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宫妃记 > 第45章

第45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宫妃记 !

    第四十五章

    皇宫,宁寿宫里。

    戚太后正睡在床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做了噩梦,她突然“惊”了一声,然后突然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的心砰砰砰跳得极快,眼皮也一直在跳,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连忙对着床外喊了几声:“阿官,阿官。”

    官麽麽连忙跑过来,撩起帐子,一边对戚太后道:“是,娘娘,奴婢在呢。”

    戚太后松了一口气,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戚太后听着皱了皱眉头,正想问发生了什么事,这时候一个宫女却匆匆的跑了进来,脸上带着极度慌张的表情。

    戚太后连忙看着她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宫女慌慌张张的对她屈了个膝,然后走过来对着她的耳边说了几句话。戚太后睁大了眼睛,然后连忙下床准备要出去看看。

    官麽麽连忙扶了她下床,又给她披上外衣,这才虚扶着她出去。

    外面庭院里已经站了不少内侍和宫女,每个人脸上都露出极度惊恐的表情,地上放着内侍和宫女找到的,模样不同的几十个人头。每个人头的眼睛都是睁得大大的,眼珠子仿佛要凸出来,恐怖的看着戚太后,脸上带着血,越发的让人觉得恐怖。

    戚太后吓得退后了一步,依然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她握紧了拳头,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一个穿着红色圆领袍的内侍走上一步,拱着手小心翼翼的问戚太后道:“娘娘,要不要通知圣上?”

    想到平安从宫外回来的皇帝,太后的脸色越发变得阴沉而狰狞。官麽麽小心翼翼的看了戚太后一眼,然后代她发话道:“不用了,马上将这些脏东西处理掉,不要让她们再在宁寿宫出现。”

    说完扶着戚太后道:“娘娘,外面阴寒,我们还是回屋子去吧。”

    戚太后点了点头,然后由官麽麽扶着回了宫里。

    等到回了内殿以后,官麽麽让人准备了压惊茶来,太后喝完端着碗喝了,等放下茶碗,才又骂了一句:“逆子!”

    官麽麽自然知道戚太后骂的是谁,却不敢开口说话。

    正在这时,外面的宫女突然进来传道:“娘娘,圣上听说宁寿宫发生了事情,担忧娘娘,所以过来探望娘娘来了。”

    戚太后不屑的哼了一声,压了压心中的怒气,然后才道:“请圣上进来吧。”

    皇帝进来得很快,步履匆匆,脸上还带着担忧的表情,仿佛真的是担忧太后才匆匆的赶了过来。见了太后,扬起嘴角对她行了个礼,道:“儿子见过母后。”

    戚太后转着自己手上的佛珠,面上冷淡的问道:“这么晚了,皇儿怎么会来。”

    皇帝自己找了张椅子坐下,然后一脸无害的看着太后道:“儿子听说母后这里出了什么事,院子里找出了什么脏东西,儿子担忧得很,所以便急忙赶来看望母后了。怎么样,母后没事吧?”

    戚太后讽刺道:“皇帝消息可真是灵通。”

    皇帝仿佛另有所指的道:“儿子关心母后,自然时时关注母后宫里的事。”

    戚太后沉着眼没有说话,只是手里的佛珠转得越来越快。

    皇帝又转头问殿里的官麽麽和内侍道:“查出来了没有,是谁做的恶作剧,竟然做到母后宫里了?”

    官麽麽等人看了戚太后一眼,亦是不敢回话。

    皇帝说完又接着对戚太后道:“母后不要担心,儿子定当帮您查出是这件事是谁做的,您宫里的这些奴才不顶用,儿子派自己身边的人过来,再不行,那就让刑部和大理寺的人来查,总之,绝对不让母后宫里再出现这样的事。”

    说着又想到了什么,又叹了一口气,道:“说起来最近宫里都不平静,发生了好几起诡异事件,有好几个宫人都跟朕告状说,晚上后宫有鬼魂在哭泣,都说是昔日冤死的陈贵妃和沈昭仪等人回来报仇了。”

    戚太后听得心中一紧,手用力的掐住佛珠,结果佛珠的绳子被掐断,佛珠叮叮咚咚的散落在了地上来。

    皇帝撇着嘴笑了笑,戚太后当年从宫妃一路爬到皇后的位置,手上不知沾上多少后宫妃嫔的鲜血,陈贵妃和沈昭仪便是在她手上冤死的人之一。手里沾了太多鲜血,到了年老的时候,就会越惧怕鬼神。

