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宫妃记 > 第35章

第35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宫妃记 !

    第三十五章

    南玉还以为进甘露殿的时候,还要花费点功夫才能进去。结果没想到,守门的内侍根本没拦她。

    张公公甚至亲自出来宫门处迎她,他上次挨了皇帝二十大板,大约是伤还没好,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怪异得很。

    他一边迎着南玉进来,一边跟南玉道:“美人进去跟圣上好好说道说道,圣上心里还是有美人的,美人将圣上哄好了,整个紫宸殿和甘露殿的宫女内侍都感激美人……”圣上最近脾气太暴躁,作为随时在皇帝身边伺候的内侍,真得有些承受不住啊!

    南玉心道,她还想别人把皇帝哄好了,然后她一辈子感激他呢。大家都指望她,她指望谁去。

    张公公等将南玉迎进了门,对她作了个揖,然后道:“圣上就在里面,美人进去吧,奴才就先下去了。”说完自己马上遁了,将硝烟浓烈的战场交给了南玉,顺便还替她关上了门。

    南玉只好继续往里走,然后便看到皇帝坐在甘露殿里那张巨大的雕龙翘头案前,手上拿着一本书,却是半天都不翻一页。

    看见她进来,皇帝睥睨了她一眼,然后“哼”了一声,道:“甘露殿的奴才现在是越来越不会办事了,什么阿猫阿狗都放进来。”

    南玉在心里骂了一句,如果我是阿猫阿狗,你就是阿猪阿牛!

    心里骂完,面上又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来,用春天般温暖的声音笑着对皇帝道:“圣上读书一定辛苦了吧,臣妾熬了汤,圣上不如停下来休息一会,臣妾伺候您喝口汤?”

    说完将食盒里的汤倒出来,跪在地上高高的举过头顶,求着皇帝享用。

    皇帝将手上的书放下来,转过身看着她,声音依旧冷冷的道:“李美人,朕不过宠了你几天,你便骄纵得连宫规都忘记了吗?朕的膳食是可以胡乱准备的吗,这汤让人试过毒了没有?”

    南玉在心里忍。

    她对着皇帝笑笑,举着碗的手收回来,自己喝了一口汤,然后再笑笑,温柔似水的对皇帝道:“看,没毒的。”再将汤举过头顶。

    皇帝却“啪”的一声将手拍在桌子上,站起来怒盯着南玉道:“你大胆,竟然将喝过的汤端给朕,让朕来喝你的口水脚?”

    他奶奶的,抱着她滚床单的时候,将舌头伸到她嘴巴里来,不知道刮了她多少的口水,那时候还说甜来着,现在嫌弃个什么劲儿。什么都不用说了,她就知道他是故意要折腾她的。

    简直令人忍无可忍,她抬头看了皇帝一眼,最终泄气的想道,还是得继续再忍。

    南玉从地上站起来,将手上的汤碗放到桌子上,然后一把扑到皇帝身上死命的抱住他,然后做出悲伤的模样道:“臣妾知道圣上最近在生臣妾的气,臣妾也知道错了,可是圣上,您听臣妾解释。”

    皇帝却不想听她什么解释,反正她无论说什么都肯定是借口,这个女人嘴里就没有几句真话的。她以前将这些哄骗忽悠人的本事用在太后和贵妃身上,他不觉得有什么,反而觉得有趣,但没想到有一天,她却将这些本事用到了他身上来,简直可恨还有放肆……

    她真以为他非她不可吗,他偏要冷落她看看。他得让她知道,这个后宫里面,他不是非她不可,但若是没有他,她却连活都活不下去。

    他看着她像八爪鱼一样扒着他的手,冷酷的道:“放手,给朕放手。”

    南玉却越加紧紧的抱住他,声音啜泣的道:“不放,死也不放。”

    皇帝伸手出来掰她的手,时不时的还想将她往外推,南玉则一边与他的力气作抗争,一边努力的解释,道:“……我知道我不该骗圣上,可是臣妾真不是故意的,臣妾不是不想为圣上生孩子。臣妾这么爱圣上,恨不得替圣上生一窝的崽儿。臣妾只是觉得,现在不是生孩子的时候。圣上又不是不知道,之前后宫有多少的妃嫔怀过孕,最终却都没能平安生出来,臣妾也是怕怀了孩子,臣妾到时候却没能力保护他,反而让圣上伤心失望一场。就算孩子能平安生下来,现在朝政还不稳,圣上要用心前朝的事,还要再分出精力来保护孩子,臣妾,臣妾也是怕圣上您会太辛苦。”

    她说着又啜泣起来,继续道:“圣上,您可以生臣妾的气,但是不能误会臣妾对您的心。臣妾对您的一片真心,如滔滔江水,可昭日月,请圣上明察!”

