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宫妃记 > 第13章

第13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宫妃记 !

    第十三章

    和弦端着茶从寝室外走过来的时候,偷偷的将耳朵伸向墙的一边听了办功夫的墙角。

    房间里面,南玉的声音绰绰约约的传来,一会是“……痒,痒,你别弄了……”,一会又是“……你停一停,我不行了……”,再一会又是“圣上,别,别,别呀……你先放开我行不行……”

    声音显得沙哑而带着颤音,像是极难耐极痛苦,又像是极舒服愉悦,几种情绪交杂在一起,让人不知不觉听得耳红心热。

    还有交错在这些声音里面,另外一种属于男子的低沉暗哑的声音,虽然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但是同样让人浮想联翩。

    和弦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烫的脸,在心里叹了一句“天雷勾地火,真激烈呀!”说完又在心里加了一句“不过这样不节制真的好吗?”

    等她再伸着脖子想要继续听壁角的时候,张公公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跟前,手持着一把拂尘,用力的“咳”了两声。

    和弦先是看到他的脚,然后才抬头看到他的人,连忙张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来,道:“张公公好。”

    张公公警告性的瞪了她一眼,然后转身回到了门边,和弦连忙端着茶跟上,然后笑着跟站在那里值夜的内侍们道:“格外公公们辛苦了,春天夜寒,公公们喝点杏仁茶暖暖身吧。”

    门口除了张公公之外,还有另外四个低一级的值夜内侍,这四个都是站着的,唯有张公公,不知从哪里扒拉了一张凳子坐着。

    和弦将杏仁茶分发下去,然后轮到张公公的时候,和弦凑到他的耳边低声道:“公公,只有你的这一碗我加了羊奶和蜜糖,其他人加的都是冰糖。”

    张公公端着茶碗抬头看了和弦一眼,然后觉得,这真是个很有前途的姑娘。

    张公公对她点了点头,道:“多谢姑娘了。”

    和弦高兴起来,笑道:“公公跟我客气什么,以后我们家采女还要多拜托公公照顾呢。”

    ******

    等到第二天天亮的时候,皇帝终于发好心将她从春凳上放开,然后将她抱到了床上。

    而南玉躺在床上,身体早已软成泥了,身上殷红,脸上是比殷红更深的潮红,有汗水洇湿了鬓发。

    同样是一晚没睡,但皇帝此时却能神清气爽的站在床边,整理着自己身上的衣裳。

    南玉眼看着他就要走,连忙从床上倏的坐起来,然后拉住他的袖子,眼睛带点哀求的看着他,道:“如此良辰美景,何忍虚度……圣上,我们来一场好不好?”

    皇帝回过身来看着她,勾着她的下巴,眼角轻佻的问道:“怎么,想了?”

    南玉很可怜很可怜的点了点头。

    皇帝捏了捏她的脸,道:“等着,晚上朕再来临幸你。”说完还特意将她身上落下来的被子拉起来,盖住她胸前的一片风光,然后才转身心旷神怡的从房间里走出去了。

    南玉看着她的背影,简直要欲哭无泪。过了一会才倒回床上,恼恨的捶着枕头。

    和弦和雪芽翠芽从外面进来,和弦走到床边扶起她,十分暧昧的打量她的身体,然后别有意味的笑着道:“你没事吧?”

    南玉咬着牙挤出几个字来:“好,我很好……”说完又气恼的大声恨道:“我好毛好啊我,你让人绑着撩拨了一晚上,然后他却不给你试试看……”说着将脑袋磕到自己的膝盖上,幽怨的哭起来。

    和弦听得闪瞎了眼,哇,这么凶残啊天!

    南玉哭了一会,有气无力又兼带脾气暴躁的道:“给我准备冷水,我要洗冷水澡。”

    和弦不敢去惹欲□火不满导致脾气暴躁的南玉,连什么洗冷水澡对身体不好的话都不敢劝,连忙去给她准备了冷水。

    南玉踏进浴桶的时候,冷水浸入肌肤,身体冷得直让她打了几个冷颤,可是身体里面燥热难耐的火气却总算降了些。她坐在浴桶里不断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身上的潮红渐渐消褪,想到昨天晚上受的折磨,南玉心中气狠的道“等着,总有一天让他也尝一尝这种欲□火缠身却不得的滋味。”

    南玉这盆冷水澡整整洗了半个时辰,等从浴桶里出来后,雪芽翠芽替她擦干了身,然后替她披上纱衣。

    南玉从浴房里出来,坐到梳妆台前,雪芽翠芽替她梳发上妆,和弦抱了一身衣裳出来,对她道:“今天要去宁寿宫给太后请安,穿这套衣裳吧。”

