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宫妃记 > 第30章

第30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宫妃记 !

    第三十章

    再之后,摇光殿里人仰马翻。

    南玉亲眼看着皇帝不顾形象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走过去,从张公公手里将雪貂抱过来,一边喊道:“乖乖,朕的乖乖,你摔疼了没有?”说着将雪貂放到自己的脸上,听雪貂气息虚弱的“咯咯”声,又自问自答的道:“什么?摔得很疼?对不起,都是朕没有保护好你。”

    南玉:“……”

    画风转变太快,她都没有反应过来。

    再再之后,皇帝将太医署的那一帮太医全都召了进来,阵仗大的,差点让人以为是南玉要死了。

    这最后一句绝对不是玩笑话,南玉是亲眼看着戚贵妃、赵修媛等人的宫女跑到摇光殿来,故作伤心又忍不住幸灾乐祸的问:“李美人怎么了?是不是真的病得很重?”等到后面知道差点摔死的只是一只雪貂,又失望的走了。

    再然后,南玉看着皇帝脾气暴躁的指着太医道:“你们若是不将乖乖治好了,朕要了你们的脑袋。”

    而太医则是既无奈又战战兢兢的乱七八糟的说了一堆让人听不懂的话,将皇帝糊弄了一通,看着太医们无奈的表情,南玉觉得自己都能猜出他们的心声:“圣上,我是太医啊太医啊,不是兽医,朕的不会治疗这种毛茸茸的动物。”

    看着这样的皇帝,让南玉都觉得自己那一摔简直是罪不可恕的罪过。南玉有心想要安慰安慰他,走过去拉着皇帝的袖子道:“圣上放心,那雪貂没有摔出毛病来,还活着呢。”

    皇帝却将自己的袖子一甩,怒对她道:“你别碰朕,你这个狠毒的女人,朕的乖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朕要你偿命。”仿佛摔的不是一只动物,而是他老婆。

    南玉乖乖的走到旁边罚站去了,大皇子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很有义气的陪在他旁边一起罚站。于是那天在摇光殿里的人可以看到的是,殿里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一起低着头拉拢着脑袋,形成了一道十分和谐的风景线。

    不过经过这件事南玉也多少明白了,皇帝送雪貂给她当宠物都是假的,只怕是他自己很萌这种毛茸茸的动物,但为了保持形象又不敢表现出来(大男人特别还是一个当皇帝的男人,喜欢的应该是老虎、狮子这种威猛的动物啊,怎么能喜欢雪貂这种女孩子才喜欢的动物呢,会被人看成娘娘腔的),所以找了个名目养在了南玉这里,反正以后他常来摇光殿也一样可以看到的吗。

    后来南玉专门去打听了一番,果然,皇帝虽然将喜欢表现的很克制,但跟随他身边的人多多少少还是猜测到了他的喜好,所以宫里的下人们投其所好,在上林苑、骊山这些地方,养了一堆雪貂啊、兔子啊、小猫啊、小狗啊这一类毛茸茸的小动物。

    好在雪貂并没有摔出毛病,大约就是当时晕眩了一下,然后有一点点脑震荡之类的,休息了一段时间,就又能活蹦乱跳了。

    最后这只雪貂还是养在了南玉宫里,皇帝指着南玉要她将功赎罪,要好好照顾他的“乖乖”,要不然为他是问。

    后来,“乖乖”这个名词就成了雪貂的名字,也不知道是皇帝一开始就取好了的,还是叫着叫着叫习惯了的。皇帝现在几乎天天都来南玉这里,一进来就跑到笼子里看雪貂,一边“乖乖”“乖乖”的叫,亲/热得像是他老婆。

    外面都说,李美人果真受宠,连她宫里的宠物受伤了,皇帝都重视得将整个太医署的太医召了进来医治,简直是“万千宠爱在一身”,只有南玉自己知道,在摇光殿里,雪貂的受宠程度超过了她这个活生生的倾城佳人——南玉都快成照顾皇帝宠物的老妈子了。

    南玉虽然没有养宠物的经验,但照顾雪貂还是很精心的。雪貂这般受宠,南玉还觉得一定要跟它打好关系。

    可惜这只雪貂跟他的主子一样傲娇和爱记仇,大约记得当初是南玉摔的它,南玉每次端着鸡肉过来想讨好它时,它就眼睛一撇,然后转个身,将屁股对着她。而且这只雪貂还很会谄媚上意,皇帝来的时候,则亲亲热热的去蹭皇帝的手,还爱趴到皇帝身上去,将皇帝萌的不行。这让南玉很是感叹了一下,果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会养出什么样的宠物。

