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宫妃记 > 第34章

第34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宫妃记 !

    第三十四章

    皇帝站起来,背着手看着窗外,然后道:“你姐姐走了有三年了吧,时间太久远,朕的记忆也渐渐模糊了。只记得性子十分温柔,喜爱琴棋书画,喜欢朕在书房办公的时候,她就在旁边或下棋或作画,一呆就能呆一整天,也不觉得无聊。明明她是正妃,戚氏时常对她不敬,她也不爱计较。”

    戚贤妃笑了笑,道:“姐姐的确是个很好的女人,美丽贞洁,温柔大方,和臣妾的母亲一样。圣上知道吧,姐姐的琴棋书画是跟臣妾的母亲学的,臣妾的母亲是个很有才情的女子。倒是臣妾,不如母亲和姐姐。”她说着像是在回忆般,又道:“以前在庄子上的时候,日子虽然过得清苦,但因为有母亲和姐姐,其实日子也是过得很幸福的。姐姐像母亲,一样的多才多艺,一样的傻,会为了所爱的人不顾一切。”

    戚贤妃坐在皇帝身后,她没有看到背对着她的皇帝,嘴巴不以为意的一撇,不知是对她,还是她嘴里美丽贞洁的母亲和姐姐。

    戚贤妃叹了口气,继续道:“也不知道母亲和姐姐在地下会不会遇上,地下阴冷,两个人若遇上了,相互依偎却也不会觉得寒冷。”

    皇帝没有说话,只是望着窗外发呆。

    窗外月色如凉,偶尔能传来树叶的沙沙声,有月色从窗纱上射进来,铺在宽阔的床榻上。

    戚贤妃转个身,看着身边已经熟睡的皇帝,神情温柔。

    他的呼吸清浅,大约是被李美人气狠了,眉头微皱,连睡梦中脸上都还有一股怒色。微佻的凤眼,连闭着的时候都那样好看。眉毛很浓,透着英气。厚厚的耳垂,像是圆润的玉。嘴唇很薄,微微往上翘,人们常说,薄嘴唇的男人大都薄情负心……可是你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很俊朗的男人,俊朗而成熟,一不小心就引得女人身陷其中。

    她想起了姐姐,她曾经是不是也是这样一点点的为他着迷,最后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在每一个与他同床共枕的夜晚,看着他,然后越来越爱他,最后为了他不顾一切,如同飞蛾扑火。

    她伸手过去,一点一点描摹着他的眉眼,嘴巴和鼻子,最后回到他的眉头上,又一点一点抚平他微皱的眉头。

    可是过了一会,她的手又僵在了他的眉头上面,然后握紧了拳头收了回来,脸上也变得冰冷。

    她觉得愧疚甚至屈辱,这个是她的仇人,他为了他的皇位,纵容了戚融害死了她的姐姐,害死了深爱他的姐姐。戚融是胸手,他则是帮凶。他甚至比戚融更可恶,他利用了姐姐对他的爱,让姐姐心甘情愿的为他去死。

    她想到了姐姐临死前的一句不悔,她不悔为他死。可是这个男人做了什么,他享受着皇位带来的权势,享用着他后宫的那些女人,他忘记了姐姐,他甚至喜欢上了另外的女人。

    薄嘴唇的男人负心薄幸,这样的男人,她怎么能对他动心。她不该如此,她对不起姐姐。她进宫的唯一目的是为了姐姐报仇,而不是纵容自己爱上这个对姐姐负心的男人。

    她转过身,背对着皇帝不去看他,然后将自己整个都环抱起来,仿佛这样,她就可以阻止自己去爱上这个男人。

    而在同一个时间,让人以为是睡熟了的皇帝却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眼神清醒而锐利。

    皇帝一连五天都歇在了薛贤妃的甘泉宫,这换句话说,皇帝已经连着五天没有进南玉的宫门了,这在南玉被封进后宫之后,还是头一次。

    南玉一开始还觉得皇帝不来没什么,他现在脾气这么暴躁,谁向上前去触他的霉头,不来更好。

    可是渐渐的,南玉就觉得没那么好了,她感觉自己好像真的要失宠了。

    她一开始的宠爱太过盛隆,大半年来几乎可以说的宫闱独宠,猝然之间皇帝连着五日不来她这里,给人落差太大。倘若皇帝只是不来她这里也还好说,可以解释成皇帝朝政繁忙啊,最近要静一静心啊什么,可问题是,皇帝却又一连五天歇在了薛贤妃宫里。这难免让人觉得,是不是皇帝终于腻了她这个新人,然后重新回到薛贤妃这个旧人的怀抱里面去了。

    南玉失宠,后果很严重。比如说王昭容不再让大皇子来她这里了,再比如说尚食局给她送的饭菜不那么令人如意了,再再比如说,她宫里的人出去,别的宫的人对她们不再那么恭敬了。

