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伊塔之柱 > 第十三章 诅咒钱币

第十三章 诅咒钱币

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iaoshuo.com,最快更新伊塔之柱 !

    在摆脱了帝国的追兵之后,七海旅人号花了两天一夜的功夫才穿过那片暗流汹涌的海域,并在三天后成功抵达支利外海,从那儿向南,就能顺利抵达巨树之丘。

    但倘若选择另一条更加古老的航线,空海上的西风会送他们终抵圣休安角,那也是七海旅人号此行的目的。

    海天之交映出夕阳的余光,将舷上的木料浸成温暖的酒红色,木质的纹理粗粝、清晰可见,上面还分布着偶尔一两道刻痕——那是弹片留下的痕迹,不过七海旅人号才经历了一场大战,有的是别的地方要加固,以至于这些细处的磨损根本无人打理。

    晚风微醺,方鸻一边向凯瑟琳询问关于圣休安的传闻,海盗的分布、风土、港口与锚地,船舷之下,空海恢复了本来的深沉,玫红色、有些令人沉醉。

    谢丝塔正立在希尔薇德一旁,女仆用一根铅垂记录着洋流的变化,舰务官小姐不时点着头,纤手握着一只羽毛笔,在本子上一一记下这些数字。

    在确认彻底驶出那片礁石遍布的暗海之后,众人紧绷的神经才得以放松,“不可思议,我们竟然真从那里面逃出来了,”天蓝坐在甲板上,怔怔地看着那紫金色的海面,忍不住呢喃自语,“要是现在回头让我再选,我宁可去面对帝国人。”帕克尖声尖气地说:“面对帝国人,那我们早葬身海底了。”

    诗人小姐被哽了一下,虽然明知道自己不占理,但还是坚持道:“我们就是差一点葬身海底了。”“差一点就是没有。”帕帕拉尔人亦针尖对麦芒。

    两个人的声音在甲板上盘旋,就像是一对在桅杆上回旋的乌鸦,聒噪不已,夜莺小姐见着叹了口气,这样的一幕在七海旅人号上司空见惯,仿如日常一般。

    她已经见怪不怪了。

    两天一夜的航行的确谈不上轻松,湍流区的凶险正如凯瑟琳所言,乱流还仅仅只是‘小麻烦’,真正的危险往往藏于那些暗礁与漩涡之下。

    凯瑟琳告诉他们,那里曾是两位龙骑士交手留下的‘遗迹’,一场发生于金翠之年的战争击毁了那里的一座岛屿,碎裂的浮岛大半沉入云海之下,剩下的部份则构成他们所见的奇观——

    云层上漂浮着如山般大小黑色的、玻璃状的岩石,像是被融化过,尖锐的岩石大半藏于云层之下,等待着汹涌的湍流将风船送至门前,在上面撞个粉身碎骨。

    空海上漂浮着数不清这样的岩石,细小的如辰砂、卵石,它们在云层上浮过时,撞在船舷两侧乒乓作响,令船舱底下的人绷紧了心弦,一场航行下来,令所有人身心俱疲。

    但爱丽莎的确没在其他地方见过类似的景象,包括宝杖海岸那片被冰川切割、礁石遍布的冰海,碎裂的陆缘构成了考林—伊休里安第一险峻的航道。…。。

    但也不如这里——

    那个女海盗说的可能是真的,只有龙骑士才能造就如此的伟力——她伸手从那些碎石之中捞起一枚,玻璃状的岩石上布满了细密的气孔,像是火成岩。

    那样的光景不由自主从她脑海之中产生。

    一道通天彻地的火柱从云层之上降下,击中那座巨大的浮岛,上亿度的高温将岛屿中央熔穿,动荡的元素力量将整座岛屿扯裂,一分为二。

    熔岩从裂缝之下涌出,倾入空海之中,又冷却形成现今的模样,这些大大小小的岩石是从大地之中淌出的血液,是那座浮岛在这片空海之上存在的最后痕迹。

    毁灭的力量彻底扭曲了这里的法则,肆虐的风元素在以太之海下形成湍流,如同死去的元素的亡灵,不知从哪里复生,形成一道潜藏的暗流,毫无征兆地袭来。

    一个不慎,就是船毁人亡的下场。

    “这样的场景在第二世界比比皆是,”弥雅走了上来,看着她手上的石头,开口,“奇观与伟力塑造了那个世界,那里远还要比这里凶险得多,浑浊之域就曾经是一个太古战场,如果你们没有准备好,我并不是很建议你们前往那里。”

    爱丽莎回过头来,看着她,“弥雅小姐也会感到危险吗?”