    大皇子还是会隔三差五的来南玉的宫里,皇帝也渐渐习惯了他的存在,只是对这个唯一的儿子依旧不亲热,甚至及不上对雪貂的十分之一。

    大皇子有些害怕这个父皇,每次皇帝来的时候,他便表现得怯怯的什么都不敢做。他又表现得十分想亲近这个父皇,想亲近又不敢亲近。

    有一次皇帝将雪貂放在小几上逗弄的时候,南玉和大皇子就坐在旁边。大皇子时不时的转头看一下皇帝,又看一下小几上放着的雪貂,然后低下了头,脸上表现得又落寞又羡慕。

    皇帝难得的好心情,以为他也喜欢雪貂,于是问他道:“你也想摸一摸乖乖?那你摸一摸吧。”说着拉了他的手放到雪貂身上。

    尽管大皇子并不是想要摸雪貂,只是对雪貂能得到皇帝的关爱表示羡慕,但这是皇帝第一次对他表现得那么亲近,他甚至还拉了他的手,大皇子很高兴,于是眼睛亮亮的对着皇帝笑了笑,目光璀璨,仿佛那一刻间世上所有的东西对他都是芳华。

    大皇子在雪貂身上很轻很轻的摸了几下,他大约是想对皇帝表示自己的高兴,有些讨好的对他比划了几下,声音兴奋的“啊啊”了几声。

    皇帝听着他的声音和比划的手势,眉头皱了皱,然后转过头去。有一瞬间,南玉甚至觉得她在皇帝的脸上看到不忍和歉疚,藏在平静的表情下面,很深很深的地方。

    皇帝其实是个挺自私和自我的人,“我可负天下人,但天下人不可负我”的那种,所以这两种情绪不常出现在他的身上。可是南玉确定,她并没有看错。

    南玉觉得,皇帝对大皇子或许并没有外面传的那样冷漠。那天在太液湖边嘲弄取笑大皇子的四个内侍已经被皇帝处置了。

    而至于他为什么对大皇子表现得这么漠不关心,或许也只有他自己知道。有时候做皇帝,也有他无奈的地方。

    到了七月,楚王那里果然传来世子病重的消息,楚王送了自己的嫡长女宣城郡主代世子入京,送郡主进京的人还带来消息说,世子病重得一度差点救不回来的地步,楚王夫妇甚至考虑着要挑个姑娘给他冲喜。

    皇帝对此没有表现得任何不高兴,他甚至还颇有兴致的在麟德殿给她举行了洗尘宴,请了自己的一众后妃姐妹姐夫妹夫来作陪,然后美其名曰为了表示亲近,直接将宣城郡主的住所安排在了宫里,再之后,选了三四个美女送到了楚地,说是给楚王世子冲喜用的。

    这是明晃晃的直接在楚王身边安排探子了,他还不能不接受,更不能让这几个美人无缘无故死了,除非他现在就想跟皇帝撕破脸,然后起兵造反。

    宣城郡主是个美人儿,还是个身带忧郁气质且冷冰冰的美人儿。不过作为一个被父母放弃的,送进京来当质子的弃子,宣城想不忧郁想不冷冰冰也难。

    她自进了京之后就将自己关在自己的宫殿里,做好了质子的本分,并不怎么出门。

    到了八月,时值岁贡,万国来朝,众夷归化,皇帝顺势宣了各地藩王进京,共享盛举。

    除了以世子病重唯由滞留藩地的楚王,皇帝其余的八个王叔皆进了京,这其中就包括了先帝的同母弟蜀王。

    先帝和蜀王一个排行第三,一个排行第六,两人相隔了四岁,皆非皇后嫡出,而是文宗的阴贵妃所出。文宗晚年,皇帝嫡出的悼太子在做了二十多年太子之后,等不及亲爹老死,联合了亲娘举兵逼宫,事败后被文宗一刀给咔擦了。后来先帝打败了其他一众兄弟,登上了帝位。

    蜀王虽然是先帝亲弟,血缘跟皇帝比别的亲王要亲近一些,但不管怎么样也只是一个王爷,还是一个比起其他藩王来要安分守己的王爷,南玉本来是没什么好关心的。

    但事情就出在某一天晚上,南玉显得发慌,又见外面月色正好,于是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出来闲逛。结果闲逛着闲逛着,突然闲逛到成安宫中。

    成安宫是东内苑的一所藏书阁,因为地处皇宫偏僻,平时比较人迹罕至,所以管得也不大严。南玉小时候被罚饿肚子时,就经常跑到这里来偷东西吃。

    她曾经还在这里遇到一个同来偷吃的长得很漂亮的小内侍,那内侍用自己的美貌诱惑她,问她能不能将偷来的东西分一半给他,她一时花痴将自己偷来的所有苹果都给了他,他还答应第二天带一只烧鸡来报答她,后来她还在这里等了好多天,结果那位骗人骗心的内侍到现在都没有将答应的烧鸡带给她。

