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厄运缠身 > 第30章 CHAPTER.28

第30章 CHAPTER.28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厄运缠身 !

    沈晾和旁辉回家之后,两人在客厅里稍微坐了坐就打算休息了。旁辉给沈晾温了一杯牛奶端到他的房间里,却发现沈晾还没有上床。他将牛奶放到他的床头,问道:“手臂还疼吗?”

    沈晾没有回答,只是走到床沿边坐下了。旁辉觉得有点儿奇怪,也有些隐约地感觉到什么,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两人中间隔了半个旁辉的距离,不过分亲近,也不疏远。

    沈晾一言不发。他想起了几年前的事。他离开监狱后的第三年,很多人陆续得到了他还存活的消息。他曾经就任过的省市里有不少人一直盯着他。有些是为了让他预测,有些是为了杀了他,更多的人是两者兼有。沈晾起初的两年拒绝对所有人的预测,他将自己记忆中的预测记录下来,全部收录在一个小本子,像是一本谋害日记。第三年他开始对旁辉有所回应。旁辉当时的表现是什么样的他已经不记得了,但是他记得旁辉散发着光芒的眸子。旁辉在将他救出之后的长久时间里,眸子里的灰暗越来越深,直到三年后沈晾第一次回应了他,他才渐渐露出了带着希望的目光。

    那是沈晾离开监狱后的第一次预测。

    对方是商界有名的人物。一个穿着皮夹克的男人半是胁迫半是恭敬地用□□压着沈晾的太阳穴,让刚刚买菜回来的旁辉举起双手。

    沈晾记得旁辉当时说:“把我带上,拷着我。他根本没有自理能力。”

    对方并不信旁辉的话,然而他们将沈晾和旁辉隔开安置了一个晚上之后,不得不将旁辉送到了沈晾身边。没有旁辉的沈晾仿佛是个植物人,看不见任何东西,不说话也不睡觉。

    旁辉被捆着双手和沈晾一起被带到了一个四十五岁的男人面前。男人经营了一家跨国公司,背地里有军火生意,他们被带到男人面前时,四个枪管对着他们。

    男人要求沈晾为他做一个预测。

    旁辉说:“不行,他从监狱出来之后就没有再做过了,这对他的身体负担太大了!”

    “那你们的最后意义也消失了,”男人轻描淡写地说,“你随意考虑一下。”

    旁辉看着沈晾提起了笔,张开了口。沈晾的声音很轻,有些沙哑,长久的沉默让他的声带有些疲软而不驯服。他平淡无奇地问:“你的前一天在哪里,做什么?”

    沈晾问了八个问题,这八个问题他至今都记得清清楚楚。接着沈晾忽然住了口,沉默了半分钟。黑洞洞的枪口就抵在沈晾的太阳穴上、旁辉的后脑勺上。

    接着沈晾说:“19xx年8月2日,19点31分,你死于枪击。”

    沈晾无机质的声音仿佛带着一种诡异的魔力,所有人都楞了一下,大脑一时无法反应过来。接着男人身后的钟敲响了半点的钟声。旁辉几乎是瞬间低下头借着抵住自己太阳穴的人手里的枪打碎了沈晾脑边的枪管,又猛地飞踹了一脚身边的人将沈晾扑倒在地。长期的特种兵训练让他的肌肉瞬间凸鼓出来,被强行挣断的绳索还挂在他被勒出淤痕的手腕上。他一捞住沈晾,就立刻扭断看守沈晾的男人的胳膊,抓住他的手连带他的整个人扭转着向男人身边的保镖开了一枪。子弹穿透了保镖的枪管,在其枪膛里炸开,炸糊了对方的一整只手,接着旁辉的大腿绷紧,像是猎豹一样从地面上弹射而起向男人冲去。男人身边的另一个人在那瞬间向他扫射过来,就在那一秒,子弹钻进了旁辉面前的男人的头颅。

