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宫妃记 > 第40章

第40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宫妃记 !

    第四十章

    戚贵妃大约也没想到皇帝会来,想到自己对大皇子做的事,怕他责怪,有些不知所措的唤了一句:“圣上……”说着又想到了什么,又高兴起来,指着南玉道:“圣上,你听到了吧,这个女人说一点都不喜欢您,她根本不值得您宠她爱她。”

    说着往皇帝身边走去,拉着他的手臂深情而又有些悲伤的道:“表哥,您看清楚,整个后宫,只有我是爱你的,你为什么看不到?”说完将身子往皇帝身上靠过去,喃喃的道:“只有臣妾是爱您的,只有臣妾最爱你,您睁开眼睛看一看我。”

    皇帝却只是将她推开,眼睛依旧看着南玉,脸色青黑,那双微翘的,看人的时候总带着一股风流的凤眼,此时却像是望不到底的深潭,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南玉虽知道自己不过徒劳挣扎,但还是忍不住道:“圣上,您,您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

    皇帝没有回应她的话,反而对戚贵妃道:“贵妃,你将翌儿带到你宫里来做什么?”

    戚贵妃有些怯怯的道:“臣妾,臣妾……臣妾就是看大皇子已经四岁多了,但规矩却没有学好,想让人教他学一点规矩。”

    皇帝道:“那你现在教好了吗?教好了就让王昭容的人将他带回去。”

    戚贵妃不敢说话,只是有些不安的抓着自己的袖子。

    皇帝看着幻香想了一会,大约是香不出她叫什么名,便只是对她挥了挥手道:“将大皇子带回去吧。”

    幻香道了一声是,然后牵着大皇子过来对皇帝行了行礼,又分别对南玉和戚贵妃屈了屈膝,这才牵着大皇子要走。

    大皇子过来拉南玉的手,想要让她跟他们一起走。南玉现在暂时没有心情理大皇子,拨开他的手,对他挥了挥手道:“你先跟幻香回去吧,我以后有空再去看你。”

    大皇子只好失望的跟着幻香一起离开。

    大皇子走后,皇帝转头再面无表情的看了南玉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转身便走。

    南玉连忙追上去,抱着他的手臂,几乎要哭了道:“圣上,圣上,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这样,你听我解释,我就是想气一气贵妃,这不是我的心里话,我相信我。”

    皇帝想要抽出自己的手,没抽出,只好眼睛凌厉的盯着南玉厉声道:“放开。”

    南玉拼命的摇头,道:“不放,除非圣上您相信臣妾的话。”

    皇帝看着她,很用力很用力的看着她,然后声音有些暗哑的道:“李南玉,你究竟是为了气贵妃,还是在气贵妃的同时说了句心里话,只有你自己知道。”

    南玉道:“臣妾当然知道,这就是句气话,绝对不是心里话。”

    说完跪到地上,抱着皇帝的腿大哭起来:“圣上,我以后再也不敢这样乱说话了,我一定改,圣上你原谅我。圣上你不原谅臣妾,臣妾会心痛得去死的。真的,臣妾现在就心痛得要死了。臣妾对您的心是真的,如果能破开胸膛给您看的话,您一定就知道,臣妾的心里只有你。”

    皇帝蹲下来,看着她道:“那好,你现在对着朕说一句,你爱朕。”

    南玉马上道:“臣妾爱圣上,臣妾非常非常爱圣上,沧海桑田,海枯石烂,臣妾都只爱圣上。”

    皇帝听得却一点都不觉得高兴,反而觉得失望,以及一股难以言说的酸涩。他道:“朕都忘了,你本就是个谎话连篇,惺惺作态的女人,对你来说,爱也是可以随意说出口,并随意利用的,就连你现在的哭,朕都不知道你是真的伤心,还是用来博取朕的可怜。”

    他又伸手捏着她的脸道:“李南玉,朕真是太宠你了,而你也不过是仗着朕宠你而已。”说完站起来,想要抽回自己的腿。南玉拼命抱着对他摇了摇头,就是不肯放。然后皇帝干脆一脚踢在她的胸口上,将她踢开,然后踏着步子大步离开。

    南玉捂着胸口趴在地上,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这一次是真的想哭了。眼眶里湿湿的,有水想要流出来,怎么阻止都阻止不住。她觉得自己心里有点难受,也不知道为什么难受。

