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厄运缠身 > 第5章 CHAPTER.5

第5章 CHAPTER.5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厄运缠身 !

    “你还好吗?”旁辉把沈晾载回家的时候,不断看他苍白的脸色。沈晾抿了抿嘴唇,调整了一下坐姿,面朝窗外,不想理会旁辉。旁辉把右手从方向盘上拿下来,摸了摸他的额头。

    “别碰我。”沈晾皱眉甩开他的手,将全身都侧向了窗边。旁辉说:“不想让我碰你,下次就坐后面。”

    沈晾沉默着没有说话。

    “下次我会注意让王队换个地点。”旁辉谨慎地说。

    沈晾的眼珠稍稍向他挪了挪,前言不搭后语地低声说道:“后面太空旷了。”

    旁辉看着几乎想要把脚缩起来的沈晾,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沈晾预测那个女人王礼零三天内会被害。这就代表着,在这三天内,旁辉要不间歇地以最高紧张状态看护沈晾。旁辉一直深刻地记得沈晾心脏病发时的状态,那一幕比他在实战训练时手刃敌人的刺激感还要强烈。旁辉不想让自己觉得沈晾对他太过重要,因此他竭力避免那一幕再次发生。

    死亡是一个人能够经历的最可怕也最轻松的事。

    没有人能够说出死亡究竟有多么痛苦,然而沈晾却是唯一一个能够衡量那种痛苦的人。旁辉知道,一个人骨折最多让沈晾的骨头疼上一个星期,然而一个人的死亡,却能把沈晾立刻送进医院。

    沈晾没有说王礼零是怎么死的。

    那之后的第二天,杨平飞告诉旁辉,王礼零被人保释了。旁辉捏着电话猛地看向了沈晾。沈晾就坐在沙发上按电视按钮,感受到旁辉的目光时,莫名其妙地回头看了他一眼。

    “王礼零被保释了。”

    “谁?”沈晾也眯起了眼睛。被保释就意味着王礼零不再受到警方的保护,她明天死的几率更大。

    “不知道,我现在去找飞。”

    “我也去。”沈晾赤脚站起来,拎起了外套。旁辉看了他一眼,有些高兴也有些担忧。他说:“穿好袜子。”

    旁辉和沈晾在咖啡馆里见到杨平飞的时候,他正打开笔记本电脑。见到旁辉时,他抱怨了一句:“辉哥你要见面直接局里见不就行了,非得……啊,沈、沈先生啊……”

    “叫我沈晾。”沈晾冷冰冰的脸让杨平飞实在客套不起来。旁辉说:“阿晾不方便去警局,能不去尽量不去。你们查到什么东西了?”

    “我们调查了别墅周围路段的监控,发现了一辆车,在那个时段途径别墅区的车都挺高档的,但是这辆……看上去吧……不像是进出那种别墅区的车。”

    “什么车?车主是谁?”旁辉问。

    “是辆二手车,车主还在查,小李说一会儿给我。”杨平飞调出了那辆车的监控照片,转给两人看。那确实不像是一辆好车,市场价两三万,又不知道转了几手。然而沈晾没有看监控,只是问:“调查过王礼零的家人没有?”

    “家人?调查过了,”杨平飞有些疑惑,“她和她妹妹两个人住在那个别墅里,父母已离异十多年,母亲在外省,父亲是自由职业者,目前也在本省工作。”

    “给我看他们的照片。”

    杨平飞还不是很适应沈晾这样的命令语气,他皱起眉,有些赌气地说:“你那天到底看到什么了?怎么跟见了杀父仇人似的。你没有告诉我们你的情报,作为等价交换,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所有情报?这是警方的案子,你插手得有点多啊。”

    旁辉一直在示意杨平飞注意他的语气,然而杨平飞无视了旁辉,只是看着沈晾越来越紧皱得眉头内心暗自爽快。

    沈晾没有如旁辉所想那样爆发。他令人意外地坐到杨平飞对面,拉近了椅子,那双因为他消瘦的脸颊而显得异常大的双眼紧紧盯着杨平飞,看得杨平飞毛骨悚然。沈晾低沉地说:“你不知道,我就告诉你。我所看到的,都是受害者的视角,所经历的,都是受害者的遭遇。我恨所有的犯人。他杀了王礼零,就是杀了我——”

    杨平飞被沈晾的话惊得动弹不得。旁辉按住沈晾的肩膀,试图轻松气氛,然而很不管用。杨平飞咳嗽了两声,最终默默地打开几张照片,把屏幕转给了沈晾看。沈晾的双眼在看到其中一张照片的时候,猛地睁大了一下。“这个人是谁?”