    一开始的时候,六局二十四司的人对她还只是试探,比如说饭菜偶尔送晚一点什么的,但在后来见皇帝对此无动于衷,不见出来替她撑腰,在想要巴结戚贵妃的目的之下,对她就越来越过分了。比如说把她的份例偷工减料,再比如说将上一餐的旧菜往她宫里送等等。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南玉也不是不懂,哪怕是王昭容这么快就想让大皇子和她撇清关系,她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好抱怨的。这宫里就是这样,份位什么的都是虚的,皇帝的宠爱才是实打实的,锦上添花的人常有,指望人给你雪中送炭是比较不可能的。

    但上面这些,都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南玉得罪了后宫戚太后和戚贵妃两座大山,如果失宠,没有了皇帝的庇护,南玉觉得自己很危险。

    戚太后和戚贵妃现在还没对她出手,那是因为她们还在观望皇帝的态度。若是再多个十天半个月皇帝不进她的宫里,南玉保证,一个比一个急不可耐的想将她往死里整。

    在这种危机四伏的情况之下,南玉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去找皇帝,来一个从内到外从心灵到身体的交流。

    南玉在心里哭,就是满地打滚死皮赖脸,抱着皇帝的大腿爬也要爬到皇帝的床上去啊。

    只要睡一晚就好了,哪怕让她经历一番那天晚上死去活来的折磨,然后让她第二天再喝一碗难喝到像在喝硫酸的药,她也要让皇帝跟她睡一晚。

    要是睡一晚之后皇帝原谅她当然最好,不过以皇帝记仇的性子,这基本上不可能。就是不行,先度过了眼前的难关也再说。

    和弦对她的决定表示很是欢迎,对南玉道:“那你快点去吧,千万别等了。我已经提你打听好了,圣上就在甘露殿里。衣服什么的也不用换,你现在穿的就是最漂亮的那件。去的理由我也帮你找好了,你就说是去给圣上送汤,汤我也替你熬好了,已经装好在食盒里……”

    南玉:“……”

    和弦说着,又转头吩咐雪芽把汤带上,然后推了南玉出门,一边推一边道:“见到圣上记得语气要温柔一点,好话要多说一点,要主动先认错。还有,我就不去了,我让雪芽陪你去。”圣上发起火来不知道会不会殃及池鱼,她就不去做这条池鱼了。

    说完大约是怕南玉反悔不愿意去,还马上让人将宫门一关,阻止了她的回头路。

    南玉看着已经关上的宫门,心里在咆哮,到底我是主子还是她是主子。

    南玉气哼哼的转过头,然后带着雪芽走了。

    但她在去甘露殿的路上,先遇上了左卫大将军薛定,也即薛皇后和薛贤妃的父亲。看样子是在甘露殿里刚刚面完圣出来,正要往后宫薛贤妃的宫里去。

    说起来薛定的名声其实也是不大好,薛家在文宗时期诸皇子争储时候站错了对,站到大皇子赵王一派去了,虽然到后面看情形不对及时抽身,后面免了灭族之祸,但到先帝登基后对薛家一直不大待见,薛家便也渐渐势微了,一直等到先帝后期因薛定军功不断才渐渐重新起势。

    薛定有个原配唐氏,是薛家落败后所娶,这个唐氏也即薛皇后和薛贤妃的生母。唐氏年轻时小有才名,嫁薛定属于下嫁。后来据说是薛定为了前程权势,抛弃糟糠之妻,无故休弃唐氏,将唐氏和薛皇后和薛贤妃母女三人赶到庄子上居住,自己另娶了河东柳氏嫡支嫡女,引得唐氏最后抑郁而终。

    薛定因为停妻另娶之事,在外面的名声也不大好,但这并不妨碍人家家庭事业两得意。如今薛定官至左卫大将军,家庭幸福美满,跟继妻柳氏琴瑟和谐,生有一对子女,家中无一妾室。总之就是,要多得意有多得意。

    说起来,薛定算得上人品不好,但皇帝用人,向来只看有没有用,从来不看人品问题,所以薛定在外头再怎么被骂,却也阻止不住皇帝对他的重用。

    南玉见到他的时候,薛定也看到她。

    薛定虽没见过这个女子,但看她的穿着打扮,猜测这应该是圣上最近新宠的那位李美人,于是走过来对南玉行礼道:“臣见过美人。”

    南玉看着他轻笑道:“是左卫大将军啊,大将军这是见圣上刚出来?”

    薛定道了一声是,顿了顿,又接着道:“臣还要去面见贤妃娘娘,就先告退了。”说完行了个礼。

    南玉道了一句“大将军慢走”,然后就看着他走远的身影,心里叹口气道,其实这也是个十分英挺的美男子啊,还是南玉喜欢的成熟大叔型的,只是可惜是属于渣男那一款。

    叹息完摇了摇头,带着雪芽继续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