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宫妃记 > 第39章

第39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宫妃记 !

    第三十九章

    洛京,蜀王别邺。

    蜀王刚刚踏进儿子的房间,便看到儿子正对着伺候她的侍女发脾气。

    他的脸色依旧憔悴苍白,坐在床上用那只手未受伤的手将侍女递过来的药挥到地上,然后骂道:“你是怎么伺候的,这么烫的药也端给本世子喝,来人,给本世子拖出去打二十大板。”侍女吓得连忙跪在地上哭着求饶。

    自从知道自己的一只手和一条腿废了之后,蜀王世子的脾气便有些暴躁。

    蜀王挥了挥手让侍女下去,然后走到儿子的床边坐下,才开口道:“你这又是何必,跟这些伺候你的人又有什么关系。”

    蜀王世子坐在床上不说话,脸上有浓浓的不甘和愤恨。

    蜀王叹了口气,然后才又接着道:“圣上封了你为中王,自古没有既做了亲王却还做着亲王世子的道理,回到藩地之后,我就会上表另外请封你的弟弟为世子,阿爹提前告诉你,是希望你心里有个准备。”

    蜀王世子冷冷的“哼”了一声,道:“圣上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封了他一个没有藩地的亲王,他便不得不失去蜀王世子的位置,从世子变亲王,看起来是升了,实则明升暗降。

    他没有封地,以后便还得居住在蜀王藩地,等到阿爹百年之后,他的弟弟们继承蜀王爵位,他难道还要看他那些兄弟的脸色过日子吗?圣上真是好算计。

    真是没想到,当年昏庸无能得连他都看不起的人,如今将帝王算术样样都学了个精透。一出刺客事件,将楚王算计进去了,将阿爹算计进去了,连他也一块儿算计进去了,而他们甚至无处伸冤。

    不,或许他从一开始就是精于算计的人,当年怕是他故意藏拙,不仅将太后骗过去了然后在没有任何势力的情况下在宫中活了下来,然后连他都一块儿算进去了,他当年不该如此大意,在吴王出生后他能一直坐稳太子之位而没有被废,又怎么可能是什么无能之辈。

    蜀王世子又问道:“阿爹准备什么时候启程回藩地去?”

    蜀王道:“等你身体好些我就向圣上请辞,越快越好。宫里的御医未必会尽心救治你的手和腿,等回到蜀地,阿爹再另外给你找好的大夫来,或许你的腿和手还有希望。”

    蜀王世子的眼睛燃起了点点的希望来,但很快又熄了下去。皇帝既然要毁了他的手和腿,又怎么可能会给他留下这个希望,他的手和腿都伤到了骨头和筋脉,就算医治得再好,以后也少不得要拄着拐杖了。

    想到这里,他满胸的怒火便无处发泄。

    蜀王也觉得叹息,这个儿子是他的嫡长子,也一直是他最出色的儿子,今后变得残疾,他不可能不遗憾不叹息。好在,他并不是只有一个嫡子,也不是只有一个儿子。

    蜀王站起来道:“你好好休息吧,洛京还有很多官员和事情需要打点,阿爹出去办事。”说完拍了拍他的肩,然后转身准备出去。

    可是没等他走两步,蜀王世子却又开口问道:“阿爹,吴王真是你和太后的儿子吗?”

    蜀王顿了一下,回过头来看着他,却没有回答。

    蜀王世子却淡笑了一下,继续道:“我如今,倒真希望吴王是您的儿子了。”

    太后和阿爹有私情,他从前担心吴王是阿爹的儿子,会威胁了自己的地位。可是如今,不管阿爹以后能不能大业有成,他一个残疾了的儿子,都不可能再继承阿爹的大业。他最知道阿爹的性子,只怕如今他已经是被他放弃了的儿子。

    可就算他得不到,皇帝毁了他的手和脚,也别想他能咽下这口气。不管谁当皇帝都好,他都看不得皇帝能依旧坐在皇位上。不过是个宫女生的下贱胚子,凭什么让他们俯首称臣。

    蜀王道:“不管他是不是阿爹的儿子,你们才是阿爹最看重的儿子,你不要多想,好好养伤。”

