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宫妃记 > 第29章

第29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宫妃记 !

    第二十九章

    回到摇光殿之后,南玉将在太液湖边遇到的事跟和弦说了一下。

    和弦听后也很是感叹,道:“说起来大殿下也确实可怜,亲爹不疼,亲娘的性子又软得更泥一样,自己不会听不会说话,平时没少受委屈。有皇子的命,却过不了皇子的日子。以前我在王昭容宫里的时候,还曾伺候过大殿下一段时间,实在是个挺讨人喜欢的孩子。”

    说完接着又感叹道:“你说怎么说这都是圣上唯一的儿子呢,圣上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怎么就这么不待见他呢,圣上若是稍微关心一下大殿下,宫人们也不敢这么作践大殿下呢。”

    南玉心道,有什么怎么想的,大概就是觉得这个儿子天生残疾,丢了自己的脸呗。从前在东宫时,王昭容也是受宠过一段时间的,也是因为后来生了大皇子,这才失了宠的。从某一个方面说,皇帝其实是个挺薄情的人。

    哎,作为皇帝的后宫之一的南玉,突然也有一种兔死狐悲之感。

    到底是不关自己的事,南玉跟和弦感叹几句,叹了几句大皇子可怜,然后这件事也就放下了。

    但没过两日,幻香突然有一天带着大皇子跑到了南玉的摇光殿来。

    大皇子一见到她,就眼睛亮亮的跑过来拉她的手,南玉对他们的到来则表现得很讶异。幻香有些不自在的笑了笑,对南玉道:“大殿下吵着要找美人,昭容娘娘被大殿下吵得没办法,只好吩咐奴婢带大殿下来找美人。”

    她说着顿了顿,又接着道:“娘娘还说,若是美人不喜欢殿下,就让奴婢把大殿下带回去,不让打扰了娘娘。”

    南玉没有多想,对她道:“你进来吧。”

    正巧和弦端了茶水进来,大皇子可能还记得和弦,拉着南玉的手,有些讨好的对和弦笑了笑。

    和弦过来给他行礼,大皇子在她手臂上轻轻拍了三下。这个手势,大概就是大皇子用来表示请起的意思,和弦谢了恩,然后站了起来。

    大皇子爬到坐榻上来,将小小的身子趴到南玉身上,大概又怕南玉生气,眼睛怯怯的抬起头来看着南玉。

    有残疾的孩子大都心里敏感,南玉就经常看到大皇子经常用眼神来讨好别人,哪怕是伺候他的宫女,这样的他又让人觉得格外的可怜。南玉对他笑了笑,然后他终于放下心来,也对着南玉笑。

    南玉在宫里正好无聊的很,有个大皇子在这里正好作伴,南玉陪他玩了一个下午,什么猜那只手里有铜板的游戏,什么捉迷藏之类的,闹得整个摇光殿都热闹起来。

    大皇子大约是很少有人陪他玩这样的游戏,玩得尤其高兴,一直等到了傍晚,他才依依不舍的跟着幻香回去。

    大皇子走后,南玉也觉得下午又玩又跑的有些累了,坐在榻上端着茶碗喝茶。

    和弦走过来对她道:“喂,你可别犯糊涂,王昭容性子是软,可真不傻。你可别真以为她让幻香将大殿下带来,是因为被大殿下闹得没办法。听听刚才幻香说的话,什么若是你不喜欢大殿下,就让她将大殿下带回去,分明就是怕你拒绝的样子。你现在对大殿下敞开了一次大门,有一就有二,以后只怕大殿下隔三两头的就要往我们宫里来了,你别到最后惹出一身的麻烦出来。”说着又道:“你自己的麻烦就够多的了。”

    南玉不在意的道:“我知道。”王昭容也不会有什么大的企图,大约就是希望大皇子跟她走的近了,以后圣上来她这里的时候若是看到大皇子,能偶尔关心一下大皇子。她现在又没有孩子,大皇子跟她也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帮他一把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

    不过是个小孩子而已,要是现在是王昭容自己想来和她争宠,那她就没这么好心了,她会拿大扫把将她打出去。

    和弦还是怕她犯糊涂,继续道:“后宫里戚太后和戚贵妃两尊魔头坐镇,将后宫抓得牢牢的,这么多年,除了大殿下,愣是没有一个孩子出生。从以前东宫到现在,那么多宫嫔怀上孩子,愣是一个都没生出来。偏就一个不显山漏水的王昭容,平安的生下了将大殿下,虽说大殿下的天生残疾未必不是在娘胎里被人下手所致,但她能杀出重围生下大殿下来,就这一点足以看出王昭容不是什么平庸之辈。在这后宫里面,有时候软弱也只是一种武器或面具。”

    南玉道:“我知道,但王昭容是王昭容,大皇子是大皇子嘛,你自己不是也觉得大皇子其实挺可怜吗?”