    “谁?”旁辉连忙挪到沈晾身边。杨平飞看了一眼,说:“王礼零她爸。”

    “是……”沈晾正要说什么,杨平飞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却响了。他连忙按了通话键:“喂小李啊……啊?查到了啊……谁……什么?她爸的车?”

    杨平飞难以置信地放下电话,看向了沈晾。沈晾低沉地说:“是这个男人……杀了王礼零。”

    -

    旁辉将沈晾带回家之前,杨平飞就冲了出去。王礼零在交代她妹妹被杀害的过程时,没有坦白一切,以至于警方险些漏掉了这个人。旁辉一直想要问沈晾,王礼零究竟是怎么死的,然而沈晾在审问王礼零的当晚并没有记任何记录,也没有写笔记。

    旁辉在路上用车载电话给王国打了通电话。

    “事情有点麻烦。本来前一桩案子就已经让我们挺头痛的了……王礼零是被她大伯保释出去的,大伯王燕穹,本市工作。记录挺良好的,麻烦的是她爸王燕国。她爸在外省进过几趟局子,进过戒毒所,王礼零说他是个自由职业者,我看就是个无业游民。她妈情况不错,离婚之后留给这俩姐妹那幢房子。我们查了监控记录,那辆车在本月的三号、十三号分别进出过别墅区。就是这个月二十号,王礼艺被杀害。我们之前没想到是她身边的人作案,现在已经派人去追了。难怪王礼零之前说得吞吞吐吐的,要真是她爸干的,换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确定是她爸了?”

    “本来她爸只能被列为怀疑对象,不过阿飞刚跟我说了沈晾的话,那就*不离十了。”王国的声音通过车载电话传出来。旁辉看到沈晾的手握成了拳头,放在大腿上。

    “我刚刚联系了王礼零他妈,她还没听说自己一个女儿死了……作孽啊。哎,电话来了,先挂了啊。”

    旁辉掐断了通话,眼神余光瞥着沈晾。沈晾闭上了眼睛,一言不发。旁辉在一个红灯前停了下来,仔细观察他的脸色。接着他一把抓住沈晾的拳头,说:“来了?!”

    沈晾没有说话,双眉狠狠皱在一起,额头上渗出了汗珠。旁辉急得频频看红灯,车胎已经挪出了白线。

    “不去……医院……”沈晾低声喘息着说,“没事……”

    “没事个屁!她怎么死的!”旁辉忍不住暴了粗口,用力捏紧了沈晾的拳头。

    沈晾的身体开始小幅度地扭动,像是尽力压抑着痛苦。他伸拉脖子,发出了嘶哑而微弱的□□。旁辉让车在绿灯刚刚亮起的瞬间冲了出去。沈晾说:“回家……回……家……”

    旁辉一路横冲直撞,充分发挥了特种兵的特性风驰电掣地赶回了家。他将沈晾从车上弄下来的时候,沈晾的腿几乎无法站立。旁辉一把捞起沈晾,打横抱着进了门。沈晾的双腿不断交错摩擦,身体挣扎着,似乎在极力压抑着一种难忍而非极端的痛苦。

    旁辉将他放在沙发上,快速翻找医药箱。然而他却不知道沈晾究竟遭受的是怎么样的伤害,更无法对症下药。他只能盲目地寻找,让自己变得忙碌一些,最后他拿着一整个医药箱跪在沈晾所在的沙发边,手足无措地看着他。旁辉觉得,他这辈子的无能为力都用在了沈晾身上。在特种兵训练的时候,他经常是拿第一的人,从来感受不到挫败和无能,然而沈晾就像是他的克星,让他体会了整整八年的力所不逮。

