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宫妃记 > 第66章

第66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宫妃记 !

    第六十六章

    戚贵妃抚了抚自己的鬓发,然后道:“本宫的仪瀛宫可以搜,但为了公平起见,贤妃的甘泉宫是不是也要搜一搜呢。”

    贤妃没有说话,而看起来戚贵妃也并不是为了征求她的同意,戚贵妃看向皇帝,唤了一声:“圣上?”

    皇帝淡然的瞟了她一眼,然后道:“准。”

    然后便是张公公出去下令,让人分至两队同时去搜查仪瀛宫和甘泉宫。

    薛贤妃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天,那里阴沉沉的,看着大约是要下雨了。

    当皇帝的人在仪瀛宫里搜了半天没有搜出任何的东西,却在甘泉宫她寝殿的一个三彩花瓶里,找出包装良好的半夏和铅砂的时候,薛贤妃便知道,事情大约是并没有按她预定的计划走,而情况或许还更坏一些。

    戚贵妃弯着嘴角笑起来,那是一种得意的张扬的胜利的微笑,她看着薛贤妃道:“贤妃若是看不懂如今的情形,或许该让你见两个人。”

    一个是仪瀛宫的宫女流浣,另外一个则是宫外五仙观的道士;或者说,一个是薛贤妃收买放在仪瀛宫的内应,另外一个则是提供铅砂给薛贤妃的人。而他们甚至不用多审,就将一切都倒竹筒似得全部说了。

    碧池听着,整个人像是失去了力气一般的看着薛贤妃。而薛贤妃却没有半点失态,仿佛这两个人说的并不是与她有生死攸关的大事。她心里是平静的,很平静,像是所有的事终于得到一个结果,一切终于尘埃落定的平静,不管这个结果对她来说是好的还是是坏的。

    她想,或许从一开始她就陷进了别人的套里,流浣说,她曾经是伺候姐姐的人,姐姐对她有恩,她留在仪瀛宫取得贵妃的信任便是为了有一天能替姐姐报仇,而现在她愿意帮她。她查过她以前的事,她以前伺候姐姐是真的,姐姐救过她的命是真的,所以她相信了她。

    她太轻信于人,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像碧池一样忠心耿耿的人,而忘恩负义的人反而太多。在姐姐死后,她能在戚贵妃身边活到现在,本身就很可疑的事。

    还有那个道士……所有的事情都太过顺利,顺利得让她现在想起来,当时许多事都顺利得诡异。

    戚贵妃转头看着皇帝,哀伤道:“圣上,您看到了吧,贤妃真是使得好一手嫁祸于人的苦肉计。臣妾堂堂一个贵妃,却受到这样的陷害,您若不替臣妾做主,臣妾还有什么颜面活在这宫里。”

    皇帝沉默着,没有说话,只是心里像是在思考什么。

    戚贵妃看皇帝迟迟不发话有些着急,这是去掉贤妃最好的机会。薛家父子刚刚立功,她真怕皇帝会看在薛家父子的功劳上饶过贤妃。

    戚贵妃不甘心的道:“若是臣妾的父兄伯父看到臣妾在宫里受这样的委屈,还不知道会怎么样的心疼。还有太后娘娘……”

    皇帝突然转头看着戚贵妃,眼神冷厉,面带不悦的道:“贵妃,你这是用戚家和太后逼迫朕吗?”

    贵妃连忙跪到地上,连称“不敢”,又道:“臣妾只是希望圣上能公正处置。”

    皇帝没有回应她的话,只是看着贤妃道:“将贤妃禁足甘泉宫,容后再处置。”说完看到流浣和那个道士,不用他多吩咐,张公公便看懂了眼色然后让人将这两人拖出去处死。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转身出了甘泉宫。这样的结果戚贵妃并不甘心,有些愤恨的看了贤妃一眼,然后追着皇帝离开。

    甘泉宫外面渐渐的被人围了起来,四周都变得安静,只有外面把守甘泉宫的人影。过了许久许久之后,碧池才从地上站起来,走到薛贤妃身边,然后哭着唤了一声:“娘娘。”

    薛贤妃像是这才回过神来,“嗯”了一声,接着看着碧池。

    碧池握着她的手哽咽道:“都是奴婢没用,没用将事情办好。”

    薛贤妃替她擦了擦脸上的眼泪,然后浅浅的笑道:“傻瓜,怎么能怪你。倒是本宫,要连累你了。”说着又有些后悔的道:“当初不应该将你牵涉进这件事里来的,终归是本宫自私了。”

    碧池却拼命的摇了摇头,道:“奴婢这条命是娘娘救回来的,大不了,奴婢便跟着娘娘一起死。”

    薛贤妃对她笑了笑,然后握了握她的手。

    甘泉宫发生的事情很快传遍了后宫,听说戚太后在听到薛贤妃陷害戚贵妃的事情之后,当即就被气得晕倒在床,宣了御医。皇帝和戚贵妃匆匆忙忙的去了宁寿宫侍疾,连已经出宫建府的吴王都进了宫了。

    南玉听到这件事的时候,正在抄写经书。她的耐心不够好,写一页总会错几个字,最后免不了撕了这页又重写,结果写了半天,也没见抄几个字。

    她有些失落和说不出来的烦闷,扔了笔,然后爬到榻上坐着,接着便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和弦担忧的问她道:“碧池也牵涉进了这件事里面,现在这样,碧池还能活吗?”