    皇帝越发气得心肝疼,这个女人永远可以将谎话说得这么理直气壮,什么怕保护不了孩子,都是借口,真要喜欢一个人,是会不顾一切想要生下他的孩子的,哪怕再多危险困难也会披荆斩棘。她说得再多,也否认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她对他没有心。

    他一开始就知道,她依靠上他,都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活下去而已,从头至尾,她都是将他当成了自己活下去的工具。

    可是,他是天下之主,他是这个天下最有权势的男人,而且他模样还不差,他还对她很好,他还救了她,而她若是没有他,现在还不过是一个宫女而已。皇帝有些酸涩而委屈的想,这世上除了他,哪里还能找得出更出色的男人,她凭什么看不上他。

    皇帝胸口的某个地方酸酸涩涩的,那是一种莫名的情绪,是一种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情绪,有点像是恼恨,又有点像是委屈,总之不太好受。

    皇帝是眦睚必报的性子,有人让他不好受了,他便也想让他也难受一下。

    他低下头来,埋脸在南玉的脖子上,狠狠的咬在了她白皙细腻得如瓷器一般的肌肤上。

    南玉觉得疼死了,空气中有淡淡的血腥味,她甚至觉得皇帝是不是打算咬断她的喉咙,直接让她血液流尽而亡。

    但她不敢放手,可能一放这个机会就错过了。

    她转头也将脸放到了皇帝的脖子上,当然她不是咬,而是细细的舔,然后亲吻到他的耳垂,顺便往他的耳朵里吹口气。

    她感觉到了他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咬着她脖子的牙齿松开,然后她便看到他的皮肤泛起了小小的疙瘩,耳根越来越红,那殷红的颜色从耳朵一直往下蔓延到了脖子上。

    南玉有些得意的想,至少她还是能轻易挑起他的情/欲的。

    然后她感觉到了皇帝猛地一下将她推开,然后将她压到了那张翘头桌的边沿,桌子猛的晃了一下,桌子上放着的汤碗摔了下来,“哐当”的一声。但这声音没有打扰到又气又狠,眼睛因为情/欲而变得发红的皇帝用力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

    南玉在这样的事情上从来不被动,她也伸手去扯皇帝身上的衣服。

    南玉身上的大袖袒领比皇帝繁复的黄绫袍要好脱一些,等南玉将皇帝身上的衣服脱下之后,两个人*着身子,南玉一下子跳到了皇帝身上,用腿夹住了他窄瘦的要,手抱着他的脖子低下头。她头上的簪子晃动了一下脱落了下来,乌黑的头发柔顺的垂落了下来,落在了皇帝的脸上和眼睛上。

    皇帝一只手扶着她的腰,一只手拨开她的头发,然后便抱着她脚步有些急切的往屏风后面的卧榻上走去了。

    一切如南玉希望的那样,床上来一场就好了,只是这一场来得有些剧烈。

    南玉从甘露殿出来的时候是被人扶着出来的,她原来的衣裳早就被皇帝撕毁了,好在好听墙根的张公公一听里面情形不对,马上让人去摇光殿给她另拿了一身衣裳过来。

    等到回了摇光殿,南玉将自己泡在浴桶里,和弦看着她身上大大小小的痕迹,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道:“年轻人,悠着点,纵欲伤声!”

    南玉瞪了她一眼,怒道:“你以为我想啊!”

    皇帝后面太狠,弄得她都想揭竿而起不想伺候了,她是靠着什么坚持到最后的,是毅力,以及对生命的热爱。

    其实她对皇帝说的那些也不全是假话,顶多就是真假掺半吧。她不想生孩子,的确是有担心后宫的人会对她不利,她会防不胜防的一部分原因。何况戚贵妃这样讨厌她,却还会顾忌着不敢动她,多少还是觉得她的威胁不够的缘故,万一她怀上了孩子,以戚贵妃的狠毒和变态,逼急了她,说不好真的会不顾一切先杀了她再说。

    但另一个原因,还是她觉得不爱皇帝吧。在她看来,委身于皇帝那是为了活下去不得已而为之,可是孩子,却是联系两个人的血脉,应该是相爱的两个人创造出来的结晶,而她,却并不想和皇帝有这么深的联系。

    她不讨厌皇帝,甚至感激他,是他竖起了一道城墙保护了她,但是还没有到达爱的地步。

    和弦大约也是觉得有些理亏,不敢再说话,往她浴桶里倒了点舒缓疲劳的精油。

    南玉又对她道:“诶,去给我那个镜子过来。”

    和弦转身去给她移了一面铜镜过来,南玉对着镜子微微转了转头,用手摸了摸脖子上被皇帝咬过的地方,疼得嘶嘶的叫起来。

    脖子上面留了两排明显的牙印,似乎还有淡淡的血迹,铜镜看不大清,也不知道被咬的伤口有多深。南玉想到皇帝咬出了这两个牙印之后,在床榻上又不断的去舔上面的伤口。南玉在心里骂道,真是狗来的。

    南玉又问道:“圣上没让人端了药过来?”

