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宫妃记 > 第57章

第57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宫妃记 !

    第五十七章

    朝廷对楚州用兵,只用了大概半个月的时间就将整个楚州攻下来了,楚王世子和楚王妃死了,楚王被俘。

    按皇帝的话说,就是:“愚蠢,他真以为豢养一批亡命之徒,养个十万的兵马就可以将朕的天下夺下来了,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楚王养了十万的兵马,朝廷征讨楚王,调用了襄州和晋州两地折冲府并朝廷的府兵共十万,两边按理说应该是势均力敌,且楚州还是楚王的主场,优势还应该偏往楚王一方。

    但是,楚王私下招募的兵马,大都是一些山寨匪类,海盗逃犯这些亡命之徒,没有经过系统的军事操练,又没有出色的将领指挥作战,单打独斗的时候还行,一上战场就不行了。再加上这些人跟着楚王本就是混口饭吃,平时跟着楚王吃吃喝喝愿意为其效力,等朝廷的大军一来,多的是人见情况不对马上做了逃兵,楚王府的军队先从内部就军心涣散了,打起来简直不堪一击。

    皇帝说上面那些话的时候,语气是十分不屑且骄傲的,看起来十分的不将楚王看在眼里。

    楚王被俘之后,南玉偶然遇见过那么一回。他被困在囚笼里,戴着枷锁,只露出一个脑袋。他的头发披散着,身上还有可以见得到的伤口,显得十分的狼狈。

    他在囚笼里,还有力气对皇帝破口大骂,什么不孝不义,忘恩负义之类的,顺带还将皇帝的祖宗上下八代都问候了一遍,完全忘记了他跟他其实是同一个祖宗。后来看到捂着鼻子从他旁边走过的她,又不骂皇帝了,嗔目欲裂的望着她。

    虽说楚王今天会变成这样,真的是完全不干她的事,但楚王好像就是认定了她原来在楚王府是帮皇帝做奸细。对着她面目狰狞的大骂“贱人”,然后在囚笼里大肆挣扎,好似想要出来掐死她。

    南玉胆儿小,插着腰往他身上吐了一口痰,然后哼哼的对着他说了一句“来啊,咬我啊!”,说完就怕怕的走了。

    南玉后来听张公公说起道:“……楚王在战场上伤了子孙根,现在怕是跟奴才一般的人儿了。”

    南玉听着大惊,道:“圣上也太狠了一点吧,楚王怎么说都是圣上的亲叔叔呢。”好好的男人被射成了太监,这对人家是多么大的伤害啊,还不如直接杀了人家呢。

    张公公深深的看了南玉一眼,然后道:“看美人说的,战场上刀剑无眼,圣上原本只是想射楚王的手臂好活擒了他,哪想到会射偏射到他那里去了,这怎么能怨得着圣上。”

    南玉:“呵呵!”

    她是见识过皇帝的箭术的,百步穿杨,例不虚发,一箭射出去,可以同时射穿飞在天上一百米高的两只麻雀。这样的箭术,让她相信他不是故意的,那才有鬼了。

    张公公看着南玉,深深的替楚王默哀了一遍。他看上谁不好,偏偏看上了圣上心尖尖的人,听说在楚王府的时候,楚王还对美人动手动脚的,就圣上那醋坛子一样的性子,不将他变成太监才怪。

    既然楚州已经被打下来了,楚王也擒住了,皇帝整顿整顿军务,大军自然也班师回朝了。

    回程的时候,南玉被安排在了跟皇帝同一辆马车。南玉恼他装伤骗她的事,这大半个月并不怎么理他,在御撵里也是只抱着乖乖,撇着脸,不愿意跟他说话。

    皇帝大约也是有些理亏,加之心情好,倒是舍得放下了身段来哄她。抱着她的腰道:“好了好了,别气了,都气了多久了。”

    南玉轻轻拍了拍乖乖的脑袋,对他道:“去,乖乖,咬他!”

    乖乖那次同样被皇帝骗到了,差点以为亲爱的“爸爸”死了,这次跟南玉很是同仇敌忾,气势汹汹的从南玉身上走到皇帝身上,咯咯两声露出尖利的牙齿,准备跳上去在皇帝脸上咬两口。结果没等它行动,皇帝眼神锐利的瞪了它一眼,然后乖乖立刻害怕的缩了一下身体,然后跑回南玉身边来了,躲在南玉身后偷偷露出脸来看着皇帝,眼神里有小心讨好的意味——妈妈,爸爸好可怕,快救命啊!

    南玉骂了它一句:“没骨气的东西,白疼你了!”

    乖乖被骂得拉耸着脑袋,然后悻悻然的走到御撵的角落里,然后面壁思过去了。

    皇帝搞定了乖乖,然后又重新回来哄南玉,道:“这样吧,朕答应满足你一个愿望,然后你也别跟朕怄气了。”

    南玉思考了一下,反正她又不能一辈子不理皇帝,觉得皇帝提的还是一个很合算的买卖。但她习惯性得寸进尺,于是道:“两个,否则免谈!”

    皇帝觉得自己富有四海,坐拥天下,答应一个和答应两个,实在没什么区别,于是很爽快的答应了。

    然后南玉道:“第一,我要做皇后。”

    皇帝想也不想的答应了,道:“可以,但不是现在。”

    南玉问:“什么时候?”