    “到底是哪里受伤了!你给我说啊!他对你干了什么!”旁辉急得抓耳挠腮,却不敢碰沈晾。沈晾被汗湿的额头上挂满了汗珠,头发贴在一起,纠缠在一起。他使劲眯开了眼睛,从喉咙里发出了连串的凶狠嘶哑的声音:“……人渣……”

    旁辉捏紧了拳头,看着沈晾像虾米一样蜷缩成了一团。“要……裂开了……裂开……了……”

    -

    沈晾一直到半夜才安静稳定了下来。旁辉接了王国一个电话,得知王礼零离开警局之后并未回家。也无法联系上她的大伯王燕穹。警局出动了不少警车去搜查,各条街道的监控都被调出了。搜查一直持续到凌晨三点——持续到,王燕穹给警方打电话报警。

    王燕穹在电话里说,王礼零被他保释之后,带回家的路上,接到了一个电话。王礼零显得很害怕,让他立刻送她回家。之后他给王礼零打了很多次电话,都没有打通,王燕穹最终报了警。

    “我们没有在她的家里找到她!”杨平飞在电话里飞快地说,“小区监控只看到她在到家之后半个小时离开别墅,别墅区两侧都是山林,监控没法观察到那么远,等到我们搜完山,王礼零都要死了!你能不能……问问……”

    旁辉把手机开到外放,沈晾一直听着他们的对话。见沈晾对他示意,旁辉把手机放到了沈晾的嘴边。

    沈晾的双眼里有血丝,脸色非常疲惫。然而他沙哑的嗓音依旧很冷静:“别墅区北门小门出去,向西一千五百米,临时木棚的西南角……她被拖了五十米,持续殴打三十三分钟,保持意识清醒。”

    杨平飞听到沈晾如同往常一样冷酷却沙哑的话,捏紧了手里的手机,猛地踹了一脚别墅的大门。“北面小门!向西五百米!”

    旁辉一直坐在沈晾的床边,和沈晾一起等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安静的房间里几乎只能听到沈晾略微有些沉重的喘息。

    “你要不要再喝点水?”旁辉问。

    沈晾用手臂挡住自己的眼睛,用沉默表示了否决。

    半个小时之后,旁辉的铃声响了。沈晾的眼睛第一时间挪到了他的手机上,而旁辉则随后拿起了手机。

    “辉哥……”杨平飞的声音从外放的话筒里传出来,“……她死了。”

    沈晾闭上了眼睛,伸手关上了床头的灯。“出去。”

    旁辉沉默了一下,依言离开了。他将沈晾的门关上,走进自己的房间,站在阳台上说:“怎么死的?”

    杨平飞的声音很低沉,带着一种深深的悔恨和自恼。

    “和……沈晾说得一样。她被扒光后拖行了五十米,全身有多处外伤和骨折。她爸王燕国……对她进行了殴打、□□,然后杀害。”

    旁辉一时没有说话。

    杨平飞沉默了好一会儿,有些内疚地问:“沈晾……还好吗?”

    旁辉说:“他没死。”

    -

    杨平飞打小和旁辉在一起,一起玩耍,一起训练,一起战斗。他也是第一次被旁辉挂电话。杨平飞猛然之间意识到,他和旁辉不在一起的一段时间里,辉哥已经有了一个更加重要的朋友。沈晾可能比不上他和旁辉打小建立起来的交情,然而沈晾却和旁辉在一起生死与共了八年。他们的遭遇可能不像普通人那样,甚至不像普通军人或者犯人。除了要躲避黑白两面的监视和追杀,沈晾还有来自自己的威胁。只要运用一次他的能力,沈晾就在生死的边缘上走了一回。而旁辉,也在失去他和不失去他之间踱步了一次。