    “龙骑士的能力也有高低之分,只要到达金之阶就可以被称之为龙骑士,但比起曾经在这里交战的两位龙骑士,我和他们还远远不如。”弥雅摇了摇头,心下却不由想起了在圣约山所发生的一切。

    虽然是借助了某些力量,但她的确也可以说是抹平了那个地方,那里而今应当已经分崩离析,所留下的场景,应该不会比这儿好到哪里去?

    “但弥雅小姐比我们都更早认识船长,你应当清楚以艾德的性格,无论如何也会带我们前往那里。”爱丽莎看着弥雅,狼少女身上有一种与之相称的气质,沉静、神秘,那双银色的眸子里仿佛可以包容一切,当初方鸻就是不可抑制地陷入这个迷梦之中,夜莺小姐自己也差点看得失神,她眨眨眼睛才回过神来,有些奇特地看了对方一眼。

    弥雅看向正在与凯瑟琳交谈的方鸻,轻轻点了点头。

    ……

    “七海旅人号受损很严重,尤其是击穿了下层船舱的几下,虽然破口都被崔希丝和百灵鸟小姐用带法力的白橡木修补了,但也只是虚有其表而已,”方鸻对凯瑟琳道:“元素结构和盖伊发生器只能等到了港口之后才能修复,这之前我们只能保持着现在这样不紧不慢的速度。”

    “那也没什么,”凯瑟琳回答他,“你照着这不紧不慢的速度开到卢弗林,也只不过要大半个月而已,反正你很有先见之明地在奎马那补给过,船上什么也不缺。”

    “我不担心这个,”方鸻摇了摇头。“我打算先找一个港口停靠,不过最近的港口也在灰鲸群岛,那里事实上已经接近圣休安的外缘,我想听听你讲述那片自由之地,凯瑟琳女士。”…。。

    “我的消息可不是免费的。”

    “我已经答应和你合作了,”方鸻叹了口气,“凯瑟琳女士。”

    凯瑟琳微微一笑,告诉他:“合作只是前提,但你还得支付我报酬,这样,第一次我给你打个折,你支付我一枚银币吧。”

    她伸出手来,方鸻微微怔了一下,还以为对方只是在拿自己寻开心,他心下还微微有点意外,伸手从兜里摸出一枚银币,交到对方手上。

    但凯瑟琳接过那枚银币,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又将它递了回来,摇摇头放在他面前。“我要的可不是这个,”她答道,“这样,先教你第一课吧,海盗们喜欢黄金、宝石,他们也会用这些东西交易,但在圣休安境内,只流通一种专有的货币,我们称之为海盗钱,或者诅咒银币。”

    方鸻愣了愣,他的确听说过这个传说,海盗们之间流通着一种只有他们之间才会使用的货币,被称之为诅咒之钱,但人们一般认为这仅仅只是一个传说而已。

    毕竟海盗们互无统辖关系,所谓的海盗王也只是一方的霸主,空海的海盗互相之间谁也不服谁,又怎么可能会认可一种共同的货币?

    艾塔黎亚的海盗们可不是以信誉而著称的。

    “诅咒之钱?”他问。

    “是,觉得奇怪?”凯瑟琳答道,“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这种钱币从何而来,只是海盗们将它看得很重要,甚至远比黄金、翡翠与祖母绿宝石还要来得珍贵,毕竟你可以用它在圣休安买到一切——人的命,与海盗们视若珍宝的船,甚至是圣物、神器。”

