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宫妃记 > 第23章

第23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宫妃记 !

    第二十三章

    失去了眼看到手的升职机会,南玉很心痛,她很心痛的时候就想去问皇帝要回来。

    她回了摇光殿,估摸着这时候皇帝已经下朝了,然后让人去打听了一番皇帝下朝之后去了哪里,另一边则去重新梳妆打扮,编了个如今宫里最时兴的飞天髻,点了个梅花妆1。

    然后我还让帮我装了一盒点心,然后提着去了甘露殿。

    守殿门的小内侍是个很有眼色和前途的内侍,没有通禀就放她进去了。

    南玉进去的时候,皇帝正在以读书为名,叫了一班的舞姬在甘露殿里喝酒宴乐。

    舞姬穿着华美的衣裳扭着身子正在跳柘枝舞,皇帝坐在上首的矮榻上,手拿着一杯酒,表情享受的看着舞女搔首弄姿,十分的逍遥自在。

    领舞的舞姬是个十分有异域特色的美人,跳舞时不时的对着前面的皇帝暗送秋波,皇帝对她或者同样轻佻的回以秋波,或者将手上的酒杯对着她举了举,引得美人越发殷勤的勾引起来,甚至扭着身子直接上前去将长长的袖子往皇帝脸上一挥,然后缠在皇帝的脖子上。

    如果南玉不来,舞姬的下一个动作大概就是直接往皇帝身上倒,然后两人往床上一躺盖着被子过一夜,第二天后宫里大概就又多了一位宫嫔。

    但南玉来了,所以这世上从来没有如果。

    皇帝对她的到来既不显得惊讶,也不显得意外,只是轻轻瞥了她一眼,然后便当做无她这个人一般的将目光重新放回到了身边的美人身上来,连放在人家腰上的手都还没有放下。

    南玉对着屋子里的舞姬挥了挥手,道:“下去,下去,都退下去。”

    舞姬并不甘心,她抬眼看了眼皇帝,但见皇帝的手已经从她腰上放下来了,看脸上也不像准备继续留下她们的表情,于是只好遗憾的走下来,带着其他的舞姬屈了屈膝,然后告退。

    等舞姬出去之后,南玉将手上的食盒一放,然后走到皇帝跟前。皇帝继续喝了一口酒,然后瞥了她一眼,哼哼的道:“李御女,你将朕的舞姬都赶走了,难道你准备亲自跳给朕看不成?”

    南玉将手抚到他的肩膀上,对着他娇媚一笑,道:“那圣上可要恕罪,臣妾可不会跳舞。”她说着还将一只手放在皇帝脸上摸了摸,然后一直往下在他的喉结上滑了滑,道:“不过呢,臣妾准备陪圣上玩另外一种游戏。”然后她跨坐在皇帝的膝盖上,胸器往皇帝胸口蹭了蹭,将嘴凑到他的耳朵上,吹一口气,继续道:“一种比跳舞更有意思的游戏。”

    说完拿着皇帝的手伸到自己的大腿上去,沿着大腿往上滑,里面一直到腿根处都是滑腻腻的一片。皇帝愣了下,心跟着颤了颤,然后便瞪着南玉,仿佛十分生气,道:“你里面居然不穿裤子!”

    南玉伏在他胸前咯咯的笑起来,越加放肆的道:“反正都是要脱的,不如不穿,圣上,您说呢?”

    皇帝怒视着她道:“你大胆,你魅惑主上祸乱后宫,看朕怎么惩罚你这个祸国妖妃。”说完急匆匆的抱着她转了个身,将她压到了坐榻上,急切的伸手去解她身上的衣裳。

    南玉将腿夹到他的腰上,看着他手忙脚乱的解了大半天没解开来,伸手去撕,衣服是南玉精挑细选的,布料坚韧,同样没撕开来。

    皇帝的额角已经开始冒汗,眼红脸赤,潮水一般,南玉看着他的模样很是得意的笑起来。

    皇帝终于确定了,她这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于是她也不去跟她的衣服纠缠了,起身坐在榻上恶狠狠的瞪着她道:“快点将衣服脱了。”

    南玉勾住他的脖子道:“圣上别那么着急嘛,臣妾是您的人,又不会跑。”说完去解他身上的褚黄文绫袍。

    皇帝这下倒是没有再说什么,由着她去解他身上的衣服,后面又觉得她的手脚实在太慢了,干脆自己动手将身上的衣服全脱了,一脚踢到地上,然后又有些急红了眼的道:“你的,赶紧。”

    等南玉将身上的衣服褪去之后,他已经急不可耐的压了上来,很有一种刚开荤的小青年的味道。

    皇帝早已经被她勾得欲/火焚身,没有多少耐心做前戏,压着南玉的腿直接进入主题。湿润温暖的甬道,皇帝一进去就舒爽的舒出一口气,然后一下一下的撞起来,一边撞还一边骂道:“妖精!”