    之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她都能理智清楚的,死皮赖脸玩无赖博同情的利用各种方法让他回心转意。这一次事情虽然大条了些,但也不是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若是以往,她应该是越挫越勇的想办法挽回,可是现在,她突然就觉得对所有都灰心丧气了,也不想动。

    和弦走过来,将她扶起来道:“走吧,我们先回去再说。”

    戚贵妃这时候已经整理好了仪容,重新从屋子里走出来了,看到南玉时,又依旧是那个骄傲跋扈,高高在上的戚贵妃,再没有刚才的狼狈。

    她没有想到结果会如此,可如今看,她倒是真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她还得感谢大皇子。她了解圣上的性子,他不会原谅和放过有负于他的人,就像当初对他不好的蜀王世子,他甚至不愿意给他一个痛快,毁他一只手臂一条腿,让他活着面对自己的残疾,对于像蜀王世子那样骄傲自负的人,这会比死更难过。

    她什么都不用做,她等着圣上亲自收拾她就好,她对她动手,说不定反而会博起圣上对她的同情。

    她用得意得有些扭曲的眼睥睨了她一眼,冷“哼”了一声,然后转身往另外一个方向去了。

    南玉最看不得她得意的模样,本来还灰心丧气的此时也活了起来,对着戚贵妃嚷道:“哼什么哼,圣上现在越生气,也只表明他越是爱我,不像你,圣上连跟你生气都嫌浪费时间。”

    戚贵妃转过头来,眼神阴狠的看了南玉一眼,过了好一会,她才将心头的怒火压下去,再次冷冷的哼了一声,道:“本宫看你今后还能不能得意。”说完转身走了。

    和弦和雪芽一人一边扶着南玉回了摇光殿,和弦去拿了药出来,替她擦拭小手臂上被戚贵妃抓出来的伤口。

    南玉想到刚才的事,心里又难受起来,转头看着和弦,埋怨道:“和弦,你这个猪队友,你为什么那种时候去将圣上找来。其实你对圣上死心吧,你巴不得我倒霉然后自己上位吧。”

    和弦气得将药砸在桌子上,然后站起来指着她骂道:“你还敢抱怨,到底谁是猪队友,能说出那种话来的,到底谁才是猪队友。你不知道后宫到处都是隔墙有耳,你说的话就算当时圣上没有听见,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就传到圣上的耳朵里去了。你少呈一点口舌之能,不用那些话来气戚贵妃你会死吗?我才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会跟着你这种主子。”

    南玉用手抹了一把南玉喷洒在她脸上的口水,有些心虚的道:“你说就说嘛,这么大声做什么。”说着又拉了拉和弦,道:“你,你先坐下再说。其实当时我真不是故意的,戚贵妃要来毁我的容,我也是气疯了才会这样说。”

    南玉气得重新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然后道:“圣上有一句话没有说错,他真是对你太宠了,宠得你得意忘形,不知天高地厚,连‘谨慎’两个字怎么写都忘了。想想你以前当宫女的时候,你会这么这么不小心说出这种授人把柄的事吗?”

    和弦拿起药继续给她擦药,然后继续念叨道:“你别老觉得自己不喜欢圣上,觉得跟圣上只是互相需要的关系。其实你不知道,你一直在依靠依赖圣上,反而圣上,需要你什么了?哦,你别跟我说他需要你的身体,圣上富有四海,你真以为他找不出一个比你能在床上更侍候得好他的女人?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其实你就是仗着他的宠你喜欢你而已。你别跟我说你看不出来,你看不出来你敢这样骄横跋扈,任性妄为。你一边不想回应他的喜欢,一边又利用他的喜欢,李南玉,你这个人活着太爱占别人便宜。”

    南玉不敢说话,只是扁着嘴不知道在想什么。

    和弦叹了一口气,然后尽朋友义务给她忠告道:“别说我没提醒你,圣上是什么身份的人,别把他惹急了,等他真的对你冷了心你就知道了,现在的你,没了圣上的庇护,后宫哪里还有你的容身之地。你自己想想怎么去挽回圣上的心吧。”

    说完将手上的药瓶合上盖子,然后拿起另一瓶药,对她道:“把上面的衣裳脱了,让我看看你的胸口伤得怎么样。”

    南玉道:“不用了,那里伤得并不严重。”其实皇帝那一脚并没有踢重,她当时疼了一下,其实现在已经不疼了。

    和弦道:“那好吧,等一下你觉得疼的时候,自己让人给你擦一下药。”说完拿着药下去了。

    乖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跳了进来,在门口左右张望了一眼,然后跑到南玉的脚边,绕着南玉咯咯的叫了几声。

    南玉张开手对它道:“乖乖快到娘亲这里来。”

    乖乖跳了上去,南玉抱住他,摸着他的毛丧气的道:“怎么办,我又惹你爹爹生气了,你爹爹不理我了怎么办?”