    这个地方是南玉童年时候的一段回忆,对南玉来说有一丢丢不同的感情。于是南玉趁着没人走了进去,偷拿了桌子上的几个苹果,躲在以前她常躲的地方准备回忆回忆小时候。

    结果她在啃完半个苹果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有脚步声。

    南玉还以为是哪一个来这里幽/会的宫女和内侍,她担心现在出去会吓到人家,所以没有出去,她甚至还停止了啃苹果,准备等宫女和内侍幽完会离开之后她就出去。

    结果那两人进来了之后静了一会,一个女人感慨的声音突然传来,她说:“阿襟,我们三年未见了。”

    南玉听完那个声音之后,瞬间草泥马呼啸而过,彻底风中凌乱了,卧槽,卧槽,那声音太熟悉了,那是戚太后的声音啊!

    然后又是另外一个声音传来,是一个男子的声音:“是啊,三年了,娘娘您过得好吗?”

    这次南玉手上的苹果彻底掉下来,下巴差点脱掉,这是蜀王朱襟,蜀王朱襟的声音啊。

    他不是应该在京城蜀王的别邺里,为什么会出现在皇宫里?

    叔嫂两人独处一室,说得还是那么暧昧不清的话,不令人想入非非都不行……太后和蜀王,这真是好大的一盆狗血。

    太后道:“有什么好不好的,总算没有被皇帝逼死。”说着又顿了一下,叹道:“你与我生疏了许多,你以前叫我阿棠的。”

    蜀王道:“以前是年少无知,如今君臣有别,自然要谨守君臣之礼。”

    太后沉默了一下,不知道是伤感还是如何。

    南玉将啃了一半的苹果放在地上,悄悄的站起来,轻轻拿开书架上的书卷,从书架的缝隙里看出去,然后看到太后穿着尚宫的衣裳,做尚宫的打扮,而蜀王则是穿着太监的衣裳。两人站在一起背对着南玉,然后还继续说了什么。

    他们再说了什么南玉已经没有认真听了,直到太后又说了一句:“阿襟,你知不知道,昊儿是你的……”

    她话没说完,蜀王就已经打断她道:“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

    南玉听得差点要晕眩,哪怕太后没有将接下来的话说完,南玉都已经猜到她没来得及说出口的两个字是什么了。先帝被戴了好大的一顶绿帽啊!吴王朱昊,吴王朱昊,他是……

    消息太劲爆,南玉差点承受不住,轻轻拍着胸口在消化这个消息。

    而后太后又用遗憾的语气道:“我只遗憾,没能让我们的孩子当上皇帝,皇位本该是我们的孩子的。”她说着又有些愤恨的道:“先帝嘴里说着最爱这个孩子,结果最后还是让那个宫女生的贱种当了皇帝。”

    蜀王叹了一口气,像是无奈,最终道:“你放心,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替你达成,就如当年你说要进宫做皇兄的妃子,我便将你送到了皇兄身边一样。昊儿,我会帮他的。”

    然后太后伸手握住了蜀王的手,柔声叫了声“阿襟。”想说什么,但却最终什么都没说。

    蜀王又道:“我会留几个人在你身边,以后你和昊儿有什么事,让他们通知我就可以了。”

    南玉觉得自己的心脏练就得,已经没有任何消息能惊吓住她了。

    南玉将书卷塞回书卷里,准备重新悄悄藏起来,结果脚不小心动了一下,踢到自己放在地上的苹果,苹果滚了两滚,发出十分轻微的声音。

    蜀王警觉,突然眼神锐利的往后看了一眼,厉声道:“谁?”

    南玉心脏“噗通”了一下,心里喊道,完了,她惊破了这么大一桩秘密,难道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外面的太后还在问蜀王:“你听到了什么?”而蜀王现在大概正在往她的方向上走来。

    南玉左右看了一下,想要找一个藏身之所。结果这时候却一个人影闪了出来,捂住她的嘴巴就沿着书中书架间的过道将她带了出去,南玉不敢声张,更看不到抱住她的人是谁。

    那人走到房间的最后面,打开一道暗门,拖着她就闪了进去。

    等到了另一座宫室,她被放开,她这才回身看清楚是谁,然后惊呼了一声:“圣上?”

    皇帝穿着素衣圆领的常服,自己找了一张凳子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这才问她道:“你三更半夜的不睡觉,跑到太安宫去干什么?”

    南玉问道:“圣上三更半夜的不睡觉,也跑到成安宫去干什么?”

