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宫妃记 > 第16章

第16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宫妃记 !

    第十六章

    等到了晚上,皇帝照例来的是昭阳宫。

    跟昨天晚上一般的情形,皇帝先进门,然后身后跟着两个抬着春凳的小公公。

    南玉见到后在心里哀嚎了一句:不是吧,又来?!

    想到昨天遭受的折磨,南玉只觉得全身毛孔都在起立,身体发麻,这人变态啊变态啊简直是变态啊。

    但皇帝却仿若味觉,还十分饶有兴致的指挥着小公公春凳该怎么摆放。先是让人横着放在了房间的中央,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绕着走了一圈,不满意,又让人搬到了床边,仍不满意,最后让人搬到了窗户旁边,让人开了窗,看到从外面铺洒进来的皎皎月光,这才满意了。

    他先让屋里伺候的人出去,自己先走到春凳上坐下,然后抬眼看到仍还站在屋子中央,眼神莫名带着些恐惧,一动不肯动的南玉,开口对她道:“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脱了衣服过来。”

    他今天心情仿佛不错,语气也还算得上温和,但南玉却听出了一股毛骨悚然的味道。

    南玉不自在的笑了笑,小心的试探道:“圣上,您不觉得这凳子太小,太没有发挥的余地了吗,我们不如……”

    只是她一句“不如回床上去”还没说完,皇帝已经对她极其风流轻佻的笑了一下,道:“朕就爱这种调调。”

    说完见她仍还是站在床边,威胁性的看了她一眼,道:“还不过来把衣服脱了!”

    南玉扁了扁嘴吧,不甘不愿的上前来,将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了,然后有些气恼的扔到皇帝的脸上。皇帝却不觉得生气,还十分色眯眯的将衣服接住拿到鼻子上轻轻嗅了嗅,这才扔到了地上——这本该是十分猥琐的动作,但偏偏让他做成了风流魅惑的味道。

    等将身上的衣服脱完,南玉走过去往皇帝大腿上一座,伸手勾住她的脖子。皇帝则伸手在南玉下巴上勾了勾,然后挑逗道:“乖女儿,爹爹疼你。”

    南玉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再然后心里恶寒了一下,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变态恶趣味呀。

    但大约每个人心里都有变态的因子,南玉听完这句话之后,发现自己……竟然软了……果真是跟变态混久了,她也要变态了。

    皇帝一只手扶住她的腰,另一只手反剪住她的两只手,然后抱着她往春凳上压了下去。这一次他倒是没有再绑着她了,也没有像昨晚那样只撩拨不行事。

    只是因为窗户开着,南玉看着外面洒满月光的庭院,总担心外面会有人故意听墙角,而自己仿佛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一点比较折磨人。可是这种折磨,又增添了一种另类的刺激,让无论南玉还是皇帝的身体都越加兴奋起来。

    然后等做完之后,南玉被皇帝压着躺在春凳上,皇帝还在拿嘴巴流连她胸前的两个小果,而南玉则暗暗砸了几下嘴巴,回味了一下刚才的滋味,然后觉得……嗯,在春凳上做,其实滋味好像也还不错。

    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皇帝真的是坐实了她宠妃的名声,日日留宿在南玉的摇光殿里,弄得后宫怨气冲天,人人见到南玉的时候,都忍不住想拿耳刮子刮她。

    而皇帝在这半个月里,也是一天一个花样的轮着做,什么床前、月下、窗户边、院子里,只有你想不到,没有皇帝做不到的。

    最狠的一次是皇帝让人将春凳搬到了□□院的一棵石榴树下,天上是乌黑抹漆的没有月亮,树上只挂了一个烛光昏暗的灯笼,皇帝让人角色扮演,要她扮成冷宫寂寞的妃嫔,而他扮成跟宫妃偷□情的侍卫。

    当他抱着她,一边在她身体里面有技巧的横冲直撞,一边下流的说着:“娘娘,臣厉不厉害……臣大不大……服侍得娘娘舒不舒服……”的时候,南玉一边拼命点头说“厉害厉害……大大大……真是舒服极了……”另一边则心里恶寒的想,小心你后宫的那些妃子,真的胡你帽子上一堆的绿颜色。

    这种游戏皇帝一直拉着南玉玩了半个月,直到皇帝有天再次兴致勃勃的走进她的摇光殿,身后再没有小公公跟着搬进那张春凳的时候终于终止。

    皇帝开口对她道:“把衣服换了。”

    南玉听完之后的第一反应是条件反射的要去脱自己身上的衣服,第二个念头则是,难道我听错了吗听错了吗听错了吗?他说的是换衣服而不是脱衣服?

    还是说皇帝又换了口味,想要来一场制服诱惑了?

    皇帝见她不动又再说了一遍,然后这次南玉终于确定了,她没有听错,皇帝确实是要她换衣服而不是脱衣服。

    南玉放下自己已经放在领口上的手,然后笑着问道:“圣上,不知道要臣妾换衣服做什么呀?”就算真要玩制服诱惑,她也是需要时间准备的。

    结果皇帝却道:“出宫去。”

    南玉有些疑惑的问道:“出宫?”接着反应过来,很是了然的笑着道:“哦,臣妾明白了,圣上一定是想像戏台上演的那样,想要微服出宫去考擦民情是不是?”

