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宫妃记 > 第80章

第80章

推荐阅读: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宫妃记 !

    第八十章

    席上的内外命妇纷纷都窃窃私语起来,现在发生的一切实在太过戏剧性,特别是在现在南玉本就身处舆论漩涡,被人弹劾心狠毒辣,勾结权臣,戕弑生父的情况下,若再多一个残害皇嗣,对她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戚融看着现在发生的一切,嘴角悄悄翘起了一个弧度。这件事她更适合置身其外,所以她并没有说话。赵婕妤悄悄的转头看了戚融一眼,虽然十分想要踩南玉一脚,想到自己因为上次的事刚被圣上降成婕妤,便也不敢说话。

    李二夫人有些担忧的看着南玉,怕皇帝对她有所误会,想要上前去替她说几句话,结果却被李大夫人拉住她的手拦了下来。

    李大夫人努了努嘴,示意她看南玉的表情。她们自然是不相信南玉蠢到会众目睽睽之下毒害一个对她没有任何威胁的皇子,更何况是在这种她还有其他的罪名没洗干净的情况下。先不说南玉善不善良,单说明明是将大皇子高高的供起来,以表示自己的仁德比害死他要有利得多。淑妃是李家选定的结盟对象,李家不会选一个脑残来做盟友。

    而现在的情况,面对王昭容的指控,淑妃面上并没有半点波澜,目光深深的看着王昭容,仿佛对刚刚发生的事并不意外。只有成竹在胸的人,才能会在这种情形之下有她这种泰山崩而不形于色的泰然,李大夫人相信,淑妃或许早有应对之策,所以她们并不需要现在急着出头,先静观其变再说。

    她刚这样想着,便听到南玉声音平静的问王昭容道:“昭容的意思,是本宫对翊儿下手?”

    王昭容哭道:“不是娘娘还有谁,事实就摆在眼前,娘娘还想辩解吗?是娘娘提出要给翊儿办生辰宴,翊儿是吃了娘娘让人端上来的长寿面才会中毒的,娘娘还想说自己是被陷害的不成?”

    南玉耻笑的看了她一眼,道:“连御医都还没说翊儿是怎么回事,昭容就能知道大皇子中毒了,昭容可真是未卜先知。”

    王昭容道:“若不是中毒,何至于会晕倒。”

    和弦冷笑了一声道:“昭容娘娘可真是少见识,晕倒的原因多了去了,身有疾病晕倒的,吓晕的,被人打晕的,中毒只是会导致晕倒的其中一种原因罢了。昭容娘娘口口声声说是我们家娘娘害了大殿下,可也要凭证据,可不能空口污蔑。单凭长寿面是我们娘娘让人端上来的?可昭容别忘了,大殿下生辰宴的所有东西包括吃食都是奴婢跟昭容一起准备的,要这样说,昭容的嫌疑可更大一些。”

    王昭容诧异的看了和弦一眼,不可置信的道:“你是什么意思。”说着转头看向皇帝,又看向南玉,继续道:“娘娘是觉得臣妾会去害自己唯一的孩子?翊儿是我的命根子,我宁愿伤害自己都不愿意伤害他,你们可以污蔑我任何事情,但不能用这样的理由去污蔑一个母亲!”

    说完继续抱紧了大皇子,楚楚可怜的望向皇帝道:“圣上,臣妾知道您不喜欢翊儿,可翊儿毕竟是您的孩子,圣上……”接着一副说不下去的模样,眼泪横流,脸贴着大皇子的脸,继续哀声道:“翊儿,是母妃对不起你,是母妃没有保护好你……”

    一直没有开口的何才人这时候开口道:“大皇子究竟是什么情形都不知道,现在就定淑妃娘娘的罪是不是为时过早。”说着垂着头对皇帝道:“圣上,现在还是先将大皇子抱回宫里去,让御医诊断查看后再说。”

    大家仿佛这时候才想起来,如今确实是先让御医救治大皇子才是最重要的。

    皇帝走过来,从王昭容手里抱起大皇子,张公公在大皇子一出事的时候就已经让人去抬御撵了,此时御撵正好刚抬过来。

    皇帝深深的看了王昭容一眼,又瞥了南玉一眼,接着抱着大皇子大步迈了出去。

    王昭容跟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她除了对大皇子的担心,心里更有一种忐忑。南玉的云淡风轻,皇帝最后看她的那一眼,她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她一直忽略了,今天的事情,或许并没有按她的方向上走。

    只是走到现在,她根本也已经没有了回头的路。她早就没有回头路了,一步错步步错,最后只能变成别人手中的牵线木偶,哪怕前面只是一条死路,她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

    南玉走了过来,看着王昭容,脸上有深深的失望,她道:“从前本宫觉得你虽有些自私和卑鄙,但至少是一个好母亲,如今看来,还是本宫高看了你了。翊儿有你这个母亲,是他的不幸。”

    王昭容心里一痛,张口想要反驳。她是一个好母亲,她从来就是,她为了翊儿可以不顾一切,哪怕是牺牲自己的生命,谁都不能质疑她对翊儿的心。她算什么,她根本不知道她的苦她的处境,她有什么资格指责她。

    只是她的话还没出口,她的脸色突然一白,手捂着胸口,像是有什么堵在哪里,让她呼吸不上来。那种窒息的感觉,从来没有让她觉得自己离死亡那么近,她有些害怕,害怕自己再也看不到翊儿了。再接着,她突然感觉眼前一黑,整个人倒了下来。