    和弦摇了摇头。

    南玉松了口气,没送药就表示皇帝态度有所松软,总算不是一个坏消息。结果这个时候,外面就有人来传,张公公来了。

    南玉和和弦对视了一眼,果然还是高兴得太早了。

    和弦出去了,一会之后又重新走了进来,手上没有却没有端着南玉预想的黑乎乎的汤药,反而拿了一个小瓷盒子,用来装药膏的那种。

    和弦道:“张公公是送药来的,说是看你伤得不轻,他手里有一瓶圣上之前赏赐的伤药,特意给你送了来。”

    南玉有些脸红,她任是思想开放,因为那什么伤了那个地方,现在还被人提出来,也总是会觉得不好意思的。

    和弦又有些邪恶的笑着问道:“等一下你是自己上药,还是你自己来?”

    南玉将药抢过来,道:“我自己来,用不着你。”说完脸越加红了。

    和弦倒是禁不住偷笑起来,过了一会又道:“你说这会不会是圣上让张公公给你送药来的?圣上伤了你,不好意思自己赏药,便让张公公偷偷给你送来,要不然张公公一个每根的人,圣上没事赏他这种伤药做什么。”

    南玉道:“圣上心思诡异,行事哪里是我等猜得着的。”

    南玉看着手中的药膏,也希望是和弦说的那样。如果真是那样,至少雨过天晴了吧。

    不过南玉明显放心得太早了,自那以后,皇帝虽然重新光顾摇光殿,但态度时好时坏的。

    态度好的时候也赏赐她东西,抱着她喊爱妃爱妃的,但态度不好的时候,连喝的茶用的碗都挑剔,动不动就罚跪的,简直是将帝王的喜怒无常发挥得淋漓精致。

    摇光殿里也是随着皇帝的阴晴不定,一时如春天般灿烂温暖,一时又如冬天般寒风冽冽;一时如沐春风,一时又水深火热。摇光殿的人,上至主子下至宫女内侍,全都如同生活在冰火两重天,每次皇帝来的时候,都要仔细研究过皇帝今天的表情,再决定是退避三舍还是上前近身伺候。

    便如今天,皇帝刚刚为南玉端给他的茶太烫了发了一顿脾气,连着送茶上来的雪芽都被骂了一顿,整个摇光殿里的人都被吓得战战兢兢。

    其实宫女都是学过伺候人的,考试通过了才能毕业的,茶温该多烫怎么可能不知道,说来说去,皇帝就是想找茬。

    皇帝发完脾气之后却没有走,反而跑到后面的小花园去了。等到吃晚膳的时候,南玉不想去触皇帝的眉头,又不能不管皇帝,于是对和弦道:“你去将圣上请进来吃午膳。”

    和弦也不想去,道:“凭什么我去,是你将他惹怒的,你自己去。”

    南玉道:“我是主子,你是宫女,我吩咐的事你不能不去。”

    和弦扁了扁嘴,跺着脚不甘不愿的往小花园去了。

    皇帝正站在园子里的一颗夹竹桃前,背着手不知道在想什么。

    正是夹竹桃开花的季节,上面开满了粉色的花朵,皇帝就站在树下,周身看不到刚才的暴躁,反而显得十分平和。

    和弦对着他行了个礼,然后道:“圣上,美人请您回去用膳了。”

    皇帝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手将一朵夹竹桃的花枝勾了下来,鼻子凑到上面闻了闻。

    和弦想他大概还是在生南玉的气,有心想替南玉说两句话,于是道:“圣上您别再生美人的气,美人其实是很在乎您的,圣上不理睬美人的那几天,美人天天睡不着觉吃不好饭,晚上做梦都在喊着圣上,奴婢见了都有些不忍心,圣上……”

    皇帝这个时候却回过头来,手指竖在嘴巴上面,“嘘”了一声。

    那声音仿佛带着魔音,让和弦怔了一下。皇帝却将那朵夹竹桃的花枝折了下来,然后轻脚走到和弦跟前。

    他的表情很是温柔,凤眼上扬,龙章凤姿,满身风流,带着一股魅气,让人忍不住晕眩。和弦忍不住呼吸短促了一下。

    皇帝却在这个时候对她扬眉一笑,让和弦突然觉得“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这样的话,其实并不是只能形容女人的。

