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宫妃记 > 第43章

第43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宫妃记 !

    第四十三章

    南玉一开始的时候,对自己简直信心满满,看未来的一切简直是不能再美好。

    虽然说率土之滨莫非王土,但大汤幅员这么辽阔,又交通不便,也没有网络什么的,她就不相信,她改名换姓之后藏起来,皇帝能轻易的找得着她。再说了,宫妃逃跑,对皇帝来说怎么说都是一件丢面子的事,皇帝肯定不会动用官府的力量大肆搜寻她,顶多就私下里派人搜一搜,而这又增加了搜寻她的难度。

    她现在有钱,也不缺胳膊断腿,离开宫里,找个隐蔽的村子隐姓埋名,买上几百亩良田,就潇潇洒洒的当个小地主。当然,大汤民风开放,对女子也不是那么苛刻,她虽然已经不是清白之身,但寡妇再嫁、妇女和离改嫁什么的都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如果情况允许,她再找个合适的男人嫁了,然后生几个娃,那就再好不过了。

    虽然说刚离开皇帝就计划着改嫁什么的有些不地道,但她也不是那么无情的人,她就给皇帝守三年吧。死了丈夫也都只用守三年孝呢,她给皇帝守三年也算对得起他了。三年之后,她十九岁,在这个时代年纪算是大了点,但她长得漂亮啊,漂亮无论在哪个时候都是一种拿得出手的资本,所以那时的她在婚姻市场应该也还是有行情的吧。

    她还知道钱不外露的道理,使用金子实在不方便得很,她在柜坊用十两金子换成了一百多两银子,又用银子买了两套男装,然后打扮成男儿的模样,再走在街上便觉得方便多了。

    南玉也害怕皇帝会派出人来找她,在洛京实在不能多呆,所以打算尽早出城最好。等出城之后,她就往南走。她前世的时候家是在杭州,她在甘露殿里看到过大汤的地域图,杭州在这时候应该还叫余杭郡,虽然这时候的余杭郡绝对不会是她前世生活的那个熟悉的地方,但她有这么点联系在,她对这个地方总是感觉亲切一点的,反正她也没地方去,她就准备去那里安家落户。

    可惜的是,理想很丰满,但是现实很残忍。

    她从□□穿到这里的时候是五岁,还没来得及搞清楚这个时代的状况,紧接着被身体的亲爹给卖了,然后在大户人家做了两年的小丫鬟,接着主家出事被抄家,她被罚入掖庭当了宫奴。

    所以尽管她在这个时代生活了差不多十二年,可是她竟然不知道,原来大汤还实行跟□□一样的户籍制度,从一个地方去另外一个地方,过关隘时还要过所!!!

    过所?她前后两辈子加起来活了差不多四十年,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

    所以当她准备出城时,守城门的府兵伸着手问她要过所时,她表现出来的是一脸懵懂不解以及疑惑的表情。

    然后那个年轻的小府兵用力的推开她,摆摆手对她道:“去去去,没有过所出什么城,去尚书省办了过所再来。”

    南玉不甘心,站在那里不肯走,那小府兵见她不肯走,又盯着她道:“还不走,再不走将你抓起来。”

    南玉又想有钱能使鬼推磨,于是偷偷给他塞了二十两银子,谎称过所丢了让他通融通融,结果他将银子收了,却没有通融,还差点将她当做“私度”扣押了起来。幸好她跑得够快,才没陷入牢狱之灾。

    南玉在走向美好未来时,第一步就受了挫折,实在不能不令她郁闷得很。

    她扛着包袱往回走,一路上都在思考怎么解决过所的问题。她自己肯定不能去办的,尚书省是皇帝家开的,她去肯定是自投罗网。而且她没有户籍实在是个很大的问题,尚书省虽然是皇帝家开的,但尚书省的人却未必认得她,万一将她当成偷渡人员关起来那就更糟了。

    而这也不是更遭的,戚贵妃的大伯父,戚太后的兄长戚弘就是尚书仆射,也就是说,尚书省归戚家管,她若去了尚书省,还有一个更大的可能就是,被戚家的人当场就解决了。

    她能想出来的办法有两个,一个是花点钱,从有过所的人手里买一张过所。第二个办法同样是花点钱,找个商队,他们过关隘的时候,她趴在他们的马车底下,偷渡出去。

    但两个办法都不是万无一失,过所审查严格,且每过一个关隘都要检查一次,就算第一个混过去了,第二个也未必能混得过去。第二个是私度,被发现后果更严重。

    南玉叹了一口气,果然生活永远是现实的,根本没有想象中的美好。她甚至都在想,她是不是现在回宫比较好呢?