    皇帝思考了一下,然后道:“慢的话三年,快的话两年之内。”

    南玉想了想,两三年的时间,不算太久远,然后同意了他的话。

    南玉又道:“以后我若生了儿子,你要立他当太子。”

    皇帝道:“你若是皇后,他自然就是太子。”

    这算是从侧面同意了。南玉见他这么好说话,越加顺着杆子往上爬,道:“还有,我要后宫以后都不要进新人了。”

    皇帝道:“这是第三个,超范围了,不答应。”

    南玉用一种我就知道你会这样的眼神看着他,然后拿开她腰上的手,再次气哼哼的将头一撇,作出生人莫进的态度。

    皇帝再次伸手过来抱她,她再次甩开他的手,如此循环几次,皇帝很不满的看着她,脸上还带出些凌厉之色。

    只是南玉现在胆子也学大了,根本不怕他,恶狠狠的瞪回去。

    最后还是皇帝败下了阵来,心里很是挣扎犹疑了一番,可最终还是很了很心,道:“行行行,朕答应你,这总行了吧。”

    南玉这才满意的甜甜笑了起来,手主动抱住皇帝的手臂,道:“臣妾就知道,圣上最好了。”

    皇帝心里却没这么高兴了,想到未来那些被他舍弃的小美人儿,他便心疼得心肝疼。

    大军行进的速度不算快,在半个月之后才到了洛京城外。而在回到洛京之前停宿的最后一个晚上,皇帝突然将御医叫了过来,然后示意御医将她的手臂包裹成粽子,还像模像样的往手臂的纱布上倒了点鸡血上去,看起来十分像是手臂受了重伤。

    南玉不清楚皇帝玩的是什么画风,看一眼自己的手臂,又看一眼皇帝,问道:“请问圣上,您这是……”

    皇帝漫不经心的“哦”了一声,然后道:“爱妃在宫中冲撞了朕,被朕软禁于摇光殿中,后朕出征,携爱妃同行。朕在军营里时,被楚王的派来的刺客突袭,幸好爱妃替朕裆下一剑。”说着挑起一双凤眼看着南玉,继续道:“爱妃为朕受伤,朕自然该令御医好好照顾爱妃,不仅如此,爱妃作为有功之臣,回宫后自然还应有所封赏。”

    一番话,不仅为她这个逃妃回宫找好了借口,还顺势替她捞了一个功劳。所以说,回宫之后,她又要升份位了。

    南玉心情愉快,笑看着皇帝道:“为圣上挡剑,是臣妾分内的事。”说着又道:“不过请问圣上,救驾之功,臣妾可以升几级?”

    皇帝问她道:“你想升几级?”

    南玉清了清嗓子,然后道:“臣妾觉得摇光殿有点小了,小住到昭阳宫的正殿里面去。”

    皇帝道:“知道了。”

    御医走后,接着又进来一个大臣。四十开外,看着十分风流倜傥,穿着衫袍,鼻子下面留着一撇胡须。

    南玉认得他,是怀州李家的人,名李弼,亦是皇帝这次出征时身边带着的谋臣和军师。

    怀州李家历经几朝,几百年的世家,于士林中很有名望。高祖时,李家因为拥护前朝拒不受降,渐渐淡出朝政,直到皇帝不知以什么为条件请动了他们重新出仕。

    李家是皇帝培植起来的,在文权上与戚家相抗衡的人家。而李家也不愧是老牌的世家,短短四年,就有了与戚家相抗衡的力量。

    李弼进来后,先对皇帝行了个礼,然后便一副深情的看向南玉,接着泪眼蒙蒙的道:“在楚州时,臣几次看到美人,心里边都会莫名其妙的感到亲切,臣那时还觉得奇怪,没想到,没想到……女儿,女儿,你这些年受苦了!”说着便像忍不住激动一般跪了下来,然后手捂着脸哭了起来。

    女儿?

    南玉指了指跪在地上的李弼,再指了指自己,然后莫名其妙的看着皇帝。

    皇帝道:“爱妃,那是你失散多年的父亲。当年通议大夫与夫人从梁州回怀州老家时,路遇匪类,幼女被劫,后与幼女失散。直至楚州时见到爱妃,通议大夫从御医口中得知爱妃手臂上与失散幼女类似的胎记,多方求证之下,才知道原来爱妃正是通议大夫当年失散之女。”

    南玉虽然一穿来不久就被卖,但成年人的灵魂,记忆力还是很好的,虽然姓李,但清清楚楚的记得这副身体的亲爹是谁,绝对跟怀州的李家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而皇帝也绝对不可能不知道她的身世背景。

    南玉看着皇帝和李弼一本正经的表情,然后后知后觉的终于觉出了味道,所以她离宫一趟,不仅成了救驾有功之臣,还白得了一个便宜的爹,以及厉害的娘家。

    皇帝又道:“爱妃,还不快将你爹扶起来,好好安慰。父女相认,怎么都应该开心才是。”

    南玉听着,顿时觉得有些风中凌乱了。

    南玉再傻也知道,这些事对自己简直是百无一害,现在她回宫,真的是身份有了,宠爱有了,地位也有了。以后宫里再说起来来,还有谁敢说她是卑贱的宫女出身,就是戚贵妃和戚太后再想要害她,怎么都要看一看她身后的李家。她们再想动她,也要考虑一下朝中的平衡了。

    南玉看着皇帝,整个都在冒星星眼,感动得痛哭流泪的道:“圣上,您对臣妾这么好,臣妾怎么报答你才好。”

    看来以后,真的只能以肉偿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