    ——旁辉从男人的身后越过,夹带着沈晾从处在二楼的窗口一跃而出,在地面上背部着地,紧紧抱着沈晾滚了五六圈。

    接着旁辉起身头也不回地抱着沈晾向外蹿去。

    那一次经历给他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深刻到沈晾几年之后还能清晰回想起当初一点一滴的细节。沈晾说出对方厄运的预测时间是8月2日,19点30分。一分钟之后,男人生命里最近也最大的厄运应验,而沈晾也在那一分钟里以最短的时间尝到了枪击死亡的苦果。脑髓仿佛被搅成一团,尖锐的痛苦刺激着他的大脑,一切都在眼前丧失原本渐渐恢复的规则,感官开始回复到监狱里那明暗不明、扭曲可怖的状态。

    但沈晾却异常清晰地记得一切。

    旁辉为了让他得感官归位,又反复给他治疗了三个月。这三个月旁辉几乎没有怎么睡觉。

    -

    旁辉坐在沈晾的床沿边,在一片静默中问了一句:“怎么了?”

    “五年前……你是怎么做到的。”

    旁辉楞了一下,大脑的记忆飞速倒退,搜寻出五年前的一切。接着他想起了沈晾第一次预测。那一年沈晾只做过一次预测。接着旁辉忽然就明白了沈晾离开警局时的那句话——“在遇见你之前,我也认为这不是正常人能有的体能。”

    沈晾曾经问过他他是怎么办到的——徒手挣断一公分直径的几圈绳索、一分钟内撂倒五个人夺下枪口上的沈晾然后逃离现场。他们留下的痕迹非常少,绑架此事本身也因其违法性而一早被对方关闭了摄像记录,因此他们没有惹上过多麻烦。

    这一切对一个普通人来说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旁辉以为沈晾对他浑浑噩噩、没有意识的状态里的一切都忘记了,却没想到沈晾记得一切。旁辉的心口不觉有些发热。他在那段时间里一直觉得自己照顾的是一个木偶。就算是照顾植物人,恐怕也比照顾沈晾好一些,起码前者他不会再抱有更大的期待。

    想起最开头的三年,再看到眼前虽然神色冰冷,却能够和他平稳交流的沈晾,旁辉的嘴角不觉翘了起来。

    当旁辉给沈晾关灯躺回到自己房间后,他枕着自己的手臂,看着天花板,在一片黑暗中猛地坐了起来。

    他仿佛抓住了雄风的动机。

    他知道雄风的为人,他和他一起出过任务。沈晾的话让旁辉忽然和雄风之间感受到了一丝共鸣。

    -

    “‘雄风’有一个妹妹。他是孤儿,但是有一个亲妹妹。”旁辉站在王国面前,双手撑着桌面,在周围警员的目光中对王国说,“我知道你查不出他的行踪,你可以查查这个人——李桂,李建昭的妹妹。”

    雄风的本名叫做李建昭,和旁辉在199x年一起进入部队,和旁辉在部队共同训练了三年,并且在一个队伍里出使过两次拆|弹任务。

    旁辉曾经和他一个寝室,上下铺。休息的时候旁辉会和他聊聊自己家里的事。李建昭告诉旁辉自己没有父母,在孤儿院里活到6岁,然后被院长送去接受六年义务教育。后来就因为身体条件好参了军。

    他有一个亲妹妹,一胎生的,也不知道这样一对龙凤胎是怎么被父母扔下的。李建昭说起自己的妹妹的时候,整个脸都神采飞扬。他妹妹在有名的学府读大学,他说自己脑瓜不好,不适合读书。有一户人家赞助他们学费,他就劝院长都用在他妹妹身上,保他妹妹一路读上了高等学府。但旁辉却从来没觉得他脑瓜不好。任务行动时,他的脑子总是转得最快,有时候旁辉都比不上他的反应速度。

    “他和他妹妹很亲,他妹妹结婚的时候我还接到过他的请帖,行踪比他要好拿得多。”旁辉说。

    王国立马让人去搜查李桂的资料。一个高等学府的学生还是比较容易找的,更何况旁辉还知道其确切的毕业届数和样貌。警方和旁辉一起花了两天时间摸到了李桂家里,然而赶到她家时,却发现人去楼空。

    王国敲开了隔壁的门,问:“隔壁312的住户还在吗?”

