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厄运缠身 > 第4章 CHAPTER.4

第4章 CHAPTER.4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厄运缠身 !

    沈晾拉开门看到杨平飞时脸色非常差。他冷冷地看着杨平飞说:“你又来干什么?”

    杨平飞抿了抿嘴唇,说:“沈英英死了。”

    旁辉从厨房里走出来喊:“谁来了?”

    杨平飞在沈晾关门之前一把拉住门板叫道:“辉哥!是我!飞啊!”

    旁辉的目光看到了杨平飞,和脸色不妙的沈晾,连忙说:“飞啊,你怎么又来了。”

    沈晾松开门,瞪了一眼旁辉说:“这是我家。”接着他离开门,径自走进了房间。杨平飞松了口气,看着旁辉压低声音说:“辉哥,你和他住一起,他还不许你有朋友上门?”

    “这是他家没错,”旁辉有些无奈地说,“房子都是全款买下,他自己出的钱,没要我一分。按照他的话,大约是我要是出了一笔钱,这房子就有一部分是我的了,他就不能那么随心所欲。”

    “这人,强迫症啊这是。”杨平飞低声抱怨了一句,听到旁辉说:“进来吧。我确实算是寄人篱下啊,哈哈,住他的地方,才算是欠了他的,我给他当‘保姆’他才肯接受嘛。”

    “良苦用心啊,辉哥。”杨平飞忍不住咂嘴。

    “说吧,什么事儿啊。”

    杨平飞看着旁辉身上的围裙,忍不住嘴角抽了抽,然后正色说:“其实是王队找我来的,昨晚八点十分沈英英被杀害了。”

    旁辉的耳中“八点十分”这个时间点落下了着重号。他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沈晾紧闭的房门,说道:“这跟我们没关系了吧?”

    “哎,王队知道沈晾这个人,他让我来请他画一张人像。其实我觉得吧,我也算是目击者,见过那个凶手,让局里的侧写师画一张出来不就得了,小李的画工也是不错的。”

    旁辉笑了笑,这个笑容在杨平飞看来有些高深莫测。“没有谁能比沈晾画的肖像更好了。你在这坐着,我去跟他说说。”

    杨平飞见旁辉主动揽下了这个难办的活,不觉松了一口气。说实话他也不太敢跟沈晾对话,更别提提要求。沈晾就是这么个人,仿佛全世界都欠了他二五八万似的,而事实是你真的欠了他二五八万。

    杨平飞想起沈晾的本事就不住咂舌。他的预测除了时间不准,其他都很准。沈英英中了三刀,一刀擦着心脏,两刀在腰部,还有一刀几乎割断了她的喉咙。对方的力气非常惊人,潜水游泳的本事也很高,一猛子扎下去,现在还没有接到任何关于他的消息情报。

    旁辉走进沈晾的房间关上了门,杨平飞就开始在客厅里转悠。客厅布置得很简单,是两个同居男人的简单,几乎没有多余的家具和装饰。沈晾的一件外套随意地丢在沙发上,几个啤酒罐摆在茶几上,还有一个留着污渍的咖啡杯,旁辉的痕迹很少。

    杨平飞正要在沙发上坐下来,就看到旁辉和沈晾从门里出来了,他刚刚弯曲的腿连忙伸直,有些尴尬地站在了那里:“哦,你们好了啊,不是,你画吗?”

    旁辉几乎想要把他的嘴缝起来。沈晾看了他一眼,来到他的面前把那只咖啡杯拿走,再度走进了门。杨平飞确定自己在沈晾进门之前被狠狠瞪了一眼。旁辉说:“他答应了。”

    “啊?”杨平飞楞了一下,接着说,“哦……那我——那他什么时候画好?”

    “明天吧。阿晾很快的。以前在警队的时候,他半个小时就能画出来。”

    杨平飞说:“那、那我明天再来。”

    “别来了,”旁辉说,“我给你送去吧。”

    杨平飞只得点了点头。

    第二天十点左右,杨平飞看到旁辉被一个警员小李带进来,小李说:“找你的。”杨平飞立马就叫了一声“辉哥”。

    旁辉微微笑了笑,把一个黄色的文件袋交给他,说:“昨天阿晾花了很长时间,我估计你们都可以直接当照片用了。他很少这么关心什么案子。”

    杨平飞受宠若惊,心里又觉得有些怪异,手中打开了那份袋子。旁辉说:“我先走了啊,还得去买菜呢。”

    小李好奇地看着旁辉走出去,靠在杨平飞的桌子旁边等他打开袋子。“这是王队让找的画师给画的?”杨平飞把里面一叠好几张纸抽出来,小李挑着眉毛去看了一眼,顿时和旁辉一起愣住了。

    王国从一侧走来,看了两人一眼,一把拿过那几张画纸,说:“还小看人家吧,啊?”