    和弦放下手中的茶碗,搬了一张凳子坐到她下边来坐下,一副尊卑屈膝长谈的架势,道:“这可怜归可怜,同情心谁都有,那我也没有打算为了自己那点同情心将自己搭进去。欸,我现在已经被你绑死在一条船上了,一损俱损,你自己不在乎命,我可不能看着你去犯蠢。”

    南玉摆摆手道:“知道了知道了,我会看着办的,不会连累得你跟我一起死的。”

    和弦道:“总之你要想明白一点。”说完重新站起来端着茶碗走了。

    在那之后,幻香果然隔三差五的戴着大皇子到摇光殿来。

    南玉倒是将和弦那天的话听进去了,有好几次她都准备拒绝大皇子了,有一次她都直接说出“我今天没空,大皇子你和幻香回去吧”,可是每次看到大皇子低着头,可怜兮兮的绞着手指,一副我被抛弃了的模样,南玉又总会被败下阵来。

    南玉本以为自己的善良早就不知道被她丢到哪里去了,直到经过大皇子这件事之后,她才知道,她的善良还装在她身体里面啊。

    善良、心软,对自己男人的另一个小老婆生的孩子视如己出,简直集全了人间“真善美”的所有美好高尚品质,都快成言情文的标准女主了,比白莲花还要高洁。

    她一直以为自己要走的是跋扈宠妃路线,怎么先走成了白莲花女主路线了。就是不知道皇帝会不会越过她的美貌,直接看到她心灵里的真善美,然后爱上她,自此爱她死去活来,爱美人不爱江山,恨不得将这世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捧到她面前来——就比如说皇后之位。

    不过这种事也就只能想想,事实证明,男人爱女人外表的美貌永远要比心灵美要多的,就算有男人会看重心灵美,也绝对不包括皇帝。

    和弦一开始对经常出现在摇光殿的大皇子还是不怎么欢迎的,只是后来见多了大皇子可怜兮兮的模样,倒是叹着气不再说了。大约她也跟她一样,以为早就将自己的善良扔到狗肚子里面去了,结果最后才发现,其实她还在你身上……这世上最悲伤的事情莫过于此,想当好人当不了,想做个没心没肺的坏人也不成。

    皇帝去了骊山七天之后,终于回了宫里。回宫后来南玉宫里时,大皇子正好在她宫里。

    皇帝看到大皇子很是冷漠的皱了皱眉,问道:“他怎么在你宫里?”

    大皇子好像是感受到了皇帝的不喜,有些害怕的抓着南玉的袖子藏到了她身后去,藏好后又忍不住伸出头来怯怯的看着皇帝,想上去亲近皇帝又不敢。

    南玉想缓和一下气氛,于是哈哈笑道:“臣妾天生丽质,美貌无双,后宫里只要是雄的都难挡臣妾的魅力,所以你儿子自从太液湖边看到臣妾之后,也惊为天人,念念不忘,拜倒在臣妾的石榴裙下,自此隔三差五的就来臣妾宫中以解思念之情。”说完自己继续哈哈笑。

    只是皇帝明显没有被她的冷幽默逗笑,抬眼看了她一眼,脸上还是淡淡的。

    南玉只好连忙闭上嘴巴,然后将太液湖边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皇帝听后倒是没再说什么,对身后的张公公招了招手,道:“给你带了只雪貂回来。”

    然后张公公提了一个笼子上来,里面放了一只雪白雪白的雪貂,小小的,还没有巴掌大,躺在笼子里呼呼大睡,看起来十分可爱。

    其实南玉一向没有什么爱心,不怎么喜欢养宠物,更不会养宠物。以前常婕妤养过几个兔子,交给她照顾,后来一不小心就被她养死了。那时候她和常婕妤的关系还好,没有什么事。再后来常婕妤又养了只八哥,又被她养死了,那时候她和常婕妤已经撕破脸了,结果她被常婕妤罚给一只八哥摔盆送终,现在想起来都还是屈辱。

    不过皇帝送了,就没有她拒绝的道理,哪怕她其实不怎么喜欢,也表现得十分欢喜的模样,笑着道:“谢谢圣上。”说着往笼子里瞧了瞧,笑道:“哇,它真可爱。”

    张公公将笼子打开将小雪貂轻轻的拿出来,对南玉笑道:“美人,您可以将她拿在手上轻轻摸一摸它。”

    南玉为了表示自己对皇帝的礼物很喜欢,笑着道:“真的吗,可以吗?”

    张公公道:“当然可以。”说着就将雪貂放到南玉的手上。

    南玉将雪貂拿在手上,看它一直在睡觉,于是好奇的按了按它的头,它没醒,又用力的再按了按,还是没醒。南玉想看它怎么样才会醒,然后掐着它的尾巴拉了拉。

    皇帝皱着眉道:“你小心些,别把它吓着了。”

    结果他话音刚落,南玉掌上的雪貂突然发出“咝咝”像蛇一样的声音,南玉一受惊吓,将手上的东西一扔,雪貂撞到桌子上,“咯”的一声摔到地上,然后不动了……也不知道摔死了没有。

    南玉惊吓的看着地上的雪貂,然后再转过头来怯怯的看着皇帝,然后马上认错一般的低下头去。老天作证,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而皇帝也是看了看地上的雪貂,再看了一眼做了坏事的南玉,心里认定了她是故意的,用手指着她,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最后还是张公公动作比较快,连忙过去将雪貂捡起来,用手在它身上碰了碰,过了一会,雪貂身子动了动,张公公这才松口气,对皇帝和南玉道:“幸好,雪貂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