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宫妃记 > 第21章

第21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宫妃记 !

    第二十一章

    皇帝是一整夜不睡,第二天也还能神清气爽的去早朝的人,但南玉不是。

    南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皇帝早就走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的。她醒来后也不想起来,就抱着被子躺在床上继续睡。

    清晨的阳光从窗纱上照进来,照得人懒懒的,南玉就睁着眼睛望着床顶的青色纱帐发呆。

    过了一会,和弦从外面走进来,掀开帐子悄悄对她道:“仪瀛宫来人了,说戚贵妃宣召你过去。”

    南玉昨天晚上才将戚贵妃得罪了,今天早上就来传召她过去,能按什么好心。戚贵妃的手段她可是领教过的,说不好一进去她就让人将她碎尸万段然后拿去喂狗什么的,她才不自投罗网和自寻死路。

    南玉对和弦道:“跟那人说我病了,怕给戚贵妃过了病气,就不去了,让她代我向戚贵妃请罪。”

    和弦道:“只怕你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南玉心道,管他呢,先躲了初一,等到了十五又再说。

    和弦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出去了。

    等和弦一打发了人走,南玉便马上从床上起来,穿衣装扮洗漱,刚将自己拾掇好坐在椅子上,果然外面就开始传:“戚贵妃到!”

    南玉身姿摇曳着走上去,娇笑着请安,还故意将肩膀上的吻痕露出来,戚贵妃站在门口低头看了她一眼,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过了一会,她才越过她的身体走到殿中上首的位置上坐下,对南玉也不喊起。

    南玉知道戚贵妃是故意想要折辱她,戚贵妃这人总是能找着一切机会来折磨她不喜欢的人的。

    皇帝不在,她也不敢跟她硬碰硬,戚贵妃不喊起她便就一直这么屈膝行着礼,何况她虽然当了一个月的宫嫔,但当宫的底子毕竟还在,这样保持屈膝行礼的姿势对她来说实在算不上什么,她能这样一连保持两个时辰而不觉得辛苦,如果戚贵妃不计较时间宝贵她就敢跟她奉陪。

    戚贵妃坐在椅子上喝完了一碗茶,然后什么也不干就坐在椅子上看了南玉一会,然后大概也觉得这样的方法根本不能折磨到南玉,也感觉无趣起来。但她也不叫起,而是找了个姿势靠着,然后看着她道:“御女真是好大的威风,连本宫这个贵妃都请不动了,得本宫屈尊下降。”

    南玉转过身望向她道:“妾不敢,妾是病了,怕将病气过了贵妃娘娘,这才不愿奉召。”说完还用袖子捂着脸装模作样的“嗬嗬”了几声,然后跪在地上,道:“妾不得已之为,请娘娘恕罪。”

    戚贵妃“哼”了一声,刚想用一个“明知身体有恙,昨夜却还伴驾君王之侧,若因此传染圣上,你该当何罪”来治她的罪,结果这时候南玉又无限娇羞的先开口道:“都是圣上啦,昨晚,昨晚……”说着应景的红了红脸,接着道:“昨晚圣上将被子踢到了地上,妾在床上又光着身子,结果,结果今天早上一起来,妾就发现自己着凉了。”意思就是,她昨天晚上伴驾的时候可是好好的,是因为昨天晚上战况太激烈,没盖被子又没穿着衣服睡才会着凉的,你以这个治她的罪就牵强了。

    戚贵妃看着南玉,阴阴沉沉的眼神,几乎想要将她看出一个洞来。南玉跪直了身体任由她打量。

    戚贵妃蹙紧了眉头,她最讨厌的就是她这个样子,以前在仪瀛宫的时候也是,若别的宫女被她这样折腾折辱,早就精神崩溃跪地求饶了,她喜欢看到别人在她面前崩溃的样子,那会是她在这寂寞的深宫里,最大的成就感和兴奋感。

    可偏偏她,仿佛如岩石青松一般生活在这后宫里,敲不碎折不断,承受再多都能熬过来,也不肯跟她跪地求饶。她身上的坚韧,让她看着实在讨厌,让她想要一点一点的击碎。

    戚贵妃忍了忍,终是没有发作。现在不是惩治她的时候,圣上现在将她放在心上,惩治了她只会让圣上心里对她不满,她不值得让她去损害与圣上的关系。

    她顺了顺气,再次开口道:“昨天晚上,你和圣上去了哪里,干了什么?”