    从门里探出个四十岁妇女的头来,她有些胆怯又有些好奇地打量了旁辉和王国一番,说:“半个月前就没见有人回来住了。”

    王国和旁辉对视了一眼,脸色都有些沉。

    “您知道人去哪儿了吗?”

    “不知道哟,那户人家是对夫妻,我最后一次见他们看那男的脸色挺差的,回家里后还桄榔桄榔吵架,墙壁都快被他们砸穿了。后来就没声儿了。”

    王国沉着脸和旁辉走出楼。没有搜查令他们也没法直接开门,但是王国从隔壁楼就远远地看过来能透过那户人家的打开的门窗看到里面一片狼狈凌乱。显然是不再有人居住的模样。

    旁辉只觉得这案子一波三折,万分坎坷,而王国却沉着气也没多说什么。他们要来了监控,然而小区的监控设施不完善,对人离开的具体时间又不确定,很难在短时间里查出点儿什么来。王国于是让旁辉先行回家了。

    旁辉现在半分钟都不想离开沈晾,这一次把他叫出来王国也费了一番功夫。如果把沈晾叫上,就有点太兴师动众了,而且沈晾和旁辉之前才暴露,王国实在也不放心让沈晾出现在市中心附近。

    旁辉开车回去的路上就感到有人在跟着他。起先他以为是错觉,然而经过那一晚的追逃被再度唤醒的警觉让旁辉立刻确定了背后追踪的车辆。他将车连续绕了好几个街区之后隐蔽地停入了一个地下停车场,然后顺着消防通道上了路面,隐晦地看着那辆刚刚进入地下室的车。接着他迅速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报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地点。

    当旁辉确定背后已经没有追踪他的人了之后,他才让司机向沈晾家的方向开去。司机已经被旁辉数次更改目的地绕晕了,此刻听到他又报了一个地点,忍不住问:“兄弟你这是到底想去哪儿啊?”

    “就这个目的地,没别的了。”旁辉有些抱歉地冲他微笑了一下。也许是因为他的笑容温和爽朗,想着反正花的也是对方的钱,司机没多吭声就载着旁辉向下一个目的地驶去。而这一次果真也是真正的目的地。旁辉在距离沈晾的小区还有三四百米的距离就让司机停下了,付了一笔不菲的车钱后步行走进了小区。一边走一边给王国打电话,让他注意一下那个地下车库,带几个人去查一辆银灰色的吉普。

    王国听了旁辉的叙述,立刻带了两个人,但旁辉和王国都知道,他们肯定抓不到对方,至多只能从监控里辨别出那辆车的车牌。幸运的话可以得到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人的面部记录。

    当旁辉打开门走进屋子时,却发现沈晾的鞋子被动过了。他的心里不由一紧,喊了一声:“阿晾!”

    屋子里没有人回答,但是却持续地响着一阵阵“嗡嗡”的声音。旁辉三步并作两步冲向发出声音的地方,接着脚步猛地在厨房门口刹了车——

    发出声音的是油烟机。沈晾正在炒菜。

    旁辉的心刚刚放回胸口里,现在又快要跳出来了。他不敢置信地瞪着那个背影。

    沈晾在炒菜!