    王国翻看着,心里也有点儿吃惊。沈晾的画工很厉害,他之前是知道的,但是他没想到沈晾对这件案子这么重视。他手里的画,有正面有侧面有局部,几乎张张都像是照片印出来的,仿佛沈晾和这个人非常熟悉,见过无数次似的。

    杨平飞心里也是不断翻腾。他总算是知道王国执意要他去找沈晾画人像的原因了。当时在场没有一个侧写师,而沈晾则是除了他们之外唯一一个“看清”了那个凶手的人。

    -

    旁辉收拾好洗完的碗筷,悄悄走进沈晾的房间。沈晾正在电脑上查什么。旁辉的脚步很轻,而他的视力也很好。他看了一眼屏幕,然后说道:“怎么今天不写日记了?”

    沈晾的手颤抖了一下,关了网页,冷着脸怒气冲冲地侧过脸来说:“别随便进我房间。”

    旁辉笑了笑,没把他的话当回事。他走近沈晾,捏了捏他的肩膀:“飞呢,从小是我看着长大的,跟我一样进了部队,本来我以为我们也见不到面了,没想到到头来最后进的是同一个部门。他调到我们这片了,我无论如何得帮他些,以后警局那边抬头不见低头见,你和他要碰面的次数也不会少的。”

    “你跟我说这干嘛?”沈晾翻了个白眼,压根儿不想听旁辉的话。旁辉轻轻重重地捏他的肩膀,按摩他之前受伤的肩部,“飞是个好孩子,你比他大两岁,不要跟一小孩子杠着嘛。上头知道我和他关系不浅,能把他派这儿来,这是个好消息。”

    沈晾看了他一眼说:“这算什么好消息?”

    “上头放松对你的监视了呗。这是在对我们示好呢。”旁辉又捏了捏沈晾的脖子,带着茧子的手指在沈晾单薄的后背脖颈上来回按压摸索。沈晾有些享受地闭上眼睛,说:“你也没比我大多少,还从小看着他长大。”他冷冷地嗤笑了一声。旁辉不以为意,说道:“我一直是当大哥的嘛。现在还在一直照顾‘弟弟’。”

    沈晾觉得自己被莫名其妙降了一级,有些不愉快地张开了双眼,旁辉连忙改口说:“我欠你人情,欠你人情。”

    旁辉按了一阵子,说道:“你找那桩涉毒案干什么?能放在网上的消息都已经过滤过了。要有什么信息,也不完全。”旁辉感到沈晾的身体僵硬了一下,沈晾带着怒气说:“和你无关。”旁辉叹了口气,说:“话不是这么说的嘛,我们好歹待一起这么好几年了,你想什么我多半能猜得到。吴不生当年被证实和这桩案子无关,案子是经过王队的。王队上岗在你之前,你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要是吴不生有一根毛是跟这事儿有关,他都不会放过。你现在在这儿瞎捣鼓,也捣鼓不出什么来呀。”

    旁辉看沈晾一句话都不说,就知道他在生气,旁辉只好更加卖力地按摩他的脖子和肩膀,让长时间在桌子边上不晓得动弹一下的沈晾舒缓一下肌肉。旁辉从上方看着沈晾闭着的双眼和双眉之间皱起的川字。沈晾的眉毛很浅,长得乱七八糟,方向都不太一致,和他人一样固执。旁辉按着按着,觉得沈晾大概是转过弯来了。果然,沈晾忽然开口说:“我帮王国解决这个案子,你从王国那儿帮我拿点儿资料。”

    “你知道,我和王队不属于一个部门,这事儿必须通过飞。”

    沈晾的嘴唇抿了抿,有些不情愿地说:“那就通过他。”

    旁辉的嘴角稍稍扬了扬,手指伸进沈晾的衣领里,在他背后略往下的地方循序渐进地按了几下。沈晾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然后舒爽地呼了一口气。旁辉说:“我去给你倒牛奶。”

    -

    杨平飞第二天接到旁辉的电话,约出门吃午饭。杨平飞坐下之后四面看了两三遍才确认沈晾没来。“今天你不做保姆啊?”杨平飞说。

    旁辉说:“说什么呢,沈晾又不是小孩儿。”

    “我看是。”得知沈晾不在周围,杨平飞放松了下来,把菜单递给旁辉,“点菜点菜。”

    旁辉随口叫了几个,杨平飞有些惊讶:“我记得你最喜欢吃辣,怎么都是清淡的?”