    南玉翻身将他压了下来,跨坐在他身上捧着他的脸笑着道:“妖精要来吸元气咯!”说完往他的唇上吻了上去。

    外面的阳光正好,矮榻吱吱的作响,皇帝呼吸喘急的吸着气,偶尔因为太舒服了发出“嘶嘶”的声音,让人恨不得将身上的人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面去。

    皇帝看着伏在自己身上正在手脚并用花样百出的人,身下小南玉好像化作了无数的小南玉,用力的吸着小皇帝,大皇帝舒服得直抽气,然后在心里不由叹道,爽啊,爽啊,真不知她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花样。

    南玉看着皇帝脸上的表情,还不怕死的问道:“圣上,臣妾伺候得您舒不舒服。”说着身子还在他身上用力的摇了一摇,摇得皇帝差点要溃军弃甲,连忙回道:“舒服,舒服。”说着还指挥道:“再吸紧点,再吸紧点。”

    南玉却直接忽略了他最后一句话,娇媚的开口道:“舒服啊……”

    啊字拉长了声音,她用力的晃了几下,接着在皇帝最紧要的关头……然后,然后伏在他身上不动了……不动了……不动了……

    皇帝被人从云端扔到了地上,脾气不大好,在心里骂了一句“搞什么”,然后用手推了推身上的人,不满道:“动一动,动一动!”

    南玉干脆直接翻身从他身上下来,一动不动躺在床上道:“不动,没心情!”说完作泫然欲泣状,道:“圣上明明答应要升臣妾的份位,结果却欺骗人家。人家*失心还被圣上骗,心灰意冷悲痛欲绝,哪里还有心情陪圣上玩游戏。”

    皇帝在心里咆哮,她是故意的,她绝对是故意的!

    皇帝瞪着她,道:“你大胆,你敢违抗皇命,朕要赐你死罪!”

    南玉道:“死就死吧,反正臣妾被圣上骗得心灰意冷悲痛欲绝,也不大想活了。”说完深情款款的望着皇帝,继续道:“能死在圣上的手里,也是臣妾的福气!”

    皇帝瞪着南玉,南玉也看着他,两个人互不相让。要说真要赐死南玉,皇帝自然是舍不得的。这后宫里面,皇帝宠幸过的女人不知凡几,但床上的功夫却没有一个比得上南玉的。

    那些女子在床上不是跟木头一样不懂得服侍就是没有南玉胆大,胆子大的又没有南玉漂亮,胆子大的又漂亮的又不会南玉这么多的花样,胆子大的又漂亮的还会花样的又没有南玉跟他这样的默契,总之就是,样样总会缺那么一点。

    皇帝也没打算就接受南玉的“胁迫”,他一个天子最后让一个宫妃拿捏住了,他还有什么面子可言。她直接再次压在南玉身上,再次撬开小南玉的门闯进去,在她身体里面自己折腾起来。

    但是这种事呢,总是要双方互相配合才会有趣味,一个人跟死鱼一样躺在床上,另外一个人再怎么激情澎拜的折腾,也再找不出原先的滋味来。

    皇帝倒弄了几下,终是败下阵来,无趣的从她身体里面退出来,然后坐在榻上,气呼呼的看着她,道:“你等着!”

    说完顶着一根还没软下去的金枪从榻上站起来,随便捡了件衣服披上,走到书桌前翻翻拣拣找出一面空白的圣旨出来,摊开在桌上拿了御笔在圣旨上写了起来。

    南玉高兴起来,抱了衣服跟着走过去站在他旁边看着他写。

    皇帝写了一半,在份位那里停了笔,显得有些为难,南玉连忙道:“美人,写美人。”

    从御女到美人那是连升三级,皇帝转头看着南玉,对她的胃口简直感到吃惊。而南玉却像是若无所觉,反而对着皇帝娇艳一笑。

    皇帝沉默的犹豫了一下,最终在圣旨上写下“美人”二字。

    等写完之后,皇帝将笔一扔,然后将圣旨扔到南玉身上,瞪着她道:“满意了吧!”

    南玉将圣旨拿着看了一遍,确认里面的内容无误之后,这才卷起来抱在身上,然后对皇帝屈了屈膝,笑着道:“臣妾谢主隆恩。”

    皇帝将她扔回榻上,然后压在她身上,恶狠狠的道:“等朕玩腻了你,早晚有一天朕要办了你。”

    南玉半点不担心,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嘛,说不定那时候皇帝已经爱上了她呢。

    已经得到好处的南玉投李报桃,在榻上显得很乖巧,对皇帝也足够配合,甚至比刚才还更加的热情。

    但皇帝仍是一脸的猪肝色,看着她在“玩游戏”的时候还一手抱着的圣旨,沉着脸道:“你能不能先将圣旨放下?”

    南玉摇头道:“不要。”

    被骗过第一次的人才不要被骗第二次,谁知道他会不会趁她不注意将圣旨又毁了,到时候她白忙活一场,找谁哭去。

    皇帝无奈起来,然后在榻上跟一个女人和一道圣旨玩了场“□□”,十分的令人郁闷。

    一直到了傍晚的时候,皇帝和南玉才从甘露殿里面走出来。

    皇帝大约是因为被自己的御嫔威逼着下了一道不想下的圣旨,大约是觉得失了面子,尽管身体舒服了,但心里却很不爽,从甘露殿出来的时候脸都还是臭的。

    与之不同的是,南玉抱着圣旨却是神清气爽的出来。刚刚被雨露浇灌过的女人,脸上显得十分的娇艳,春风含情,脸上的笑容如同盛开的花。

    南玉宝贝的摸了摸手上抱着的圣旨,然后屈了屈膝,笑着对皇帝道:“圣上,臣妾先告退。”

    皇帝用鼻孔对她哼哼了两声,然后气哼哼的自己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