    南玉道:“娘娘不是知道嘛,昨天晚上圣上自然是来了妾这里。至于干了什么……”南玉用袖子捂着嘴“咯咯”的笑起来,别有含义的抬头看了戚贵妃一眼,娇笑道:“娘娘,您这让妾怎么说,好难为情的……”

    接着看到戚贵妃阴沉的眼神,那眼神里带着威胁,还带着狠毒,仿佛恨不得上来掐死她。南玉想到以前,在戚贵妃每次想要折腾她的时候,也常常露出这样的眼神,只是那时候她的眼神里除了阴狠还多了一份戏谑,仿佛她是这地上的蚂蚁一样,想踩就踩,又仿佛她是逗她高兴的什么玩意,她痛苦了她就高兴了。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南玉还真想刺一刺她,于是继续娇羞的道:“昨天晚上圣上来了妾宫里之后,先将妾抱进了屋里,然后将妾的衣服脱光,又将自己的衣服脱光,将妾压到了床上,接着亲吻妾的身体,还跟妾说,妾是这后宫里最美的人儿,妾当时都羞得不敢抬头了,妾……”

    戚贵妃气得身体直发抖,手掌用力的拍在扶手上,怒道:“你大胆!”

    她一点都不想听到这些,哪怕她知道这些都是假的,是她编造出来的,但只要听在她的耳朵里都足够令她痛苦的了。或者就算昨天晚上没有发生这些,在其他的晚上,他们是不是就是这般相处的。只要一想到这些,她便觉得不能忍受,恨不能将这个人碎尸万段。

    南玉娇娇怯怯的看着她,仿佛受惊一般,接着还小声的嘀咕的道:“是娘娘您让妾说的。”是你自找的自虐哦,怨不上我!

    戚贵妃最终被她气走了,走之前连威逼她说出皇帝昨天晚上去了哪里干了什么这个目的都忘记了,但却没有忘记在临走之前走到她面前抬着她的下巴,用阴狠的语气威胁她:“李南玉,看你能张狂到几时。知道汉高祖的戚夫人吗,想一想她的下场!”说完踢了她一脚青黑着脸走了。

    南玉摸了摸自己被踢痛的屁股站起来,对着她离开的身影哼哼了两声。就算她是戚夫人,她也做不成吕雉。何况千百年前,明显她跟戚夫人才是一家好吧,究竟谁是戚夫人还说不定呢。

    南玉的这一天,注定是不平静的。戚贵妃刚走不久,然后戚太后那边也跟着来人了。

    南玉却不敢像拒绝戚贵妃那样拒绝戚太后。戚贵妃对皇帝有情,身份上也不过是贵妃,就算她对她稍有不敬,戚贵妃暂时也不敢对她怎么样。但戚太后就不一样了,她跟皇帝是半撕破脸的状态,万一戚太后真将她怎么样了,皇帝难道还能冒着不孝的罪名给她报仇不成,怎么看她在皇帝心里的重要性都还没到达这个程度。

    南玉跟着人去了宁寿宫,在宁寿宫门口却正好看到一个戚太后的亲儿子吴王从宁寿宫里走了出来。

    南玉以前只听过吴王的名号,但却并没有见过他这个人。但吴王跟戚太后长得很像,小小的年纪,却看得出来是个美男子一枚,所以南玉并不难将他认了出来。

    吴王是封了番地的亲王,如今大汤又已经是亲哥哥当家,按理他是要出京就番的。但当年戚太后以吴王年幼,在番地无人管教为由,将他一直留在了京里,就住在皇宫中庭的鸿宁殿里,这一住就是三年。

    南玉看到吴王的时候,吴王自然也看到了南玉,他倒是不显得多么惊讶,看着她问道:“你是李御女吗?”

    小小年纪看着已经十分稳重了,身上的气势颇足,身姿如松的站在那里,不像个十三四岁的小孩,反倒像是个大人,令人站在他身边便感到有一种无形的压迫。

    南玉对他屈膝行礼,道:“见过吴王殿下。”

    吴王笑了笑,道:“起来吧。”他笑得很好看,那种笑容会闪瞎人的感觉,态度也温和,很有一种温润如玉的感觉,跟皇帝风流的气质是完全不一样的。

    他看了南玉一眼,然后又道:“早闻皇兄新近喜爱上一位御女,对她十分怜爱。皇兄一向是克制自持之人,本王本是不信的。今日见了李御女才觉得,传言或许并不总是虚言。”

    这就是拐着弯儿的在夸赞她漂亮了。

    对于会说好话的美少年,总是能令人多生好感的。南玉顿时觉得,其实吴王也是个好少年嘛,说她觊觎兄长皇位很可能是人们误会了。

    结果吴王马上又接着道:“对了,昨晚李御女和皇兄可是在一起?本王昨晚有事进宫寻皇兄,皇兄却不在紫宸殿也不在甘露殿,不知御女可知皇兄昨晚去了哪里?”

    南玉对他刚才树立起来的好印象顿时坍塌,果然又是一个拐着弯想问她皇帝昨晚去哪里的人,连刚才的夸赞都显得别有用心。

    南玉看了他一眼,语气淡淡的道:“昨夜圣上是跟妾在一起,至于做了什么,这种闺房之事就不好跟殿下说了。再说了,皇宫这么大,也不止紫宸殿和甘露殿两座宫殿,您说是不是。”说着对吴王行了一礼,道:“太后娘娘宣召,妾不敢延误,妾先告退了。”说完往宁寿宫的方向进去了。

    吴王站在石阶上看着她的背影,蹙了蹙眉头,过了一会才对身边的内侍道:“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