    乖乖不知道是不是嫌弃她身上的药味,突然用力的从她怀里睁开,然后跳下来走了几步,有些警惕的回头看了她一眼,又咯咯了几声,给了她一个高傲嫌弃的眼神,然后拖着尾巴走了。

    南玉骂道:“跟你爹爹一个德行。”说完又有些气闷起来。

    南玉休整了一个晚上,到了第二天的时候就不允许自己自暴自弃了,人还是要哄回来的。

    正好昨天晚上她也没睡着,脸上憔悴得很,不用施什么粉黛,就很有“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感觉了。

    她对着自己喊了一句“加油”,然后抱着乖乖,带着雪芽去了甘露殿。哦,这种时候和弦一般是不愿意陪她一起共患难的。和弦这个人,一般都只能同富贵。

    雪芽手上拿着包袱里放着荆条,她走在路上,一边走一边低头对她怀里的乖乖道:“乖乖啊,等一下你要乖一点,去了甘露殿多讨好讨好你爹爹,多在他身上蹭蹭,然后替你娘亲我说几句好话。你爹爹这么宠你,一定会听你的话的哦。若是你爹爹不原谅我,你可就要当单亲孩子了,这多可怜啊,你说是吧。”说完还是不放心,又叮嘱了一遍道:“记得啊,要多替娘亲说好话,乖啊,等娘亲跟爹爹和好之后,娘亲让人做烧鸡给你吃。”说完摸了摸它身上的毛。

    乖乖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咯咯咯的回应了她几声。

    南玉此时的心里还是很轻松的,等到了甘露殿,她将乖乖往皇帝身上一塞,然后跪下来挂上荆条负荆请罪,再念几句表白的话,皇帝就是不能完全原谅她,至少也能消消气吧。

    只是到了甘露殿,门外的内侍却不让她进去。一整个晚上都在面对着皇帝的怒火的张公公从里面走出来,十分幽怨的看了南玉一眼,然后道:“圣上让奴才将乖乖抱进去,美人留下乖乖自己请回吧。”

    南玉有些僵硬的笑了笑,道:“不行,乖乖怕生,不是我抱它进去它不肯进去的。要不这样吧,我替你将乖乖送进去,我保证将乖乖送进去就走。”

    张公公没有说话,只是对乖乖招了招手,道:“乖乖殿下,请您到奴才这边来,奴才带你去找圣上。”

    乖乖伸出头来看了一眼张公公,又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南玉,考虑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的跳到张公公身上去了。到了张公公身上还回过头来依依不舍的看着南玉,好像在说“娘亲你先回去吧,我以后会想你的。”

    南玉看着它在心里骂道:“忘恩负义的家伙。”

    张公公弯腰对南玉行了个礼,然后抱着乖乖进去了。

    如果以为这样南玉就会放弃,那就大错特错了。其实大部分的时候,南玉还是很有百折不挠,百坚不摧的精神的。

    她对着门里面喊道:“圣上,臣妾知道您还在生气,臣妾不敢祈求您的原谅,可是圣上您不能误会臣妾,臣妾做得是有不对,但臣妾对您的心是真的。”说完半真半假的哭着道:“臣妾以前不知道,可是直到发生昨天的事情之后,您生气得不理臣妾,臣妾心里真的很伤心难过,心好像是死了一样。臣妾以前没有爱过人,不知道爱的感觉是什么,一直没有发现自己对圣上的心意,可是臣妾现在知道了,臣妾心里一直都是有您的,臣妾一直都是爱您的。”

    而甘露殿里面,皇帝坐在书案前,手抱着趴在书案上的乖乖,轻轻的揉着它的毛,眼睛深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乖乖从书案上站起来,然后跳到皇帝身上,在他身上蹭了蹭,然后看着门外咯咯的叫了几声,好像是在门外的人求情。

    皇帝抱着她道:“你不要为她求情,那个没良心的东西。”说完摸了摸他的脑袋,又气恨的道:“嘴里没有一句真话,我们以后都不要理她,让她自生自灭好了。”

    外面的声音还在继续:“圣上不肯见臣妾,臣妾就跪在这里,一直跪到您愿意听臣妾的解释为止。雪芽,把荆条拿出来,我要跪在这里负荆请罪。”

    那个叫雪芽的宫女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大约是劝她的话,但她却又高声道:“你不用劝了,我心意已决。”

    然后外面便没了声音,安静了下来。

    张公公站在殿里叹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皇帝一眼,圣上文韬武略,帝谋权术了然于胸,向来自信自负,从来不认为有他做不到的事情,他伺候圣上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失魂落魄。

    他想了一下,然后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甘露殿正殿的大门被打开,南玉看到走出来的张公公,高兴了一下,问道:“公公,是不是圣上愿意见我了?”