    说完又准备欲走,眼睛不经意又撇到他没受伤的那只手握着一个玉佩,皱了皱眉,又跟他道:“你趁早还是将手上的东西毁了吧,留着被人知道就是个把柄,万一让圣上看见,你想想会有什么下场。”说着顿了一下,又接着道:“她都死了三年了,你也该走出来了。这世上什么女人得不到,想着个死人做什么。”隐约有些嫌他没志气的意思。

    蜀王世子将拿着玉佩的手藏回袖子里,然后轻轻摩挲着,脸上有些许的落寞。过了一会,他才道:“她毕竟是为了我们才死的。”

    蜀王道:“我知道,阿爹并没有否认她的功劳。等以后若是大业能成,阿爹自然会给她追封尊荣。”

    蜀王世子在心里哼笑道,人都死了,追封尊荣有什么用。

    蜀王顿了一下,又接着道:“你说她当年没有将我们供出来吧?这次圣上对付我们的事,一直都透着诡异,我们蜀王府一直以来都表现得安分守己,忠心朝廷,有哪一个地方让圣上看出破绽来。”

    蜀王世子马上道:“不会,我知道她的性子,她爱我,便是死也不会做出不利我的事。”

    蜀王想了想,也觉得是。倘若她当年真的供出了他们,最后也未必会死了。皇帝留着她做反面探子岂不是更好。

    蜀王世子想到什么,又突然笑了起来,道:“阿爹不如在宫里找个人多接触薛贤妃,当年她与我说,她们姐妹自小相依为命感情很好。她当年死于非命,薛贤妃进宫未必没有留了报仇的心思,你让人多透露点消息给她,让她知道自己的姐姐当年死得多么惨烈,推她一把早点下决心报仇。”

    蜀王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只道:“你好好养伤,外面的事情自有阿爹。”说完转身走了。

    而此时在宫里,南玉这里则是另一番的情景。

    南玉很无聊,躺在榻上翘着二郎腿哼着歌,手上举着一本话本。

    皇帝怕她无聊,从宫外替她搜罗进来的民间传奇话本,大约有点像是现代的故事汇,全都是一些短小的故事,像什么《侠女聂真娘》啊,《盗侠一枝桃》啊之类的。故事都没什么新意,且全都是文言文,又没有标点符号,看起来颇为费劲,但用来打发时间最好了。

    和弦走进来,对她翘起来的腿拍了拍,道:“仪容,注意点仪容。”

    南玉将腿放下来,但嘴上还是不满的道:“在自己宫里还怕什么,自己的地方,还这么紧张的要端着仪态,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和弦转头瞪着她,警告道:“平时不养成好习惯,万一在圣上面前不小心做出不雅的动作来怎么办,殿前失仪可是大罪。”

    南玉举着手道:“好好好,你有理,我投降。”

    和弦又道:“发髻也歪了,我替你整一整。”

    说完伸手将她头上的发髻扶了扶,发现有些散了,干脆将头发全部打散,也不用梳子,三下两除二的将头发重新结上,再戴上金簪步摇,还从旁边的花瓶里折了一朵木芙蓉出来,绾在她的头发上,然后拍了拍手,道:“好了。”说完又去移了镜子过来给她照。

    南玉照了照镜子,然后夸了一句:“和弦,你梳发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和弦道:“那当然,可惜以前在长信宫王昭容不爱打扮,我的手艺一直没有发挥的余地。”

    正说着,雪芽从外面走了进来,对南玉道:“美人,昭容娘娘在门外称要见您。”

    南玉和和弦对视了一眼,问道:“她来做什么?”

    王昭容虽然常让大皇子往南玉这边来,但自己却不爱跟后宫的人交往,并没有来过南玉这里。

    南玉不大耐烦招待她,正要拒绝,雪芽却又加了一句,道:“昭容娘娘没有明说是怎么回事,只说什么求美人救救大殿下什么的。”

    南玉道:“大皇子怎么了?”