    杨平飞突然之间意识到沈晾为何从来不笑。他痛恨犯人也不乐意协助警察的理由,不仅仅因为他曾经进过监狱。

    杨平飞坐在审讯室里,看着对面那个穿着褴褛、头发蓬乱的男人。他在杀了自己女儿之后跑了三公里路,被警察抓获。被抓时他的脸上还挂着神经质的笑容。杨平飞冷冷瞪着那个男人,脑海里一遍遍回响沈晾的话:“我所看到的,都是受害者的视角,所经历的,都是受害者的遭遇。我恨所有的犯人。他杀了王礼零,就是杀了我——”

    王国从审讯室里出来,带上了门。杨平飞的表情让他很放心。他出来的时候看到了坐在外面的王燕穹。王燕穹的脸色有点儿白,看见王国的时候身体抖了一下。

    王国给他递了杯温水,说:“喝吧,你要是自首,可以少受点儿罪。”

    王燕穹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惊吓,手一抖,水洒出了半杯。王国说:“采集指纹的人现在就在科室,等他出来了,还有一个‘在逃犯’迟早也得落网。”

    王燕穹仿佛在瞬间老了十几岁。他紧紧捏着纸杯,捏得里面的水全洒在了他的膝盖上。他沉默了足足五分钟,然后低下头说:“我自首……”

    王燕穹家庭情况很不错。他唯一的弟弟就是王燕国。王燕国吸毒之后,王燕穹成了他离婚后的经济来源。而王燕国用来回报王燕穹的,就是自己的两个女儿。

    杨平飞坐在咖啡店里慢吞吞地给旁辉说着:“王燕国从戒毒所出来之后,所有人都以为他成功了,他两个女儿也是。但是没到第二年就又染上了。王礼零和王礼艺当年是被判给她们妈的,工作之后她们妈就搬了,王燕穹支持王燕国吸毒的经费,条件是王礼艺和王礼零。”

    “你是说,王燕穹和王燕国合伙抢劫□□了王礼零姐妹?”旁辉看了他一眼,皱眉说。

    “王燕穹交代说,他让王燕国骗姐妹俩,他不愿意出钱,除非姐妹俩肯跟他。”

    “王燕国同意了?”

    “一开始没有同意,不过吸了毒之后的人,就难说了,”杨平飞冷冷地说,“而且王燕穹告诉他那对姐妹不是他亲生的。”杨平飞冷笑了一声。“王礼零和王礼艺一个是幼儿园教师,一个刚刚上班,都没有钱长期负担她俩这个爸,你说她们能怎么办?”

    旁辉转着杯子,皱眉说道:“那个案子呢?”

    “王礼零是和王燕穹长期保持性关系的人,但是王燕穹还想要王礼艺。这就是当时引发事件的矛盾,”杨平飞说,“王礼艺和他争执中被杀害,而王礼零还和王燕穹保持着紧密关系,所以她当时不肯供出王燕穹。”

    “那之后又是怎么回事?”旁辉问,“王燕穹以为王礼零已经供出他们了?”

    “是啊,谁进了局子能不害怕?王礼零瞒住了,倒也没说假话。但王燕穹不信她啊。王燕穹保释王礼零之前,已经通知了王燕国,”杨平飞说,“他事后给警方报案说王礼零接了威胁电话,其实是他将王礼零交到王燕国手上的。王燕国几乎神智不清,只知道要‘教训’他这个‘不是亲生’的女儿了。”

    旁辉闭上眼睛喝了一口咖啡,叹了一口气。

    “先奸后杀啊……都说虎毒不食子,能干出这种事的人,还能算人吗?”杨平飞怒气冲冲地捶了一下桌面。震得桌上的咖啡一颤。

    旁辉想到沈晾忍耐着痛苦的表情,和那一声沉重又万分愤怒的“人渣”。

    “沈晾……没事了吧?”杨平飞看着旁辉的表情,小心翼翼地说。

    “没事,我带他去医院看了一次,就是瘀伤,骨头没有太大问题。”旁辉用手指磨着杯子,心思却飘到了其他地方。

    “辉哥!”杨平飞一声叫唤将旁辉猛地唤了回来。他严肃而认真地看着旁辉,说道:“辉哥,我之前对沈晾的那些话,我都收回。你帮我谢谢他。下次,我们会在被害人遇害之前就逮到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