    张公公摇了摇头,然后看着跪在地上身上负着荆条的南玉,不知该夸还是该叹,她还真豁得出去,这么多奴才面前,她居然放得下脸面真跪在这里负荆请罪。

    他对她道:“美人,您还是先回去吧,圣上气消了,自然会去找您的。”

    南玉道:“我不走,圣上不肯见我,我就一直跪在这里,直到跪死为止。”说完又伸长了脑袋,对着甘露殿里面大声道:“反正若是圣上不理我,我也不想活了。”说完又对着张公公可怜巴巴的道:“张公公,看在我们之前的交情上,您替我跟圣上说说话呗。您要知道,我可是一直将您当父亲一样尊敬的,您不能看着自己的女儿失神落魄而无动于衷啊。”

    张公公:“……”

    这可真是,怎么就有这么会说话的人儿呢,将他当父亲一样尊敬,他十岁就割了子孙根,可生不出这么会惹事儿的女儿。

    可是“父亲”这两个字到底让张公公心软了一下,然后对自己狠了狠心,对她道:“美人请等一下。”说完又回殿里面去了。

    南玉在后面高兴道:“谢谢公公。”

    说完就跪在外面等,她甚至还伸手整了整自己的衣裳和头发,免得等一下皇帝让她进去的时候仪容不整。

    可最终张公公还是带着失望的脸色出来了,对南玉道:“美人,不是奴才不愿意帮您……”说着深深的叹了口气,道:“美人,得罪了。”说完吩咐旁边的内侍道:“将美人扶出去。”

    其实他说“扶”已经算是客气了,皇帝的原话可是“让人将她给朕扔出去。”

    两个小内侍道了一声是,过来拿掉她身上的荆条,伸手要将她扶起来。

    南玉一边挣扎一边道:“诶诶诶,你们别拉我呀,别动我。我就跪在这里,又不占多大地方,也不碍着你们。”

    内侍道:“美人,请别为难奴才。”

    南玉甩开他们道:“我不为难你们就得为难自己了。”

    偏巧在这时,一个女人娴柔的声音突然传来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南玉循着声音看过去,然后便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薛贤妃,以及提着食盒跟在她身后的碧池,碧池正在拼命的对她使眼色,不知道她想跟她说什么。

    旁边的内侍纷纷放开南玉,给薛贤妃行礼。

    南玉在甘露殿的奴才面前豁得出脸面,但在皇帝的其他女人面前,却不想让人看轻,于是打着哈哈道:“啊,臣妾来探望圣上,哦,已经看完了,正准备回摇光殿呢。结果甘露殿的内侍太客气了,一直拦着不让臣妾回去,让臣妾继续多陪陪圣上。呵呵呵呵,他们真的是太客气了……”说着有些笑不下去了,又马上转开话题道:“贤妃娘娘也来探望圣上?”

    碧池看着她的模样,简直想扶额。

    薛贤妃却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也叹了一口气。南玉昨日在戚贵妃宫里发生的事,因着戚贵妃并没有瞒着甚至是有意让它传到外面去,薛贤妃自然也听说了。戚贵妃也是有些疯了,昨天的事传出来,固然会让圣上因为失了脸面而更加厌弃李美人,可对将这件丢脸的事传到后宫去的戚贵妃,一样不会有好脸色,简直是损人一千自损八百的一招。

    薛贤妃看了一眼身边的碧池,最终还是对南玉道:“李美人先回去吧,等圣上气消了再从长计议,本宫帮你跟圣上说两句话。”

    说完越过她,直接上了石阶。碧池停在那里担心的看了南玉一眼,最终叹了口气,跟着薛贤妃上去了。

    薛贤妃站在门口跟张公公说了几句话,甚至不用经过通报,然后她便直接进去了。

    南玉有些不甘心的跺了一下脚,雪芽看着她问道:“美人,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南玉有些不甘心的道:“还能怎么办,先回去再说。”说完跺着脚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