    她失去昏迷之前,唯一的意识便是身边宫人的惊叫声:“娘娘,您怎么了。”

    还有戚融故作吃惊的声音:“哟,王昭容这是怎么了,该不会像是大皇子一样也中毒了吧。快来人,扶昭容回长信宫去。淑妃,后宫一交到你的手上,这后宫就发生宫妃和皇嗣一起中毒之事,这后宫真是该好好彻底清查了,看看是那些小人在作祟。”

    南玉接着还回了她一句什么,但她已经听不清了。

    大皇子和王昭容一起被送回了长信宫,御医很快的就来了,一部分去给大皇子诊脉,一部分围着王昭容看诊。

    御医给王昭容施了针,她比大皇子更早的醒过来。醒过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听到御医在跟皇帝禀报道:“……昭容这是中了半夏之毒,且应该是有一段时间里,连续服用少量半夏,毒素不断积累所致。”

    王昭容挣扎着从床上起来,拉着御医的手迫切的问道:“那翊儿呢,翊儿是不是也中了半夏的毒,他的毒中得重不重。”

    御医抽回自己的手,恭敬道:“臣并未负责大殿下,臣并不清楚。”

    王昭容转而又转过头来,对着南玉道:“原来娘娘想要害的,并不止翊儿一个,是想要连臣妾也一起害了吗?臣妾和翊儿究竟哪里得罪了娘娘,娘娘就算有气,也只管对着臣妾一个来,翊儿这么小,稚子何辜,为什么连一个孩子也不放过。淑妃娘娘,你真是好狠的心,枉臣妾还以为你是一个好人,从来不曾防备娘娘……”

    戚融这时候笑了起来,道:“刚才淑妃还怀疑王昭容是自己要害自己的儿子呢,现在连王昭容自己也中毒了,这淑妃你的阴谋论可说不通了,总不能是王昭容自己看不开了,要抱着儿子双双自杀吧。所以现在的情形看来,反而是淑妃你的嫌疑最大了。”

    南玉笑了笑,道:“这可说不定,在贤妃的眼里,难道本宫会蠢到这样众目睽睽之下来害人。所以这件事有的说呢,说不定其实是贤妃你害了王昭容和大皇子,然后将事情嫁祸在了本宫的身上,你说这样的说法是不是更合情合理。”

    戚融将脸上的表情一敛,怒目而道:“淑妃怎么会蠢,淑妃可聪明着呢,故意反其道而行,用一个看起来疑点重重的方式来害了大皇子和王昭容,然后让人反而不去怀疑你,毕竟如淑妃自己说的,谁会觉得淑妃会傻得众目睽睽之下害人呢。不过淑妃连自己的生父都敢杀,毒害王昭容和大皇子又什么不敢的。”

    南玉不欲再跟她们多说,对着戚融冷笑了一声,转头看了一直用莫名的目光看着她的皇帝一眼,然后有些不自在的道:“清者自清,臣妾相信御医会还臣妾清白。”

    她话音刚落,给大皇子诊脉的御医已经放开大皇子,往他们的方向走了过来,对南玉和皇帝等人行过了礼,然后道:“圣上,淑妃娘娘,贤妃娘娘,昭容娘娘,大殿下并非中毒之像。”

    皇帝“哦”了一声,问道:“那翊儿是为什么会晕倒?”

    御医道:“大殿下是因为服用了一种叫做曼陀罗花粉的物质,这种物质少量服用,会导致人昏迷不醒,大量服用,甚至可能造成假死之状。医学上,常用以制作镇痛的麻沸散。大殿下服用的并不多,所以并不会对身体造成妨碍,大概过两个时辰,大殿下就能醒来。”

    戚融听得脸上一沉,知道这次怕是又失策了。而王昭容的脸上突然变得惨白。

    南玉看着她,道:“王昭容,翊儿没有中毒,你不是该高兴吗,怎么反倒觉得失望似的。”说完转头对皇帝道:“圣上,大殿下服用的曼陀罗花粉是臣妾下的,就下在大皇子碗里的长寿面里,不过臣妾是将长寿面里面的半夏换成了曼陀罗花粉而已……”说完眼睛扫过戚融,最终在王昭容脸上落定,道:“为的是揪出某些人的尾巴而已,那些真正蛇蝎心肠人的尾巴。”

    王昭容看着她,眼睛像是死灰一般,整个人软了下来。她已经能清楚的预料道,接下来等着她的会是什么。

    然后一切都再简单不过,王昭容的行事不会没有任何痕迹。有从长信宫里搜出来的大包半夏,以及研究有毒药材的医书,长信宫的宫人的证言,何才人的证词,最后还有的,是小李御医的证言:“……大殿下身上确实中过半夏之毒,大概五六天前,淑妃娘娘曾让臣给大殿下诊过脉,发现大殿下身上有中毒之像,不过大殿下身上所中的毒并不重。臣遵照淑妃娘娘的命令,用药替大殿下解了毒,这些都有医案记录在册。”

    皇帝听着,看向王昭容,将那包从长信宫里搜出来的半夏扔到王昭容的脸上。他甚至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直接吩咐道:“将王昭容押下去关起来,容后朕再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