    雪芽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南玉对她道:“让王昭容进来。”

    王昭容进来的时候,却是整个人都处在惊慌之中,眼睛肿肿的,好像还哭过,进门的时候忘记看脚下,踢到门槛还踉跄了一下。一看到南玉,都没顾得上南玉给她行礼,整个人就扑倒了南玉身上,抓着南玉的手臂道:“妹妹,你救救翌儿,妹妹,求求你救救翌儿,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

    南玉被她摇得整个人都要散架了,急忙推开她道:“你先跟我说清楚,大皇子发生什么事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救。”

    王昭容却咬着自己的手背哭了起来,南玉看着她,简直要无语了,现在哭有什么用,赶紧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啊。

    王昭容哭了一会,才一边继续哭一边继续道:“翌儿被贵妃带走了,我去仪瀛宫问贵妃要,贵妃却不肯让翌儿跟我回来。求求妹妹,求你帮我将翌儿带回来,我一辈子做牛做马报答你。”

    南玉问道:“贵妃莫名其妙的,为什么要将大皇子带走?”

    王昭容拼命的摇着头道:“翌儿什么都没做,他什么都没做,我知道贵妃一直都看翌儿不顺眼,她看所有圣上其他女人生的孩子都不顺眼。这几年后宫没了这么多孩子,哪一个没有贵妃的手脚在里面……”

    南玉连忙挥手打住她:“你停,你停,你打住。”她可不想听这些什么后宫的阴私,而且这么多宫女在旁边呢,注意点措辞。

    南玉反正知道从王昭容嘴里问不出什么东西来了,干脆穿了大衣,带着雪芽并王昭容身边的幻香往仪瀛宫去了。

    在路上的时候,幻香才将发生的事情告诉她。

    原来是幻香今日带着大皇子来南玉这里的时候,在路上刚好遇上戚贵妃。戚贵妃那天在万岁山上的时候,没有被刺客所伤,结果因为扑上去想要替皇帝挡剑的时候,被皇帝这么一推倒在地上,结果脸上磕到石头,然后磕出了个口子。

    其实本来就是一个很小的口子,养几天也就好了,但主要是它的位置在脸上。

    女人看自己的一张脸,有时候看得比命还重要。戚贵妃有毁容的危险,最近脾气都不怎么好,现在连在自己宫里脸上都蒙着块纱,将伤口遮掩起来。

    大皇子在路上遇到戚贵妃的时候,大约是对她脸上蒙着的纱好奇,然后仰着头多看了两眼,但戚贵妃自己心里作用,非觉得大皇子是在嘲笑她的脸。然后以大皇子没有给她行礼不懂规矩为由,将人将大皇子带到仪瀛宫,说要亲自教导大皇子规矩。

    幻想愤愤不平的跟南玉道:“其实大殿下多大点孩子,平时又不会听不会说话的,只怕连“嘲笑”这个词是什么意思都没搞明白,哪里就能嘲笑贵妃娘娘了,贵妃娘娘根本就是看大殿下不顺眼,也不知道她在仪瀛宫里会怎么折磨大殿下。“

    南玉挥挥手道:“行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赶紧去将人要回来再说。“戚贵妃是不敢这么光明正大的伤大皇子的性命的,但给点苦头吃却是肯定会的。

    南玉到的时候,戚贵妃正坐在内殿里喝茶,身边站着玉槿,见到南玉进来,冷笑一声道:“哟,真是稀客,没想到李美人还会来本宫的宫里。“

    南玉进了门,然后隐隐约约的可以听到从另外一个房间里,传出一个麽麽的声音在道:“大殿下,您这跪的姿势不对,还请您跟着奴婢学,再跪一次。“

    南玉在心里冷哼,原来戚贵妃所谓的教导就是这样,让一个四岁的孩子不断下跪?