    大汤后宫没有日日请安的规矩,一般都是每月朔望二日,妃嫔去元仪宫给皇后请安,若是宫中有太后的话,再由皇后领着去宁寿宫给太后请安。

    但如今宫中的情况是没有皇后却有太后,另外还有一个摄理后宫隐隐以皇后自居的戚贵妃,于是的后宫就变成了嫔妃先去仪瀛宫向戚贵妃请安,然后再有戚贵妃领着去太后宫里请安。

    不过戚贵妃到底不是皇后,后宫之中也是有人不买她的账的,比如说甘泉宫的薛贤妃,再比如说今天想学薛贤妃的南玉。

    去仪瀛宫给戚贵妃请安?想也知道她去了会受到怎么样的侮辱,她才不去自讨没趣。

    反正她现在得宠,戚贵妃再跋扈狠戾,却不敢动皇帝正放在心头的嫔妃,对她也没有办法。

    和弦给她找的是一套十分保守黄色窄袖衫,下面是绿色的曳地长裙,配着红色的披帛,是后宫低等妃嫔里十分中规中矩的打扮。

    南玉对她选的这套衣裳不满意,让她换成了裸肩长裙配罗袖衫,再衬上脸上妩媚魅惑的妆容,这样昂首挺胸的走进宁寿宫里,才衬得起她宠妃的身份。

    和弦看着她无奈道:“你低调一下会死啊,小心蹦得太高,掉下来的时候摔死。”但说完还是去找了她需要的衣服。

    等出了昭阳宫,南玉坐了撵轿去往宁寿宫。但在宁寿宫不远的地方,远远的就看到了前面皇帝的御撵,行得十分缓慢。

    鉴于昨天晚上的不愉快,南玉在想着要不要跟他走得那么近呢。

    南玉让抬撵的人走慢一点,跟皇帝的御撵保持距离。可是她慢皇帝的御撵也跟着慢下来,而且她慢他就更慢,到了后面御撵几乎是停着没走了,仿佛是在专门等她的样子。

    南玉只好硬着头皮跟着上去了,然后两边的御撵终于同时到达了宁寿宫前。

    南玉对皇帝还十分怨念,看到他的时候忍不住就流露出十分幽怨的眼神,有些不甘不愿的上前去请安。

    但皇帝却像是没看到她这个人似的,十分高贵冷艳的直接从她身边走了过去,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南玉只好跟上去,跟他保持着一步远的距离。

    跟皇帝一起进门,终于能引起不一样的轰动的,南玉保持了前一次出门的好现象,引起了百分之百的回头率。就连转头在跟太后说着什么“……到底是年纪小,又初初承幸,心气难免浮躁了些。栖桐昨天晚上回到臣妾宫里的时候,一双腿肿得都不能看,精神也恍惚了,请了医女来看,说是她这双腿怕是要废了……”的赵修媛,在看到同皇帝一起进来的南玉时也连忙止住了话头,不敢再说。

    皇帝上前给太后行礼,道:“给母后请安。”

    南玉则是屈身请了一圈的安,给太后娘娘请安,给贵妃娘娘请安,给贤妃娘娘请安,给昭容娘娘请安,给等等娘娘请安……

    然后一众妃嫔站起来给皇帝请安。总之,请安都能请上几分钟。

    太后看了一眼皇帝,又看了一眼南玉,皱了皱眉,然后又将眼神重新回到皇帝身上,道:“皇儿今日怎么有空来?”

    皇帝眉毛挑了挑,笑着道:“自然是想母后了,所以就来看母后了。”

    太后表情冷淡的“哼”了一声,道:“真是难得。”也不知道是说皇帝来这里难得,还是说他想太后难得。

    皇帝直接装作没听到,继续自说自话道:“说来都是儿臣不孝,近来忙于国事,却忘了给母后尽孝。”

    太后讽刺道:“哀家这个老太婆怎敢扰了皇帝忙于国事。”

    皇帝继续装不知,道:“还是母后最体谅儿臣。”说完走到太后旁边的位置上坐下,接着看到还站在下面的南玉,想了一想,又吩咐旁边的内侍道:“去,给采女搬张椅子。”

    内侍去搬了椅子过来,按着南玉的份位放在了最末尾的位置。皇帝看了跟着又骂道:“蠢货,放得离朕这么远做什么?”

    内侍连忙惴惴不安的道了一声是,然后将椅子放到了皇帝的下边。南玉也不觉得担不起,身姿摇曳的走到位置上坐下,顺便光明正大的给皇帝送了一个秋波,道:“谢圣上!”十分有宠妃的不知天高地厚。

    但太后却眼神冷了起来。皇帝在她的宫里呵斥她的人,若是亲母子,这根本不算什么,说不定太后还跟着要训斥内侍没将皇帝伺候好。可是放在养母子身上,一切就不一样了,太后就是觉得,皇帝是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太后在心里酸苦莫名的道:真是长大了,翅膀也越来越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