    她没有回答,整个人倒在榻上,然后拿了枕头盖着头,什么都不愿意去想。

    而宁寿宫里,戚太后说是晕倒,但御医插了几针,很快就醒了,然后便拉着皇帝愤怒道:“贤妃做出这样的事,皇帝你不治她的罪,还留着她做什么。还有戚家,教出这样一个狠毒的女儿,也应该同贤妃一同治罪。”

    皇帝和戚太后不管在内里如何,但在外面皇帝从来都是孝子的名声,太后病了,他自然要在床前侍汤奉药,接过宫女手上的药碗,对戚太后道:“母后喝药吧,您好好养病,朝政上的事,自有儿子呢,母后不用担心。”

    戚太后挥手想要摔掉皇帝手上的药碗,结果皇帝手闪得快,没有摔成。戚太后看得越加愤怒,然后睁大了眼睛怒道:“这算什么政事,这是后宫之事,哀家这个太后难道还不能插手了。贤妃这样诬陷贵妃,甚至不惜以皇嗣为代价,将皇家置于何地,将贵妃置于何地,将戚家置于何地。贤妃的能做出这样的事,少不了薛家在背后出谋划策参与执行,哀家让你将薛家一同治罪,有何不合理之处。”

    皇帝一边用拿着捣着碗里的汤药,一边道:“贤妃在这件事上确实有错,但儿子已经查明,薛家并不牵涉其中。至于治薛家的罪,薛边薛牧父子刚刚为朝廷立下功劳,现在就要治他们的罪,未免会让功臣寒心。至于贤妃,儿子也并不是说不罚,只是在想要怎么罚而已。”说完将盛着汤药的勺子送到了太后面前,笑着温柔可亲的道:“母后,儿子已经替您吹凉了药,您快喝吧,喝了身体才能好。”

    太后刚想开口说话,结果皇帝一勺子直接塞到了太后的嘴巴里,太后没防备,人直接被汤水呛得咳嗽起来。

    皇帝瞪着宫女一眼,道:“还愣住做什么,还不快给太后顺顺气。”说完又对太后道:“母后不用喝得太急,药要慢慢的喝。”

    太后一边咳嗽一边恼怒,她不会看不出皇帝的故意。等她稍稍缓过气来,便对皇帝道:“皇帝打算怎么处置贤妃和薛家?”

    皇帝道:“儿子不是说了吗,薛家是朝中重臣,要处置起来,不是那么简单的。儿子需要好好权衡清楚利弊。”

    戚太后道:“既然如此,皇帝权衡好利弊之前,别来见哀家了。能养出贤妃这样的女儿,可见薛家的门风,皇帝若再重用薛家,薛家以后迟早要变成祸乱朝纲的佞臣。哀家绝不能看到大汤在皇帝手上出现乱子,否者,百年之后哀家无颜进太庙去见列祖列宗。”说完转过头去,背对着皇帝。

    皇帝的眉头蹙了蹙,说来说去,还是想要打压薛家。

    戚贵妃在旁边劝戚太后道:“姑姑,您别生表哥的气,表哥也有自己的苦衷。贤妃毕竟是侍奉了表哥四年的人,又有逝去的皇后的情分在,而薛家更是为朝廷刚刚立下汗马之劳,气势如日中天,连我们薛家都要退让一步,表哥,表哥他……”她没有说下去,只是充分表现了在薛家势大的情形下,她不得不退让的无奈。

    气势如日中天,那就更不能留了。不趁着这个机会打压下去,留着以后对薛家对吴王的威胁只会越来越大。

    戚太后看着皇帝道:“你看看贵妃,这件事里最委屈的就是她,但她现在却还一心向着你说话。最受委屈的不赏,有罪之人不罚,如此赏罚不分。皇帝,你太令哀家失望了,更令对你寄予厚望的先帝失望。”说完又道:“处置贤妃和薛家的事,哀家不逼你立马下决定,但哀家希望你对贵妃有所补偿。”

    皇帝问道:“母后想要朕怎么做?”

    太后道:“后位悬置得太久了,如今后宫会这样乱象丛生,皆因后宫没有皇后管束的缘故。”

    皇帝道:“朕明日下旨封贵妃为皇贵妃。”

    太后和戚贵妃明显是不满意的,皇贵妃与皇后虽然只有一步之遥,但地位却千差万别。戚太后和戚贵妃还想再说,皇帝接着道:“待贵妃生下皇子,便立为皇后!”

    戚太后和戚贵妃都知道戚贵妃不能生了,立后的条件根本无法达到,但皇帝的话没有可指摘之处,反而无子而被立为皇后容易被人诟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