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宫妃记 > 第12章

第12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宫妃记 !

    第十二章

    南玉拉住要走的碧池,道:“欸,你别走先,我话还没说完呢。”

    碧池低头看了她一眼,重新坐下来。南玉挨到她身边,笑着跟她道:“喂,你不是已经被圣上受用过了吗,要不要我找个机会帮你跟圣上提一提,将你也封进后宫?”她说着看了碧池一眼,继续道:“知道你对贤妃忠心,但我还是不得不说,贤妃未必值得你对她这么忠心,就说你侍奉过圣上这件事吧,她若拿你放在心上,怎么也要跟圣上提一提,但现在却仍还拿你当个宫女一样使唤,你……”

    碧池有些生气的打断她道:“不许你这么说我们娘娘,你再说她的不好,我们就姐妹绝交。”

    南玉被她的狠话震住了,也有些生气起来,道:“喂,我是将你当姐妹为你抱不平才会说这些话的,你伺候贤妃才几年啊,我们姐妹多少年的交情了,你为她这么轻易就说出绝交的话来。好啊,绝交就绝交,你以为我稀罕。”

    碧池叹了一口气,然后拉了拉南玉的衣裳,道:“好啦,我不是那个意思。”说着顿了顿,又继续道:“我实话跟你说吧,我没有被封进后宫,并不是我们娘娘不愿意帮我跟圣上提,她当日曾问过我,是我自己拒绝了。娘娘对我恩重如山,就凭她当日从太后跟前救下我的命,我替她做什么都是应该的。若是哪一天她需要我去侍奉圣上来帮助她的时候,我自然义不容辞,若不然,我宁愿一辈子伺候我们娘娘。再说了,当日圣上是喝醉了才会拉着我侍奉了一晚,现在怕是连我是谁都没记住,就算被封进了后宫,然后我守着一座寝殿独守空闺的,又有什么意义,反而容易遭人算计。”

    南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知道碧池的性子。她虽然名字叫“碧池”,但真的一点都不碧池,将情义看得太重,别人对她好一分,她就要十倍百倍的还上去的那种。要是换成南玉,她是做不到的,别人对她好一分,她顶多就还回一分去,别人若是对她坏一分,她倒是有可能十倍百倍的还回去。

    南玉道:“算啦,知道你跟你们家娘娘感情好,你也别误会我是在挑拨离间。”她顿了顿,继续道:“当初我们四人是在菩萨跟前立了誓盟的,大家姐妹要‘苟富贵不相忘’,我也是想帮你才这样说。不过想想,做嫔妃也真不是什么好出路。”

    碧池握了握她的手,道:“你的好意我明白,你也不用替我委屈,我真是觉得伺候我们娘娘没什么不好的。”

    南玉翻了翻眼皮,然后终是忍不住再次转头看着碧池,说道:“碧池,我真是不想说,我觉得你对你们家娘娘有点拉拉情结。”

    碧池有些怪异的问道:“什么是拉拉情结?”

    南玉:“……”果然生活在不同时代的人就是有代沟,有时候说话费劲。

    南玉道,:“没什么,就是忠心耿耿的意思。”

    碧池高兴笑道:“那我对我们娘娘是拉拉情结,这有什么不好吗?我觉得很好啊。”

    南玉对她摆了摆手,已经不忍听她再说下去,道:“你快走吧,你们家娘娘还等着你回去伺候她,等着你对她拉拉呢。”

    碧池笑了笑,然后站起来,道:“那我走啦。”

    南玉托着下巴点了点头。

    碧池回到甘泉宫后,直接去了薛贤妃的的寝殿,薛贤妃正坐在梳妆台前由宫女服侍着取钗卸妆,见到她回来,转过头笑了笑,极温柔的道:“回来啦,去见你那个小姐妹了?”

    这是个很漂亮的女子,穿着绿色的开胸大袖对襟衫,梳着高髻,额头贴着梅花钿。她长得并不像戚贵妃那般艳丽,却如一朵幽兰,静静长在幽谷之中,秋水剪瞳,是另一种清幽脱俗的美。

    碧池点了点头,回了一声“嗯”,然后走过去接过宫女手中的活计。

    薛贤妃笑了笑,她笑起来眉眼弯弯,比不笑的时候更加好看,她继续道:“没想到她真的能吸引了圣上,保住了自己的命。”说着想到今日她在御花园罚跪宫女的事,又接着道:“她倒真是个性子张扬的。”

    碧池知道,说她张扬已经是含蓄的了,说句不好听的那就是张狂。

    碧池道:“还要谢谢娘娘救了她一命。”

    薛贤妃道:“本宫不过随口说了一句话而已,真正救了她的是她自己。”

    当初告诉她圣上会去太液湖,的确是举手之劳,并未有特别的目的。不过现在她倒是觉得有了意外之获,她若是能将后宫的水搅浑了,不失是一件好事。

    她抬眼望了望仪瀛宫的方向,戚贵妃现在心情该不大好吧!