    官麽麽看了笑得诡异的皇帝和有些晃神的戚太后一眼,连忙蹲到地上将散落在地上的佛珠一个一个捡了起来。

    皇帝看着地上的佛珠又道:“这佛珠品质太次了些,尚功局的手艺现在是越来越不行了。”说着又道:“儿子手上有一串南海神木所制成的佛珠,是蜀王叔所贡,据说有辟邪镇魔的功效,儿子回去就让人将佛珠给母后送来。”

    戚太后深吸了口气,然后才安下神来,对皇帝道:“哀家已经没事了,皇儿国事繁忙,明日还要早朝,先回去歇着吧。”

    皇帝道:“国事再重也不及母后重要,儿子打算今夜不睡了,就陪母后说说话。”说着又道:“说起来,我们母子两人也是许久没有好好谈谈心了。”说完换了个坐姿,大有彻夜长谈的意思。

    戚太后:“……”

    戚太后好容易才忍住心中的怒气,道:“哀家困了,若皇儿真是孝顺,便让哀家歇着吧。”

    皇帝道:“既然如此,那儿子也只能告退了。”说完一副不能太后长谈,十分遗憾的模样。

    等皇帝走后,戚太后挥手打下桌子上的茶碗,想到自己派出去那些失手的刺客,骂了一句:“都是饭桶!”

    她真是要被这个养子给逼疯了,当初不该留下他,他在他娘肚子里的时候,就该将他和他那个下贱的娘一起弄死。

    她说完过了一会,又转头问官麽麽道:“摇光殿里是怎么回事查出来了没有?”

    官麽麽对着她摇了摇头,道:“摇光殿外重兵把守,奴婢派去的人进不去里面。”

    那天自皇帝回来了之后,就以李美人冲撞了圣驾为名,禁了李美人的足,又派了重兵在摇光殿外把守,令人无召不得入内。

    戚太后才不相信李美人是冲撞了皇帝被禁了足,哪一个宫嫔禁足是这样禁的。她当然也想不到南玉是逃到了宫外去,只是认为皇帝将李美人藏在了宫外哪里。李美人手里捏着她的把柄,更何况还有她让人藏在宫外的那些东西,她绝对不能让她脱离她的控制。

    戚太后对官麽麽吩咐道:“继续查。”

    官麽麽道是,然后便没有说话了。

    而另一边,皇帝回了紫宸殿之后,心情大好。接着想到了什么,又心情愉快的问张公公道:“哦,对了,李美人那边如何了?”

    张公公看了皇帝一眼,然后低下头去不敢说话。说什么,说李美人在宫外过得很逍遥自在,一点都没惦记着回宫,而且还在宫外看上了一个小郎君,正筹划着改嫁?这种话说出去,整个紫宸殿怕都要遭殃。

    只是张公公不说,皇帝从张公公的表情里却猜出了个七七八八,愉快的心情顿时消失了个透底,换之的是一脸的愤怒和暴躁,一脚踢掉跟前的凳子,气道:“有本事就一辈子别想回来!”说完又狂躁的在殿里走来走去。

    我们再看另一边,南玉这里。

    早晨的阳光透过窗纱已经照进了屋子,南玉伸手打开了门,迎着太阳伸了伸懒腰,然后舒服的舒了口气。

    她从卧房走出来,绕过长廊到了右厅。柳穆已经起来了,坐在椅子上正在看一本书,旁边站着阿冬,几个侍女正在安排早膳。见到她进来,他笑着对她道:“陈姑娘,早。”

    南玉扬起笑容来,也道了一声早。

    侍女已经摆好了早膳,柳穆放下书,请了南玉坐下,然后自己也在桌子前坐了下来。

    桌子上摆了杏仁饧粥、胡麻粥、胡饼、蒸饼、鸡蛋等等,南玉夹了一个胡饼到他的碗里,然后期期的笑看着他。柳穆看了一眼碗里的饼,然后抬头对她笑了一下,道:“多谢。”

    南玉道:“快点吃,多吃点。”说完给自己拿了一个鸡蛋,在哪里剥了鸡蛋,去掉蛋黄,只挑里面的蛋白吃。

    尊者赐,不敢辞。柳穆看了南玉一眼,然后拿起胡饼吃了起来。

    过了一会,柳穆又道:“对了陈姑娘,我今日要去给家人买一些礼物,等明日就可以离京了。姑娘可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我一同帮姑娘买回来。”

    南玉激动起来道:“柳公子,你要出去逛街吗,我能不能跟你一起去?你不是要给父母姐妹挑选礼物,要同是女人才知道女人喜欢什么,我正好可以帮你挑选礼物。”喜欢逛街永远是女人的天性啊,她有多久没逛过街了,自从来了这里,就没有逛过。

    柳穆有些不自在的笑了一下,然后道:“自然,自然可以。”说完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