    她拿出一枚银币,放在方鸻面前——那看起来不过是一枚普普通通的钱币,甚至表面的银因为氧化有些发黑,铸造工艺粗糙,其币面上刻着一个奇特的三角形。

    方鸻实在难将传说中的诅咒之钱与这枚拙劣的钱币联系在一起,它看起来简直像是一个小作坊的私自仿品,那些大一点的城市中都会被拒收的私钱。

    甚至连重新熔铸的价值都欠缺。

    而那币面上的三角形他也从未见过,没听说过那是哪位神祇的圣徽,也不像是某个组织的标记。

    要不是凯瑟琳给他看了一下,又小心翼翼地收回去,视作珍宝地藏好,他几乎以为是这位女海盗在拿自己寻开心。“其实当初我在向你提议时,还有第三种可能性,如果你有足够多的海盗钱,你可以拿着它们去自由港中寻求帮助,有的是海盗愿意与你合作。”

    她看了方鸻一眼,“但我猜你并没有。”

    “海盗们会认可它?”方鸻问道,他不相信这样的货币天生会具有信用,除非它是黄金、其他贵金属或者贵重的珠宝,在背后有人为其价值背书。

    它的公信力是从何建立的呢?

    自由港是一个没有规则的地方,那里并不存在一个可以统治一切的王,曾经的罗德里戈,现在的巴洛沙皆是如此,他们只是空海上的霸主,威名远播。      …。。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号令其他海盗。

    海盗们的交易,说白了是靠谁拳头更硬、谁声音更大,他们在圣休安制订了一套约定成俗的规则,但那套规则同样建立在弱肉强食的基础之上,只不过维持着最基本的秩序。

    要说这套通则可以让海盗们实行一套货币政策,那听来就不大可能。

    “因为圣秘会认可它。”凯瑟琳道。

    “圣秘会?”方鸻问道,那听起来像是一个组织名,但这样的秘密结社遍布艾塔黎亚,他倒也不可能一一尽知。

    “那是一个建立在众兄弟会之间的组织,你和你的同伴没有行走在灰色地带,没听过也实属正常,”凯瑟琳告诉他,“圣秘会发源于罗塔奥,后来传播至巨树之丘,它在圣休安的海盗之间很有名气。”

    “很有名气,为什么?”

    “原因就是这些诅咒银币,”凯瑟琳答道,“圣秘会认可诅咒银币的价值,并回收它们,而且圣秘会只与海盗们交易,只会从他们认可的海盗手上回收这种钱币,所以,它才会被称之为海盗钱——”

    “我不太明白,”方鸻云里雾里,“假设这种银币真的对他们很有价值,他们为什么只会和海盗们交易,难道这种钱从其他人手上回流,对他们来说就没有价值了么?”

    凯瑟琳想了一下,“其实不止你有这样的疑问,不过传说和海盗们的庇佑者有关,圣休安的自由港只有一位神祇的圣殿,你知道是哪位神祇么?”

    方鸻摇摇头。

    凯瑟琳看着那片海面,阳光在云层上形成碎金的光芒,像是粼粼波光,“水手们相信自己一旦踏上空海,就如同将命运交予众圣手中,而欧林众圣之中,恰好有这样一位司掌命运的神祇。”

    “命运少女伊莲?”方鸻问道。

    “伊莲?”凯瑟琳摇摇头,“我们并不知晓那位女士叫做什么名字,只知道她是欧林众圣中最神秘的一位,甚至连她的名讳在外界都流传不多。”

    方鸻微微怔了一下,伊莲是欧林神系十一正神之一,怎么会连名讳也被隐去,他忽然之间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忍不住愣住了。

    而凯瑟琳正继续说下去:“诅咒银币在圣休安海盗之中存在的历史甚至比我祖父那个时代还要更长,而海盗们口口相传,因它上面附着着命运的神力,而圣秘会可能正是那位女神的信众。”

    虽然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命运的少女伊莲的确是十一正神之中唯一一位没有公开圣殿的女神。

    这一点和艾梅雅的双生子女神还不同,林中之影本来就只是一位次级神。

    但圣秘会是命运女神的信众?

    方鸻隐隐有些疑惑。

    “但这也只是你们的猜测而已,”他又问道:“有这么一个组织在海盗之间发行货币,还只与海盗们交易,难道你们从没怀疑过么?”…。。

    凯瑟琳看了看他,“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但我认为可能性不大,因为你不了解诅咒钱币的价值,这种银币一共分为三个等级,像我手上的这一枚,只要十枚同样的钱币就可以在圣秘会手上换到一条大船。”

    她说下去:“你知道船对于海盗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么?”

