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宫妃记 > 第20章

第20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宫妃记 !

    第二十章

    南玉心里有怨气,并不想回答他,故意引开话题道:“圣上,您今夜和仙娘姑娘相处得怎么样啊?”

    皇帝做回味享受状,道:“好,当然好,仙娘姑娘的一身功夫,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南玉在心里吐槽,还欲罢不能呢,这么荤素不忌,小心染回一身的花柳病,到时候成为三皇五帝以来,第一个染花柳病而死的皇帝,然后“流芳百世”。

    南玉在心里还真的yy了一下他染花柳病的情景,然后将自己给逗乐了,笑着道:“圣上,既然你这么喜欢仙娘姑娘,不如将仙娘姑娘纳进宫里来。能进宫当圣上的妃子,向来仙娘姑娘也不会不愿意。”

    皇帝听着却是脸上一沉,道:“胡说,朕洁身自好,怎么能纳一教坊女子为妃。”

    南玉:“呵呵。”洁身自好这个词用在您身上,真是侮辱了“洁身自好”这个词。

    大概是太心之所想,南玉竟然真的喃喃将后面那句话说了出来,皇帝耳朵尖,不由转过头来瞪着她道:“你说什么?”

    南玉连忙道:“没什么,臣妾是说,圣上如此洁身自好,出淤泥而不染,令臣妾十分敬仰。”

    皇帝知道她说的是违心话,也没再跟她计较,拿着一把折扇一边摇着,做风流倜傥状。然后突然想到,他好像问了她什么来着,结果却被她带歪了楼,不由合上扇子在她身上拍了一下,做出恼怒的样子道:“你放肆,竟然敢故意引开朕的话题。说,你今晚在天字号房看到了什么?”

    南玉将身子一歪,咬死道:“什么都没看到。”

    皇帝道:“不说定朕你死罪。”

    南玉一听连忙狗腿的靠过去,谄笑道:“看圣上说的,做君王要仁爱,别动不动就打啊杀啊死的,多影响世界和平。”

    皇帝道:“那你现在知道在里面看到什么了吧?”

    南玉马上道:“臣妾在里面看到了右卫中郎将戚大人和楚王。”

    皇帝继续看着她。

    南玉又道:“楚王还送了一大匣子的金银珠宝给戚大人。”

    皇帝再继续看着她。

    南玉只好再道:“楚王让戚大人为他在朝中替楚王世子进京为质的事说话。”

    皇帝终于满意了,伸手摸了摸南玉的脑袋,满意的点点头,道:“乖!”

    那摸人脑袋的样子十分像摸一条小狗,南玉郁郁不乐的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了。

    马车直接进了丽正门,然后一路到了后宫。

    南玉被张公公扶着从马车上下来,然后马腿的追上前面的皇帝,然后谄媚的笑着问道:“圣上,您原先说的提臣妾份位的事还算数吧?”

    皇帝一边走一边道:“算数,朕一言九鼎!”

    南玉高兴起来,追着问道:“那你什么时候下旨?”

    皇帝转过头来看着她,微挑着眼睛笑着勾了一下她的下巴,然后道:“朕是答应升你的份位,但没说现在升你的份位。等什么时候朕心情好的时候再说吧!”说完哈哈的大笑着走远了,仿佛在为逗弄到了一条小动物而高兴。

    南玉在后面气得直跳脚,握起拳头咬牙切齿的“呀”了一声,恨不能从地上捡个大石头往他后脑勺上砸过去。

    等到了昭阳宫,远远的却看到戚贵妃带着一大堆的宫女和内侍正站在摇光殿的门口,正阴沉着脸跟站在门外的和弦说话。

    和弦笑得脸都要僵了,笑容极为勉强,但仍是不肯相让的道:“……娘娘,不是奴婢不肯为您通传,是圣上抱御女进房之前说过,任何人都不能进去打扰,皇命不可为,请娘娘恕罪。”

    戚贵妃却眼神凌厉看着和弦道:“放肆,本宫有要事禀报圣上,还不将门打开。若圣上怪罪,自有本宫一力承担。”

    和弦真的是连手心都在冒汗了,戚贵妃的气势太强她快要撑不住了呀,圣上和南玉怎么还不回来。

    南玉一看那模样,就知道戚贵妃大概是从哪里知道消息皇帝出宫去了,然后来摇光殿查房的,只是不知戚贵妃消息怎么会这么灵透。

    不过想来也是,戚家毕竟把持朝政多年,戚太后更是统御后宫几十年,现在虽说势力渐颓,但在前朝后宫放个把眼线还是不足为奇,说不好守宫门的小朗将里就有戚家的眼线,他们一出宫门,就有人将他们出宫的消息告到了戚贵妃的耳朵里。

    皇帝拉了南玉走到墙的另一边,抱着南玉在墙上一踢一瞪,然后就飞进了墙里面去了。南玉看着吃惊得长大了嘴巴,手指着墙又指着皇帝。她一直以为皇帝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软柿子一个,但没想到原来是会飞的。

    哇哇,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吧,她第一次见呐。

    结果没等她说出话,张公公也飞进来了。

    南玉咽了一下口水,皇宫果然是藏龙卧虎的地方,以后她会不会突然发现,连她身边的和弦,跟她结拜姐妹的碧池和茉莉儿,其实都是会飞的?