    南玉走过去,笑道:“看娘娘您说的,想臣妾当初也是仪瀛宫出来的,对仪瀛宫这个故地怀念得很。其实臣妾是早就想回来看一看的,就怕娘娘您会不高兴。“说完对戚贵妃屈膝道:“臣妾见过贵妃娘娘。”

    戚贵妃根本不叫起,南玉干脆自己起来了,然后找了个凳子坐下。

    戚贵妃放下手中的茶碗,然后有些阴狠的对南玉道:“不知道李美人来本宫宫里有何贵干?”

    南玉也不准备跟她绕弯子,道:“听说娘娘您将我儿子带走了,臣妾来将我儿子带走。”

    戚贵妃冷笑道:“本宫倒不知,大皇子什么时候成了李美人的儿子了。”

    南玉道:“臣妾不是说了吗,臣妾爱乌及去,圣上的儿子就是臣妾的儿子。”

    戚贵妃懒得跟她打嘴仗,直接道:“没有!”说完就对身边的玉槿道:“玉槿,送客。”

    南玉道:“怎么可能会没有,臣妾现在还听到了他的声音呢。”说完从凳子上站起来,循着那麽麽的声音往关着大皇子的房间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喊道:“翌儿,母妃来带你回家了,你不要怕,母妃马上来救你,绝对不让母夜叉欺负你。”

    戚贵妃气得要命,开口道:“给本宫拦住她。”

    很快便有内侍上前来拦在了南玉的前面,南玉狠狠的瞪着他们道:“你们敢,本美人告诉圣上,让他全要了你们的脑袋。”

    事实证明,皇帝这面大旗永远都是很好用的,拦她的人犹豫了一下,然后她身边的雪芽和幻香便一边两个的将内侍推开,然后南玉便往前面继续走去。

    房门外面也有两个宫女守着,看见南玉拦着不开门,南玉看着她们道:“不要命的就继续拦着,伤了本美人的一根头发丝,本美人让圣上灭你们九族。”

    说完一人一脚的将两个人踢开,然后自己推开门进去。

    戚贵妃已经在后面跟上来,挥手给了一个没将她拦着的其中一个内侍一巴掌,骂道:“饭桶,怕她让圣上要了你们的脑袋,就不怕本宫先要了你们的脑袋。”说完狠戾的瞪了他们一眼,然后继续往前走。

    而南玉推门进来的时候,一眼便看到了被两个宫女按着跪在地上的大皇子,他的前面,是一个面相刻薄的麽麽。小小的一个人,眼泪饱含着眼泪,却又有些倔强的忍着,显得尤为可怜。

    看到南玉进来,他好像终于找到了依靠,眼眶里的眼泪流了出来,想要挣开宫女过来,却又被宫女按得紧紧的挣扎不开。

    南玉走过去,伸手给了按着她的两个宫女两巴掌,推开他们将大皇子拉了起来,然后牵着他的手道:“走,我们先回去,回去让你父皇找他们算账。”

    戚贵妃却在这时也走了进来,让人拦着门口,然后对南玉道:“李美人,本宫摄理后宫,大皇子不懂规矩,本宫暂代中宫之责,代为管教大皇子,天经地义,大皇子你别想带走。”

    大皇子很害怕戚贵妃,一直往南玉身后藏,然后紧紧的抱着南玉的大腿,身上害怕得在抖。南玉摸了摸他的脑袋安抚他,然后才道:“我今天还非将他带走不可了,你就是再大也只是贵妃,不是皇后,想要代理中宫之责,等你问过圣上再说。”说着对她冷笑了一下,继续道:“你信不信我在圣上面前吹几句枕头风,你连摄理后宫的权利都没有。你说在圣上心里,是我比较重要还是贵妃娘娘你比价重要。”

    南玉说中了她的痛脚,戚贵妃气得走过来,举起手想要给南玉一巴掌,一边骂道:“你这个贱人。”

    南玉干脆将脸伸过去,道:“你打啊,你打啊,我正好还觉得没有证据回去跟圣上告状。”