    皇帝浅笑不语,脸上颇有一股让人猜不透的神情,而南玉却当他是默认了,又接着高兴的问道:“那圣上你要扮成什么?富商,乡绅,还是富家公子?”

    南玉已经有七八年没有出过宫了啊,从进了这座宫门开始就没有再出去过,她对外面的世界还是很向往的。

    她兴致勃勃的继续聒噪道:“那臣妾是不是应该扮成圣上的夫人?圣上放心,无论圣上扮成什么,臣妾这个夫人都不会丢了您的脸的。”说完挥着身上的披帛,福身给皇帝行了个礼,笑着道:“夫君,妾身我这就换衣服去。”说完兴高采烈的要往内室跑去。

    皇帝却在身后叫住她:“回来,谁说你是要扮成朕的夫人?”

    南玉愣了一下,然后慢慢走回来,边走边道:“不是夫人?那难道是……妹妹?”说着已经走回到了皇帝的跟前,觉得当妹妹虽然不如当夫人,但也勉强可以接受,于是又拍了拍皇帝的手,道:“圣上放心,臣妾扮妹妹也很像的。”说完再次屈身对他行礼,学着少女娇俏的声音道:“兄长,妹妹这厢有礼了。”

    皇帝却是颇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而这时候,张公公已经用托盘捧着一身衣裳走了进来,对皇帝行了行礼,恭敬道了声:“圣上。”

    南玉伸长脖子看了看他手上的衣裳,脸上的笑容立马僵住。

    然后半个时辰之后,一身贵公子打扮的皇帝舒舒服服的斜躺在马车的榻上,半眯着眼睛,衣服享受的表情。而榻的旁边,一身奴婢打扮的南玉跪在地上,捧着上面放有茶水点心和蜜饯肉铺等物的托盘,十分怨念的看着榻上的皇帝。

    皇帝仿若没有看到她怨念的眼神,扭了扭有些僵硬的脖子,然后开口道:“贱奴,给本公子来块点心。”

    他倒是很快进入角色。

    南玉一边不满的用一只手托住托盘,一边用另外一只手从托盘上的碟子里拿了一块点心,然后递到皇帝的嘴边。

    可皇帝却不是将点心一口吃掉,非要一小口一小口慢慢的咬。托盘上放的东西多,南玉一只手托得有些吃力,坐在旁边管家打扮的张公公站起来想要过来帮他,结果却被皇帝的眼神阻止了。张公公只好重新坐回凳子里,十分抱歉的看了南玉一眼。

    南玉算是明白了,这个人摆明了就是故意折腾她。

    她看着仍还在小口小口吃着点心的皇帝,心里恶毒的想,吃吃吃,下毒毒死你!

    皇帝吃完点心,没等她换只手,皇帝又马上使唤道:“贱奴,给本公子倒杯茶。”

    南玉于是又斟了一杯茶送到他的嘴边。等喝完茶,又是:“贱奴,蜜饯。”

    “贱奴,葡萄。”

    “贱奴,点心。”

    …………

    无一不折腾。

    等马车到了丽正门,守门的小郎拦住马车要盘查。张公公拿着一块令牌伸手出去,然后那些小郎将门便恭敬的退到了一边。

    马车继续往外,除了这道宫门,然后南玉终于相信,自己居然真的出宫了。

    现实跟梦境一般不敢让人相信,她以前还以为,自己要等年老的时候,求了主子的恩典才能出宫去了。而后面当了宫嫔,则是想都不敢想能有机会出宫了。

    虽然被皇帝折腾得有些不满,但南玉仍还是很高兴的问答:“圣上,我们等一下是要往哪里去?”

    皇帝吐掉嘴里的葡萄籽,然后砸了几下嘴巴,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睛有些闪闪发亮的道:“洛京的醉仙坊里,听说出了个叫董仙娘的头牌,长得倾城绝色,一支剑舞舞得名动天下,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引得天下才子纷纷慕名而往,所以朕打算也去会一会这传说中的美人儿。”

    南玉:“……”

    说好的微服私访体察明情呢?

    大汤的妓院俗称教坊,里面养了一堆又心高气傲的女子。大汤不像其他朝代,文豪才子不以青楼妓人为耻,文人墨客反而以与才貌双绝的教坊女子相交为荣,相处的好的,纳个教坊女子回家当个妾室也是佳话一段。

    大汤诗文兴盛,文人墨客的许多诗句,都是首先从教坊里面流传开的,教坊女子也大都识文断句吟诗作对,所以大汤的教坊女子的地位也比其他朝代要高的多。

    这世情虽然如此,南玉最为后宫御嫔,觉得自己还是有义务劝谏一下,于是开口道:“圣上,臣妾觉得您这样是不对的。您是天子,当以国事为重,用心治理国家,以后文治武功,开创一代盛世,然后流芳百世千世万世,怎么能纵情声乐,贪图享乐呢。”

    皇帝从榻上跳起来坐着,瞪着她道:“大胆,朕什么时候不以国事为重不用心治理国家了!”说完摸了摸鼻子,清咳了两声,然后道:“朕最近要针对大汤的教坊司出台一些政令,所以朕才到教坊司进行多方考察。”说着看向南玉,继续道:“朕为了大汤,彻夜不眠,夙兴夜寐,你怎能误会朕是贪图享乐。”接着又故作失望,一副你不了解我的表情,摇了摇头继续道:“果真是无知婢奴,怎知朕的用心良苦。”

    南玉:“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