    皇帝举着茶盏看了她一眼,不回答。南玉只好笑着道:“圣上跑到成安宫去干什么,臣妾就去干什么。”

    南玉搬了一张凳子放到皇帝旁边坐下,然后谄笑着道:“臣妾发现圣上您的行踪挺神出鬼没的,而且你身上好似有很多秘密。”

    皇帝简直在找所有能嘚瑟的机会嘚瑟起来,此时一副骄傲的表情,道:“当然,朕是皇帝,行事自然与常人不同。”

    南玉转个身做了个想吐的动作,然后才回过身来笑着奉承道:“是是是,圣上独一无二,天子骄子,行事自然不是跟我们常人一样,臣妾看不懂画风也是应该的。”

    皇帝继续骄傲嘚瑟。

    南玉又问道:“圣上,您刚才也听到了吧,你说太后说的是不是真的,吴王不会真的不是先帝的血脉吧?”

    皇帝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而是道:“父皇晚年虽然糊涂了些,但也不是这么好糊弄的。”

    南玉道:“那你的意思是说吴王其实是先帝的儿子?可是刚才太后不是这样说的,难道是太后是为了拉拢蜀王帮自己和吴王,骗了蜀王?”

    皇帝又道:“朕的这位蜀王叔也不是这么好糊弄的。”

    南玉听得糊涂了,那这吴王究竟是不是蜀王的孩子啊。

    南玉想到先帝虽然疼爱吴王,但最终却将皇位传给了皇帝。皇帝的意思究竟是说先帝最后发现了吴王不是自己的儿子,所以没有传位给自己这个疼爱的小儿子呢,还是说太后骗了蜀王,而蜀王要当情圣心甘情愿被太后骗呢。

    哎,吴王这个孩子的身世,可真够复杂的。

    皇帝没有打算继续解释给南玉听的意思,站起来对南玉道:“走了,回去吧。”

    南玉只好跟着站起来,结果突然想到了什么,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然后惊吓道:“完了,我的簪子好像掉在成安宫里了。”

    皇帝回头看了一眼她的发髻,发髻上原本插簪的地方突然空掉了一边。皇帝道:“你的簪子现在只怕已经到了蜀王或太后的手上了。”说着拍了拍她的肩,一副幸灾乐祸的语气道:“明面上的暗算,朕能替你挡着一些,至于暗地里的杀人灭口什么的,你知道,皇宫的守卫一向不怎么严,不然蜀王今夜也不会这么容易潜进宫来了,你就自求多福吧。”说完扔下吓呆的南玉,转身走了。

    南玉连忙跑上去跟上,抱着皇帝的手臂,差点要哭了的道:“圣上,圣上,您不能不管臣妾呀,臣妾还要陪你一辈子呢。”

    皇帝脚步轻松的道:“朕不是说了吗,明面上的暗算朕会替你挡着,暗杀之类的,朕也没有办法。”

    南玉哭丧着脸道:“那你赶紧多调遣一些羽林卫来保护皇宫啊,再给我身边派一支羽林卫保护,要武艺精湛的那种。”

    皇帝拒绝道:“不行,现在是岁贡之时,宫里随意调动羽林卫,外面还以为宫里发生了什么,容易引起人心惶惶,不利于民心,也不利于我大汤在各小国里面树立良好形象。”

    南玉道:“圣上就不怕有刺客混进宫里来,要刺杀圣上。”

    皇帝停下脚步,低头看了南玉一眼,道:“哦,朕身边有暗卫保护,不怕刺客。”说完又抬脚走了。

    南玉连忙追上去,一边追一边喊着:“圣上,圣上,您别丢下臣妾呀!”

    南玉不敢回摇光殿,怕半夜就被人突然暴毙了。

    她跟着皇帝一路回了紫宸殿,一夜都黏在皇帝身上,皇帝去沐浴就跟着去沐浴,皇帝睡觉的时候就跟着挤到他床上。皇帝倒是没说什么,由着她粘了上来。

    然后接下来的几天,除了皇帝出恭或上朝,南玉几乎是形影不离的跟在皇帝身边,吃饭睡觉跟着他一同吃,皇帝在甘露殿批折子读书的时候,她也跟着去,她现在除了皇帝身边,连摇光殿都不敢回。

    皇帝一开始还觉得身边有条小尾巴有趣的很,被粘了一段时间突然感觉有些烦了,赶她回自己宫去。

    结果南玉坚决道:“不回,坚决不回,就算你要砍我脑袋也不回。”

    皇帝身边有暗卫,摇光殿里可没有。

    皇帝看着她,她还真以为皇宫随便什么刺客都能进来啊,蜀王那天能进来,那是他有意放水。

    可是无论皇帝说什么,南玉就赖在他身边不愿意走了。不管刺客能不能混进来,反正现在最安全的地方就是皇帝的身边,小心使得万年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