    “阿晾不吃辣,我现在吃着吃着就习惯了嘛。”旁辉笑了笑,把菜单递还给杨平飞,“你点点儿你爱吃的。”

    杨平飞古怪地看了他两眼,嘴里“啧啧”了两声,也随口叫了几个菜。

    旁辉等饮料上来的功夫,对杨平飞说:“今天找你有两个事儿。第一件事,要是王队在这儿,一定得高兴。”

    “什么事儿啊?”

    “阿晾答应帮你们破这个案子。”

    “啊?”杨平飞有点儿发愣,“他不是一向挺清高么。”

    旁辉说:“这对他身体状况影响挺大的,你们能拿到他,是你们的运气。”

    “不是,我说,”杨平飞有些犹豫,看了一眼旁辉压低声音说,“他现在还属于监视中,和警方合作会不会逾矩了啊?”

    旁辉笑了笑,说:“他现在也算是你管的人,你说他逾矩就是逾矩,你说他没犯规就是没犯规。”

    杨平飞还在犹豫,菜上来了,两人等菜上齐夹了几筷子才重新开启话题。

    “那第二个事是什么?”

    “第二件事嘛,就是我想查点东西。当年王队经手的那桩跨省涉毒案,你还记得吗?我想要一份详细资料。我和王队不好直接要,你帮我借来吧。”

    “这个没问题,我跟王队说说就行了。”

    旁辉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他夹了好几筷子菜。

    “对了,王队也跟我提了个事儿。”杨平飞有些犹豫地说,“他想沈晾再帮他一个忙……也是一桩凶杀案。他希望……沈晾能来发挥发挥他的老本行。”

    -

    沈晾到达审讯室的时候,被白晃晃的灯光晃得睁不开眼。他看着玻璃对面的一个神情紧张形容憔悴的女人。

    他曾经也坐在对面过。

    在白晃晃的灯光下,对面是一个面色冷漠而微露紧张的警察。他的手上带着手铐,仅被允许回答问题以内的话。他的左侧站一个警察,带枪,枪在手里。只要他说出一句“意料之外”的话,就可能被当场击毙。

    “姓名?”

    “沈晾。”

    “年龄?”

    “十八岁。”

    “家庭情况?”

    “父、母、妹妹……”

    “你涉嫌参与多起谋杀案,分别是……”

    白晃晃的灯光。挪动嘴唇的审问官。

    “我不知道。”“我没有杀人。”“不是我干的。”……都不是正确答案。

    “你有任何不在场证明吗?”

    “……没有。”

    没有。

    “我没有证据证明我没有杀人。”这才是真正的正确答案。所有人都认为正确的答案。哪怕当场所有人都相信他那不自然的能力而配备了以防万一的武器装备,也不相信他没有杀人。他只能保持沉默。

    “王礼零,31岁,她妹妹死的当天,她也在别墅里,作为嫌疑人被带过来的。”王队站在沈晾身边,把手里的资料交给他看。“沈晾?”沈晾被蓦地惊醒,回过神来瞥了两眼,抿着嘴唇没有说话。王队看了两眼那个审讯的警察,稍稍顿了顿,接着说:

    “她声称当时有强盗进入她们家,杀了她妹妹,但是我们没有在现场发现财务损失。”

    杨平飞正在审问那个女人,而他的问题是沈晾准备好了写给他的。

    沈晾的双眼紧紧盯着那个女人忐忑不安的脸色和青白的嘴唇。杨平飞努力超水平发挥,让自己表现得和他第一次看到的沈晾“接待客户”时一样。

    审问持续了二十三分钟。王国一直盯着那个女人,用他刑侦多年的技巧试图读出女人的心理活动。女人回答完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沈晾忽然说:“三天内她会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