    而另一边在甘露殿里,自然有人将南玉今天嚣张跋扈的事迹一点不漏的告诉了皇帝。

    这人当然不是张公公,他是不会这么作死的。不过呢,他却不介意那些想着将他拉下来自己上位的同事们去作死。

    甘露殿本是君王在后宫的读书批御之处,但此时皇帝却是站在书案前,用那支批奏折的笔画着一朵牡丹,用来在奏折上批红的朱砂成了他填充花瓣的颜料。她画完之后站直了身子转个角度看了看,觉得满意极了,然后便想着该在这副画作上题一首什么诗才好。

    而这时候,打小报告的内侍终于将在御花园发生的事情说完了,皇帝闻言“哦”了一声,随意般道:“那给李采女赏赐两瓶伤药吧。”

    内侍:“……”

    怎么回事,正常情况下难道不是该给那受伤的宫女赏药,然后惩罚伤人的李采女吗?

    皇帝见内侍还站着没走,从自己的画里抬起头来疑惑的看向他,仿佛在问“难道你不是想告诉朕李采女打人打得将手打伤了,然后告诉朕让朕心疼的?”

    那内侍在皇帝的眼神压迫之下,只好躬身道了声“是”,然后弯着腰退了出去。

    而张公公站在旁边对着打报告的内侍翻了翻白眼,心里骂了句“愚不可及”。连圣上的性子都没弄清楚就上来打小报告,圣上是最讨厌自己的身边人掺合进后宫争宠之中的,活该蠢死。

    那内侍走后,皇帝一边继续给牡丹图题诗,一边对张公公道:“去给朕准备点东西。”

    ******

    到了晚上,皇帝走进摇光殿的时候,南玉正坐在寝殿的榻上喝一碗燕窝。她已经洗过了澡,身上穿一件红色的纱衣,就等着皇帝前来临幸。

    见到皇帝进来,南玉放下手中的燕窝,拍了拍手从榻上站起来,然后走过来福身对皇帝行礼。

    皇帝低头看了她一眼,纱衣半透明,若隐若现几乎可以看到里面水绿色裹胸上绣着的图案,十分的引人遐想。

    可皇帝却没有多看,越过她直接走到榻上坐下。

    南玉站了起来,露出一个她自认为的最妩媚的笑容,正想说些什么,结果这时候,却有两个小内侍抬着一张与床一般长却只有一寸宽的长凳走了进来。

    对于她今日罚跪掌掴栖桐的事,她是一点都不怕皇帝知道的。反正皇帝现在正稀罕她的身体,皇帝若问起来,她就先拉着皇帝来一场肉,然后在床上说一说栖桐曾经欺压她的血泪史,等将皇帝伺候得舒坦了,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可是直到看到小内侍抬着的这张凳子时,南玉才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这种凳子有个名字叫“春凳”,不是因为它是给你春天睡的□□凳,也不是因为它是香椿木打造的所以□□凳,而是因为它是在春宫图里常出现的所以□□凳。

    民间嫁女儿,一般都会用自家院子东南角长的香椿木打造一张这样的凳子,然后作为女儿的嫁妆,至于这张凳子的用途……呵呵,有时候真不能小看古人,我们的祖先们其实也很“欧朋”的。

    小内侍将春凳放下在床边之后,张公公捧着一个匣子交给了皇帝,皇帝将匣子放到了小几上,然后挥了挥手,张公公便带着屋里所有的宫女内侍出去了,出去的时候还关上门。

    皇帝坐在榻上,对南玉笑得极为无害的道:“听说你今日在御花园在掌掴了一个宫女,还让她顶着花盆跪木头?”

    南玉看着屋子里放着的春凳,心里的惴惴不安在放大,于是觉得自己现在还是马上认错比较好。

    她一把扑到皇帝的脚边跪下,然后抱着皇帝的腿道:“圣上,臣妾知错了,臣妾再也不敢了。”

    皇帝伸手将她扶了起来,道:“你看你,朕都没说要罚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南玉拍马屁道:“圣上气势威严,不怒自威,臣妾一看到圣上,就被圣上的气势镇得紧张了。”

    皇帝单手抱住她,另一只手伸到她胸口摸了一把,道:“胡说,朕明明很温柔的。”说完放开她的,推了推她道:“去,在春凳上躺着。”

    南玉挤出笑容来勉强笑了笑,道:“圣上,这样不好吧。”

    皇帝给了她一个极其有威胁性胁迫性的眼神,南玉吓得立马跑过去,在春凳上躺下。抬头看了看皇帝,却看到皇帝从小几上的匣子拿了一根鞭子出来,拿在手上轻轻拍打着自己的手心,慢慢踱到她的跟前。

    南玉一吓,在心里骂了一句“我靠”,他该不会是想玩□□吧,但是,但是……她不好这一口啊。崩溃,欲哭无泪……

    皇帝走到她的跟前,站在旁边居高临下的托着下巴想了一下,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弯腰下来将她身上的衣服全部脱掉,将红色的纱衣分成了长长条条,伸手将她的手压过头顶,然后绑在了凳腿上。

    南玉感觉身上凉飕飕的,可是比这更凉的是她的心,她焦急的开口道:“圣上,圣上,你不觉得这凳子太窄了吗,动作起来放不开,不如我们到床上去好不好。我今天又想到了一个新的花样,保管服侍得圣上舒舒服服的……”

    皇帝却弯腰对她“嘘”了一下,然后挑着眉毛笑了笑,笑得风流而又不怀好意。

    他在她的唇上亲了亲,然后道:“今天不玩你的花样,今天玩朕的花样。”

    南玉简直要哭了都,我们别这么重口味行不行?

    而皇帝还嫌不够,又笑着对她道:“放心,朕会让你很舒服的,绝对欲罢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