    戚贵妃恨得咬碎了牙,最终却将举起的手握成了拳头,然后慢慢的收回了来,咬牙切齿的道:“你以为你能得宠多久,圣上迟早会厌弃了你这个贱人,回到本宫的身边来。想想你从前主子的下场。”

    南玉将大皇子交给幻香,然后慢悠悠的道:“娘娘说的是哪一个主子,臣妾伺候过不少主子,娘娘您也是臣妾其中的一个,娘娘想要指代谁呢。”她说着看戚贵妃的脸,含着笑道:“臣妾能得宠多久不知道,但至少臣妾被圣上爱国宠过,不像某些人,凭着娘家坐的份位再高又如何,圣上不爱她就是不爱她,死乞白赖的也不爱她。还说什么圣上迟早会回到她身边来,嗬,圣上在她身边呆过吗。”

    戚贵妃气疯了,扑过来道:“本宫要撕烂了你的嘴。”说着举起一双指甲尖利的手,就要往南玉脸上抓过去,南玉吓得伸手一挡,她没抓到她的脸,反而抓在了她的手上,雪白的小手臂,顿时出现了几条深深浅浅的血痕。

    南玉没想到她突然会发疯,看着自己的被伤的手臂,也气道:“你敢抓伤我,你这个恶巫婆,心狠手辣的坏娘们。难怪圣上不爱你,看看你狠毒的这张脸,我是男人也不会爱你。”

    戚贵妃气道:“你再说,你再说,你这个贱人,本宫要毁了你这张脸,圣上不就爱你这张脸吗,本宫毁了你的脸看圣上还爱不爱你。”说完扑上来要抓她的脸。

    南玉一边绕着宫女跑着躲一边道:“我就说,我就说,你一定不知道圣上在我跟前是怎么说你的吧,圣上说讨厌你,还说迟早要废了你,要将你打进冷宫。”

    幻香看着她们要打起来,连忙带着大皇子走远了,雪芽想要上前来帮她,可惜南玉又跑又躲的,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帮,只能站在那里干着急。

    戚贵妃指着旁边的宫女和麽麽道:“给本宫将她捉住。”

    宫女和麽麽蠢蠢欲动的想要上来抓她,她道:“看你们谁敢,你们主子要毁我的容,但你们若是敢帮着,圣上知道了,圣上就算拿你们主子不能怎么办,你们想想自己的脑袋够不够硬吧。”

    宫女和麽麽听着,连忙又将缩出来的脚收了回去。

    戚贵妃身胖,追着她没一会就气喘吁吁的停在那里消息,眼睛依旧像是淬了毒一样的看着她,道:“有本事你就别跑。”

    南玉心道,不跑等着让你毁容吗。

    她还嫌气得戚贵妃不够,继续道:“你一定不知道,圣上还跟我说过,他说以后等我生下儿子,就立我为皇后,立我生的孩子为太子。等那时候,连你都得给我磕头跪安。”

    戚贵妃道:“你一个宫女出身的贱人,你以为你做得皇后,你儿子做的了太子,别做梦了。”

    南玉哼道:“你可别忘了,圣上也是宫女生的,圣上的生母如今也被追封成了太后,葬在了先帝的旁边。”

    南玉打算继续给她一剂猛药,最好气死了她才好,于是又道:“不怕实话告诉你,其实我一点儿也不喜欢圣上。可是圣上宁愿宠着爱着哄着我这个不爱她的女人,也不愿意喜欢你这个爱着他的贵妃。啧啧,贵妃娘娘,你做女人这么失败,连我都替你可怜。”

    可是这一剂猛药,没用到戚贵妃身上,却反而不小心错用到了自己身上,因为此时雪芽突然惊呼起来:“圣上!”

    南玉转过头去,然后就看到了脸色一脸青黑的皇帝,眼神阴沉阴沉的看着她。而他的身后还跟着和弦,和弦此时的眼神简直想要将她杀死了一了百了。

    哦,老天,她刚刚说了什么混账话,她能不能现在就杀了戚贵妃然后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