    皇帝慢慢的抬起手,将夹竹桃绾在了她的发髻上,然后赞叹道:“果然楚楚佳人,容华若桃李。”说着又认真打量了她一眼,道:“你,很美。”说完越过她,然后往摇光殿里进去了。

    和弦愣在那里,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然后殷红的颜色一寸一寸的湮没了她的肌肤,脸上如同朝霞一般,红得发烫。

    她捂住自己的脸,惊叫了一声,然后像疯子一样在原地转了几圈,红着脸捂着自己的脸直接跑回自己的房间去了,关上了门。

    她捂着自己还砰砰跳的胸口,有一种东西仿佛想要从那里里破胸而出。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发髻上的花枝,然后将它取了下来,上面的花朵还是还是鲜艳的,粉红的颜色就像是她现在的心情。到底是十六七岁的姑娘,少女的旖思一经撩拨便破土而出,像云朵,像花儿,令人美得不可思议。

    和弦觉得自己这样不应该,可却仍是止不住的脸红心跳,脑袋里不断浮现的,是刚才他替她簪花的一瞬间,那么温柔,仿佛能融化到人的心里去。

    她连忙挥了挥头,想要将那些不应该的念头从自己心里挥去。

    而在前面用着晚膳的南玉亲手替皇帝布了箸,然后夹了一块玉簪鸡放到皇帝的碗里,接着满眼期待,小心翼翼而讨好的看着皇帝。

    皇帝看了她一眼,然后拿起筷子将那一块玉簪鸡夹起吃起来。

    和弦从端着酒壶从里面走出来,抬眼看了皇帝和南玉一眼。

    其实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变化,衣服还是原先的衣服,鞋子也没有换过一双,唯一小小有变化之处,就是头上的夹竹桃被摘了下来,换了一朵玉兰绢花。

    但仿佛这小小的改变依旧被皇帝看在了眼里,然后投去了惊艳的一撇。可就是这简单的一撇,却仍是让和弦平静下来的心重新砰砰的跳起来。

    她不敢再看,连忙低下头去,低着头将酒端了过去。

    南玉还觉得奇怪,刚刚她让和弦去喊皇帝回来用膳,最后皇帝回来了,怎么和弦却没回来。

    皇帝却突然在自己的杯子旁边敲了敲,对和弦道:“替朕倒酒。”

    和弦低着头道了一声是,然后执起酒壶走过去,低着头替皇帝将酒满上。

    和弦觉得自己现在的脸上一定是红的。其实她和皇帝明明没有什么,但她却总觉得偷偷摸摸在干什么一样,有一种刺激得让人心跳加快的感觉。

    皇帝又瞥了她一眼,然后才端起酒杯喝起酒来,喝酒的间隙偷偷瞄了一眼旁边的南玉。南玉正在跟一只螃蟹做抗争,十分专心致志的用筷子将螃蟹掰开来,取里面的蟹黄吃,对他周边的事仿佛若无所觉。

    皇帝看得心里越发气了,将手上的酒杯砸在桌子上,看着南玉加大了声音对和弦道:“再给朕倒一杯。”

    南玉抬起头来道:“给我也倒一杯。”说完又重新低头剥螃蟹去了。吃螃蟹怎么能没有酒呢,要是有菊花酒就好了。

    皇帝气得差点想砸杯子,狠狠的剜了旁边的内侍一眼,道:“这螃蟹这么难吃怎么送上来的,赶紧给朕撤下去,谁做出来的螃蟹,让他自己去领十大板。”

    内侍吓得差点要跪在地上磕头请罪,抖着声音道了一声是,连忙上来要将螃蟹撤下去。

    南玉对着皇帝抱怨道:“圣上您都没有吃,怎么知道味道不好。”她还以为吃了她的鸡肉就算没事了呢,怎么现在又作了。

    皇帝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南玉不敢再说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内侍将螃蟹端走。她的螃蟹,可怜的螃蟹,现在已经是秋末了,过了这段时候,再想要吃就只能等明年了,为什么要剥夺她吃它们的机会。

    和弦有些失望,刚刚那种会令人耳红心跳的气氛经过螃蟹事件荡然无存。

    她走过来问南玉道:“美人,你还要酒吗?”

    南玉心里也有气,虽然她也知道自己有错在先,但被欺压得太过了,她也是有气性的。她看着皇帝气哼哼的道:“倒,我今晚要大醉一场。”他爱作就作去,她不伺候了。

    她气皇帝比她更气,指着自己的酒杯气道:“给朕也倒上。”

    于是一顿晚膳,最后变成了心里年龄在三岁以下的一对年轻人超级无敌幼稚的拼酒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