那种眼神看她们,原来应在这里。

    南玉摊了摊手:“我娘早就到地下陪阎王爷喝茶去了,当然不知道呀。”

    和弦顾不得手上的痛,伸手去握南玉的手问道:“如果说我后悔了,我现在回去伺候王昭容,哪怕不是做大宫女,当个洒扫的宫女都可以,你说还来不来得及?”

    南玉有些“不好意思”的告诉她:“大概有点晚了,就算我肯放你走,王昭容大概也不会收你。”

    和弦伏在小桌上大哭起来,额头用力磕着桌角,边哭边道:“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我这辈子已经活得很不容易了,你怎么能这样坑我。你要作死就自己去啊,为什么要拉上我垫背,我跟你无冤无仇的,我们好歹还做过几年姐妹呢,我今年是倒了什么霉了我,呜……”

    南玉拍了拍她的背,安慰她道:“你别这样,事情没有这么坏,我……”

    和弦挥开她的手,道:“你不要跟我说话,让我继续哭会。”说着又悲伤的大哭起来:“现在不哭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南玉耸了耸肩,最后只好不说话了。

    然后三个人坐在屋里,大家都不说话,南玉和茉莉儿两人就干听着和弦哭了。

    等到茉莉儿走的时候,十分同情的拍了拍和弦的肩膀,然后给了她一个“你自求多福”的眼神。然后茉莉儿拉着她的袖子哭道:“茉莉儿,我们是好姐妹,你帮我问问你家师傅,太医署还要不要宫女,要的话让他们考虑一下我,无论多累多脏的活我都愿意干,只要能让我离开这里。”

    茉莉儿说了一句“我一定帮你问问”的话,然后离开了。

    和弦恋恋不舍的看着她的背影,接着回过头来看到南玉的脸,又“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边哭边回房间去了,然后“碰”得一声关上了门。

    南玉耸了耸肩,摊了摊手,觉得十分无奈。

    碧池是晚上的时候来的,她来的时候和弦还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哭,没出来见她。

    碧池用一种十分复杂的眼神看着她,道:“我没想到,竟然还真的让你勾搭上了圣上。”

    南玉用手抚了抚自己的发髻,做出一个魅惑的表情,笑得迷倒众生的道:“那说明我天生丽质难自弃,连圣上都抗拒不了。”

    碧池“呵呵”了两声,然后道:“你还是悠着点吧,别一得势就狂得没边了,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别说我没提醒你,死了我可不会替你收尸。”

    南玉道:“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碧池叹了一口气,她是真的怕南玉被眼前的宠爱迷住了眼,然后身边的危险都看不到。这宫里娘家比她显赫,份位比她高的妃嫔都不敢这么猖狂,她一个小小的采女,别人要她死跟捏死只蚂蚁一样简单。

    她开口道:“戚贵妃靠着太后和宫外的戚家,在后宫只手遮天,我们娘娘都要避着她的风头,更别说连当初的薛后都没能斗过她。你已经将她得罪了,现在不夹紧尾巴做人,还这么猖狂跋扈,也不怕将自己好不容易保下的小命也玩进去了。”

    宫里一直传闻,皇帝为太子的时候,戚太后和先帝为他看中的太子妃是戚贵妃。后来不知怎么的,皇帝突然看上了薛家的小姐,跪在先帝和太后跟前求着要娶薛家的小姐,为此表示愿意放弃太子之位。而结果,两边僵持了一段时间,大约是皇帝的心意太坚决,弄得先帝不得不同意了,而比较令人意外的是,连太后也答应了。

    后来薛家小姐当了太子妃,戚贵妃却只做了太子良娣。为此当年皇帝和薛后一段惊天地泣鬼神,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爱情故事,一直在后宫流传。不是不想,等到皇帝登基,薛家小姐做了不足一个月的皇后便病逝了,而且病逝得十分莫名其妙。外头一直有传,是戚贵妃为了后位害死了薛皇后。

    不过薛皇后死之后,戚贵妃也还是没能当上皇后。皇帝以对薛后情深不寿为由不愿另立先后,悬置后位,然后又将薛后的同胞妹妹抬进宫里做了贤妃。

    南玉放下脸上那不正经的笑容,理了理身上的披帛,然后才认真的道:“我是真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戚贵妃早已看我不顺眼,你以为我装包子她就会放过我吗?你再看看宫里那些夹着尾巴过的嫔妃,王昭容够低调吧,她还是九嫔呢,何才人也很老实吧,老实得在戚贵妃跟前都将自己当丫鬟了。可是有什么用,戚贵妃想要她们死的时候还是要她们死。还有已经死了的林宝林,在冷宫里的宋充媛,哪一个不老实了,有好下场吗?自己先将自己当包子了,别人还不赶紧放狗来咬你。狐假虎威,反而能震住一些人。”

    她说着顿了顿,继续豪气万丈的道:“所以老实什么的都是假的,能笼住圣上的身才是王道。”

    碧池道:“你能保证自己能一辈子笼络得住圣上的宠爱,圣上可不是什么专情的人。”

    南玉道:“笼不住,笼不住到时候再说。就算是死,高调威武地死也比老实憋屈着死要强。”

    碧池终是没有再劝,叹了一口气,道:“算了,我不管你了,你自己想好就好。”说完站起来道:“好了,我先回去了,娘年那里离不得我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