    还没等南玉吃惊完,皇帝已经拉了南玉直接跳窗进了寝室,然后对着南玉道:“把衣服脱了。”

    然后这次轮到南玉笑得“哼哼哼”了,大有一种终于轮到你求我的畅快感,奸笑道:“不脱,除非你答应现在下旨升我份位。”

    结果皇帝直接举起手掌,“噼”的在她脖子上砍了一刀,然后她张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往床上倒去。于是皇帝就这样将床上一动不会动的她脱光了衣服,又将自己的衣服脱光,将两人的衣裳一溜的全都塞到床底下,然后上床,盖被子。

    结果刚将被子盖好,房间的门就被人推开了,戚贵妃带着一堆的人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

    皇帝侧身撑起自己的脑袋,斜躺在床上,仿佛十分不能理解的看着进来的戚贵妃,道:“贵妃,你这是干什么?”

    南玉也从皇帝胸前的被子里露出一个头来,用酥得令人发指的声音唤了一声:“姐姐。”

    戚贵妃的脸色阴沉了下来,脸上有惊疑有不解,更多的还是不甘心。

    皇帝深深的望了戚贵妃一眼,十分不满道:“贵妃,你三更半夜的不睡觉,闯进这里来干嘛?你准备要欣赏朕和御女行房,还是准备给朕和御女值夜?”说完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的身体,继续道:“贵妃,朕知道最近冷落了你,但你也不能用这种方式……”大有一种你正在往变态的方向上发展的意思。

    南玉也捂着嘴巴咯咯的笑起来,眉眼含春的道:“贵妃姐姐,没想到原来你好这一口。”结果惹来了戚贵妃阴狠的一记白眼。

    皇帝又恶狠狠的看向和弦,厉声道:“朕不是说过不许让任何人进来的吗,将朕的话当成耳旁风了是不是?”

    和弦连忙跪下来请罪,道:“圣上恕罪。”说完抬头望了望还站着的戚贵妃,继续道:“是贵妃娘娘非要闯进来的,奴婢已经和贵妃娘娘说过了圣上不许进来的。”她将语气着重放在了一个“闯”字上。

    皇帝再次将眼神回到了戚贵妃身上,等着她解释。

    心爱之人的任何眼光都会令人不得不在意的,哪怕强势骄横如戚贵妃也一样,她被皇帝看得如芒在刺,心里尴尬得恨不能找个洞钻起来。

    但她最终强自挤出笑来,道:“圣上恕罪,臣妾是有要事禀报,故而闯了进来。”说完顿了顿,垂下眉头继续道:“赵修媛病了,想让圣上能去探望于她。”

    皇帝看着戚贵妃,一副“你玩我?”的表情,道:“赵修媛病了就去找御医,朕是会把脉还是会开药,值得你非闯进门来打扰朕和御女休息?”说完又继续暗含深意的看着她,继续道:“你难道不知道这种时候最忌讳人打扰,万一朕惊吓之下坏了身体,贵妃,朕可还没有生下一个像样的儿子!……还是说这正是你还有你戚家的打算?”

    戚贵妃看着躺在皇帝怀里,正在得意的看她笑话的南玉,心里刺痛了几分,张了张嘴想要辩解什么,结果皇帝却开口喝退她道:“滚出去。”

    戚贵妃顿了一下,脸上是凄痛的表情,过了一会,才对着皇帝屈了屈膝,道:“臣妾告退。”说完带着人全部退了出去。

    和弦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床上的两人,从地上站起来,屈了屈膝也跟着走了出去。

    一直等走到了门口,和弦才笑得十分理直气壮的对戚贵妃道:“奴婢还要给圣上和御女值夜,就不送贵妃娘娘了,娘娘慢走。”

    戚贵妃对她哼了一声,然后带着人出了摇光殿。一直等出了摇光殿的宫门,她才站定在那里回过头看了眼后面那扇已经关上的门。

    那扇门里面,关着她最心爱的男子和她最讨厌的女人!

    过了好一会之后,她才重新回过头来,对身边的玉槿道:“将今日报信的那个内侍的四肢砍掉,扔进池里面去喂鳄鱼。”

    她并不觉得那内侍向她报的是假消息,看刚才和弦的样子,根本不像是皇帝和李南玉一直在屋里的样子,很可能是她进去的时候皇帝和李南玉刚刚回来。

    但那内侍将信报得那样迟,让她在圣上面前丢了这么大一个丑,同样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