    可是很快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现在回去,先不说皇帝会怎么惩罚她,单说回去后那就要继续跟后宫的那些女人继续争夺皇帝的宠爱,人生一辈子这么长,全都将心思放在这上面了,一辈子只为一个男人活,以他的喜怒哀乐为喜怒哀乐,这样的生活又有什么意思。

    她在心里给自己握了握拳,道路虽然是曲折的,但前途一定是光明的,绝对不能此时就放弃。

    她迈开大脚,坚定的往前走,她就不信了,在宫里她连智斗戚贵妃和戚太后都不怕,一张小小的过所就能为难得住她,

    而就在这时,她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疾风,有马蹄声急促的传来,她觉得有些不对劲,歪着头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回过头去看,结果她身后有一辆马车像是发狂了一样,疾速的往她的方向上冲了过来,而且眼看着就要从她身上踩了过去。

    她脑子一片空白,惊恐的惊叫出声,连忙捂住了自己的眼,不敢去看。

    结果就在这时,她的身子好似被人抱住,被带着旋转了两个弯,她刚在路旁站定,那辆马车便吹着她的衣摆呼啸而过。

    可是那辆差点碾死她的马车早就被她忘记在九霄云外了,她怔怔的看着眼前救下她的人。

    那是一个很好看很好看的男子,穿一袭白袍,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一句话是这么形容的,君子世无双,陌上颜如玉,此时用来形容眼前的男子,真的是再贴切不过。

    此时他的手还放在她的腰上,他望着她,那目光像是天上的繁星,看着她时,目光像是轻柔的羽毛在脸上拂过,嘴角含着若有似无的笑意,似冬日冰雪上的一抹淡薄阳光。他笑着问她道:“姑娘,你没事吧?”

    南玉轻轻的摇了摇头,眼睛依旧舍不得移开他的脸,然后又娇羞的道了一句:“我没事,多谢公子相救。”

    他唇角含笑,清淡的笑容仿佛是穿梭在林间的清爽的风,他道:“不用客气,不过举手之劳而已。”说完又略有尴尬的对她一笑,道:“不过姑娘,你可否先起来呢?”

    南玉这才反应过来,“哦”了一声,不大好意思的从他身上站起来,接着又想到了什么,惊讶的问他道:“咦,你怎么知道我是女的,我明明穿的是男装。”

    他含笑不语,只是看着她的头。

    南玉伸手摸了摸,这才发现她头上的幞头在刚才已经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满头的乌发此时披散下来。她尴尬的笑了笑,道:“女儿家在外面行走,穿着男装行事要方便。”

    他笑着对他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这个时候,像是他家仆的一个男子已经跑了上来,焦急的对他道:“公子,你没事吧?”说着又骂道:“真是世风日下,现在驾马车的怎么都不看人的。”说完又责怪道:“公子你也真是的,那马车差点要撞的又不是你,你逞什么能啊,万一要是伤着了你,我回去怎么跟夫人交代。”说完又不满的看了一眼南玉,道:“您的命,可比什么阿猫阿狗的值钱多了。”

    南玉十分不满的看了他一眼。这么好的主子,身边怎么尽跟着一个恶奴呐。

    那男子大约也知道自己的下人说话不好听,连忙训斥道:“阿冬,不得无礼。”说完又对南玉拱手道歉道:“阿冬并无坏心,只是过于担心我,还请姑娘不要放在心上。”

    果然奴才和主子就是不同的,连教养都是有区别的。他一对着她说话,她又有些痴痴起来,白痴一样的笑着道:“不放在心上,不放在心上,怎么会放在心上呢。”说完对他屈了屈膝,道:“多谢公子救命之恩,敢问公子大名?”

    他笑了笑,笑容如清风朗月,没有回答她问他大名的话,而是道:“那就好。”说完又有些担忧的看着她道:“姑娘,我看你刚才吓得不轻,没事吧?可要去找个大夫看一下?”

    南玉并没有这么的娇气,正要摆摆手说一句“没事”,但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又马上故作娇弱的扶了扶自己的额头,道:“哎呀呀,我现在确实有点不舒服,心跳得厉害,有点想吐,脑袋晕乎乎的,连眼前的东西都要看不清楚了……”说着又一边“哎呀”“哎呀”的叫,一边装作想要晕倒一样去扶住他的手。

    男子连忙扶着她,一边伸手替她轻轻的拍着背,一边道:“你大概是吓着了,我还是送你去看大夫吧。”

    那恶奴家仆此时又不满起来,劝他道:“人又不是公子你吓的,何况你已经救了她了,公子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何况她刚才明明没事,现在看着根本就是故意装出来的,她没安好心,想要赖着公子你,公子你别被他骗。”

    南玉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在心里骂了一句,然后又马上装作一副不想麻烦别人的样子,对男子道:“公子你还是走吧,我自己去看大夫就可以了。虽然我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支持到医馆,但是,就算我晕倒在了半路上,我相信也一定能遇上像公子您这样的好心人的。万一要是倒霉没有遇上好心人,反而遇上了歹徒,那也只能是我运气不好,跟公子绝对没有关系……”说着便要哭要哭的,一边推开他扶着她的手,一边准备自己要走。

    男子听她说得惭愧起来,连忙警告的看了阿冬一眼,然后重新扶起南玉道:“姑娘,还是我送你去医馆吧。”

    南玉心里暗爽了一下,笑着对他道:“那就多谢公子了。”说完一边依靠在他身上被他扶着走着,一边回过头来得意的看着那家奴。

    阿冬只好跟上去,一边却仍是不甘心的嘟囔道:“公子,她看起来真不是什么好人,您一定不要被她骗了。我忠言逆耳,等你被她骗了你就知道了,我说的一点儿都不会错的。我们出来的时候,夫人就跟我说了,说您就是太善良,容易被人利用,让我好好看着您,现在我劝不住您,我对不起夫人……”

    总之一直碎碎念的,一直到了医馆他都还没念完,南玉听得都要耳朵生茧了,也不知道这位公子是怎么忍受他伺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