    方鸻摇摇头。

    “意味着一切可能性,”凯瑟琳道,“有时候,比如说现在——一条船对于我来说就意味着东山再起的机会,让我不至于沦为阶下囚,而只要你有诅咒银币,圣秘会就予取予求。”

    她看向方鸻,翠色的眸子里闪烁着灼人的目光,“他们从来没有一次拒绝过交易,你认为他们有必要再多此一举么?”

    方鸻听得有些震撼,他从没想过海盗之间还有这样隐秘的知识,在穿过星门之前,他甚至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这个世界了,但没想到自己所窥见的也不过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正如凯瑟琳所言,他看到的不过是那些与联盟有关的上得了台面的信息,而对那些灰色地带之下的东西,知之甚少。

    不过幸好,看来敏米尔给他们找了一个靠谱的向导。

    “所以这种银币对你们来说很重要么,”方鸻道,“那凯瑟琳女士为什么不直接去和圣秘会交易呢?”

    凯瑟琳卡了一下壳:“……这和你们无关。”

    见方鸻狐疑地看着自己,她才长叹一声,只好坦白道:“好吧,其实我没那么多钱,你真以为诅咒银币这么好到手,我这么多年下来也没存下多少,这可是我最后的底牌了。”

    “所以你一个消息,”方鸻问道:“就要收我一枚银币?”

    这位女海盗脸上微微一红,“只是开个玩笑而已,而且我这不是免费提供给你消息了么,小家伙,不要不识好歹。”

    “所以诅咒银币的其他两个等级是什么样子的?”

    “我手上这一枚是第二级的,”凯瑟琳巴不得转移话题,“第一级的没有币面,也要廉价得多,至于第三级的我也没见过,据说那是价值连城的东西,可以用它在圣秘会手上换到真正的神器。”

    圣秘会手上还有神器?

    不过方鸻转念一想,要是圣秘会真是伊莲的信众,这似乎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七海旅人号眼下需要的也和什么神器无关,因此他也就没有多此一举地提出这个问题。

    “其实关于诅咒银币还有许多不一样的传闻,比如说当你收集到一定数量的诅咒银币,你甚至可以用它们来许愿,冥冥之中的命运女神会实现你的愿望,”凯瑟琳道,“当然这些都是只是虚无缥缈的传闻,从来没人实现过。”

    “所以圣秘会在自由港内有一个驻地?”

    “是的,”凯瑟琳点点头,“自由港与许多人想象中不同,那里虽然是自由之地,但其实亦有自己的规则,名为海盗的法则——最早的海盗法典是由海盗王子弗朗西斯·基德订立的,他是空海上有史以来最传奇的海盗王,今天的灰鲸群岛就是取自他船团的名字。”

    方鸻其实听说过那本法典,他毕竟详细了解过罗德里戈·德安里斯的生平,后来那部法典经由灰白的海盗王威廉——即罗德里戈本人完善,逐渐成为圣休安的通则。

    圣休安并不是某一个海盗势力,或者考林—伊休里安血鲨海盗的盘踞地,事实上许多著名的海盗都曾在那里活动,包括罗德里戈,银链岛的海盗王蓝胡子。

    众多的海盗汇聚于此,他们能在自由港之中相安无事,正是因为这套通行的法则。

    “海盗们的庇佑者是命运女神,”凯瑟琳道,“但事实上,圣秘会并没有在自由港内建立属于这位女士的圣殿,而正相反,圣休安其实只有一位神祇的圣殿。”

    “这我倒是知道,”方鸻答道,“商业女士罗曼。”

    罗曼女士并不会庇佑海盗们,毕竟她信奉公平公正的交易,契约精神,商业手腕,只是圣休安要确立一套通用的规则,海盗们才能在那儿相安无事。

    而正因此,商业女神的圣殿才会因此而立,算得上是圣休安一处独有的奇景。

    ……(本章完)

    39314785。。

    ...