    旁辉几乎忍不住要去揉眼睛。似乎是听到了旁辉的声音,沈晾扭过了头来。他的脖子上挂着旁辉常用的围裙,没有在后面系带,想来是勉强图方便挂上的。他的额头上因为炒菜产生了一点儿细汗。看到旁辉时,沈晾的神色一僵,本就有些尴尬的脸色更加冷硬了。

    旁辉张了张嘴,半晌才挑出一个逃脱的借口说:“……我去换鞋。”

    他冲进来时都没来得及脱鞋,一双皮鞋在地板上踩出了一连串凌乱的大跨步脚印。

    沈晾默不作声地看着他的身影慌张地离开,紧紧攥着锅铲的手松了松。

    旁辉在玄关磨蹭了好久,还用抹布抹干净了地板,才看到沈晾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他的手里拿着两个大碗,旁辉想要上前,却又抓耳挠腮地停住了。见沈晾又走向厨房,他才跟了进去,看见沈晾开始盛饭。旁辉简直说不出话来,他瞪着沈晾仿佛是在看一个怪物,而沈晾的脸色一直紧绷着,仿佛旁辉一开口,他就能把手里的两个碗扣在他的头上。

    旁辉就这样胆战心惊地看着沈晾坐到了椅子边上,然后看着他。

    旁辉这时候才意识到他是让旁辉拿筷子。旁辉连忙拿了筷子,刚刚出了厨房却想起什么,回过身将沈晾忘记关的油烟机关了。沈晾的表情非常细微地出现了一丝尴尬。旁辉落座后才注意到沈晾做了什么菜。沈晾只做了两个,一个番茄炒蛋,一个萝卜排骨汤。后者的食材家里没有,沈晾想必是去买了菜。平时旁辉做饭,一般做三个菜,看到沈晾的两个菜却仿佛看到了一桌的山珍海味。他拿着筷子,像是看一道大餐一般看着自己碗里有点儿糊的白饭,终于有能力张开了口:“……我还不知道你会做饭。”

    沈晾抓着筷子的手紧了紧,没有说话。旁辉觉得自己说错了,也闭了嘴。沈晾用筷子尖捏了两粒米,放在嘴里含着,忽然说:“小时候学的。给妹妹做饭。”

    沈晾小时候父母非常忙,妹妹由他管照,这一经历旁辉是知道的,但是沈晾从来是被他捧在手心里照顾的人,他从来没有意识到沈晾有独立和自理的能力。

    旁辉的情绪有些低落。沈晾做得菜算不上特别好,但是达到了一个单身男人生活的基本标准。他生疏了十几年的手,要是多练练,恐怕也能够胜任照顾自己一职。沈晾平静地说:“你不用担心我。”

    旁辉抬起头来看他。

    “你可以不用管我。”沈晾有些生硬地说。旁辉此刻明白了沈晾的意思。他将筷子一放,严厉地说:“我的任务是你!不是那些案子,我不会本末倒置!”沈晾见旁辉仿佛是生气了,脸色显得更加僵硬了。他冰冷地看了旁辉一眼,摔下筷子起身就走。旁辉慌忙一把拉住他说:“等等!是我态度不对,我道歉。”

    沈晾被他一把拉住,用力挣了挣没有挣开。旁辉后悔之前的严厉,又一时无法伶牙俐齿地说出什么更好的解释,只能和沈晾僵持着。沈晾感到抓住他的手越捏越紧,忍不住又挣扎了一下,却被旁辉猛地一把拉了过去。旁辉按住他的肩膀,诚恳地说:“我照顾了你八年,你一天就把我丢下了,让我很不好受。”

    沈晾看了一眼旁辉的表情,什么回应都没有。

    旁辉说:“那个案子不是我的工作,你也不是我被分配的任务人。但你是我分配给我自己的任务,是第一位的。如果因为王国的案子让你产生危险,对我来说那就是本末倒置。”

    旁辉说出这话的时候把自己都吓了一跳。接着他小心翼翼地看着沈晾,心脏和手都火烫起来。

    沈晾一直沉默着没有反应。旁辉垂下了眼睛,松开了他的手。沈晾此时说:“那是你的战友。”他漆黑的眼睛笔直地看进了旁辉的内心。旁辉顿了一下,想不出该接什么话。

    沈晾没有再离开,他坐了下来,重新拿起了筷子,而旁辉也锁着眉头沉重地捧起了碗。沈晾的话,让他刚刚有些火烫而旖旎的心瞬间凉了下来。雄风的案子如果不能善了,他和沈晾都不能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